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为爱付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30本章字数:2247字

    在对爱情充满幻想的年纪,叶悠悠喜欢上许至君,从此,万劫不复。

    从初中到高中,叶悠悠追许至君追得轰轰烈烈,只要是有他的地方,在附近五十米以内必然能见到叶悠悠的身影。

    他对叶悠悠态度始终是不接受也不拒绝。

    每当叶悠悠厚着脸皮找他说话的时候,他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叶悠悠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但心里在滴血。

    闺蜜说叶悠悠在犯贱,劝叶悠悠放弃。

    叶悠悠不愿意放弃,追了许至君这么多年,成为他女朋友已经成了叶悠悠的执念,成了叶悠悠的心魔。

    叶悠悠觉得只要时间长了,他一定会看到她的好。

    事实证明,叶悠悠的想法是对的,在高三那一年,许至君和叶悠悠在一起了。

    高三那年,许至君家里出了变故,他老爸得了癌症。

    家里为了给他爸治疗,变卖了一切值钱的东西,家里一贫如洗,连他上大学的钱都没有。

    叶悠悠得知情况之后,叶悠悠决定放弃学业,去打工供养许至君上大学。

    暑假,叶悠悠打了三份工,当叶悠悠拿着几千块钱出现在许至君面前的时候,他一把抱住叶悠悠,说,悠悠,当我女朋友吧。

    叶悠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叶悠悠才反应过来。

    本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但叶悠悠哭了整整一晚。

    和许至君在一起的日子,叶悠悠觉得连空气都是甜的。

    叶悠悠总觉得他是一时心血来潮才答应和她在一起的,她害怕他过了这个新鲜的劲头之后,会毫不犹豫地离开。那种从拥有到失去的滋味,连想一想都让叶悠悠痛苦不已。

    和他在一起后,叶悠悠加倍地对他好。

    叶悠悠看到大学里的人一个个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叶悠悠开始拼命的工作赚钱,除了必要的生活费,其余的钱,她全都给了许至君。

    叶悠悠一个高中毕业生,又没有文凭,叶悠悠只能在酒店里洗洗碗端端盘子。

    就算叶悠悠再努力,她每个月也只有那么一点儿工资。这点儿工资对于许至君来说,根本就不够用。

    叶悠悠咬了咬牙,又找了一份兼职。于是,叶悠悠白天在酒店里端盘子洗碗,晚上在小工厂做零件。

    长久下去,叶悠悠累垮了。

    在大城市里,根本就病不起,她上了一次医院,就花了一千多。

    月底,叶悠悠拿着身上仅有的八百块钱给他。

    他不大高兴,对叶悠悠说:“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不想供养我读书了?”

    “不,不是这样的,阿君……”

    叶悠悠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了,“叶悠悠,我一个月也就在月底的时候能见你一面,平常你根本就不来看我。你说,你是不是被大城市里的繁华遮住眼睛了,你想和我分手,找个有钱人啊?”

    “阿君,你误会我了,我对你是一心一意的。”

    “你要是真对我好,就不会只给我这点儿钱。”许至君把八百块钱揣到口袋里,“叶悠悠,你这是在打发叫花子你知道吗?”

    “我……”叶悠悠很羞愧,她不该生病,这样就能多给他一些钱了。

    “你这点儿钱别说吃饭了,就连我买资料都不够。我这么努力读书,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我是为了你,将来我们结婚后,能让你过上好日子。”

    听到他这番话,叶悠悠很感动,他为了他们的将来在努力,所以她也要更加努力才行。

    回到职工宿舍,叶悠悠问宿舍的姐妹,要怎么样才能赚到更多的钱。

    其中一个姑娘告诉她,两腿一张,就是钱。

    当时叶悠悠根本就不懂她这一番话的意思,央着室友带她去找这种轻松的赚钱的工作。

    后来,室友带她来到不夜城夜总会。

    叶悠悠才知道两腿一张,就是卖。

    叶悠悠骨子里是一个很保守的人,她一直想着为许至君守身,就算再差钱,她也不愿意做那种事。

    室友还是带叶悠悠进了夜总会,不是卖肉,而是卖唱。

    叶悠悠在这里唱了几首歌,反响还不错,后来,叶悠悠辞去了酒店小妹的工作,在这里当陪唱公主。

    叶悠悠每个月给许至君的钱多了,他和她说话的时候也带着笑,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冷言冷语。他经常对叶悠悠说,叶悠悠,我大学毕业后就娶你。

    叶悠悠供养了他四年,这四年里,叶悠悠只去过一次他的学校。

    那时候,叶悠悠骨瘦如柴,又不会打扮,他同学们看叶悠悠的眼神像是看怪物似的,问他,你是从哪里找了一个拾破烂的?

    从此以后,叶悠悠再也没有去过他的学校。

    这天,是他的毕业典礼。叶悠悠想起他说过的话,他说,毕业后,就娶叶悠悠的。

    叶悠悠来到他学校,想给他一个惊喜,结果,他给了叶悠悠一个惊吓。

    叶悠悠看到一个女孩子挽着他的手,那个女孩子皮肤白皙,五官精致,打扮得青春靓丽,和叶悠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叶悠悠看了看自己这一身打扮,永远都是衬衣和牛仔裤。

    再看看他们,许至君和那个女生说话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的,那笑容是叶悠悠从未见过的灿烂。

    叶悠悠连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勇气都没有。

    回到宿舍,叶悠悠坐在床上一个劲地哭,她的心好疼,像是一把锐利的刀子在凌迟着。

    叶悠悠给许至君发了一条短信,阿君,你毕业了,我们可以去领证了吧?

    这一天,叶悠悠一直盯着手机屏幕,生怕错过他的一条短信甚至是一个电话。然而,直到凌晨,也没等到他回信息。

    第二天,叶悠悠熬不住了,打电话给他,他没有接,她又发了一条短信给他,她说,我今天提前发工资了,我给你钱。

    很快,他就回了一个电话给叶悠悠,约她见面。

    见面之后,他向叶悠悠大吐苦水,说毕业很忙之类的,因此没接到叶悠悠的电话。

    叶悠悠再次提起了领证的事情,他很不耐烦的对她说,他连工作都没有,结什么婚?

    叶悠悠问他,是不是不想和她结婚。

    他说他现在不想结婚。

    叶悠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天真单纯的人了,面对着他的种种推诿,她知道她的爱情死了,早就死了。

    她哭得稀里哗啦的,他问她有完没完,说他放着手头的事情不做,不是来这里看她哭的,是来找她拿钱的。

    叶悠悠哭着说,你是因为那个女人才不愿意和我领证吗?

    他起初不承认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后来,见叶悠悠把对方的样貌都形容出来了,他不再狡辩,只是淡淡地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正好,我们分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