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刁奴小月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5:32本章字数:2987字

    红色的玫瑰花瓣漂浮在水面之上,有些残破的身体浸泡在温泉水之中,带着一丝丝的刺痛,却让宁怿心十分安心。

    终于可以不用呆在那个一直散发这恶臭的屋子里面了,任是宁怿心有多强大的心里,也是不愿再呆在那个脏的不成样子的地方,毕竟哪一个女孩子是不爱干净的。

    许是这具身体实在是太过劳累,在温泉水之中呆了一会,便睡着了。

    隐约之中,宁怿心似乎听见有人在叫自己,那声音由远及近,最后像是在自己的耳边喊一般,让宁怿心不得不睁开了双眼。

    只见小月正探着头,一双细小的眼睛正盯着宁怿心的脸颊,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异样的光。

    对于她这样的眼神,宁怿心不奇怪,就在她泡澡的时候,偶然看了一眼自己这具身体的脸颊,那时自己的惊艳也是不必小月少半分,恐怕若不是因为身子的原主人被困在药园之中,这身子,在整个国家都是十足十的大美人。

    不过宁怿心可是清楚的看见,在小月的眼睛之中有的不单是对自己这张脸的惊艳,更多的却是一种极为强烈的嫉妒和狠厉。

    小月本是想要叫宁怿心起来的,但就在刚刚,宁怿心清醒的那一刻,眼中的清明晶亮,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傻子,虽是疑惑,但小月倒是没怎么在乎,可能是自己看错了吧。

    “怿心小姐,你该起身了。”将心中的疑惑压下,小月一把拉着宁怿心的胳膊,就想叫宁怿心从水中出来。

    宁怿心被拉的吃痛,惊叫一声,随后像是泥鳅一般,趁着小月的失神又回到了水中。

    开什么玩笑,这里这么多人,也不给自己找件衣服披着就这么生生的把自己拉出来,是想让自己名节进扫吗?就算都是侍女,也难免嘴杂,更何况是对自己这个“痴傻”的人。

    那小月见自己竟然没把宁怿心拉出来,脸上突现出一丝温怒,随后便再一次伸出手,想要将宁怿心拉出来。

    宁怿心这次可是有了经验,要是小月还敢伸手拉自己,自己也要一并把这个小月给拉下来,扯她的衣服,看谁吃亏。

    就在宁怿心盯着小月的时候她突然扫到了一个丫头,似乎是想要走出来拦住小月,虽然还没有行动,但却是比其他那些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侍女强上太多。

    毕竟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傻子,根本就没有必要对自己好,小月的行为也是理所当然的。

    暗中记下了那侍女的长相之后,宁怿心在次回头准备趁着小月不注意,拉她下水,但就在宁怿心准备拉小月的时候,一声高喊从芳华居的外面传来。

    “请问怿心小姐是住在这里吗?”

    本是想要拉着宁怿心从水里面出来的小月一听有人找宁怿心,便松开了拉着宁怿心的手,向着外面走去,泡在水中的宁怿心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样的奴婢也真是够厉害的,看她以后怎么整她。

    就在小月前脚迈出去一步,那开始想要帮宁怿心一把的丫头小步快走了出来,“快把小姐的衣服拿来。”一边走,那丫头还一边说着。

    满脸的关心,一点也没的作假。

    穿好了衣服的宁怿心,看着铜镜之中的自己,一头长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肤色虽然暗沉,但一双大眼嵌在瘦小的脸上越发显得明亮,一眼看去美不可言表,不怪乎宁泽悛要动那歪心思。

    听其他的丫头说,那帮宁怿心的丫头,也叫芳华,她从小就在侯府,芳华居也是她一直在打理,她不是不属于任何一个人的丫头,而是谁来芳华居,谁便是她的主子。

    因为在侯府没有什么依仗,自然也是没有人去在乎这样一个人。

    但有的时候,偏偏是这样的人,才能起到最大的作用。

    见小月半天没有回来,宁怿心的头一直向外面伸着,芳华见了以为是新主子想要一起出去看看,随后便将帕子绞着宁怿心的头发,这刚刚洗澡,头上还是湿的,唯恐被风一吹再生病。

    然后温柔的将宁怿心牵着,慢慢的向着门前走去。

    这才刚刚踏出门一步,便听见芳华居外小月的声音,宁怿心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窝在芳华的怀里,看着前面的路,暗自记在心中。

    一边听着小月在说什么。

    隐约之间,宁怿心似乎是听见小月在说自己,但是距离太远还有些听不清楚。

    正当宁怿心想要快点向前几步的时候,那芳华像是能知道宁怿心所想一般,快步走了过去,只听见小月站在门口,大声说着:

    “我们那个傻子小姐哪里用的上这么好的东西,徐郡王实在是客气了。”

    “小月姑娘,我这也是奉命来的,你拿进去就是了。”小月的跟前,站着一个穿着侍卫衣服的人,他低着头,只是让小月将自己手里的东西接过去。

    “没事没事,一个傻子而已,我说小哥你们郡王是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啊!”

    “姑娘还是把东西拿进去吧。”

    那站在小月对面的人,似乎是来送什么东西的,一直叫小月快些拿进去,那小月非但不听,还一口一个傻子的说着宁怿心,更过分的是她竟是明目张胆的打听起徐询的喜好。

    这等恶仆,这要是搁在其他的小姐身上,哪怕是不受宠,也是要这个小月掉了半层皮不可!

    站在芳华身后的宁怿心一出门听见的便是这个小月刺耳的声音,她皱了皱眉,带着审视的眼光看着小月,这样的奴婢,恐怕是背后有人指使,以后可是要想个法子让她离开,不能留这祸害在身边。

    “小月!”

    就在宁怿心暗自思量的时候,芳华跨前一步,拦在宁怿心的面前,却是发火了,“你这是怎么说自己家的主子的!”

    小月见突然出现的芳华和宁怿心却是一愣,但很快她高高抬起头,盯着芳华说道,“我怎么说话,用得着你管吗!你一个二等丫头,有什么资格管我?在说我说的难道有错吗?这丫头不就是傻子一个吗?”

    说着,小月还挑衅似的向着宁怿心的方向靠了靠,抬起一根手指,勾起宁怿心的下吧,细小的眸子带着嘲讽的颜色,直勾勾的看着宁怿心的那张脸。

    小月的手指,狠狠的扣进宁怿心的下巴,指甲甚至陷进了肉里,她抿着唇,小月,你不仁可是不要怪我不义了!

    猛的宁怿心张口便将小月的手指咬住,牙齿狠狠的合在一起,像是要将小月的手指咬下来一样。

    小月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宁怿心这个傻子竟然会咬自己,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她的手指便是被宁怿心咬住了大半截。

    一丝鲜血的味道从宁怿心的口中散发而来,冲刺这宁怿心的感官。

    这不是她第一次咬人了,自从当了这个傻子以后,什么事情都不能自己亲历亲为,这就已经够憋屈的,现在还要被一个丫头欺负正拿自己当病猫呢?这要是从前的自己非要亲自动手教训这个丫头!

    反正自己现在是个傻子,既然不能打人,咬人总是可以的吧!

    越是这样想,宁怿心咬的是越发的用力,疼的小月呲牙咧嘴的,等她反应过来,一双细小的眼睛死盯着宁怿心,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向了宁怿心的脸。

    宁怿心见了,快速松开咬着小月的手,向后一仰,躲开了小月的巴掌,这小月的巴掌刚刚闪过,宁怿心抬腿就向着小月的肚子上踹去。

    小月一时不查,没想到这个丫头竟然能反应这么快,一下子便被踹到在地。

    “哎呦!你这个傻子!你竟敢踹姑奶奶,看姑奶奶今天不收拾你的!”小月被宁怿心踢了个狗吃屎,随后便从地上爬了起来,向着宁怿心的方向便打。

    好在芳华的反应快,带着宁怿心躲开了小月的手。

    待芳华退到一边站定,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小月,厉声喝道,“小月,你这是做什么?她可是你的主子!”

    “主子!什么主子!她就是一个傻子,哪能配得上我伺候。”小月一边捂着还在流血的手指一边恶狠狠的盯着正在芳华怀里的宁怿心。

    没想到这个傻子,竟然能咬伤自己。

    “小月,你不要太过分了。”从一开始芳华就看不过小月,牵着宁怿心的手的时候,芳华亲眼看见这丫头的手指甲都扣进怿心小姐瘦小的胳膊里面去了。

    只不过碍于自己已经不是这芳华居的大丫头了,在加上小月是大老爷夫人张氏派来的人,自己不好说什么,但是现在这个小月实在是太过分了些。

    “我过分又怎么样,不过就是一个傻子,我劝你也不要太认真!”小月是有人撑腰,自然是谁都不怕,从前她跟着张氏的时候,就看这丫头不顺眼,现在这丫头更是跟自己对着干。

    且等自己回去汇报,不叫张氏好好休修理一下这个臭丫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