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 曾有小妖似相识 第一章 长策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5本章字数:1858字

    那是无量山上的第一场雪,来得比前几年分外早些,我缩在床上把自己裹成一个蚕蛹,还是能感觉到被子外刺骨的寒意。

    所以在这样的天气里,安寂寻上山来,托人向我讨要流青鼎的时候,我是拒绝的。他便毁坏了我的防守机关,从山脚一路打到我门前的空地上,期间有三次不小心把我手下的小妖砸进了我的屋子,并顺势摔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趁机冲进门的风雪比什么都管用,刺激的我不得不起床迎敌。

    众人一见我出门便很有默契地停手不动了。我挽起袖子,几步冲到人群中心,拎起对方的领子咆哮:“这么冷的天扰人清梦,你是不是找死啊?”

    怎料他指指地面,眉目间颇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上仙君说话,都是要踮脚的吗?”

    对这么恶劣的人,我决定先松手赐个火球给他。

     对方侧身避过,面上却收敛起笑意,拱手道:“在下上次请人转告来意后,已经在您的店外等了三天,您一直没有开店,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请先生见谅,将流青鼎赐予在下。”

    我余怒未消,“没有!”

    他从袖中取出一支白梅花扔到地上,“先生的规矩在下是知道的,在下用这个与你交换,如何?”那束梅花落地便长,没有几分钟便长成一人合抱不过来的规格。“先生认识这个吗?”

     我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忙换上生意人的笑脸,“哈哈,刚才……是跟您闹着玩呢,您真的……就要一个流青鼎?”天界养梅树用来汇集灵力的种族不少,其中当属龙族白梅功效最佳,而这树梅花,花瓣都带着一层淡淡的白色雾气,在这雪花纷飞下虽不明显,却难逃我的眼睛。起码是养了五百年的灵梅啊,我就是再怎么跟他过不去,也断不会跟这灵梅过不去。

    “就要一个流青鼎。”他没有半分不耐的神情,将数量词说得极慢,抬起带了镶银护腕的右手抚在灵梅树上,唇角扬起一个几乎看不见的弧度,“我已经将自己的一魂半魄封在这灵梅树中,请先生将它移到流青鼎中封印。三个月之后,若无人来取,请先生将鼎送给龙族少君主,可以吗?”

     我闻言不由一怔,“你不怕我对你的魂魄动什么手脚吗?”随意把灵魂交出去可不是懒不懒的毛病,而是作不作死的问题。岂料他回身一笑,傲意如霜,“请恕在下直言,在下的一魂半魄您还是压不住的。”   

    这话不客气到这个程度,咋俩的梁子算结下了,我在心底狠狠磨了磨牙,面上才保持了恭敬之色,"那你也应该知道,尽管流青鼎在养魂这一方面强到逆天,但若非自行主刀,封印失败的几率非常大,而一旦封印失败,灵魂受损,无论你有多强,恐怕也得静养了。"

     "我明白,但是如果你做不到话。我是不会这么要求的。"他没有半分犹豫,话毕转身就走,仿佛根本就不在意他刚才说出了怎样的秘密。却成功让我有些心惊。

     "还不曾问过,阁下的名字呢!"我连忙高声询问。他已走出老远,头也没回,只有风将他的声音带了过来,依稀只有两个字"安寂"。

     貌似当下的魔界将军也叫安寂,我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眼下龙族又与魔界是世仇,安寂却拿着龙族白梅花来与我交换,交换的结果却是可能把灵魂送给敌人........唔,这关系一时有点儿乱,还得再捋捋。

    我叫长策,是这人神交界的无量山上唯一的上仙,自从一百五十年前神魔大战以来,我就发现军火……额,不,灵器实在是居家旅行,打仗升级必备物品,没有之一。于是,突发奇想,在山上开了一家灵器铺子。

    虽然我本人因为记忆有损而无法炼制高端神器,但我的师父麒零神君毕竟也是顶着“煅器之祖”名号纵横过神界的,经他手炼制的神器不计其数,渐渐也有了些名气。而安寂,是我开店这一百五十年来,第二个提出全面服务要求的人。

     我并不想追究将这个秘密暴露出去的人,毕竟冥冥之中的天意谁都敌不过。

     但是……

     ”这小子不简单。”我遣散众人,抬眸凝视白梅片刻,才从袖中取出一个木盒子。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动用过我的本命灵器玉桥牌,但是在打开木盒看见那二十四张翠如新叶的桥牌的刹那,久违的本命共振便立刻拨乱了我的心弦。

    能汇集世间至阴阴灵,加工他人灵魂的逆天神器,果然非现在的我,能压得住的。

    “可惜安寂只知道了一半,要我动用这等秘术,除了那个人,谁都必须........拿心换。”

    搁在最上面的那一张玉桥牌随即划过一抹柔和的绿光,在这寒冬中也显得生机勃勃。我食指轻扣,催动它飞致白梅树下,缓缓转动。而安寂的记忆,也渐渐从梅树中泄露出来,凝聚成画,争相浮现,这是安寂最重要的回忆,也将被玉桥牌化为恢复我记忆的力量之源。

    但是,在看清当年安寂模样的一瞬间,我的眸子却惊骇地睁大。那个熟悉而清瘦的身影分明不是闯上山的安寂,但我知道,知道那个人的名字,知道他的身份,甚至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合目长辞,木盒从我手中跌落,桥牌散落一地,发出委屈的悲鸣,而我却只听见自己的喉咙模糊不清的发出几个音节。

    “洛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