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都是老狐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5:32本章字数:2139字

    男人的眼睛里,有着明显的不喜和恼意。

    绝不能跟他走……

    宁怿心看着他,心里如同醍醐灌顶,一阵清明。

    这个人,应该就是阿兴管家口中的大老爷,宁泽悛的父亲宁怀恒,她这具身子主人的堂大伯。

    他不喜欢她,可以说,他恨她断了宁泽悛的锦绣前程!

    之前,她就听说过宁国侯府的一些事。

    宁家祖上曾有言:不为将相,则为良医。

    族中子弟,资优者便全力培养读书,略差些大多选了学医问药,祖宅这边居住的是宁家的嫡支大房,以前,也出过大官,不过,大多是学医问药的子弟。

    多年来,在医术、药道上已颇有建树。

    而她现在这身子主人则是宁家嫡支二房,当年的宁老太爷有从龙有功,直接封了侯,如今退位下来却是由二房世袭宁国侯之位。

    只因大老爷宁怀恒,没有将才,守家有余,拓业不足。

    这以后,这族中的气运似乎也偏爱上了二房那一支。

    宁国侯府中人才培出。

    这固守祖宅的大房除了医术、药道,再无出仕之人。

    对此,这一房的人还是有些不甘心的。

    可见,她方才那一闹,无意间搅黄了他们眼中“德才兼备”的宁泽悛进入四岳书院,无疑是断了大房这一支的锦绣前程。

    她要跟着这大老爷走,有好果子吃才怪!

    “她?”宁老太爷侧头看了看宁怿心,有些犹豫。

    宁怿心马上攥紧了他的袖子,藏在他身后死活不出来。

    “丫头,今年可有十三岁了?”宁老太爷双手交叠拄着拐杖,看着她温和的问道。

    宁怿心眨了眨眼睛,大大的眼睛里透着无辜和迷茫。

    好好的,问她这个做什么?

    “你看见了,一个痴儿,能问得出什么?”宁老太爷也没有揪着她不放,而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么多年,我们也沾了二房不少的光,她虽是痴儿,却也是你二弟怀慷的嫡长孙女,你还是查别人去吧,这丫头就莫要动了。”

    “父亲。”宁怀恒皱了皱眉,还要再劝。

    宁老太爷已经站了起来,摆了摆手,说道:“就这么定了,事情若要闹大了,让怀慷知晓你儿子这样欺负他女儿,也不是好事儿……你若想为悛儿再争取一下四岳,可以去信请他帮帮忙,怎么说,也是他女儿惹出的麻烦。”

    “是。”宁怀恒恍然,马上应道。

    都是老狐狸!

    宁怿心腹诽着。

    才说人家帮了不少,转口便打起了把责任推到她身上从而从宁国侯府讨好处的主意。不过她一个被遗弃的痴傻儿,宁家的人是否还记得她这个人也是难说。

    “父亲,悛儿身体弱,如今也挨了不少鞭了,念他初犯,饶了他吧。”宁怀恒一转身,看到惨叫声都弱了下去的宁泽悛,忍不住心疼,再次转了回来,求情道。

    “停下吧。”宁老太爷沉重的说道,“带回去好好教教,教不好,什么书院也不要去了。”

    “多谢父亲。”宁怀恒忙应下,“儿会亲自督促他的。”

    “多谢祖父。”宁泽悛的父亲也连连磕头。

    “都走都走,少在这儿碍我的眼。”宁老太爷状似嫌弃的挥着手赶人。

    “快,小心些,抬回去。”

    宁怀恒急急的奔向了宁泽悛,指挥着下人们弄了一个门板将宁泽悛扶了上去。

    宁泽悛趴在门板上,疼得浑身的汗,话都说不出来,脸煞白煞白的,只是,转过去时,他抬起了头,阴沉的盯住了宁怿心,无声的说了一句:“臭丫头,你给爷等着!”

    宁怿心心里一凛,抿紧了嘴。

    今天这一出,她是彻底把大老爷一家子给得罪惨了,往后的日子只怕更难过。

    尤其是宁泽悛那一眼,看得她更是心惊不已。

    他必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甚至,下一次再找她,也必定不会再给她翻身的机会。

    她要活着,她得活着!

    唯一的出路,就是在有自保能力前,得到老太爷的庇护。

    “阿兴,带这丫头回东院。”宁老太爷感觉到袖子有些松,顺势抽了出来,拄着拐杖往左面走去,不给宁怿心再次抓住他的机会,淡淡的吩咐道。

    “……”宁怿心回神,低头看着空空的手,才知道自己疏忽了,老狐狸溜了。

    “小姐,走吧。”阿兴管家上前,冲着宁怿心做了个手势。

    宁怿心反应飞快,直接绕开了他,跑向了宁老太爷。

    机会只有这么一次,她不能错过!

    “嗳!”阿兴管家见状,忙追着过来要拦住她。

    宁怿心灵活的窜到了宁老太爷面前,“卟嗵”跪在了宁老太爷面前,抓住了他的衣摆,惊恐的摇着头。

    宁老太爷猝不及防,差点儿往后跌倒。

    还好阿兴管家来得及时,从后面托住了他。

    “你这丫头,想干什么?”宁老太爷站定,微皱了眉,低头看着面前的小丫头。

    十三岁的丫头,瘦瘦小小的,虽然没有蓬头垢面,但身上隐隐传来一种臭味,抓着他衣摆的手更是如同瘦鸡爪,让人实在喜欢不起来。

    宁怿心不说话,只是一味惊恐的摇头,一边抬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哀求的仰望着他。

    “老太爷,这丫头好像很害怕回去。”阿兴管家看着她,有些不忍的说道。

    堂堂宁国侯府的嫡长女,竟在这府里养成这样,虽然天生的痴傻被变相的遗弃在祖宅,但如论如何血脉里毕竟还是宁家的血!。

    “你亲自送她回去,看看东院是个什么情况。”宁老太爷沉吟了一下,忽的想到,之前她用小身子顶住他的一幕,叹了口气,“交待下去,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到东院打扰。”

    “是。”阿兴管家忙点头。

    “还有,东院的那些侍候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她再痴,也是我宁家的小姐,瞧瞧这样子,成何体统!”宁老太爷有些生气。

    拿着宁府的月钱,却不干事儿,都是混账!

    “是。”阿兴管家再次点头。

    确实,东院侍候的人有些太过份了,老太爷最重礼仪家风,今儿却在贵客面前失了礼,真论起来,他这个管家也逃不了责。

    “丫头,起来吧,有阿兴管家送你回去,没有人再敢欺负你了。”宁老太爷微弯了腰,对着宁怿心说道,“以后,待在东院好好的,我会让阿兴时时去看你,似今日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再看到有第二次了,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