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5不如人意的新嫂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9本章字数:3035字

    转过天来,李雯清抱着从镇上拿回来的绣活,还没走到自家院子,便听见几个男人的呼喝之声。

    她心下好奇,加快步子走到郑大叔家门口,看见几个男人正合力用镐锤砸着矮墙。

    “雯清!”院子里传来郑大叔的喊声,李雯清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应了一声。

    “你从镇上回来了?早叫你不要再接绣活儿,你偏不听!”郑大叔到是没计较,梗着脖子在院子里喊。

    那几个男人纷纷住了手,齐刷刷扭头盯着李雯清,时不时还交头结耳两句。

    李雯清羞红了脸,夹着包裹赶紧回了自己的院子,进了屋子,“啪”的关上了门,惹得那些男人发出一阵哄笑之声。

    “大哥,这就是新嫂子啊?”李雯清将耳朵贴在门上,听见一个人问郑大叔。

    “是啊!怎么样?手可巧呢,做得饭也好吃!”郑大叔口气得意。

    “哎……”另一个人长叹一声,“大哥,怎么会想到在这穷乡僻壤安了家呢?还要娶这么一个……”

    “哼?!”郑大叔不满的哼着,李雯清看不见他的脸,却能想到他眉毛倒竖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

    “好好好,我们说错了……干活,干活!”那人悻悻然地说。

    几个男人好像又小声嘀咕着什么,均被郑大叔的低咳和呼喝制止住了。

    李雯清走到桌边,将怀里的包袱放下,心想这几位定是郑大叔从前的旧部下,看来他们并不喜欢自己,而且觉得郑大叔娶了自己,是委屈了他吧。

    她咬着唇,看着窗外被扒开的矮墙发了会儿呆,霍然转过身,拉开木门走了出去。

    她低着头,急火火的往灶间走,墙那边的男人们正议论的高兴,看见新嫂子突然又走出来,顿时都住了口。

    李雯清在灶间里忙活了一通,提着茶壶和几个茶碗走出来放在院中的石桌上。

    “多谢你们来我们家帮忙啊……我把他上回进城买的茶叶泡了些,一会儿你们累了就喝上两口。我这就去张罗饭,等我家钏儿回来,我再让她去村头打些酒回来!”李雯清笑盈盈的看着那几个汉子,又看看郑大叔。

    几人显然十分错愕,刚才还羞答答的小娘子,怎么这一会儿功夫,就变得落落大方起来了呢?

    李雯清说完了,转身到后院摘菜去了。

    郑大叔唇边含着一抹笑意,招呼着众人,“看什么看,都看傻了?快点干活!等着一会儿吃好吃的,你们嫂子做饭可好吃呢!”

    一听说一会儿有好吃的,那个叫陈松的汉子往手心里吐了两口,抓起铁镐,使劲往墙上砸去。

    另一个叫王勇的哈哈笑了起来,“我说陈松啊,你是这辈子跟着咱大哥没吃过好吃的还是咋地啊?一听说新嫂子一会儿要做好饭了,你就这么卖力哇?”

    陈松一边干活一边呵呵笑道:“我到要尝尝这新嫂子的手艺,想当年咱们在领南打仗时……”

    这句话没说完,他自觉失言,立马噤了声,抬起头来,看见几人都盯着脸,脸上均是责备之色,不由红了脸,“我,我这不是一时失口吗?”

    “干活干活!”王勇皱着眉挥挥手,看见李雯清提着菜篮子从后院走回来,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李雯清低着头进了灶间,洗了手,先把面和好放在那里醒着,又把从后院挖出来的白萝卜和大白菜从菜蓝里拿出来,天冷了,新鲜的蔬菜也少,她只好将就着下个面。

    所幸灶间外的窗子上还挂着一条腊肉,用白菜炒个腊肉干拌面吃,再把白萝卜焯一下,加上辣酱和醋拌了下酒,应该最好不过。一会儿钏儿回来,让她去打些烧酒,应该就能对付过去了吧。

    李雯清有些忐忑,她知道这些人是郑大叔的旧部下,他们在京城里谋事时,一定也是吃过见过的,自己这乡下粗妇作出来的饭菜,也不知他们会不会嫌弃!

    哎,她到是不怕自己丢人,只是怕让郑大叔失了颜面……

    “雯清!”门外突然传来郑大叔的声音,李雯清转过身来,瞪他一眼,又转过去不搭理他。

    “怎么?生气了?”郑大叔笑嘻嘻走到她身边,“准备做什么好吃的呢?”

    “你也真是!怎么不跟我招呼一声呢?就跟他们说我是他们的什么新……新……”李雯清涨红了脸。

    “新?新什么?”郑大叔笑意更浓。

    李雯清低下头,使劲搓着萝卜上的泥。郑大叔傻站在那儿,就是看着她笑,却也不再说话。

    “我打算做腊肉干炒白菜拌面片,可使得?”过了一会儿,李雯清抬头看着郑大叔问道,“再把萝卜焯了放些辣酱和醋拌个下酒菜……”

    想了一想,她又说:“哎,你们在一定京城里吃惯了山珍海味了,也不知我做的这粗茶淡饭合不合适呢?他们看不上我是小事,我就怕丢了你的颜面……”

    郑大叔一把扯住她的袖子,将她揽进怀中。

    “哎呀……”李雯清没防备,手里的萝卜险些落在地上,“你看你,你这是做什么呀?”她嗔怪着,在郑大叔的怀里扭了两下,他却不撒手,她只好由他抱着,两人一下子静了下来。

    “雯清……你放心,他们都是我生死与共的兄弟,他们刚才说的话,你也别往心里去……”郑大叔柔声说。

    “我晓得,我晓得……他们只是为你好。”李雯清将脸贴在郑大叔肩上,喃喃地说。

    灶上的大锅咕嘟咕嘟冒起泡来,李雯清轻推着郑大叔,“快些出去吧,一会儿他们笑话,你一个大男人,老呆在灶间里,像什么话?”

    “我不!我不嘛!”郑大叔的身子被李雯清推得晃着,居然撒起娇来。

    “扑哧……”李雯清笑了起来,一抬头,看见李钏儿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灶间门口,正笑眯眯看着他们两人。

    李雯清一把推开郑大叔,抬手理理耳边的乱发,“钏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站在那里怎么不出声呢?”

    “嘻嘻……外面的几位大叔说,郑大叔和娘在灶间里亲热,叫我过来偷看了出去学给他们听……娘,你们两人贴在一块就叫亲热啊?”李钏儿走进灶间,将书包取下来挂到门栓上。

    郑大叔尴尬的摸摸脑袋,“那我出去干活了!”说完也不理李钏儿,逃也似的奔了出灶间。

    “郑大叔,你怎么了?怎么不理我呀?”李钏儿不明就里,一脸的莫名其妙。

    “钏儿,去村头打些烧酒回来!”李雯清从腰间摸出几枚铜钱,递到李钏儿手里。

    李钏儿接了去,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娘啊,我能不能买个麦芽糖吃?还有啊,娘啊,是不是把两个院子打通了,咱家就要盖新房子啊?那以后房子就不会又透风又漏雨了吧?”

    李雯清哄着李钏儿,“快去快去!看我锅都烧开了,都是你们在这儿耽误我做饭!”

    李钏儿吐吐舌头,往屋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冲着那几个汉子喊:“各位大叔辛苦了,我去给你们打烧酒喝,一定要把我家的房子盖得又坚实又好看哟!”

    李雯清笑着摇了摇头,将切好的萝卜丝放进锅里焯着,又把白菜切好码在一旁,拿过腊肉切成薄片备用着。

    这边萝卜丝已经焯好,李雯清捞了出来放在盐水里腌着,又把和好的面团举在手里,拿起菜刀,往锅里削起面来。

    等面片煮熟的空儿,李雯清把萝卜丝拌好了盛在大碗里,放在一边盖好盖子。

    又切了些辣椒丝和姜片,用菜刀背碾了几粒花椒,一会放在油里入味用。

    她忙活完这边,揭开锅盖,将煮熟的面片盛进盆内用清水泡着,又将锅里的面汤倒进另一个盆中。

    取过炒锅放在灶上,加上猪油,听到外面院子里又热闹起来,她知道是李钏儿打酒回来了,几个汉子逗弄着李钏儿,叫她管郑大叔叫爹。

    她听见李钏儿声音软软的说:“我娘说了,等她跟郑大叔成了亲,我才能管郑大叔叫爹。我娘还说了,等郑大叔进了我家的门,以后就是李郑氏了,他就是我家的人了……”

    几个汉子哄堂大笑起来,李雯清的脸又臊得通红,心里暗骂这郑大叔也不管管闺女这张嘴,什么都在外人面前乱说,听见李钏儿“蹬蹬蹬”跑进来的声音,用锅铲翻着菜,不想搭理她。

    李钏儿举着手里的麦芽糖,献宝似的举到李雯清面前,“娘,给你吃糖!”

    李雯清瞪了她一眼,李钏儿搔搔头,不明白娘亲为什么又生气了,她叹口气,“哎……自从我娘跟郑大叔在一块儿,她就变了个人儿……这脸儿啊,翻得比翻书还快哩!”

    李雯清敲敲锅子,“不许出去!”李钏儿一脚已经迈出门槛,又缩了回来,委屈地回头问:“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一会儿你得端饭!”李雯清说完这句话,自己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哎呀,怎么又笑了……”李钏儿舔着麦芽糖,莫名其妙瞅着李雯清,小声咕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