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7你别担心一切有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9本章字数:3031字

    听到外头鸡叫,李雯清抬起身子往外看着,天色已经快亮了,她揉揉眼睛,披起衣服。

    转头看看身边钏儿睡得正酣,便轻轻为她掖掖被角。

    虽然两家屋头已经打通,李雯清和郑大叔还是各自睡在原先的房里,毕竟两人还未成亲,有些礼数,还是该当遵守的。

    最近不知怎地,李雯清夜里总是睡不安稳,梦中刀光剑影的,要不就是上山下火……

    虽说这日子一天比一天安逸,可她心里反到是七上八下起来,总觉得一颗心每天凄凄惶惶,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听到房子那头传来男人的轻咳声,她知道他也起了床,她不再乱想,穿起衣服,走到正房打开屋门。

    两头的房子中间又加盖了一大间之后,便将原来的小门封住改成了窗户,又从偏墙打通装了门帘,把正门安在了加盖的那间堂屋内。

    李雯清掀开棉帘,看见郑大叔披着长袄,正站在对面,笑盈盈看着自己,有些讪讪的低了头,“你起来了?饿不饿?我这就去做饭去,你先去洗脸吧。”

    “雯清……”郑大叔柔声叫她,她抬起头来望着他,脸上带着问询。

    “你别担心,也不用怕,一切有我呢!”郑大叔走到她跟前,握住她双手捂在胸口,“我知道你害怕,一切都是我不好。”

    李雯清一听这话,心头一紧,知道他是会错了意了。

    “不不不……你误会了!”她想把手抽回来,一边忙不迭的摇头。

    “你信我,我总有一天会洗去冤屈,让你们娘俩堂堂正正做人!”郑大叔信誓旦旦。

    李雯清一听这话,反倒笑了起来,“你瞧你这话说的,咱们现在吃的用的,全是自己一滴滴血汗赚来的,又不偷不抢,不就是堂堂正正做人吗?”

    郑大叔一愣,李雯清虽然平日看起来和善温婉,其实性子倔强脾气执拗,凡事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计较。

    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眼巴巴的望着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李雯清抽出双手,拍拍他手背,“你放心,我明白的……我去做饭了,好了叫你们,钏儿还没醒呢。”

    说完不待郑大叔答话,李雯清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郑大叔讪讪的站在那里,看着李雯清的背影,脸上现出一丝苦笑,挠挠头,掀开棉帘进了东厢房。

    “爹爹……你又惹我娘生气了?”李钏儿从被窝里伸出毛茸茸的脑袋,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

    郑大叔走过去拧了一把她的脸,痛得她一下子跳了起来,“哎呀!你不敢同我娘发脾气,就会欺负我!呜……”

    李钏儿两只小手捂在眼睛上,佯装哭泣,透着指缝瞧着郑大叔。

    “快进被窝,外头这么冷!”郑大叔拉过被子裹住李钏儿,将她按在床上。

    “嘻嘻嘻,娘有没有说,今天我可以不上学堂,跟着你们去镇上买东西呀?”李钏儿眼巴巴望着郑大叔,一脸的期盼。

    “这……”郑大叔皱着眉,看起来十分为难的样子。

    “呜……你们俩个成亲,我也要买新衣服呀!凭什么不让我去呢!再说天这么冷,学堂里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来了!苏先生上课也就是叫我们自己读书,他打瞌睡呀!”李钏儿苦着脸,委屈地哼哼着。

    “你们李家人都说了,我跟你娘成了亲,我就是李郑氏了,我得听你们李家人的话呀!你娘李雯清是户主,一切她说了算,我可不敢跟你许下什么话!”郑大叔也学着李钏儿的样子,苦着脸,委屈地说。

    “快别吵吵了!李钏儿,穿好衣服去洗脸,快些吃饭!吃了饭好去镇上,路这么远呢!”堂屋里传来李雯清的声音。

    李钏儿听了这话,指着搭在脚头的衣服,大叫起来,“爹爹快把棉袄给我呀!我可以去镇上了!”

    三两下穿好衣服,她下了床趿着鞋子就往外间奔,一边奔还一边大叫:“噢……不用上学堂了!”

    郑大叔笑着站起身来,也走进堂屋。看见方桌上摆着一锅热气腾腾的糙米粥,一边的盘子里放着两个窝头。

    另外两个盘子里,一盘是腊肉炒的雪里青,一盘是红辣椒炒白萝卜丝,三碗热粥已经盛好,李雯清正往碗上架着筷子。

    “娘子辛苦了……”郑大叔赶紧走过去接过李雯清手里的筷子,李雯清一愣,听他叫自己娘子,脸上飞起一抹红云。

    李钏儿站在门后的脸盆架前,正将热水里的手巾绞干了,胡乱抹着自己的脸,听到郑大叔这么叫,转过头看着两个大人。

    看他们全都僵在那里不动,李钏儿赶紧擦好了脸,把手巾扔进水盆,跑过去拉着长凳坐下,拿起筷子顾不得热便扒起粥来。

    一边扒她还一边咕哝着,“别看了别看了,以后有的是时候看,你们两个快点吃呢,上镇上是正经事情啊!”

    李雯清和郑大叔都笑了起来,早起那一点尴尬在这相视一笑中也烟消云散了。

    一家三口好生吃完了早饭,李雯清收拾了碗筷,在李钏儿喋喋不休的催促声中拿着要交的绣活出了门。

    李钏儿着急的把书包里的书本悉数倒在方桌上,将空书包挎在身上,也跑了出去。

    “钏儿!你背着空书包干嘛去呀?”李雯清回过身来锁门,问着李钏儿。

    “买东西咯!”李钏儿兔子般的往院外跑,唯恐李雯清抓着她不叫她挎着书包出门。

    锁好了门,李雯清出得院来,却看见李钏儿俏生生的坐在一辆驴车上,正笑盈盈望着自己。

    郑大叔手里提着缰绳,站在那头毛驴身边。

    “这……这是……”李雯清张口结舌指着驴车,看着郑大叔和李钏儿。

    “昨天我就管曾奶奶家借好了车,答应了回来帮他家打些草料的。”郑大叔笑着说。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呀!”李雯清心头热热的,却又不想表露出来,“害我们起这么早!早知道还能多睡一会儿呢!”

    她一边说一边撩起衣襟坐上驴车,郑大叔“得得”赶着毛驴,驴车开始慢慢往前走。

    “娘啊?我知道你心里很欢喜,对不对?”李钏儿探过头来,盯着李雯清的脸。

    “呸!你又知道!”李雯清手指点着她的额头笑道。

    “你心里欢喜,你就告诉我爹爹呀!人家对你好,你要给人家回报,人家才会加倍对你呀!”李钏儿做个鬼脸说。

    “哟,这是谁教你的!你现在挺机灵呀!”李雯清捏捏她的脸蛋。

    “我爹爹咯!”李钏儿一脸骄傲指着坐在车头的郑大叔。

    李雯清转头看去,虽然只看得他的后背,她心里却也知道,他一定是在偷偷笑呢。

    赶着驴车,确是比走着快了许多脚程。到了镇上时,许多家店铺还没开门,本来天气就冷,街上更是人烟稀少。

    “怎么这么冷清呀?”李钏儿一脸的失落,喃喃地说。

    “你也不看看这天色,这才什么时辰呀!”李雯清白了郑大叔一眼,“都是你郑大叔,备了驴车也不说一声,害得我们起这么早!”

    郑大叔嘿嘿笑着,从挂在驴身上的布袋子里拿出一顶大大的斗笠戴在头顶。

    “嘻嘻……爹爹这么一戴,好像大侠呀!”李钏儿兴奋的从驴车上跳下来,两脚重重踩在青石板路上,嘴里发出“呼喝”之声,两个小拳头紧紧攥着,平平击出,还不住念叨,“小贼休走!看女侠我拿你狗命!”

    “你看你平日都教她些什么呀!”李雯清也从驴车上下来,整着衣衫嗔怪着郑大叔。

    郑大叔把斗笠上的黑纱拿下来遮住脸,一边嘿嘿笑着,也不答话。

    “哎呀!”突听得李钏儿一声大叫,李雯清和郑大叔转头看去,李钏儿得意忘形之下,踢到了屋檐下的一堆破席上,破席堆里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来,五根手指牢牢钳住了李钏儿的脚腕子。

    “哇……”李钏儿吓得大哭起来,一边踢着脚想要挣脱,一边朝郑大叔伸出双手,“爹……爹爹呀……”

    郑大叔一个箭步窜过去的同时,手里的鞭子已经像蛇一样绕到破席下面的手腕上。

    “哎呀……”破席下传出呻.吟之声,那只手吃痛松开了李钏儿,缩了回去。

    李雯清赶紧过去把李钏儿扯进怀里紧紧抱住,李钏儿的脑袋埋在娘亲的胸口,吓得全身抖个不停。

    “老子在这儿睡觉!哪个有娘生没娘教的小兔崽子在这儿呱噪!”破席猛地掀开,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坐了起来。

    他迷离着双眼四下瞅着,看见站在面前的郑大叔和李雯清三人,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一口脏黄的牙齿呲了出来,李钏儿原本转过来的脑袋马上又埋在李雯清怀中。

    “嘿嘿……李家小娘子,是你哇?你不认得我了?”乞丐用脏手撑着地面上的乱草毡子,站了起来,晃着脑袋走到李雯清跟前,上上下下打量着她,“这么久不见,到是越发的水灵了呀!”

    “你……”李雯清看着那张凑过来的猥琐的脸,往后退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