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8不要再杀人好不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9本章字数:3096字

    “认不出你哥哥我来了?”乞丐一扬头,把脸上的乱发往后一拨,下巴指着李钏儿,“哟!小闺女也长高了许多呀,过来给我瞧瞧?”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朝李钏儿头上摸去,郑大叔一侧身,挡在了母女跟前。

    乞丐一愣,看向郑大叔,郑大叔头戴斗笠,面庞被黑纱遮住,他看不清楚。一时之下,他歪着头蹙着眉,似是想起了什么。

    “你是马小伍!”李雯清指着乞丐,突然叫道。

    “嘻嘻……可不就是你情哥哥我嘛!”马小伍舔着脸笑了,伸手往裆里挠了两下,又将手伸到郑大叔面前,“既然认出来了,这乡里乡亲的,舍我两个钱儿花花?”

    郑大叔手中捏紧鞭子,看着面目可憎的马小伍,其实从他掀开破席坐起来的那一刻,他就认出了他来。

    他知道这是那个坐在村口枣树上轻薄李雯清的二流子,更知道这也是那个半夜里抠破窗纸偷看想摸进屋里欲对李雯清不轨的二流子!

    他把手里的鞭子捏得扭作一团,指节上现出一片青白之色。

    “算了……”李雯清扯扯郑大叔的衣袖,从包袱里摸出两枚铜钱,扔到马小伍脚下。

    没想到马小伍连看都没看一眼,撇撇嘴不屑地道:“我听村上人说,妹子你找了个男人,是不是这位呀?”

    马小伍指指郑大叔,“你怎么跟打发要饭的一样,就给我这两个铜板子?你这不是寒碜人嘛!”

    马小伍往前凑了一步,伸手要去抢李雯清手中包袱,郑大叔身子一挺,口中“哼”了一声。

    马小伍脚步滞住,有些犹豫的打量着郑大叔,突然之间他两眼现出精光,他指着郑大叔,结结巴巴地说:“是你?原来是你?”

    “既然知道是我,还不快滚!”郑大叔沉声说道,斗笠上的黑纱随着他的声音飘动不休。

    “你是……你是鬼!”马小伍惨叫一声,转身就跑,鞋子踩到地上的铜板,滑跌在地,他却不敢回头,连滚带爬的跑了开去。

    李雯清怔住了,她不明白马小伍为什么这么怕郑大叔,虽然知道那晚是郑大叔在他背后袭击了他,可是他并没有看清他的身形和容貌呀?

    “走吧!咱们先去买些木料……”郑大叔转身拉着驴车,淡淡地说。

    李钏儿惊魂未定,脸上还挂着泪珠,一个劲的扯着李雯清的衣袖不敢放手,全没了刚才的欢脱劲儿了。

    “爹爹……”李钏儿小声叫着郑大叔,郑大叔将脸前的黑纱拂在一旁,柔声问道:“怎么了?钏儿?”

    “我怕……”李钏儿抹着脸上的泪珠,颤抖着声音说。

    “钏儿你过来,坐在驴车上,一会儿爹爹给你买糖葫芦!”郑大叔笑着道。

    李钏儿爬上驴车,后背靠在木栏上,抱着双膝,还是一脸的怯意。

    李雯清看了心疼,却也知女儿是小孩心性,一会儿吃串糖葫芦也就哄得住了,她急走两步赶上郑大叔问:“马小伍怎会认得你啊?”

    “呵呵,你忘了那天晚上在院子里的事情了?”郑大叔憨憨的笑。

    “那天晚上你明明是在他身后啊,他怎么会认得你?”李雯清又问。

    “呵呵……那我可就不知道了!”郑大叔好似不想再往下讲,跟李雯清打着哈哈。

    李雯清皱着眉,不再说话,心里却犯起了嘀咕。

    等到街上店铺都开了门,三人进进出出置办了好些东西,到得快晌午,驴车已经快装满了。

    李雯清一个劲的咂着嘴心疼银子,郑大叔却出手阔绰,给李钏儿买了不少好玩意儿。

    经过巡检司门口时,李雯清特意看了看原先贴着告示的地方,上面画着郑大叔的告示不知被谁撕了去,只有一块边角,在寒风中不住的翻动着。

    到了晌午,郑大叔带着母女两人到镇上最好的馆子里吃饭,他们挑了个僻静的角落点了菜,郑大叔看着又兴奋起来的李钏儿,眉眼都是怜爱。

    “钏儿,你想不想上镇上的学堂?”郑大叔笑盈盈地问。

    “啊?咱家要搬到镇上来住吗?”李钏儿眼睛一亮,随即又黯淡了下来,“可是娘说咱们不能太招摇了,爹爹的仇家会找来的,到时候你可就危险了!”

    李钏儿接过郑大叔递过来的茶碗,喝了一大口,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郑大叔看向李雯清,他并不知道李雯清是怎么跟李钏儿说自己的事的,这会儿听来,觉得心头暖暖的。

    “哦?你娘怎么跟你说的?”郑大叔笑着问李钏儿。

    “我娘说你是大英雄大豪杰,得罪了坏人,所以到咱们村里来避祸的,所以你出来才需要戴着斗笠呀,要不然被仇人认出来如何是好?”

    说到这儿,李钏儿又看一眼李雯清,笑嘻嘻地接着说:“我娘还说,你原本不打算留在村子里的,可是后来看我可爱,便想着留下来给我当爹爹了……”

    李雯清抿着嘴,但笑不语。郑大叔感激的看着她,却不知说什么好了。

    “娘!咱们会不会搬到镇上来住哇?镇上的好玩东西真多呀!”李钏儿眼睛发亮,看着窗外熙/来攘往的人流。

    “快些吃你的饭!别做大头梦了!”李雯清用筷子指指端上来的菜,笑着对李钏儿说。

    三人吃了饭,已是申时,驴车上装了许多东西,人坐不下,一家人一路说说笑笑,到也不觉得累。

    出了镇子走上小道,郑大叔已经将头上的斗笠取了下来,李钏儿抢过来带着,还从路旁折了根枝条另在腰间,闹着要做剑客。

    走到快村口,郑大叔脸上的笑容突然不见了,他皱着眉四下看了看,拉着驴车停了下来,朗声说道:“哪一路的好汉,跟了我们一路,现身吧!”

    李雯清赶紧将李钏儿拉进怀里,紧紧揽住她,她张慌看着郑大叔,心想不会这么快就来了吧?我们的好日子才没过几天呀!而且钏儿也在这里,真的要打将起来,如何是好?

    路边的草丛里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个脑袋探了出来,“呵呵,我知道你是谁!”

    李雯清一怔,这不还是马小伍吗?没想到他居然一路跟着他们,跟到了村口来了。

    “你想做什么?”郑大叔冷声喝道。

    马小伍从草丛中慢慢走出来,从怀里摸出一张纸,他小心翼翼地展了开来,举到面前,看看纸,又看看郑大叔,微眯着眼睛道:“我说我怎么老觉得你这般面熟呢?原来你是个逃犯呀!”

    郑大叔手腕一翻,手中的鞭子长了眼睛般飞向马小伍,“啪”的一声,他手中举着的纸张被劈成了两半。

    马小伍受了惊吓,手一抖,纸片悠悠往地上落去。

    “雯清,你带着钏儿先回去!”郑大叔头也不回,对身后的李雯清说道。

    “我……”李雯清看得心惊,也听得心惊,她张着口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她只觉得此刻的郑大叔变了,那原本有些佝偻的身子挺得笔直,多了几分戾气。说话的口气也不似平常那般的随意和温柔,而是冷冷的,让人听了不由不信服于他。

    “爹爹……”李钏儿从娘亲怀里抬起头,细声细气地叫着他。

    郑大叔的身子瞬间又缩了起来,他转头看看李钏儿,安慰道:“钏儿没事,你带着你娘先回家,我一会儿就赶着车回去了。”

    “嘿嘿……这要是去告到官府,可是黄金百两,那我可就发财喽!”马小伍弯着身子拣着地上的两片纸,奸笑着说。

    “你敢吗?你就不怕你没命花?”郑大叔回过头来,又恢复了冷然的声调。

    “你敢怎么样?光天花日朗朗乾坤,你能怎么样我?你能把我杀了不成?”马小伍斜睨着眼,一副泼皮无赖相。

    郑大叔也不作声,一手摸向腰间,只听“呛啷”一声,他手中多了一柄软刀,刀身不住晃动,闪着寒光。

    “雯清!不是叫你带钏儿回去吗!怎么说不听!”郑大叔厉声喝道。

    李雯清身子一震,她晓得他要干什么了。怀中的李钏儿也叫道:“爹爹……”

    郑大叔却不再回答,盯着脸色变得煞白的马小伍,紧抿着嘴唇。

    “你既然已经知道我的身份,我也不多说什么,你需得明白,我杀死你,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你若要去告官,你去便是!看是你的腿快,还是我的刀快!”

    李雯清听得心惊,她看着马小伍,平日他在村中也就是个偷鸡摸狗,虽然总是胡作非为惹人尽嫌,再坏的事情他也没有胆子做,这好歹是条活生生的人命,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再犯杀戮。

    “丛哥……”李雯清张口叫道。

    郑大叔身子一震,慢慢转过身来,自相识以来,她从未这般叫过自己。她跟旁人说起时,总是说“他”;同着李钏儿的面,她便跟着钏儿叫自己郑大叔。

    可是这一会儿,她居然叫自己“丛哥”……

    “丛哥,莫再杀人了……我知道你从前是逼不得以,可是现在……”李雯清低头看着怀里的钏儿,“为了钏儿,为了我,可不可以不要杀人啊?”

    “哎……”郑大叔手一松,手里的软刀落在地上,他重重顿足,瞪着已经吓得瘫软的马小伍喝道:“还不快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