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回 大会战白秋初磨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56本章字数:2317字

    七月十五日天刚亮,晨曦朗润,天气清灵,白秋有点像去出门闲逛,两手空空,到了张营头沟。

    水库大会战指挥部设在张营头沟大队三队保管室。白秋找到白展,问:“爸,我做啥子?”白展说:“龟儿子不懂规矩。去见你五爸,他是生产队队长,听他安排。不许挑肥拣瘦。”白秋说:“晓得了。”白展说:“等你五爸给你分配了事情,再到你外婆家去,缺啥找你外婆,开工头几天,我忙。”白秋歪着头问:“吃饭睡觉呢?”白展说:“就在你外婆家吃住。”

    白秋的五爸叫白大勇,准确的说应该是白家祠堂血统很不纯正的“大”字辈。人称“白老五,说起来也让人见笑,那些年,白老五娘先后生了四个儿,前前后后全部夭折。那是个万物开始孳育播种的季节,一个藏人到了五沟,在人多的地方贩卖虎鞭鹿茸虫草贝母苁蓉藏红花,太阳西下时分,藏人要赶回窑坪场住宿,在油菜地边遇见了白老五娘,先是白老五娘说要买虎鞭给男人滋补身子,后是藏人告诉她,男人要多吃牛肉多喝奶,再用药补一补,男人的身体就会强壮长得像本人一样高高大大,在床上才能干。女人问,你有多能干?藏人说,要我好能干我就有好能干!浓浓郁郁的油菜花香得人人都想风流浪漫一回那是不争的事实,他们在油菜地里高高兴兴做了一回功德无量的事情,带着满身的油菜花和雪域高原珍贵种子回到家里的白老五娘,半夜里,被发觉各方面指标异常的白家男人白嘉志抱起来,摔到地上。白嘉志是牌坊沟出名的酒鬼,酒醉过后嘴无遮拦什么都要敞露,比如家里还有多少钱,钱放在哪里;昨晚上和婆娘做了几次那事;他看见某某人偷了哪家菜园子里的黄瓜白菜等等,他都要说。为此给人们增添了不少的笑料给邻里惹出了不少的口角,每每酒醒后则后悔莫及。被摔在地上的婆娘双臀很痛,哭了,哭得软绵绵恨幽幽,丈夫心软了,怕某日酒后失言说漏了嘴破坏了老婆的清白败坏了老婆名声,坐了一阵,喝了一大碗烧酒,把老婆抱上床,自解了打水桶上的绳子,抱来了手扳石磨的上扇并放在井沿,绳子一头拴着自己的腰,一头拴着石磨,从圆圆的井圈石下到凉凉的井水里。他双手紧紧抓住井圈并掌着石磨,瞬间他犹豫了,他觉得井水太凉,今后长时间在水里肯定难受,他不想永远在太难受的井底趴着。此时要不是大祠堂朝门右的白大耀在街上打牌回家路过水井坝,要不是他家大花狗在水井四周狂叫,要不是他太顾脸面怕白大耀看见他问他莫名其妙在水井里干啥,白嘉志肯定要爬上水井回家和婆娘睡觉去。许多天后,人们发觉井水渐次浑浊,联想到大花狗天天在水井坝里乱窜乱咬,直到打上来的水里发现了一撮撮带有毛囊的人发人们才恍然大悟:水井里可能有失踪了的白嘉志。大祠堂好多胃弱的男男女女呕吐了几回,好久不敢吃饭喝水。白老五娘清白了,千年古井报废了,第二年白老五娘生下个胖儿了,这胖儿顺风顺水的长大了,无灾无病旺旺盛盛的生长,再也没有夭折,这白家幺房就没有了断香火的危险,这个胖儿就是白老五。——说是“白老五”,实际上是上无长兄姐姐,下无弟弟妹妹的独子儿。

    今天水库大会战开工,公社上的全班人马,区公所主要领导,县公安局、农业局、水电局、物资局等部门来了很多人。五沟公社各机关部门的人也来了。人们打着红旗,背着被盖、油盐柴粮、锅碗瓢盆、钢钎铁撬、锄头撮箕,像赶大场一样涌向张营头沟大队三队保管室前的晒坝和周围山坡草坪,等待热热闹闹的“平县五沟公社张营头沟水库大会战开工典礼”。周围的山头上,各民工居住地,到处都架起了高音喇叭,喇叭声音很响亮,人们面对面说话都听不清楚。白老五把生产队的人吼在自己周围等待开会,白秋找了好一阵才找到他五爸。

    白秋问:“五爸同志,我做啥?”

    “你细皮嫩肉的,能做啥呢?真把老子难到了。”五爸看着白秋,双手插在短裤裤袋里,走过来走过去,像是很难办。

    白秋说:“不要那么认真,随便安排一个活路都可以。”

    五爸说:“去收验土方。”

    白秋说:“不去。你是明目张胆照顾我,我不干!”

    五爸说:“去基建队打石头,这个没照顾。”

    白秋眼都没眨,“找哪个报到?”

    五爸指着前面的大个子,“就是他。”

    白秋去了,五爸很后悔,“随便说了句气话,龟儿子就认真了。”白老五两步走到大个子背后,拍着他肩膀,大个子猛回头,问:“啥事?”

    白老五说:“秋娃儿要到你们基建队,我们生产队还该出一个人,就是他,长点心。”

    白秋说:“领导,随便安排,没事。”

    “你爸才是领导。下午到泄洪槽那儿给你安排事情。”那人说。

    开完会,白秋在外婆家吃了午饭,就到了水库大坝右侧的泄洪槽工地。所谓基建队,说白了就是石匠队。其他大会战人员主要工作就是把田坝里沟里的泥土背到坝基上,几十人拉着石磙来回碾压,前面碾实了又倒一层土,周而复始,大坝达到设定的高度,水库就基本完工。基建队主要任务是安放放水卧管涵管、边坡堡坎安砌和泄洪槽开凿等。只要你天天按时上下班,基建队无法确定每天硬性任务指标。

    牌坊沟大队基建队的任务就是开凿泄洪槽。也许是他们手气好,拈阄拈到这个任务后,白展他们很高兴。

    下午,大汉带着白秋领了手锤錾子到了工地。张营头沟人早就挖走了泄洪槽表面泥土,基建队只需要在页岩绵石上开凿一条五米宽的长沟到预定深度就行。上工时间到了,基建队二十几个人,都操起手锤錾子干了起来。指挥部技术人员早已划好灰线,人们在说说笑笑中做起活来很轻松舒服。大个子基建队长叫白秋多看看,看出点门路再给他找个师傅。白秋高兴得很,这里干活比他预料要好得多,特别是手锤敲打声,简直就是美妙绝的打击乐,熟练石匠师傅的节奏快慢都差不多,泄洪槽工地真像露天打击音乐会,白秋仔细体会,学校里音乐教师讲授的那些什么八分音符、十六分音符、弱拍、强拍等等,在这里都组合得惟妙惟肖。他操起手锤錾子学着打了起来,音乐会有了不和谐音,节拍乱了点,虽然他自己都觉得音乐不那么好听了,但他心里兴奋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