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入住东宫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5本章字数:3114字

    年轻的龙族太子枯跪半晌,却始终没有落下一滴眼泪。他不动,下属自然也不敢动,黑压压的满场寂静。洛寂听着外面老久没动静,等得实在不耐烦,爬出车外低嚎了一声,才把洛书唤回了神。

    “洛寂,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洛书跌跌撞撞地爬起来,挣开下属纷纷赶来的搀扶跑回车里,声音微微嘶哑,“是不是饿了?还是不舒服?没事,我们马上就回去。”

    “命秋瑟回宫待见,同时传膳东宫。记着……”洛书的视线落在洛寂重新包扎的伤口上,寒意森森,“让太医院的人都呆好。到时候本宫要人没有的话,他们那一身医术就准备留着医自己吧!”

    想来洛书一贯作风都是温和,突然下这么个命令,不少人一时的反应不过来,也有个不怕死的侍从上前小心翼翼地询问道:“那若是宫里有什么急诊的话.........”

    “那就让他来见本宫,本宫倒要看看他有多急。”洛书头也不回,压低的冷笑声缓缓传来,“还是说,这个口谕,你要亲自去传?”

    话里的狠意不言而喻,四下里顿时人人噤声。墨蓝的车帘随之放下,一时只闻乌骓蹄响,渐渐远去。

    也亏得秋瑟先前的事办得利索,城中只知洛书重伤无救,归来之事并未传开。再加上洛书刻意回避,一路上也没有遇到王公世子寻来非要见一见礼的情况,畅通无阻地进了王宫,拐入东门。

    马车还未停稳,宫中的侍女已赶上来挽车帘,洛书挥了挥手让她们都退下,斜斜撩开一角问:“秋瑟呢?”

    话音刚落,视线里便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仍是软甲束发的打扮,不过脸上简单地敷粉描眉,显得格外清秀些。

    不知为何,洛寂对秋瑟莫名有些好感,忍不住探出些身子,低低哼了两声,秋瑟不由被他吸引了注意,但还没等洛寂再做出什么幺蛾子,对方顿时唇角一勾,对他被洛书毫不留情一掌拍回车厢报以并不掩饰的微笑。

    这一笑,笑得洛寂尴尬至极,缩在角落难得地没有发声。心里却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过,不由再在洛书头上狠狠记了一笔,暗道一定要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什么太子好看。好在秋瑟不多看他,恭了恭身便递进来一件袍子,回话道:“殿下,长华殿打扫出来了..........寂殿下今晚就搬进去吗?”

    “计划有变,我上不了朝堂。只能发储君令,按例得留中两天再拿给父君过目,这期间小寂住进长华殿难免招人耳目,不妥。”

    回了宫,洛书心情显然不错,洛寂再怎么作妖躲闪他递过去的袍子,他依旧能一边武力镇压一边侃侃而谈。场面一片滑稽好笑,秋瑟闻言却是神色一变,忙问:“这般苛刻,如何是好?”

    “中长侍敖钥与小华自幼交好,只消见上小寂一面自然愿意帮这个忙,不过是把我说的话交于他说罢了。有什么难的?”洛书说着又别过了头,冲秋瑟眨了眨眼睛,“长华殿到底离正殿有段距离,按例是不能时时走动的。小寂性子野,拘着他难免不习惯。是该先另择个热闹点的地方住两天再说。”

    秋瑟“诺”了一声,小心翼翼地提议:“那扶幽阁如何?先前宗室的世子们常在那里小憩,故一应用度都是全的。”东宫的能住人殿宇确实不少,像扶摇殿和执明殿等等都是东宫原有规模,人气自然旺些,可为了安全,大多偏离太子起居用的正殿浦明殿,长华殿还是洛书为了方便洛华长住特意修的,如今被否了。

    除此之外,便是同样开放些的熙和殿,历来作为太子妃的寝殿,即便空着秋瑟也是不敢动念头。

    既然大殿不行,只能退而求次,长华殿梅园东南的扶幽阁,依墙挖了一个莲花小池,内有活水贯穿,将小阁半围,池中还有几条今年夏天置办的独木舟,想来洛寂是喜欢的。再加上廊桥曲折,草木清幽,又不似殿宇拘束,阁门一闭,那便是真正的别有风趣,最惬意潇洒不过。

    可洛书只迟疑了两秒,便把扶幽阁否了。秋瑟这下没了法子,拱手赔礼道:“请殿下恕属下愚钝,还是把宫里的吴柒姑姑唤来问问吧!”“不怨你,吴柒作为掌事,也未必有更好的建议,是我太多虑了。这样吧........”见洛书似有打算,秋瑟忙上前半步,安静地听着洛书吩咐,唯恐将洛书那轻描淡写的声音听漏了。然后,她就听见洛书近乎潦草地,颇不在意地说:“你先安排小寂在鱼跃馆住两日。”

    秋瑟袖中的小指不由轻动了一下,眉角微勾。她在怀疑自己听错了。

    鱼跃馆?那是正殿浦明殿所属的一处观景小楼,就在长华殿以东,两殿的正中,风景俱佳,馆内自然不窄。可……那真不是住人的地方啊!再者:自从神魔大战之后,为保万一,鱼跃馆基本就被改装成了哨楼。洛书这个时候把人塞进去,岂不是还要大改东宫的防卫形式?

    就在此时,她又听见殿下那温温和和的声音吩咐:“小寂来得突然,你亲自带人去看看,就是住不长,也不能委屈。缺什么就去库里取。”说到这里,洛书又刻意压了压嗓音,“秋瑟,这些安排我本该去找吴柒姑姑。但看上次遇刺,个中细节你也是知道的,去告诉他们。走的时候手脚干净点,我另有安排。”

    秋瑟闻言心中的石头才落了地,答了个“是”。恰巧又见洛寂终于迫于强权将自己裹了个密不透风,忙又招了侍者搬来小凳方便两人上下。洛书重新踏回故地,不由深深吐纳了几口气,顿觉神清气爽,微微动容。继续道,“对了,小寂来得急了些。换洗衣物之类库里不多,若是一时备不齐,不要动用小华的,到浦明殿拿我以前的就是。”

    他今天的命令一个接一个,从未有过的面面俱到,但这最后一个,却实在是把秋瑟劈傻了,直接拿太子的东西?这哪里是来的义弟,来得是祖宗还差不多!

    洛书正暗暗止住洛寂扒拉袍子的爪子,没听到秋瑟答喏,回眸便看见她呆楞楞的模样,不由起了兴趣故意道,“哎?本宫近来身体不佳,记忆有损,竟忘了“天然去雕饰”的前一句,秋瑟,你可记得?”

    秋瑟不明所以,呆呆回话,“属下记得,应是“清水出芙蓉”。”“嗯?不该是荻花秋瑟瑟吗?”眼见秋瑟怔愣,洛书计划得逞,忍不住好一顿笑,“你这般打扮倒也难得,秋瑟不会是去会佳人吧?”“殿下!”秋瑟毕竟女儿家,反应过来顿时闹了个大红脸,面前的人又惹不得,只能急急喊了一声表示抗议。“怎么?我说错了,秋瑟不是去见佳人,而是……佳人来会你?”洛书毫不在意地继续调笑,秋瑟更是不知如何作答,手足无措地连连否认,眼看脸就要红出天际。侍者突然传有婢子来报,说是晚膳到了,问是否要进浦明殿。这才算是解了秋瑟的围。

    “摆什么浦明殿啊?就我们两个人,人多口杂的,就在偏殿摆了就好。嗯,也不需要旁人,通通退下就好。”眼见着秋瑟如临大赦,一跺脚跑远了。

    洛寂原想随着秋瑟多留一会,他是半点不想独自面对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兄长,还没开口挽留呢!洛书一句话就把人赶走了,顺带还拢了拢洛寂的外袍,习惯性地揽过对方的肩膀,可怜洛寂挣又挣脱不开,只能生无可恋地被他拖走。

    龙族作为天赐神族,出身便食风雨餐霜露,虽然也可以用膳,但毕竟是不求吃饱,以品为主。故当婢子们端上来七种茶开胃,六道青菜清口之后,洛寂真怀疑洛书是来逗他玩的:你见过哪只豹妖是吃素的,啊?还是这种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素的纯绿色大拼盘。要不是洛书怕他握不来筷子特意给他换了勺子(才不是因为打不过),他真想拍案而起。

    放弃啦!不干啦!哪有那么欺负肉食动物的啊?摔!

    好在后面上的菜分量还能看,想来也是秋瑟提前告诫过的。洛寂长途跋涉,又天天折腾,一早便饿了。两罐牛肉煲吃了个精光,顺带卷席了整碟儿包鸡丝的糯米团子。洛书本也就是图吃个热闹,跟着不自觉多吃了两口,放下筷子才觉得胃稍微有点不舒服。

    眼见着洛寂还在吃,洛书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盯着洛寂的目光灿灿生辉。

    洛寂拿勺子的手一抖,靠-突然浑身僵硬是怎么回事?

    只听洛书用无比温柔,无比诱惑,活似人贩子的语气跟他“商量”:“小寂,想不想以后自己点这些东西?”

    不,突然不敢想了。

    洛书无视掉对方的疯狂摇头,伸出修长食指指向被晾在一边的素菜“来,哥哥一道菜一道菜教你。会几道明天就上几道,不学就全素,你说好不好?”

    洛寂看着那些菜顿时脸都绿了,在忍辱学习和忍辱吃菜的夹缝中权衡良久,终于还是狠下心点了点头。

    我学,不就是菜名吗!这个鬼地方老子迟早逃出去,等到老子逃出去了看你凶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