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宁家局势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5:33本章字数:3102字

    日光透过窗户洒在门前的屏风上,留下斑驳的影子。

    门帘被掀起,芳华推门而入,满脸笑容的看着宁怿心说道:“小姐,余大夫说您这些日子,只需要注意休息就没有大碍了。”

    看宁怿心没有接话,芳华犹豫着继续说道,“小姐,吃食端来了,小厨房说现在不是饭点,所以只熬了点粥,您先吃着。”

    虽然芳华居里设有单独的小厨房,宁怿心搬来后,却没有给配厨子,只给了一个粗使仆妇。这仆妇也是见风使舵,如今芳华居迎了个傻子当主子,自然也敢明着怠慢了。

    此刻,宁怿心躺在床上,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人。这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眉眼寡淡,身上穿着质地柔软干净的青色细布衣裙。是能让人生出几分怜惜的长相。

    只不过宁泽心的视线落在桌子上人参盒子时,神情也变得复杂。芳华在自己最为危险的时候,选择了置身之外。

    如若自己因为吃了人参再死一次,这芳华虽不是罪魁祸首,却也是个帮凶!

    一心只为了自己不顾他人,这等奴仆,绝不能容忍。

    不过宁怿心虽然是心中不满,但也是不至于直接说出来,她睨了一眼芳华,语气有些漠然,“怕是我这个傻子小姐死了,你也能迎接一个新主人吧。”

    芳华愕然抬头看着她,有些被惊吓的慌张,她的心中流转千环,忽的,她便噗通一声俯身在地。

    哭道,“小姐,芳华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您尽管说,芳华一定改!”

    宁泽心笑而不语。

    这话说的轻巧,但一到出事情的时候,恐怕就已不是这般模样了,这样的人,有时候怕是还不如小月,总是在人背后捅刀子,到时候还有一堆人维护。

    “奴婢,奴婢只是看小月可怜,不忍她被发卖出去。”芳华说道,一面流泪。

    等她还待要说什么,宁怿心抬手制止。

    宁怿心也不愿在与芳华浪费唇舌,便是自顾自的闭上了眼睛,不在搭理芳华。

    芳华依旧跪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到有人敲门,宁怿心这才是睁开了眼睛。

    隔着幕帘,外边传来一个丫鬟尖利的嗓音,“怿心小姐,我家夫人让我给您送些东西,您出来一下,把这东西拿了。”这话说的,让宁家小姐自己出去拿东西,不过是想要试探一番。

    若是宁怿心出去了,那便是不知小姐的礼数,到时候是少不了一番羞辱,要是不出去,那更是凄惨,一个不知礼貌的丫头,被人在背后捅刀子。

    过了一会,见没人应声,那丫头的她说话更不耐烦了,“怿心小姐,您倒是出拿礼物啊!”

    丫头眼中闪过几分厌恶,更多的是嫉妒,原本连自己都不如的傻儿,转眼却得了老太爷的青睐,还入住了芳华院,听说连天神般的徐郡王都替她说话。

    这声音洪亮,恨不得是芳华居外面的人都能听得到,宁怿心看了看下面跪着的芳华,“你出去,打发走门外那婢子。”

    芳华听了,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宁怿心,这还是第一天见到的神情木讷又怯弱的小姐么?

    见芳华犹豫,宁怿心看着她,却没有笑,“怎么,现在就不听我这主子的话了?”

    芳华一听,眼里的泪水滴滴答答的落下来,跪在地上狠狠了磕了几个头,“奴婢不敢!”

    “那还不快去!”

    “可是,可是那丫头没有犯错,奴婢就出去打她,实在是不合规矩。”芳华似乎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宁怿心却是懒得跟她墨迹,喝道,“打扰我休息了!打出去!”

    这声音大了许多,门外的丫头自然也是听了个一清二楚。

    “怿心小姐,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我们家夫人好心给您送东西,怎么现在却是变成打扰你休息了!”

    那丫头也是个嘴上不饶人的,听宁怿心说的,马上就反驳了回去,一般人听见她这么说,至少也会打开门,让这丫头进去,但宁怿心不是,她看了看地上跪着的芳华。

    “你是准备违抗我的命令了吗?”

    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狠狠的抽打在芳华的身上,惧意在芳华的心里蔓延。

    她不明白自家小姐什么时候有这样冰冷的声音,让她也不自觉地听话,她站起身,缓缓的走到门前,双手打开了门,只听“啪”的一声,那门前丫头的脸上就出现了一个红红的印子。

    “我家小姐都休息了!你还在门外大吵大闹,毫无规矩!”

    那丫头从未见芳华这般,一时间也是被吓了一跳,她连忙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踉跄的跑开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说上一句,“小贱婢,你竟敢打我!我们家夫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丫头口中还絮絮叨叨的指责,身后有仆妇们低声的议论着。

    如果有人看到了会很惊讶宁府毫无规矩,连一个下人都敢指责主子,实则这宁府里面的人都门儿清,与其奉承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还不如苛待她,还能讨得泽悛少爷的欢喜。

    那丫头走了半天,芳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打人了……打的还是大奶奶的丫头……

    就在芳华呆愣的时候,又是一批人来送礼,这次来的竟是阿兴管家,他端着一个木盒,走到了芳华的跟前。

    “原来是芳华姑娘,我正想着来找你呢,老太爷给怿心小姐准备了些礼物,你给拿进去吧。”那人说完,芳华这才回过头来,将东西拿起连带着大奶奶送的一同端进了屋子。

    阿兴管家也不多话,在芳华进屋之后,便是匆匆离开。

    ……

    “你确定,东院那丫头不是痴傻?”

    “老爷,我去的时候正赶上大奶奶的人去了,我便在一旁躲着……”

    很快,阿兴管家便将所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跟老太爷说了,老太爷摸着自己的胡子,目光眺望,看向宁怿心所住的落院。

    而宁怿心现在,却是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这桌子上堆积如山的礼物,一时间不知如何下手。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里的每一件礼物,都是宁家这老宅子里面的一股势力,现在来送东西,不过都是来试探自己罢了。

    自己现在初来驾到,心儿从前更是痴傻无知,根本就不了解宁家的分支,现在也只有问问眼前这个芳华了。

    “芳华,你过来。”现在的芳华却是还沉浸在自己刚刚打了大奶奶的丫头的事情之中,到宁怿心叫她她这才抬起头,“

    “以前的很多事情我都忘了,如今宁家都还有哪些人?”

    听宁怿心这么一问,芳华倒是愣了,“小姐,您问这个干什么?”

    “我竟不知,芳华你如此求知,这么爱提问。”宁怿心见芳华多问,心中温怒,但面上却依旧平和。

    芳华听了,也知宁怿心的心中已是不满,再不敢再多问,紧接着便是开口说道。

    原来,这宁家老太爷一共有三个儿子,长子便是这宁家祖宅的大老爷宁怀恒,其人守业有余,拓业不足,如今地方上挂了个五品医官职位。

    宁怀恒的正妻何氏早逝,独留下了这宁家唯一的嫡女宁怿诗,比宁怿心年长两岁,而宁怀恒还有一个平妻就是在何氏死后立的继室张氏。张氏自嫁入宁家,肚子便十分争气,当年便诞下嫡长子宁泽愉,而后张氏自恃长房媳,不甘爵位旁落。

    如今大房将希望都放在了嫡长子宁泽愉和义子宁泽悛身上。

    至于柳氏,是宁怀恒的妾氏,只诞下一个庶女叫宁泽岚,这些年表面看似不争不抢,但能在擅嫉的张氏下面安稳的活下来,怕也是并非表面上看的这般毫无城府。

    至于宁家二房,也就是宁怿心的亲父宁怀慷,现在的宁国侯,作为儒将,袭了爵位,府邸自然也分在了帝京。当年宁怿心的生母卢氏难产而亡之后,宁怀慷娶了苏氏,也就是如今的侯府夫人,育有一女,但二房家中子嗣却是十分单薄,愣是没有一个男丁,只有三个女儿,这让宁怀慷十分头疼。

    而宁家三房宁怀慎,却是早已战死沙场,其妻阮氏独自撑起三房门户,抚养有腿疾儿子宁亦恒成年。

    听着芳华的介绍,宁怿心的心中也是快速的盘算着,现在二房得势,整个宁家都是以二房为首,就是宁国侯之位都是让给了这二房。

    但二房的人却是没有男丁,要是一直这样下去,按宁家这宁国侯的位置恐怕还是会回到大房的手中,至于那三房的宁亦恒素有腿疾,也是不能担当重任。

    这宁家大房了宁泽愉宁泽悛就成了整个宁家的宝贝。

    没一会,一丫头便是敲门道,“怿心小姐,老太爷让芳华和小月过去。”

    宁怿心眯着眼睛,老太爷这个时候找自己的两个丫头能有什么事情,恐怕是派人来打探虚实,这才叫这两个丫头过去问话。

    顺道在训斥一番,表示对自己的重视,毕竟这徐郡王才刚走不久。

    “芳华,你带小月过去吧,我这边没你什么事情了。”

    芳华一听,便是低下头,说了声,“是”便跟着那丫头一同走了出去,独留下宁怿心一人在屋子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