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一物降一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6本章字数:2923字

    当晚就有御医被召入宫给洛寂看病,但是洛寂身上的伤实在太杂了,甚至还有魔界法术攻击后留下的旧伤,深深凹下的疤痕距离心脏不过半寸距离,实在是险之又险。

    众人各有顾忌,开的方子五花八门,还只敢说“吃吃看”。尽管知道太医皆是以保守为主,不能太怪他们,但洛书还是压不住怨气,连骂了几句“废物”直骂得他们更加惶惶不安,请求会诊。

    简单来说,会诊就是好几个太医搁那讨论个最终结果出来。中和各家所长,总好过单信一家的药。洛书半信半疑地准了,但当药方子真拿下来,洛书才发现最难的不是怎么医,而是怎么给洛寂医。

    那药方子里基本集合了神界最苦的神药,而洛寂正巧惧苦,使得这药迅速超过全素宴成为洛寂最讨厌食物榜单第一名,他又求救无门,每次闻到味就神力大增,身轻如燕“嗖——”地蹿出门外,藏个没影。洛书拉他不住,深怕他跑到外面去招人见,恨不能拿根铁链子拴在他脖子上。

    就连侍卫的日常都多彩不少,比谁能更快地把洛寂逮出来是他们新发明的一项游戏,洛寂信服强者,也渐渐认会了他们。

    像是那天开口说洛书委屈的,生的也是一脸白净,修眉星目唤作墨七,尤擅侦察,特别会辨别他逃跑的方向,但速度总是没他快,找得到抓不到,气急败坏过一次,之后就总和顾九一路上阵,也就是那天声音清朗的青年,他其实不爱说话,面上冷冷淡淡,但修为极高,出手极狠,洛寂印象中唯一一次被他抓,就狠狠打了一场。

    但是注意,不是两个人互相打,而是洛寂单方面被殴打,自尊心又不准他向洛书告状,事后足足在床上安生了两天才下床,脚一落地就立刻好了伤疤忘了疼,之后他就学乖了,为了达到即使被抓也不至于被打的境地,洛寂一瞅形势不对,立刻就往浦明殿方向跑,秋瑟总在那附近守卫,有时运气好,那天那个喝令大家小声的侍卫也在。

    他貌似是原侍卫长,叫昭翼,众侍卫只要一见是他,无论是否快要得逞,立刻作鸟兽散去。但洛寂总不明白,抓住自己这功劳怎么都得算昭翼的,但每次还是秋瑟赶过来检查自己的伤势,昭翼还在后面笑的乐呵呵的,好像抓住自己的就是他。

    果然还是无法了解自己的同类啊!看着眼前的药碗,洛寂无比沮丧地,一百零一次怀念起自己的黑狼师父,最后才屏息凝气,一仰头。

    噗----好苦!

    也就在这样渐渐欢乐起来的日子中,洛书的储君令也拟了出去。交由龙族中长侍敖钥览阅后,当朝逐一念给老龙君审核。

    敖玥本是龙族世家贵女,五万年前开放女子选拔神官时年少得志,从最低级侍笔做起,一步步长为如今的中长侍,一路上所受非议可想而知,一颗女儿心自然不似平常姑娘般敏感易惊。但今天,在看完了洛寂的画像,和龙族最尊贵的太子殿下发出的,结结实实裹了一大捆的储君令后——

    敖玥终于忍不住以手遮面,嘴角自动抽搐,额上青筋暴起。换句话来说,她被狠狠雷到了。

    东宫侍者倒是镇定自若,照着早就写好的套话劝,其中尤其突出洛书念弟之心切,洛寂身躯之娇弱,话到最后甚至热泪盈眶:

    “敖侍郎啊!您也知道我们太子殿下最重情意,如今又受了寂殿下救命之恩,可谓肝胆相照,共结连理!如果再看到至交好友命陨一次,他恐怕就真的要随他而去了啊!”

    共结连理好像不是这么用的吧啊喂!敖玥泪洒心田,难得地默默吐槽。要是个翩翩公子在敖钥面前落泪,敖玥估计还想赏评个一二,但看着眼前这张只能用老泪纵横来形容的苦瓜脸,敖玥心里突然涌现出无限的负罪感,活像她仗着身份抢了他女婿似的。当下高举白旗大呼投降。同时也表示实在不能保证老龙君不会听到这篇储君令的主旨,只能量力再加把劲。

    这也就直接导致,第二天早朝,一干大臣打算按照常规,说点轻松的话题活络活络气氛,自然首选以封赏为主题的储君令,敖玥假装推了一下,便顺势开念。越念到后面,越是拖,越是拖就越抓不到重点,有时听了半刻钟,大半时间都在感叹奉承,最后的意思就却是要送洛寂一匹马,直听得众人纷纷开始打瞌睡,眼见着早朝就要变成午朝,正事儿还一件没办呢。最后连老龙君都忍不住拍桌子了。

    “洛书是怎么回事?出去一趟书都白读了吗?他说的这些事,孤都准了。”老龙君转眸看了一眼自己的文臣,“太子三师从今天开始重新给太子上课,下次太子要还写这些混账上来,拿你们试问。”

    言罢也不听众人按例叩首。拂袖而去,倒是敖钥爬起来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将这篇储君令的主旨,也就是最后一句——“儿臣请示赐洛寂为儿臣结义兄弟,并以龙族三皇子之名免去抽魂之苦。”给悄悄掩得再严实了一些。

    整个过程算得上有惊无险。宫中的动作也快,洛寂才刚刚吃完早餐,正扑到床上准备用被子擦擦嘴,就被洛书敲着头拎了出去,听秋瑟回来汇报关于早朝的最新动向。

    一板一眼的汇报洛寂听不是很懂,只是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以后大概不能再和侍卫们玩你追我藏的游戏了。却并不妨碍洛书满心欢喜,然后立刻把自己精简到三百字以内,甚至非常贴心地在生僻词边上标了注释的储君令,令人大量誊抄,张贴出去。

    为保万一,洛书同一时期发出的还有大量喜气洋洋的结义帖,红刺刺的颜色生怕低调了似的。宣告四海八荒所有精怪神仙,龙族太子要结义兄弟了,下月初十没事就来看一下,当给个面子。

    “奸计”得逞了一大半,如洛寂意料的,洛书对他的各方面训练也提上了日程,忙得几乎脚不沾地。首先就是对洛寂一扑二咬三打滚的生活习性进行针对性治疗。

    洛寂龇牙咧嘴奋起反抗,但再强的豹妖在洛书这个实打实的龙面前,都化为了花猫,还是那种爪子都没长硬的小奶猫,在洛书眼里,扑扑咬咬什么的,几百岁的小神来做萌萌哒,顶着自家弟弟的脸来做的洛寂……还是萌萌哒!简直就想整天揉着他的头不撒手,美其名曰“摸摸头以示奖励”。

    对此洛寂很无语,逼个喵的。吃饭吃了三碗你要奖,穿个衣服你也要奖,手一黏上来像刷了糖似的甩都甩不掉,我又不是来讨亲亲要抱抱的缺爱儿童,劳资要控诉,劳资要劳资的黑狼师父!摔!

    还好后来太子三师尽职尽责地跑来给洛书补课分了洛书心神,秋瑟又颇有先见之明地给洛寂安排了一个离洛书有两丈远的位置,这才让洛寂摆脱了差点给捋秃的命运。

    尽管洛书此时的模样令洛寂心塞塞得慌,但野兽的直觉还是让他觉得:洛书很紧张,尤其是在他第不知道多少千次行错礼,念错词之后,洛书脸上的担忧几乎可以凝成实质滴下来。

    洛书不希望他在外人面前出乱子,或者说,他希望自己能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更像他原本的那个弟弟,才能把自己留下来。那自己就偏不如他所愿,到时候跑出去,天高地阔任我飞,什么糟心事劳资都不管了。

    而此时的王城之内,尽管有众多官员和世家子弟齐心协力一致眼瞎(龙族太子的淫威压制)。随着结义日子的一天天推进,一直懒得理这事儿的老龙君还是得到了消息。

    堂堂龙族太子要和一个小豹妖结为异性兄弟,哪个王八蛋准的!打着救命的名号也不行,太不行了!

    据当天在宫里当差的侍卫爆料:他们忍笑听完老龙君骂完上面那句话后,就看见对方一把抽出随身的佩剑,推开跟上来的步撵,气势汹汹就向东宫赶。立誓要把跟自己儿子结义的“小混蛋”给千刀万剐。他们慌里慌张追上去,却看到老龙君到了东宫门口反而犹豫。

    最后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冲了进去,四下里仆从反应不及,礼也未行,就看到老龙君几步跨上浦明殿正门口,挥刀就劈在朱红大柱上,“咔—”一声脆响,把众人吓了一跳。

    “洛书呢?还有那个小混蛋那?叫他们来见孤!”老龙君脸色晦暗如锅底,眼下的人反而不敢动了,生怕老龙君一个不小心把洛书一块劈了,龙族就真的后继无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