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药灵心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5:32本章字数:2022字

    小小的身子,跌在二层的楼顶上,又往下滚去,坠得如同断线的风筝。

    宁怿心不甘心。

    下落中,她努力的控制着身体,试图去抓住些什么,可是,受伤的手指吃不上力,抓住的瓦片却再次的割伤了她,却没能阻止坠落的身子。

    完了!

    她绝望的闭上眼睛。

    突然,一阵风拂过,她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整个人被带着旋转了几圈,卸去了下坠的力道,才停了下来。

    咦?

    宁怿心惊愕,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

    一双清亮如星的眼睛撞入了眼睑。

    这一瞬,她似乎看到了盛秋灿然的星辰,一个似曾相识的脸在心头浮了上来。

    “是你……”宁怿心下意识的喊了一声,随即便沉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喂~~快醒醒。”

    耳边,有人在喊。

    宁怿心皱眉,艰难的睁开眼睛。

    谁在扰她清梦!

    “喂~~快醒来。”面前,有双小小的手在不断的晃。

    宁怿心被晃得眼晕,再次闭上眼睛,有些不耐的说道:“你谁啊?能不能不晃了?”

    “你终于醒啦,找你进来可真不容易。”小手放下,一张婴儿肥的女童脸出现面前,笑眯眯的说道,“你不认得我吗?我是宁怿心啊。”

    “哦,宁怿心……宁怿心!!”宁怿心随口应道,突然,她受惊的睁开了眼睛,猛的坐了起来。

    面前的小女童看起来也就七八岁的样子,白白嫩嫩的,梳着双丫髻,大眼睛清澈、黑亮,说不出的可爱。

    这个是宁怿心,那她是谁?!

    “你是现在的宁怿心。”女童笑眯眯的解释道。

    “你……”宁怿心说不出话来,思绪混乱。

    “我是七岁的宁怿心,你可以叫我心心。”女童歪了歪头,继续解释道,“我回不去了,以后,你要照顾好我的身体,不能乱来哦。”

    “等等!”宁怿心听得毛骨悚然。

    这话的意思是,她现在的身体是这个叫心心的女童的?

    也就是说,面前的小女童是她现在这个身体的主人?

    鬼啊!!

    “我不是鬼。”心心眨了眨眼睛,笑道,“我是药灵。”

    “……”宁怿心紧张的吞了口口水,盯着心心看了好一会儿,问道,“你能猜到我心里的想法?”

    “是的,药园开启,你我就能心意相通。”心心点头。

    “你……现在是要拿回你的身体吗?”宁怿心只觉得怪怪的,有些做梦的感觉。

    一个鬼,来找她讨身体了?

    那么,她是不是真的要死了?

    胡思乱想中,她直接忽略药园、药灵这几个词。

    “我回不去了。”心心垂了头,笑意隐没,忧伤笼罩住了她小小的身影。

    “啊?”宁怿心看着她,突然有些心疼,倒是冲淡了惧意。

    确实,没什么可怕的。

    她辛怿宁不也是一缕孤魂么?

    想到这儿,她的心顿时定了下来,盘腿坐正了身体,看着面前的心心柔声说道:“你能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嗯。”

    心心重重的点头,重新抬起了头,大眼睛里还带着一抹湿意,但笑意却回到了她脸上。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经常梦到这儿,这儿是药园,里面有很多很多的书,我天天在这儿看书,直到前几天,我病了一天,醒来的时候才知道,我被选为这药园里的药灵,打从出生,这药园就一直用我的元气养着,前天,我摔了一跤,流了很多的血,可是,外面的身体太弱,血滋养药园时,出了意外,我才出不去的……

    “……”宁怿心听得目瞪口呆。

    她一定是真的在做梦。

    要不然,怎么会这样的光怪陆离。

    原来,宁国侯府生下来就痴傻的嫡长孙女并不是真的傻,而是被困住了,元气滋养着药园……呃~~她怎么还真信了!

    “我一直想拉你进来,告诉你这件事,只是,一直没成功,直到刚才,不知道怎么的,就成功了。”心心又叽叽喳喳的介绍了一番药园的情况,最后,恳求的望着宁怿心,说道,“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你说。”宁怿心看着她的眼睛,心软的点头。

    这样的眼神,让她无法拒绝。

    再说,毕竟是她占了人家的身体,帮人家完成一下遗愿也是应该的。

    “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我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被困在这儿。”心心期盼的看着她。

    “我会的。”宁怿心重重点头。

    她也想知道这个。

    “记住哦,我只有一百天了,一百天里,你能不能成功开启药园,可关系着你的命。”心心再次郑重的说道,“失败,药园消失,你也要消失,成功了,你不止能一直做宁怿心,这药园也是你的,为你所用。”

    “……”宁怿心再次愕然,“你的意思是,这药园还没开启?要是失败,我也得和你一样彻底消失?”

    “是的。”心心点头。

    “开启的办法呢?”宁怿心一下子认真了起来。

    开玩笑,她还没报仇,怎么可以辜负老天爷给她的这个重活的机会!

    “我也不知道。”心心眨了眨眼睛,有些苦恼的嘟嘴。

    “你不会是骗我的吗?”宁怿心怀疑的打量着她,“你这么胖,哪里像宁怿心?”

    “药园滋养的,外面的……别提了,他们压根没把我当人。”心心黯然的垂了头。

    “抱歉。”宁怿心一滞,讪讪的道歉。

    “有人来了,你先回去吧。”心心突然警觉起来,伸出小胖手推了她一把。

    这一推,就好像做梦时,梦到从高处跌下来。

    “啊!”宁怿心只觉得整个人一沉,吓得睁开了眼睛。

    眼前,那双盛着星辰般的眸再次出现。

    她吓得睁大了眼睛,猛的坐了起来。

    徐询避不及,完美的下巴被她的额头重重磕到,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小丫头,你认识我?”

    为了印证她昏迷前的呢喃,是否是他的错觉,他才决定留到这丫头醒来。

    可是,宁国侯府痴傻了十三年的孙女,关在这东院也有十二年,怎么会认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