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2郑家男人卷钱跑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9本章字数:3102字

    李雯清捂着嘴巴,无措的看着前面三个男人,眼泪扑簌簌往下落着。

    郑大叔叹口气,拉着她的胳膊将她搀扶起来,她身子软软的,靠在他怀里。

    陈松哼了一声,转脸看向别处。

    王勇挠挠脑袋,讪讪对郑大叔说:“大哥,你快去收拾东西,跟我们走吧!咱们不能骑马太过招摇,现在不走,便来不及了!官府的马队可比咱们的脚程要快许多呀!”

    李雯清听了这话,微一愣怔,转身往屋里走去,身上披着的大袄落在地上,她也浑然不觉。

    “雯清,你又要干嘛?”郑大叔拣起大袄,追着她问。

    “我去给你收拾东西,你快些跟两位兄弟走!”李雯清进了堂屋,点了方桌上的油灯举着进了西厢房,六神无主的打量着床铺家什,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雯清!”听到郑大叔喊她,她慢慢转过身来。

    灯光之下,她脸白如纸,嘴唇不住颤抖着,泪水像开了闸的洪水般不断落下,“我……我忘了把你的衣裳收在哪里了。你看我,就是这么经不住点事儿……”

    “雯清!”郑大叔看见她哭,只觉心痛如绞,走过去紧紧揽住她,“我不能走,我走了,你们娘俩儿怎么办?”

    “不不!你必须得走!你走了,官兵来了,我只说我的夫君叫郑丛,我并不认得什么郑骁阳!我本就是个山野粗妇,他们会以为是你哄骗了我,不会为难我和钏儿的!”李雯清抬起泪眼,定定望着郑大叔。

    “可是我若此时走了,再要回来,不知要到何时了!”郑大叔顿足,“我为了逃命舍弃家小,我还算是个男人嘛!”

    “丛哥!你听我说,此事因我而起,陈松兄弟说得对,如果不是当时我心软叫你放了马小伍,他便不会有机会到县衙举报。你必须得走,你若不走,我以后怎么有脸见你的兄弟们!”李雯清将郑大叔猛的一堆,爬上床将床头的箱笼打开,取出一块蓝布,又一件件的往外抱着衣物放在上头。

    “你现在走了,山高水远,咱们终有相遇的一天!你若是留下陪着我们母女死守,只怕到时不单是你人头落地,我和钏儿也要为你陪葬啊!”李雯清将衣物悉数包好,四角紧紧系住,下了床塞到郑大叔怀里。

    “哼!都这个时候了,还是只顾着自已安危!陪葬!陪个鸟葬啊!人还没怎么,居然说这种不吉利的话!”窗外传来陈松忿恨的声音。

    郑大叔朝外看一眼,厉声喝止道:“陈松!你有完没完!”

    “是啊!陈松你怎么能这么说,大嫂明明不是这个意思!”王勇也略带埋怨的劝道。

    李雯清咬着唇,说不清心里的滋味,她低下头,不愿与郑大叔目光对视,只怕看一眼,不舍与自责便更多了几分。

    她转过身,又从床边的矮柜里拿出一只小布包,塞给郑大叔,“这些银子你拿着,路上用!我给你作的新鞋原本想着过年给你穿的,都给你包在包袱里了,你万事小心!”

    “雯清!好不好让我过了年再走?今天已经是二十九了呀!我明天晚上陪你和钏儿过了年三十?行不行?”郑大叔眼圈红了,哽咽着说道。

    “你快走!王勇兄弟说的对,拖一时便多一时的危险!你现在是为了我们娘俩儿,不是为了你自己!为了我们,你必须得保全你的性命,你知不知道!”李雯清使力推着郑大叔的胸口,使得他倒退着到了门口。

    郑大叔像个孩子似的由着她推着,只是两眼呆呆望定了她,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大哥!兄弟们还在村口等着呢!”陈松催促道。

    李雯清听了这话,似是下定了决心,猛得将郑大叔推出门去,转身将门合上,“卡哒”一声,郑大叔在门外听到合上门栓的声音,身子不由一震。

    “大哥,快走吧!过几日风声没这么紧了,咱们就回来把大嫂和小丫头接走。”王勇从郑大叔怀里接过包袱,扯扯他的袖子。

    “雯清……”郑大叔对着紧闭的木门叫道,却看见厢房里的灯光一下子灭了。

    “雯清,你跟钏儿说一声,就说爹爹赶着去县城进一批急货,过不久就回来,回来给她带好吃的。”陈松过来一把拉住郑大叔,扯着就往院外走,郑大叔一步一回头,全没了往日沙场上的果敢和将气。

    李雯清呆呆坐在屋里,四周一片漆黑,耳听得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终于再也听不到任何声息了……

    窗外的北风呼呼的刮着,李钏儿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看见天光已经大亮,侧耳听了听,却听不到堂屋里有任何声息。

    她心下奇怪,往日此时总能听到娘亲摆放碗碟的叮当声,爹爹也会进了屋来,把一双冰凉凉的大手放在自己脸上,挤揉她的脸蛋,逗她起床。

    “爹爹……娘……”她探着脑袋叫了两声,却依旧没有人应声。

    她道了声“奇怪”,穿好衣裳下了床。

    看到堂屋的门紧紧栓着,她靠着西厢房的棉帘侧耳听听,心想是不是爹爹和娘亲昨晚说话说到半夜,今天睡过头了?

    “嘻嘻……每天都被爹爹打着屁股揪着小辫拖下床,看今天我怎么治你们俩!”李钏儿蹑手蹑脚掀开棉帘,大叫一声,“爹爹,娘亲!还不起来,日头都晒屁股了!”

    看到眼前一幕,李钏儿顿时愣住了。

    床上的被褥零乱,箱笼和矮柜的门都大开,李雯清坐在床边,目光吊滞的看着窗外,脸色青白。

    “娘!”李钏儿扑过去,抓住李雯清的手,却吓得一下子缩了回去。

    李雯清的手滚烫滚烫,嘴唇正不住抖着。

    “娘!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呀!”李钏儿哇的哭了起来,她扑向李雯清,李雯清的身子却慢慢往后倒去。

    李钏儿更怕了,她一边大哭一边朝外跑去,跑到院中,叫着隔壁吴嫂,“吴妈妈!吴妈妈,你快来看看呀,看看我娘怎么了!爹爹,爹爹,你在哪里呀!”

    吴嫂听到叫声,披着衣服跑出屋子,看见李钏儿的样子,急火火地问道:“钏儿,怎么了?”

    李钏儿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梗着脖子指着屋里,“娘……我娘……”

    吴嫂又回屋叫上男人,两个一块来到郑家,看到李雯清瘫在床上,箱笼和柜门大开,互相看了一眼,紧抿着嘴。

    吴嫂走上前摸了摸李雯清,“怎么这么烫!雯清?雯清?”吴嫂将李雯清身子扶正,大声叫着她,李雯清的眼珠转了两下,鼻翼扇动,却是说不出话来。

    “哎呀!你还愣着干啥呀!赶紧去找村里的赤脚郎中来呀!”吴嫂回头一看男人还傻站在那儿,冲他吼道。

    “啊!哦哦……”男人一愣,转身朝外跑去。

    李钏儿抹着眼泪站在门口,却不敢进来,她呜咽着问吴嫂:“吴妈妈,我娘她怎么了?她是不是要死了呀?我爹呢?我爹怎么不管她呀?”

    “对呀?你爹去哪了?”吴嫂这才回过味儿来,她又转头看着李雯清,轻声问:“雯清?你男人呢?这一大早的,这是出了什么事了呀?”

    李雯清紧闭着双眼,却不答应,泪珠滚滚落下,顺着眼角流到耳朵头发里。

    吴嫂叹口气,帮她脱掉鞋子躺好,拉过被子盖住她,转身吩咐李钏儿,“钏儿,你会烧火吗?快去给你娘烧些开水,我给她用手巾搨搨额头。”

    “啊?会的,我会的。”李钏儿忙不迭的点头,转身往灶间跑去。

    “雯清?你有什么烦心事?跟嫂子说一说啊?说开了,心里总会舒坦些吧!”吴嫂一边给李雯清掖着被头,一边低声问道:“这屋里的箱笼和柜门都大开着,难不成是遭了贼了?你男人抓贼去了?”

    想一想,她转转眼圈,抿抿嘴唇,又试探着问:“这也不像呀!抓贼这半天也该回来了呀!难不成,是那姓郑的卷了银钱跑了?抛下你和钏儿不管了?”

    李雯清听到这里,两眼定定望着吴嫂,胸口剧烈起伏,倒抽起气儿来,不一会儿原本惨白的脸憋得通红,两眼泛着精光,眼见就要闭过气去。

    吴嫂赶紧抚着她的胸口给她顺气,一边连声安慰,心里更加确信是自己猜对了!

    “孩儿他娘!孩儿他娘!大夫请来了!”屋外传来吴嫂男人的声音,吴嫂赶紧站起身让在一边。

    村里的赵大夫提着药箱,快步进了屋,看见床上的李雯清正在倒气儿,赶紧走过来掐住她的人中。

    掐了一会儿,看李雯清呼吸稍平,请吴嫂将李雯清的手拉出被外,赵大夫眯着眼睛为她号起脉来。

    “大夫?怎样了?”吴嫂弓身向前,关切地问。

    赵大夫的眉挑了挑,“心中惊悸,又受了风寒……因此才发起烧来。”

    “啊?那可如何是好?”吴嫂看看站在门口的李钏儿,皱眉问道。

    “发烧是小事,我给她先行两针,再煎两剂药就行了。可是心病还需心药医,李家娘子可是受了什么刺激嘛?”赵大夫从药箱里取出针炙包,一边慢慢打开,一边问吴嫂。

    “这……”吴嫂瞥了眼站在门口的李钏儿,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将自己的推断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