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教训大奶奶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5:32本章字数:1863字

    这明显就是宁家的人见自己把徐询找来,马上派人把自己这院子清理了一番,现在证据不在了自己是百口莫辩。

    拉着徐询衣袖的手更是不自觉的紧了几分。

    就在这时,身后一个温婉的声音响起,“见过徐郡王。”

    宁怿心抬眼见到的便是刚刚还在派人追着自己的宁家大奶奶,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张氏竟是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一条烟红色的柳裙着身,纤细的腰肢上面带着同色系的丝带,光洁的额头之上还带着一枚浅紫色的花钿,擦了铅粉的脸,越发显得白净。

    虽说连长子都快到了娶妻的年纪,但在她的身上却看不出来半分岁月的痕迹。

    美是美,但那双晶亮的眸子中偶尔划过算计的光却是让这温婉的形象全无。

    “有什么事吗?”徐询原本只想要看看身边这个鬼精灵的丫头如何知晓自己的,却没想到竟是在这里碰见了宁家的大奶奶。

    征战多年的徐询自然是一眼就看出宁家的大奶奶根本就不是表面看起来这般温婉,心中倒是多了几分厌恶,自然也不予跟她多说什么。

    张氏倒也不怒,微微笑着解释道,“妾身自然是来寻这怿心丫头的,这丫头有些痴傻,刚不知跑去了哪里,现下这府里的人可是都急坏了。”

    话音刚落,那宁家的大奶奶似乎看见了宁怿心的存在,她一把拉住了宁怿心的手腕,就将宁怿心从徐询的身后给拉了出来。

    “你这痴儿原来在这里,快些回去,你莫要闹!可别冲撞了贵客。”说着,那宁家的大奶奶拉着宁怿心的手却是更加重了几分。

    长长的指甲陷进宁怿心手腕之中,留下一个个深深的痕迹。

    她脸上的笑更甚,似乎是料定了宁怿心这个傻子根本就不会说什么。

    可不曾想到这现在的宁怿心早就不是从前的痴儿,而是辛家那个飞扬的大小姐,哪能受到这么大的委屈却是不说。

    宁怿心一把就甩开了宁家的大奶奶,冲向了徐询,现下徐询就是她的救命稻草,要是这次落了个空,那自己可能就永远没有下一次的机会了。

    “疼……”

    微弱的声音从宁怿心的口中传出,瘦弱的身体紧紧的抱住徐询的一只手臂,不经意间还漏出了自己手腕上的伤痕。

    见宁怿心竟敢逃走,那宁家的大奶奶藏在袖子手的紧了紧,一双美目紧盯着宁怿心的脸庞。

    “你这丫头,怎么还拉着贵客不松手了,快放开,大伯母带你回去。”

    说着,魔爪一般的双手就向着宁怿心的方向抓来。

    宁怿心见了,更是向后躲了几分,几乎是要将自己藏紧徐询的衣袍之中,“徐……徐……救救……”

    支离破碎的声音从宁怿心的口中传出,似乎是既怕眼前的大奶奶将自己带走。

    徐询见了也是狠狠的皱了皱眉,刚刚那鬼丫头故意把手腕上面的伤口给自己看,自己可是瞧的分明。

    不光是那个自称宁家大奶奶的夫人前一刻留下的指甲的抓痕,更多的却是淤青的伤口,单单是一条手腕上就已经遍布淤青,徐询内心颇有些哑火。

    “徐郡王,您可别听这丫头的,她就是个痴儿,根本就是不知好坏,让我把她带回去,好好教导。”

    说着,那张氏竟是叫自己身边的婆子一同上去,想要将宁怿心抓起来。

    宁怿心听着张氏一口一个痴儿,一口一个傻子,心中不平,一个冲劲一把就扑在了那张氏的身上。

    脏兮兮的鼻涕混着眼泪一股脑儿的向着张氏的身上抹。

    “大奶奶坏!坏!”

    这下可是彻底将张氏气到了,她呼喊着,“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把我身上这个傻子给我弄下去!”

    身边的丫头婆子一听,围在了张氏的四周,拉起宁怿心小小的身子就想要将她扔出去。

    宁怿心哪是那么容易就放手的,感受着身上的拉力,瞅准了时机,她更是一口就咬在了张氏的耳朵之上。

    “啊!”

    随着一声尖叫,淡淡的血腥味从宁怿心的口中传出,想必这张氏的耳朵是被自己给咬出来血了。

    身边的丫头婆子拉的越是用力,这宁怿心越是不松口。

    “你们这一群废物,都不要拉了!我的耳朵!我的耳朵!”

    张氏一边哀嚎着,一边却是板着宁怿心的脑袋,想要让宁怿心松口。

    至于一旁的徐询,这回可是成了看热闹的一个,内心却也是微微惊异,这原本乐休口中的痴傻儿,不仅认出自己,使计令自己出手相救,如今一屋子的人都无法奈她如何。

    宁家的事情,他也是听说过的,没想到今儿一见也是和传闻中的有些不同,这个叫做宁怿心的丫头,还真是有些特别。

    就在这尖叫和哀嚎声都交叠在一起的时候,一声厉喝传来,“你们都在干什么!”

    这被管家叫来的老太爷本是听了管家的话,亲自来看看这二房的嫡女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不曾想到这一来就看到这样的场景。

    怒火顿时就在老太爷的心中燃烧,一个是宁家的嫡女,一个是宁家的大奶奶,这两个人竟然在贵客面前厮打。

    成何体统!

    至于在大奶奶身上的宁怿心,一听是老太爷来了,顿时愣了半分,随后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流出来的泪水也是毫不浪费的滴在了大奶奶的身上。

    “太……太爷爷……我不想再挨打了”

    口齿不清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宁怿心的口中传出,虽是有些模糊,但却是让身边的人都听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