• 014等到洞房花烛那夜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9本章字数:3036字

    她赶紧伸手抹着娘亲的泪水,“娘,我错了,你别生气了,我错了,你不要伤心……我以后再也不说这种话了!”

    李雯清哽咽着拍着李钏儿的后背,“以后不要再听村里那些人乱嚼舌头,听到没?郑大叔教你的武艺你要好好学!郑大叔说的对,一味的忍让只会让坏人得寸进尺,再有人说这种话,你就用小拳头打他!”

    “嗯嗯……”李钏儿重重点头,肚子里传出“咕咕”之声,她瘪瘪嘴,“娘,我饿了……”

    李雯清抹着眼泪站起来,指指桌上的碗,“先把那半碗喝了,不够自己去锅里盛,我把地上的清扫清扫!”

    娘俩吃完了饭,李雯清留了一碗在锅里热着,想着等郑大叔回来了吃。

    她看着李钏儿乖乖的洗脸洗脚上了床,自己呆呆的看着油灯,心里原想着往后的日子可以平平坦坦的往下过了,不会再有一丝风浪,却没顾忌到钏儿越来越大,想得也会越来越多。

    这孩子心思敏感,性子又倔,再加上从小受人欺负,难免看轻自己,这村子里好事的人又多,你一言我一语的,难道孩子多想。哎,以后还是要多多顾忌钏儿,这件事,还是要跟郑大叔再商量商量。

    李钏儿在床上翻了两下,便传来轻微的酣声。李雯清走过去坐在床边,看着她那张清秀的小脸,眉头轻蹙,不知梦见了什么。

    她伸手抚着她的眉头,叹了口气,今天晚上她没有闹着要听故事,话也不多,想必是还在为下午的事情耿耿于怀吧。

    门外响起拍门声,李雯清走到门边隔着缝隙往外看,看见郑大叔缩着手站在外面。

    她不由笑了,拉开门栓开了门,郑大叔夹裹着外面的寒气进了屋,跺着脚,看见床上的钏儿,赶紧顿住脚步。

    “钏儿睡了?”他问道。

    李雯清关上门,“刚睡,这次怎么去了这么久?你吃了没?”

    郑大叔脱下身上披着的夹袍,摇了摇头,坐在桌边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碗水捧着暖手。

    “锅里还热着饭,我去端过来给你!”李雯清边说边拉开门,准备去灶间把热着的疙瘩汤端过来。

    “雯清!”郑大叔转头叫她。

    李雯清笑盈盈回过身来,“怎么了?”

    油灯下她一身洗得发白的深色夹袍,却掩不住她窈窕的身姿。鬓边有些许乱发,到显出几分慵懒来。她双目含情,红唇一抹,唇边含着笑意,雪白的面孔只有他手掌大小,看得他心里发疼。

    “哎……你去吧……”郑大叔心头一颤,叹了口气。

    李雯清飞了他一眼,“我先把饭给你端过来,边吃边说,不用着急。”

    她转身掩上门,去了灶间。郑大叔看着手里的茶碗发呆,听见灶间里传来叮叮咚咚的声音,摇了摇头,心想不知这女人又在忙活什么呢。

    不大一会儿,李雯清端着个托盘进来了,郑大叔站起身来接住,李雯清转身又掩上门。

    郑大叔闻到饭香,顿时觉得肝肠寡淡,他把托盘放在桌上,搓搓手,“哎呀……出门在外,吃什么山珍海味都不及你做的饭呀!好香,好香!”

    李雯清把那碗疙瘩汤放到他面前,“快喝吧,我放了些辣椒,给你暖和暖和!”

    郑大叔捧着碗“哧溜”喝了一口,紧锁的眉头顿时舒展了开来。

    “光给你喝这些稀汤寡水的,怕你不饱,刚才又烙了个饼给你,喏,就着汤一块吃吧。”李雯清夹起一块饼,递到郑大叔面前。

    郑大叔咬了一口,大嚼起来,接着喝了一口疙瘩汤,喝得急了,咳嗽个不停。

    李雯清赶紧看看床上睡着的李钏儿,拍着郑大叔的后背,皱眉嗔怪道:“你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你看看,越来越像钏儿了!”

    郑大叔嘿嘿一笑,放下碗,揽住李雯清的腰肢,李雯清身子一软,跌坐在他怀里。她身子挣扎了两下,却挣不开他,没奈何,只好由着他抱住自己,脸又红了起来。

    四目相对,屋里暖意融融,良久良久,李雯清抿了抿嘴,“看够了吗?”

    “嗯……”郑大叔使劲摇头,“不够不够,我要看一辈子!”

    李雯清脸更红了,低下头不知说什么好,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只希望两人永远如此相偎相依。

    “雯清!”郑大叔突然哑着声音叫她。“嗯?”她抬起头来,“怎么了?”

    “我要是不能沉冤昭雪,你还愿意跟着我吗?”郑大叔沉声道。

    李雯清一怔,“出了什么事?”

    “京城局势有变,太子恐怕自身难保,他也顾不上我了……”郑大叔盯着桌上的灯芯里的那点火苗,慢慢地说。

    “我认得你的时候,你也不是什么大官!对我来说,你能不能官复原职,并没有什么区别啊?”李雯清听不懂郑大叔的话,只是由着自己的心性回答。

    “可是如果我不能平反,我这一辈子都是逃犯,见不得光。你跟钏儿,要跟着我受那颠沛游离之苦……”郑大叔眼神凄楚。

    “受苦也受了这么多年了,我们早就习惯了……”李雯清淡淡道,看见郑大叔眉头紧锁,忍不住伸出手指抚在他的眉心,她觉得心疼,就像看见钏儿锁眉时那样心疼。

    郑大叔不再说话,抓住她的手指,放在自己唇边,轻轻吻着。他的胡茬长了出来,李雯清的手指触及,觉得痒痒的。心头感觉十分异样,她脸颊绯红,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郑大叔拉住她的双手,圈着自己的脖子,将脸埋在她的脖颈里,索闻着她身上的气味。

    李雯清不由闭上了眼睛,听着他沉重的呼吸,心神荡漾。

    “娘……是不是郑大叔回来了?”突然李钏儿的声音传来,把两人吓了一跳。

    李雯清从郑大叔身上跳起来,拉着自己的衣襟,紧张的看着钏儿。

    李钏儿坐在被子里,正揉着双眼,头发睡得乱蓬蓬,鼻翼一动一动的,“是什么啊,这么香……娘,我饿了!”

    郑大叔呵呵一笑,走过去连着被子把李钏儿横抱了起来,抱到桌边坐下,抓起一块饼塞到李钏儿嘴里。

    李钏儿闭着眼睛大嚼,小嘴咂巴着,脸上一副满足的表情。

    “你又惯着她!”李雯清走过来,拍着李钏儿的小脸,“钏儿,坐好了吃饼,你看你,把饼屑都弄到被子里了,一会儿怎么睡觉?”

    “由着她吧!现在多抱几回,以后还不知能抱多久……”郑大叔意味深长的看着李雯清。

    李雯清听着这话,心里不是滋味,“你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以后不许你这么说!”

    郑大叔忙不迭的点头,“是是是,我错了……我以后保证不这么说了!”

    “郑大叔……”李钏儿睁开眼睛,抹着嘴边的饼屑,“你跟我娘成亲后,是不是就要生自己的孩子了?你是不是就不疼我了?”

    李雯清不由抚额,这小孩子,怎么还惦记着这件事呢?

    “咦?这是谁跟你说的这劳什子话!”郑大叔的眼睛瞪了起来,“看我明天不去打他!”

    “村里的人都这么说……”李钏儿鳖着嘴,“你到是回答我呀!”她从被子里伸出手臂,搂住郑大叔的脖子。

    “钏儿你放心……”郑大叔将李钏儿搂紧在怀里,轻拍她的后背,“你娘和我啊,此生只有你这一个孩子……我们永远疼你爱你不离开你,除非哪一天,你不要我们了……”

    “不不不……”李钏儿摇着头,“我怎么会不要你们呢?你们是我最亲最亲的人呢……”

    郑大叔抿嘴笑着,低头在李钏儿的额头轻吻,抬起头来,与李雯清相视一笑。

    李雯清的心整个静了下来,她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她知道以后的日子都会好好的。哪怕,他是个逃犯,哪怕,跟着他颠沛流离!

    郑大叔怀里的李钏儿渐渐睡去,他站起身走到床边,把她轻轻放在床上,又给她盖好被子。

    直起腰来捶着后背,笑着对李雯清说:“我回去睡了,你也早点睡。我今天回来的时候,已经跟伙计们说好了,这两天就过来拆墙盖房子。”

    听到他要走,李雯清有些不舍,她抬起眼睛扫了他一下,又快速的低下头,走到桌面收拾起碗筷来。

    郑大叔自她身后抱住她,在她耳边轻笑:“怎么,不舍得我走啊?”

    “呸……”李雯清啐着他,自己却是又红了脸。她在心里骂着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羞没臊了呀!还有没有一点良家妇女的样子啊!

    “你放心……”郑大叔用嘴唇轻触她的耳根,“等到洞房花烛那一夜,我饶不了你……”

    说完这话,他放开李雯清,拿起堆在桌上的夹袍披在身上,对她一笑,掩上门走了出去。

    李雯清失神的望着关上的门,门缝里钻进来的凉风似是刮不熄自己心里的燥热了。

    “等到洞房花烛那夜,我饶不了你……”这句话在她四周回荡萦绕,她不由吃吃笑起来。

    饶不了我?他是打算怎样饶不了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