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穿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7:08本章字数:2100字

    穿着这种费事的裙子走路,真的是一件很坑的事情。比如我还没有穿习惯这样的鞋子走路,所以常常踩到自己的裙角,要不是水芝扶着我,估计这宫里就会传出朗玉公主摔下马之后不会走路,在御花园散步还能摔倒的谣言了。

    不过,比起在床上呆着静养,我觉得还是出来转转更能让我恢复。虽然,我脑子还没有恢复,有些人我还不能认全,在这偌大的皇宫里行走的每一步都有可能会出现或多或少的纷争,搞不好还会丧命,但是,我还是出门了。

    御花园今天好生热闹。听水芹说珍妃今天要给太子选侧室,所以找了不少官家女子过来赏桃花,是以在静仙台附近的一大片桃林都相当的热闹。而自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整个御花园我最喜欢也最多去的就是静仙台。

    “水芝,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我好像听见了静仙台那边熙熙攘攘的声音,心里不禁开始厌烦。

    “公主好不容易才出来转转,要是公主不喜欢那边,要不去澜阁吧?那边倒也清静些。”水芝不愧是一个贴心的好侍女,我只是简单提了一句话,水芝就已经知道了我不想去静仙台只是因为今天那里人多。

    “也好,可以去刘夫人那里探望一下,前几日我卧床休息的时候,她差人送了不少老林人参过来。于情于理,我今日出来转了,怎么都要过去探望一下。恰好手边还带了一件新作的披风,赠与她也算是本宫的一些心意了。”

    扶着水芝的手向着刘夫人的宫苑走去,路上脑子里闪过很多东西。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我只是一名特工而已,靠着搜集情报偶尔收拾人勉强糊口。在一次秘密潜入某珠宝商人的私人party搜集他打着珠宝商的幌子实则倒卖毒品的情报,被猪队友拖了后腿,导致暴露,没有及时逃跑。我还以为自己会死掉,但感恩的是,我非但没有死掉,还阴错阳差的经历了穿越,和这个国家的同名同姓的六公主朗玉交换了魂魄,以一个新的身份活在了一个闻所未闻的世界里。

    这个六公主看似身份显赫,母家也是手握重权,但却备受欺负。就像这个穿越,对于朗玉公主来说就是被几个哥哥姐姐硬逼着比赛骑马,输者要为赢者做一个月的洒扫奴才。这种条约对于她一个根本不精通马术的人来说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心狠如她,一根簪子插进了马脖子。马儿发疯奔跑。最后朗玉是赢了,二公主怜玉也的确按照约定来作洒扫奴才,但代价是被马儿甩下来折断一根肋骨,卧床休息整五十天。

    而卧床休息后的朗玉公主,也就是我。因为不熟悉宫中环境,各种询问,于是宫里就有了六公主落马之后变得痴傻,不识人了。

    对于这样的谣言如果放到别的娘娘那里估计都要疯掉了。而我的母妃只是一直都在说只要平安就好,有些事情如果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好好活着才是正理。有这样开明的母妃,再加上水芝这样善解人意的侍女,我这个假的朗玉在这个宫室里活得倒也算是自在。

    “六公主来了?我家娘娘刚才还在念叨六公主何时大好呢,你看这可不就来了?”瑞安一见我来了,立马就使眼色叫人下去通报,一面又领着我进去。其实刘夫人手下的奴才个顶个的人精,在外人面前腼腼腆腆任人欺负,其实心里像明镜一样透亮。

    “朗朗,你可终于出门啦!”刘夫人听到下人的通报忙上来迎接我。母妃说这后宫人心叵测,如果真要在后宫中能找到一个说说话的人儿,就只有刘夫人了。

    “还是毓母妃了解朗朗,这些日子躺在床上都要长草了呢。单不说那些药汁子是真的比没剔干净的莲心还苦,就日日要躺卧在床上的日子,朗玉可是真的过不惯呢。”我坐在小几旁,拈起一块桃花糕来吃:“还是多亏了毓母妃的那些老参,要不然朗玉现在还闷在床上静养呢。”

    “只要朗朗能恢复,几棵老参又算什么?”刘夫人笑着一摆手:“前几年楚楚发热,几个太医都没办法,只能用参汤吊命。还是婉芷托人找了些冰,劈成块,装在绸布兜里,生生降下来楚楚的热。若不是婉芷,楚楚早就没命了。将心比心,这几棵老参也许在旁人看来是贵重无比的,但是在我这里就是闲置的物件,与其放着,不如拿去物有所值也好。”

    “朗朗前些日子得了一匹不错的蜀锦,制了两件披风。一件给了母妃,另一件朗朗就带过来了。”说着水芝就把那件新的披风递给了刘夫人。

    “蜀锦?今年开春上来的只有几匹而已啊,朗朗留着制两件新衣多好?”刘夫人看着披风,眼里不掩饰的流露出喜爱。

    “朗朗的新衣年年都有,倒是蜀锦不常有,毓母妃和母妃能一起穿新披风也不常有。比起朗朗的新衣来,毓母妃和母妃的情谊能长长久久,才是重要的。”我还是笑着把那件披风放到了瑞安的手上。

    “是啊,蜀锦虽好,却抵不过姐妹的情谊。”刘夫人低声轻喃了一句。

    “楚楚今日是去丹青阁描像了吧?”

    “是呢,到了该婚配的年龄了,这些繁文缛节就少不了。朗朗还能在留两年。”

    “那朗朗就回去了,也该到了喝那些苦药汁子的时间了。”看着披风送出去了,我也带着水芝告辞了。

    的确后宫当中可以真心相待的只有刘夫人,但是人性叵测,谁知道这个人下一秒能怎样,会不会脱掉温顺的皮毛变成吃人的狼?而我这样一个还不熟悉这个世界的人,谁知道会不会成为一个圈套的诱饵?

    有时候一件披风,既可以不经意的送出人情,又可以不经意的打探人心,何乐而不为呢?

    ……

    夜里开始下雨,雨点滴滴答答的打在木头的屋檐上,在夜晚的静谧中有点吵,却意外的有些催眠。母妃在床头为了点了安神香,闻着这样淡淡的香甜味,我开始有了困意。

    又入梦了。

    这个梦让我意外的看见了这个身体的原主,真正的朗玉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