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回 酷暑夜寿宴酒芳芬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56本章字数:2610字

    这天吃了早饭,白展书记要出门,走到大院坝又折回来,对他妈说:“妈,今天7月21,是你70岁生日,准备一下。”转身对白秋说:“白秋你到公社去一趟,找武东坡,看能不能弄几斤肉,早去早回。”白秋奶奶说:“天天防震抗震,人心慌慌,祝什么寿?”白展说:“不管那些,礼数还是要的。你的生日十几年都没有缺过,今年更不能缺。”白秋奶奶一脸的无可奈何,心里却甚是高兴。

    白秋到了公社见了武东坡,武东坡马上到食品站,隔着一长串排着队手里拿着公社革委会袁主任亲笔批条的人群,指着门市里凶神恶煞的食品站长梁胖子:“胖子,快点!涪阳地区的领导马上到,十一点半吃饭,手续下午你到公社来拿。”梁站长问:“乌鸦嫌猪黑,你有好瘦?凶啥子!好多人嘛?”武东坡说:“地区领导三个,一位司机。县上、公社好多人老子不晓得。”

    武东坡弄了三斤猪肉,两斤半牛肉,还有一块牛肚,一盆猪血,白秋很高兴。武东坡问:“够不够?”白秋面带羞赧:“想不到这几年少读书有少读书的好处,什么都能弄到。你还真行,够了。哎,你晚上有时间没有?”武东坡说:“婆婆今年运气好,窑坪一队早上一条牛滚到河沟里了,平时哪有牛肉?我把晚饭早点做了,六点到牌坊沟。”

    太阳还有一竹竿高,武东坡骑着自行车来了。车把上挂了一个口袋,他对白秋奶奶说:“婆婆呢,我知道你喜欢吃豆腐,我拿了点。婆婆,今晚上你就坐着,我做菜。”

    白秋奶奶说:“你秋哥打下手,给你帮忙。”

    武东坡说:“不用不用。也没有多少客人。”

    白秋奶奶说:“还是和往年一样,一大桌。”

    白秋奶奶说:“我们东坡就是勤快。”

    白秋奶奶早就把葱子、韭菜、生姜、青红海椒等调料准备好了。丝瓜、黄瓜、嫩南瓜、豇豆、茄子、洋芋等时令菜清洗得干干净净。

    武东坡喊:“秋哥,你去给我掐一把不老不嫩的花椒叶,今天我做一道你们这辈子都没有吃过的菜”。

    白秋说:“我先去把肉拿来。”武东坡跟着他,到自留地边新水井。慢慢拉起长棕绳,猪牛肉、牛肚、血块都在几丈深的井下,武东坡闻了闻,没有变味。

    队长白老五提了撮箕来了。“大妈呢,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安排人把花生挖了,一人一斤半,给你多留了点。”白秋奶奶说:“老五,哪有这么早的花生?”

    白老五说:“昨年,你的生日那天,我看花生都已经老叶,挖了好几窝都没有一颗能吃,今年正月间我到涪阳,专门去良种场买了几十斤早花生种,种了一亩二分地,今年你的生日可以吃点新鲜”。白秋和他奶奶尝了几颗,都说好。

    院子大,上了花甲之年的老人有七八个。早早的,前前后后主动来了。这是白展家十来年的规矩,每年白秋奶奶的生日,全院子六十岁以上的人都要到场,大家吃一顿,乐一乐。白老五娘来得最早,吃了几颗带泥花生,就去淘洗花生,进厨房烧火。后面来的都忙着搭桌凳,放碗筷。

    白展回来,手里拿着两个液体瓶。武东坡说:“白爸,差不多了,可以吃饭。”

    天气热,大家把大八仙桌搬到小天井,一来武东坡端菜方便,二来凉快。看见有酒,人们有些兴奋。白老五娘说:“嫂嫂,今天我要敬你一杯寿酒。”白秋奶奶说:“你我喝了几十年,我怕过你?”白展说:“都六七十岁了,少喝点。”白老五娘说:“你喊我们少喝,那是你想多喝。”

    人们入座,白老五娘把一筲箕盐煮新花生倒上桌,每人面前一老式青花杯,白展问白老五:“早熟良种花生产量高不高?”

    白老五说:“可以,一亩二分地,挖了五百多斤。”

    白展说:“影响不好,你迟不挖早不挖的。”

    白老五说:“生产队几个月没杀猪,社员说话都是干糙糙的,没点油润味。挖点花生吃,大人小孩都喜欢。”白展没再说什么,开始斟酒。

    院子里六十岁以上老人加上白秋父子、白老五、武东坡,共十二人。两瓶酒每人斟一满杯,所剩不多,白展略显愧疚。“妈,今天是你七十岁大寿,祝你健康长寿。各位前辈,长哥长嫂,还有老五,酒不多,菜不好,见谅。干!”

    有人一饮而尽。

    白老五娘把酒杯递到白秋奶奶面前,“嫂嫂,干了。我都干了。”

    细心的白老五说他妈:“妈,你慢点喝,喝出礼节。”

    白老五娘和白老五爸一样,很爱喝几口烧酒。老五爸酒后上西天,老五娘仍然嗜酒如命。老五降生时折磨他娘,老五娘磨难了一整天,大汗淋漓命悬一线,她迷迷糊糊不停的唠叨,“酒,酒,要酒”。守候多时的白秋奶奶突然醒悟,倒了一饭碗酒递到嘴边,老五娘不取口咕咚咕咚喝了酒,牙一咬,白老五就出来了。昨年她到合作医疗站看感冒,趁赤脚医生不提防,把半瓶子消毒酒精倒进肚里,整成了胃出血,最后送公社卫生院输了三天液。

    白秋奶奶说:“没关系,喝干。有酒就喝酒,没酒就喝水,同礼同礼。”武东坡进厨房端来了长寿面,众人都笑劝寿星快吃。

    人们喝了酒,液体瓶中酒已不多,白展有些窘难。几盏煤油灯把桌子照得亮堂堂,一个黑影站在白秋奶奶背后:“婆婆,我这里还有酒!”

    众人大惊,白秋反应快,急忙转身:“李黎,啥时到的?”

    李黎说:“刚到。”他把一根小碗口粗近两尺长的竹筒端端放桌上,“我无事找武胖子闲聊,袁主任说胖子到牌坊沟了,我才记起是婆婆的生日,我就跑回家拿来竹筒酒。”

    众人大喜,让座安杯,都夸李黎:“大学生有见识,”白秋奶奶走到李黎面前,对白秋说:“倒杯酒,我敬孙儿一杯。”

    白展说:“妈,少喝点。”等白秋斟满酒,白秋奶奶、李黎、白秋都一口干。一桌子人都叫好。李黎敬了白秋奶奶,敬了白展叔,共同敬了座中客人。花生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武东坡上了第一道菜。

    那是一道热菜。准确的说,是一盆汤菜。武东坡先给他婆婆盛了一碗,然后依次盛,人人一碗。武东坡很得意,“这叫五彩长寿汤。可以说是很多人一辈子没吃过的菜。主料,血块、豆腐、番茄、金瓜。先将豆腐、血块分别下锅汆水,起锅后在冷水里跑一下。然后旺火把水烧开,加盐、生姜、干红椒、花椒,再熬一阵,放入汆过水的豆腐、血块和番茄、金瓜,微火慢炖,起锅前勾稀芡,入盆后撒一大把不老不嫩的花椒叶末,滴上几滴香油,就可以了。”众人小口啜饮,清清香香,粘粘糊糊,麻麻辣辣,很是适口。白秋奶奶说:“东娃,有出息了,婆婆谢你。”白秋、李黎拉着武东坡,要给他敬酒。白老五说:“人家做啥子的嘛,是专门伺候公社、县上、省上领导的。”白五老娘说白秋奶奶:“你老嫂嫂养他十几年没白养。来,我再敬你一杯。”

    武东坡喝了两杯酒,加上众人夸奖,高兴的不得了。急急忙忙上菜。有土豆烧牛肉、水煮牛肚、粉蒸肉、青椒肉丝、回锅肉、黄瓜肉片等等,荤菜上完后就是素炒丝瓜、凉拌素豇豆、爆炒南瓜丝之类。材料不多,菜式花样很多,宾主十分高兴。人们相继斟酒,一竹筒玉米酒有四五斤,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喝得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