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回 龙门山书生脱农衣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56本章字数:3657字

    8月24日天刚亮,指挥部喇叭响了,一晚上没有睡觉的白秋把所有材料恭恭敬敬交到曹书记、袁主任和老爸手里。袁爸儿叮嘱他,在选拔场上,不要紧张,他说:“你手里有粮,心里不慌。你的功底袁爸儿清楚,比起那几个,你配给他们当老师。”白秋问:“还有哪些人?”袁主任说:“去了就知道了,张副主任带队,八点他在城关小学门口等你们。”

    白秋到食堂捡了两个馒头,边吃边跑,他要去早一些,不能误第一趟班车。

    到了窑坪场口,他的高中同班同学李黎、张国强、王笑敏,初中同学有杨燕、黄苗苗、金楠、史桂花也来了。惊愕不解的是有只读过小学的小学同学袁远、金大伦来了,还有一个不知姓甚名谁的漂亮妹妹也坐在车上,人家不言不语,很是清高矜持。

    几个人说说笑笑。张国强、李黎、王笑敏在一起,白秋问:“国强啥时回来的?”张国强说:“昨天。天气太热,我说今天早晨直接到县上,袁主任在电话里说最好先回五沟,反正你爷有车子,我就回来了。”李黎说:“决定人生命运的时刻就要到了,我们几个又在一起了,不知道我们几个同学是社会万花筒中生死与共的朋友,还是漫漫人生旅途的对手。”白秋说:“你不要把社会看得太社会,朋友是永恒的。”张国强说:“五沟镇,除了我们四个,谁像读大学的料子?”李黎说:“你没有弄清楚,还有老三届,还有,今年是推荐与选拔相结合,其中水深水浅没有人摸得透!”

    “哥,你来得早。”

    白秋回过头,是武东坡。白秋问:“东坡,今天来干啥呢?”

    “袁主任喊我去读大学。”

    白秋先是一惊,然后一笑。这是什么大学呀!东坡连小学二年级都没有读过,虽然武东坡和他在一口锅里吃了十八年的饭,情似同胞兄弟,但心里还是有几分不舒服。

    “哥,下午我和你一路到牌坊沟,等几天是婆婆的生日。”武东坡说。

    白秋点了头。

    刚到城关小学,喇叭里就通知所有被推荐人员进教室。五沟公社十二人和上河、大坝、清水等几个公社的被推荐人员在三年级一班教室。

    人们说说笑笑进教室,进得教室后有人喊领表。一人填一式三份的表册,无非就是家庭成员、社会关系、政治面貌、个人简历等。交了表册后休息20分钟,然后是60分钟的作文,作文题目是《贫下中农真伟大》。白秋瞟了一眼,以为看错了,再仔细看,真是作文题,他笑了,要不是在教室里,他肯定会大笑一场,一定会笑到流出很多很多眼泪为止。他心里说:“我山沟沟里的毛头小伙儿白秋,酒后胡诌的狗屁不通的打油诗,竟然成了选拔大学生的作文题,天下竟有如此好事!”

    年轻人记性好,自己写的材料,他基本能背下来。白秋把送县广播电台的综合报道,在典型人物和典型事迹方面再加润色,就如行云流水一般写在白纸上。最后,白秋加了一段话,他自己认为是点睛之笔:“8月23日,晴空万里,山笑水乐。五沟公社党委、五沟公社革委会在张营头沟水库工地召开庆功大会。会上,张营头沟78岁的贫农张继光大爷登台吟诗一首:

    ‘凤凰岭下风光好,

    张沟水库修起了。

    贫下中农真伟大,

    战天斗地逞英豪!’”

    当别人还在冥思苦想的时候,白秋已经交卷了。白秋看看他爸交给他的南京牌手表,一共用了31分钟。“监考”人员有四个人,见有人交卷,甚是惊异,谁也没顾纪律,都过来看白秋的作文。其中有个戴眼镜的半截子老头,看的格外认真。眼镜老头把白秋的表册翻出来,对照着作文看了好一阵,又小心翼翼找什么。白秋懂,他是在找错别字,眼镜老头把白秋拉到教室外,

    “你叫白秋?”

    “哪年毕业?”

    “家庭成分是啥?”

    “你爸在干啥?”

    一连串问了四五个问题,白秋一一实实在在回答。只是回答“爸在干啥”时,省略了“大队支部书记”职务。

    教室里一片哄乱,各种声音此起彼伏,无人干预。

    交卷后休息了20分钟,人们又进了原来的教室。有人已经把考试题写在黑板上,规定60分钟完成。考题有三道:

    第一题:自编一道一元一次方程应用题并解。

    第二题:写出水、铁、硫酸铵的分子式。

    第三题:填空。

    1公斤=()千克

    1公里=()千米

    1升=()毫升

    这一次,教室里许多人还没坐定,先领到试卷纸的人就交卷了。整个选拔场与窑坪场赶场差不多。所谓的监考人员或者选拔工作人员,轻轻松松的一面发着试题纸,一面收着题卷。白秋、张国强、李黎、张笑敏他们走出教室后想到母校转转,张副主任不允许,说把人等齐了还要开个会。

    好容易等齐了人,张副主任讲话了,无非就讲了正确对待党和人民的选拔呀,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呀等内容。关键性的东西“今年五沟公社有几个指标”他没说。张副主任最后说:“为了不影响抓革命促生产,我联系了一辆拖拉机,每人一元钱。上车!”在车上,人们饿着肚子,却兴高采烈。有的高兴有可能读大学了,有的高兴终于进了一回城。也有好多人忙着比对答案。武东坡大声说:“他妈的,老子只有一道题做对了。”有人问他哪道题,他说:“就是一元一次那道题。”有人问他应用题的详细内容,他说:“这个多简单!五沟到平县坐班车,一元一次,二元二次,三元三次,四元就是四次。”好久,人们都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后,车上男男女女都笑了。

    袁主任很用心,水库竣工典礼的当天下午他就到公社酒厂找到李泽,要他不用苕皮,主要用小麦玉米,再把库里的还有的五十斤高粱加上,酿两甄子好酒,去头去尾,封装备用,用粮指标公社给酒厂想法,酒不能交给任何人。

    8月27日,接到县上电话,说第二天县招生领导小组到五沟公社考察并确定被推荐工农兵学员名单,他叫人喊来公社院子隔壁的窑坪大队张主任,要他明天务必找人悄悄到山里弄些像样的野物,找个爱干净会做菜的婆娘弄好,跟上六点晚餐,他还叫来武装部长,要他弄几个军用水壶,他有大用。

    第二天,也就是8月28日,县招生领导小组到了窑坪,袁主任代表五沟公社党委、五沟公社革委会讲了公社的基本推荐意见,他说,五沟公社六个大队,有十二人参加县上的选拔考试,我们要求不高,平均每个大队送一个大学生一个中专生,我们五沟,是一个根红苗更红的地方,远的有李特李雄起义和明末张献忠起义军血染张营沟之历史,近的有几百人参加红军长征,有一百九十人为革命英勇牺牲,给共和国贡献了好几位将军十几位解放军师团长,我们五沟公社每一寸土地都是鲜红的,恳请领导多多关照。县上五位领导位相当感动,带队的县革委会常务副主任说,你们提供个名单,要充分考虑群众意愿,确定先后顺序,下午我们到被推荐人员的大队生产队考察走访,明天确定人选。

    当天下午,袁主任安排了农机站仅有的两台拖拉机,一组由曹书记带队,到五郎沟桥楼沟窑坪场,二组由袁主任带队,到张营头沟李二沟和牌坊沟。晚上八点半,两组人员在公社院子会了面,县革委会副主任和曹书记简单说了些考察的鸡毛蒜皮后,曹书记袁主任带领客人到了公社院子隔壁张主任家。

    须臾片刻,一大盆粉蒸山兔,一盆凉拌白斩野鸡,一盆红烧野猪肉,一盆清炖斑鸠端上桌。曹书记说,领导请入座,五沟穷乡僻壤,只有些毛毛菜,不成敬意。袁主任早已按职务高低把客人安好座位,两个老瓷酒缸黄泥封土已经掰开,酒香肉香顿时弥漫。

    当晚酒至子时,主客畅然。也有不胜酒力者当夜无话。县革委会副主任住曹书记寝室,他向曹书记交了底:县上给了五沟两个大学一个中专指标,县上的机动指标为数不多,可使用的机动指标在你五沟我就使用完,你五沟各增加一个名额。其它公社没有就没有!

    第二天开会,县革委常务副主任宣布县上分配给五沟公社的推荐名额,大家大吃一惊,曹书记请求县领导额外关照,袁主任苦苦哀求,曹书记心中有数不好多说,袁主任动了情,他说:“尊敬的各位领导,我不说什么了,我不为我的子女亲戚求情,我只想说,只想说,武东坡这娃儿,命太苦。他祖爷带领他爷爷叔爷四弟兄参加红军,全部壮烈牺牲。他父亲五四年又被土匪杀害。还有王笑敏,县中学毕业的优秀生,不上大学很可惜。还不说全公社还有十几个老三届高中生,我们全公社两万多个贫下中农再次请求领导开恩,再给一两个名额吧!”县上一行三人交换了意见,县革委会常务副主任讲话了:“非常同意五沟公社党委、革委会推荐意见。白秋,表现好,字也写得好,写文章很有水平,江老师说他们西川师范学院要定了。这个张国强,爷爷是老红军,又是省上领导,每年我们县找他,他帮了很多忙。”有人问:“省上什么领导?”常务副主任说:“大军区副司令员。——这个李黎,袁主任说此人能吃苦耐劳、又踏实可靠,还是正儿八经的羌族,大学就这样。中专生就按你们排的顺序取前两位,至于那个红军烈士的后代和县中学的优秀生,你们公社记住,有啥子机会第一个把他们报上来,通过其它途径予以考虑。至于还有的老三届,大体上都已婚嫁,就不考虑了。五沟的人就这样定了。”

    吃了午饭,县上客人上了班车,到平县县城下车后每个人都有一个用过的军用水壶。当然,里面是技师李泽专酿的粮食酒。

    白秋他们谁都不知道,决定他们命运的会只开了半个多钟头。到后来,张国强读了西川大学中文系,白秋去了西川师范学院中文系,李黎到西川民族学院民族文学系学习。武东坡始终没有读书的命,国庆节刚过,公社革委会通知他到公社伙食团当炊事员,没几个月就转了正,成为国家工作人员。王笑敏被招收到利州煤矿当工人,因为只有初中学历,金楠、黄苗苗等进了新开办的平县师范学校读书。其余人士,命运迥异,各有归宿,恕不详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