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新居落成却不欢喜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9本章字数:3250字

    两座院子间的矮墙拆掉之后,郑大叔和他的几个手下便将各院里的两间草房重新修葺了一番。

    郑大叔在村子里买了些当年晒干的秸秆和着泥,将房顶和外墙全都重新砌了一遍,又不知从哪里买来许多石块,在两间草房中间搭出一间房来,将石块间的缝隙用泥和秸秆填塞好了,买了木料搭了房梁,再把内墙全部用白.粉球粉刷了一遍。

    那个叫陈松的汉子家在北方,居然还教了郑大叔怎样在偏房里砌了个大炕,说是这样的大炕可以连接外面的地火,冬天睡觉时在外面将地火点燃,大炕一晚上都是热腾腾的。

    李雯清笑得合不拢嘴,家里在村中原本是最穷最落魄的,给郑大叔这么一拾掇,到成了村中最亮眼的房子了。

    郑大叔又将剩下的那些石块在院子角落里砌了个结实的鸡窝,把李钏儿也给高兴坏了。

    立冬那天晌午,一切收拾停当,李雯清做了顿好吃的犒劳郑大叔那些兄弟们,他们吃完了晌午饭,王勇拿出一挂鞭炮放了,这几人才闹轰轰的跟郑大叔和李雯清告别。

    郑大叔送他们到村口,李雯清便揽着李钏儿,站在院子中喜孜孜看着面前的一排新房。

    “娘……我住哪间呀?”李钏儿仰头看看房子,又看看李雯清。

    “咱家房子这么多间,你爱住哪间就住哪间呗……”李雯清笑着说。

    “可是我还是想跟娘睡在一块儿……”李钏儿瘪着嘴,“要不然就没人跟我说故事了!”

    “你都这么大了,老是赖着娘可不行呀!钏儿啊,以后你也要学着自己做事情,像梳头洗脚哇,要是有一天娘不在你跟前儿了,到时候你自己还不会,我看你可怎么办!”李雯清捏着李钏儿的脸蛋,打趣的说。

    “娘!你真的要生小、弟弟不要我了吗?”李钏儿一听这话,顿时急了。

    “你怎么又瞎想!娘是说,你以后就是大姑娘了,娘不可能一辈子守着你啊?娘和郑大叔都会老,会生病,会死的……”李雯清拉着李钏儿坐到院中石凳上,将她揽在怀里。

    “娘!我不要你们死!我想永远永远跟你们在一块!”李钏儿扑进李雯清怀里,身子扭得像一股糖。

    “哎呀……好气派的房子!”听到背后有人讲话,李雯清转过头去。

    看见院外三三两两站着几个人,全是相熟的村民。

    “王嫂子、宋大伯……你们都来了,快进来坐呀!”李雯清赶紧站起身来招呼着众人。

    院外的人却是探头探脑,一脸探究的模样,“雯清呀,我听吴嫂说,你准备成亲了?许的哪家呀?可是邻村杀猪的那个徐大壮吗?”村中八十岁的曾老太太颤微微往前一步,问李雯清。

    李雯清顿时红了脸,张了张口,不知如何作答,她身前的李钏儿却脆生生地答道:“我的新爹爹姓郑,叫郑丛!他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会武功!我以后有爹爹了,看你们谁还敢欺负我们!”

    看热闹的人一听这话,脸上全是讪讪的,有几个交头结耳,不住对李雯清指指点点。

    李雯清的脸更红了,扯了一下李钏儿,“钏儿,不要乱讲话!”

    李钏儿皱着眉,“本来就是哇!王大娘,你回家跟你家王小胖说,以后他再敢欺负我,我就叫我爹爹打他!”

    李雯清赶紧陪着笑脸对着院外,“对不住对不住,我家钏儿不懂事,大家多担当吧!”

    她一边说,一边扯着李钏儿往屋里走,李钏儿被她拽着胳膊,不明白娘为什么使这么大的力气,可是一时又挣不脱,只好被她这般拖拉,脸涨得通红。

    进到屋里,李雯清松了手,眉头紧蹙瞪着李钏儿,李钏儿从未见过娘亲如此生气,不由缩了缩脖子。

    “李钏儿!谁教你这么跟大人讲话的!”李雯清走到门后摸着,一边喝斥着李钏儿,“大人们再说些什么,那他们也是大人,你一个小孩子家家,居然乱跟大人顶嘴抢话,我平日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我……我……”李钏儿紧张的看着李雯清,不知道她想要干嘛。

    李雯清居然从门后摸出一只藤条来,李钏儿一看,兔子一般朝向门口。

    “李钏儿!你给我站住!”李雯清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李钏儿。

    李钏儿拉开门,大叫着:“娘我不敢了,你别打我呀!娘你还真舍得打我呀!娘啊……”

    “哈哈哈……”门外响起一阵笑声,李钏儿横冲直撞出去,一头扎进他的怀里,被他一把抱住。

    “李钏儿,你又干什么了?惹得你娘生气?”郑大叔转个身,将后背对着李雯清的藤条,一边冲着怀里的李钏儿挤眼睛。

    李雯清看到院外站着的人群已经散去,啪地将藤条扔在地上,转身进了屋内,也不理院里的两人。

    郑大叔搂着李钏儿坐在石凳前,刮了下李钏儿的鼻子,“你做了什么呀?”

    “我我……刚才村里的坏人们站在咱家院子外指指点点,还说我娘嫁了邻村杀猪的徐大壮,我气不过,就跟他们吵了两句!”

    “哦!你吵的什么呢?”郑大叔看着大开的屋门,探头想看看李雯清,可是里面灰暗一片,却看不真切。

    “我说我的爹爹叫郑丛!会武功,我还叫他们以后不许欺负我们,敢再欺负我们,我叫我爹爹打他们!”李钏儿鼓着腮帮子,小眉头皱着。

    郑大叔心里一热,不由得喉头哽住,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钏儿啊!就算他们平日怎样,可是邻里乡亲还是邻里乡亲,怎么说也是看着你长大的!曾奶奶八十几岁了,我和你娘亲都得叫一声奶奶呢!人家被你这般呼喝,不说你礼数不周,只会说你娘亲没把你教好啊!”郑大叔想了一想,抚着李钏儿的头顶慢慢地说道。

    李钏儿凝神望着郑大叔,突然眼圈一红,转身朝着屋里跑去,“娘……娘啊,我错了……娘……我们去给曾太奶道歉好不好?”

    “娘!娘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呀!”听到屋里李钏儿的声音透着惊慌,郑大叔赶紧站起身进了屋。

    李雯清直直的坐在床边,侧着身子,泪珠一滴滴往下淌着,郑大叔皱眉走到她跟前,“你这又是何苦来呢?钏儿已经知道错了嘛!再说小孩子家说的话,谁又会当真呢?你凡事把心放宽些,好不好?”

    郑大叔坐在她近前,拉过她的手暖在手心里,“莫气了?行不行?明天咱们去镇上置办东西?”

    李雯清抬起眼睛,似是带着无限幽怨,“你又惯着她!越来越大,越不听话!我本来就教不好了,偏生你还惯着她!”

    “娘!”李钏儿一下扑进李雯清的怀里,“娘,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莫生气了,好不好?我以后都听你的话,也听我爹爹的话!”

    “呸!”李雯清啐着她,“这还没怎么着呢,你爹爹就叫上了!你不羞我还羞呢!”

    “嘻嘻……”李钏儿攀着李雯清的脖子,朝郑大叔眨眨眼睛。

    李雯清站起身,推着李钏儿,李钏儿却牢牢挂着她,像只小猴一样。

    李雯清没奈何,又坐了下来。李钏儿手脚并用,爬到李雯清身上,像儿时一样蜷缩在李雯清怀里,将脸埋在她的颈窝之中。

    李雯清怕她掉下去,只得双手紧紧抱着她。

    她抬头望一眼郑大叔,看见他正笑盈盈望着她们娘俩儿,突然想起那夜他说:抱得一次少一次了……

    鼻子一酸,未干的脸上泪水又滚滚而下。

    “我的天哪!”郑大叔抚着额头,“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啊?钏儿,你快下来!你娘流泪的开关机括怕是长在你身上了!她怎么一抱你就哭呢?”

    李钏儿仰头看看娘亲的脸,便要下地。李雯清却又一把抱紧了她,“钏儿啊,让娘再抱一会儿,再抱一会儿吧……”

    她也不知是怎么了,眼看着小时候抱在怀里那个小小婴儿如果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女娃儿,突然便悲从中来。

    想起她刚会走,那般的顽皮,自己下地干活,只好用布条将她拴在树上,村里的大狗欺她弱小,对着她汪汪直叫,她却不怕,伸出小手便要去抓,结果被大狗咬住手掌,到现在掌心还有伤痕。

    又想起她三四岁发水痘,自己并不懂得,结果她发起高烧一脸一身全是水泡,村里的赤脚医生说治不活了,她只得一边大哭一边抱着她去往镇上医馆……

    这一切历历在目宛如昨日,可是此刻现在,这小丫头唇角含笑,眉眼弯弯,正笑嘻嘻偎依在自己怀中。

    其实李雯清一直是怕的……

    她怕哪一天有人找上门来,说自己是孩子的亲人,要将她带走。她知道当年包裹着她的襁褓之中留下的东西不是凡品,不像是一般人家能有的东西。

    如果钏儿的亲人非富则贵,到时候她该怎么做呢?由着他们带走钏儿,那便如割她的肉剜她的骨一样啊!

    可是自己这样的身份地位,又能给钏儿什么?不过就是一辈子面朝黄土罢了,等到大上几岁,好一点也就是在镇上寻一门亲事,又能如何?

    “娘……娘……”恍惚中听到李钏儿的叫声,李雯清回过神来。

    “娘,你怎么了嘛?我叫你好几声了……”李钏儿噘着嘴,晃着李雯清的身子。

    “嗯?哦哦?怎么呢?”李雯清收了心神问道。

    “郑大叔说咱们明天去镇上置办东西,我可以不用去学堂了吗?”李钏儿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期盼的看着李雯清。

    李雯清抬头与郑大叔对视,郑大叔正深深的盯着自己,似是已经看穿了她的担忧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