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0爹爹喝醉了尿了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9本章字数:3150字

    悠悠醒来,李雯清只觉得四肢百骸都透着酸软,嫁做人妇原来就是这种味道吗?早知道这么难过,还不如昨天夜里跟钏儿一块睡了呢。

    她慢慢睁开眼,看见外头天色微亮,再一侧头,看见郑大叔居然支着脑袋正一眼不眨地望着自己。

    “你醒了?”郑大叔唇角上扬,柔声问她。

    她顿时羞红了脸,感觉被窝里自己不着丝缕的身体正与一个男人紧紧贴在一处,羞臊的只想找个缝隙钻进去。

    “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郑大叔大手盖在她的脸颊上,躺平与她对视,另一只手则穿过她的肩头让她枕住。

    “我……我没事……”她微眯着眼睛,不敢看他。

    “昨天夜里……是不是弄疼你了?”郑大叔把嘴唇贴近她的耳边,小心翼翼地问。

    他下巴上的胡茬一夜之间又长出些许,他说话间与她的耳垂不停摩擦,她只觉得又痒又酥麻,不由挪了挪身子。

    “啊!”被窝里她的手指不经意触碰到他的身体,有个地方起了变化,李雯清惊叫一声,有些不知所措。

    郑大叔用嘴唇堵住她的惊呼,气息又沉重起来。

    他的手指在她身体各处轻轻滑过,长年握刀的手指长着厚实的老茧,而她的肌肤是那样的细腻和娇嫩,所到之处都引起一阵战栗和轻颤,也在她的心底点燃了一盏盏此起彼落的小灯。

    他像触碰瓷器一样,唯恐稍一用力便会让她打碎殆尽,他只想尽其所能呵护她,给她快乐。

    所以这一次,他很温柔,很温柔……

    他的温柔让李雯清觉得自己好像沉入了暖洋洋的水里,四处水草飘荡,而自己像一尾鱼一样自由的毫无牵挂的游来游去,身心舒畅。

    当一切恢复平静,天色已经亮了。两个濡湿的身体紧贴在一起,拥抱着不愿意分开。

    听到鸡叫声,李雯清从郑大叔的怀里抬起头来,“天亮了……我得起床做饭,钏儿今天还要上学堂呢!”

    郑大叔一把按住她,“上什么学堂呀!我昨天都跟苏先生说了,钏儿要歇几天,咱们带她各处玩玩去!听曾奶奶说出了镇子往外十里,有个寺庙,可灵验了,咱们去拜一拜如何?”

    “那可不行!既然成了亲,日子就得算计着过了,你可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大手大脚了。我知道你这些年积攒下来一些家底,可是咱也不能坐吃山空呀!”李雯清一边说一边执拗着坐起身,拉着枕边的小衣穿起来。

    “哎……”郑大叔支着脑袋,重重叹了口气,脸上现出苦恼,可是心里却十分高兴。

    “哎什么!快起来!去把钏儿也叫起来,她太磨蹭了!”李雯清穿好衣服下了床,看见郑大叔还是没有起床的意思,伸手在他肩头拍了一下。

    郑大叔只好磨磨蹭蹭坐了起来,穿了衣衫掀开被子那一刻,他看见床铺上有一小块血迹,一时愣住了。

    李雯清穿好鞋子,看见郑大叔突然僵在床上,俯下身子一看,顿时羞红了脸。

    她拉过被角盖住床上的血迹,垂着眼睛扫向地面,“你快点下床,我要收拾一下。”

    “雯清……”郑大叔揽过她,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我……”

    “你什么你……你别跟我说你一大把年纪了这些都不懂……”李雯清红着脸,瘪着嘴佯装生气。

    “我懂……我懂……可是我让你流血了……我,我好心疼。”郑大叔像个孩子般点着头,眼睛又撇向那块地方。

    “呸!”李雯清脸更红了,从他怀里挣脱了开,拉着他的胳膊,“你快点起来了,赶紧叫我收拾一下,不然一会儿钏儿看见了,又要问东问西!”

    郑大叔忙不迭的穿好衣服下了床,李雯清俯下身子将被子叠到一处,转身给郑大叔抱着,自己把床上的垫絮卷了起来,又换上干净的。

    “娘!这不是昨天你才铺上的嘛?怎么又扯下来了?”李钏儿揉着眼睛掀开棉帘走了进来,看见郑大叔抱着被子叫在床边,笑嘻嘻问:“爹爹,你是不是喝多了酒,尿床了?”

    “呃……”郑大叔被问得直翻白眼,喉结动了两下,只得硬生生的点点头,“是了是了,爹爹昨天晚上高兴,多喝了两杯,没想到居然……”

    李雯清忍住笑,从郑大叔怀里接过被子放在床上,拿着换下来的垫絮往外走。

    “李钏儿,从今往后你就是大姑娘了,要学着帮家里做事情。快些去把昨天晚上的碗筷收拾下,一会帮着我烧火做饭!”

    “啊?你们成了亲,我不就是你们的宝贝蛋儿了吗?为什么我要开始学做事呀?”李钏儿听了娘亲的话,苦着脸挠着头,纠结的看着郑大叔。

    郑大叔朝她挤挤眼睛摊摊手,表示自己也是无可奈何。

    李雯清先把垫絮的表皮拆了,先把有血迹那块抹上皂角搓了几下,看血迹淡了,便泡在水中,准备烧火做饭。

    听到堂屋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紧接着又听到李钏儿“啊呀”一声,李雯清心知是李钏儿打碎了碗,正想骂两声,便听见郑大叔瓮声瓮气地“嘘”着,知道他是在叫李钏儿噤声唯恐自己听到,不由笑了起来。

    “大嫂!”听到院外有人喊,李雯清转头看去。

    看见王勇和陈松站在门外,两个均是皱着眉,一脸忧色。

    李雯清赶紧过去开了门,迎着两人进了院子。王勇和陈松并不与她招呼,直着脖子便往屋里闯,一边叫着“大哥,大哥……”

    郑大叔从堂屋出来,看见是自己的兄弟来了,大笑着迎了过来,“我昨天还跟你嫂子说,早就跟你们说了日子,你们却没来,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耽误了,今天来了更好,咱们大喝一顿!其他兄弟呢?”

    “大哥!”王勇抓住郑大叔的手臂,又转头看了李雯清一眼,“咱们进屋里说!”

    “什么事?”郑大叔一看两人脸色,顿时收了笑容,三人走进了西厢房,只余李雯清呆呆站在院里。

    有那么一瞬间,她有些难过,郑大叔的兄弟们,终究是看不上她呀!哪怕他俩已是结发夫妻,在他们眼里,她终究是个山野粗妇罢了!

    她摇摇头,走进灶间打着火石,抓了把干草点燃了,扔进灶堂里,看着那烈火熊熊燃起来,眼前竟然有些恍惚。

    “娘!娘……”李钏儿从外面跑进来,蹲在她面前,细声细气地说:“王勇叔叔和陈松叔叔来了,他们在你们屋里跟爹爹说话呢。”

    李雯清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转身从水缸里舀了些水倒进锅内。

    “我偷听了一两句,嘻嘻……”李钏儿笑眯眯的看着李雯清,全没有发觉娘亲的神色不对,“王勇叔叔说什么逃犯,被抓……陈松叔叔说什么有人报官啊……娘,他们是在说戏文吗?这是什么戏呀?”

    李雯清听到这话,脑袋里嗡的一声,手一松,葫芦瓢掉在灶上,里面的半瓢水全都倒在了脚面上。

    “娘!你怎么了?”李钏儿被李雯清吓住了,手足无措的乱跳。

    “雯清!”郑大叔三步并做两步迈了进来,拉着李雯清上上下下的看着,弯腰摸摸她的鞋子,“幸亏不是热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李雯清望着郑大叔,看他神色如常,心里念着,莫不是钏儿听错了?一定是钏儿听错了吧!

    “王勇兄弟和陈松兄弟呢?你怎么不去陪客!”李雯清拿起葫芦瓢,转身重新从水缸里舀水。

    “哦,他俩已经走了,说是有急事要办!”郑大叔从李雯清手里抢过葫芦瓢,扯着她往外走,“你快去换双鞋子,这寒冬腊月的,再把脚给冻坏了如何使得?”

    李雯清张了张口,还是没有问出来,只是对郑大叔嘱咐道:“你看着火,少加些水,把笼屉放上,把昨天剩下的窝头和剩菜热一热,一会儿我烧个稀饭。”

    郑大叔看李雯清出了灶间,问站在身边的李钏儿,“你娘怎么了?”

    “不知道哇!”李钏儿一脸无辜,“我就进来说,王叔叔和陈叔叔跟你在你们屋里头说话,我听见你们说逃犯报官什么的,我还以为是两位叔叔在京城看了什么戏呢,回来跟你说戏文……”

    郑大叔抿着嘴,不再说话。王勇和陈松一大早赶来,为的是告诉他,他们听到风声,有人拿着他的画像举报到了官府,并说出了他的藏身之处,他们提醒他早做准备,兄弟们再去打探一番,一旦消息夯实,他必须得立刻逃走。

    郑大叔原想着不把此事告诉李雯清,却没想到多嘴的李钏儿却已经说了。他皱眉看着钏儿,钏儿也望着他,瘪瘪小嘴,李钏儿的眼圈红了,“爹爹,是我说错话了吗?”

    郑大叔看她眼睛眨巴着,眼泪就要掉下来了,不由得一阵心痛,赶紧揽过她来,低声安慰:“钏儿这么乖,怎么会说错话呢?确实是王勇和陈松两位叔叔跟我说戏文呢,你娘啊,肯定是吃味儿……”

    “吃味儿?吃什么味儿?”李钏儿抬起泪眼好奇地问。

    “吃两位叔叔的味儿呀,他们跟我好,同我讲戏文,却不讲给你娘听……”郑大叔揪揪李钏儿的小辫,笑嘻嘻地说。

    “水都烧没了吧?我叫你放的笼屉呢!”李雯清凶巴巴的声音传过来,郑大叔和李钏儿一缩脖子,一齐看向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