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正名其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6本章字数:2428字

    果然!

    “可是回了大荒...........”洛书满面担忧,转头看了一眼龙君,似乎是有难言之隐。老龙君被他的表情弄得莫名其妙,示意他继续开口,洛书心中大喜,语气却更加委婉忧虑,“父君,儿臣只是想起,儿臣与小寂初见的时候,他是活剥了我龙族灵鸟救下的我,化形不知多久了还不会说话,地为席,天为被,身边只有一只野狼陪着,他与洛华年貌相似受如此苦楚儿臣实在不忍心。如今看来倒是儿臣照顾不周,才令小寂去意已决。小寂,是这样吗?”

    哎?怎么又扯到自己身上?洛寂防守不及被问得一蒙,但转念又想起洛书强行把自己绑来的种种恶行,脸上不由露出十足的怒气,“就是啊!”

    哎!太好骗了!洛书心里暗搓搓笑开了花,而表面上洛书抬起双眸,眼里满是悲痛欲绝,“看吧!既然小寂都承认了,先不谈儿臣结义一事。单论儿臣这个储君是半点威慑力都没有。怎么,就因为对方身份,我龙族众人就非要逼走对方吗?”老龙君心里顿时一颤,他做了大半辈子的龙族首领,整个龙族机构被他治理得如铁桶一般,自然明白对实权的掌握有多么重要。自家儿子,堂堂正正的储君,要做什么事,还容得......容得......

    额!还容得什么?他生气的原因无外乎有俩,第一就是没人汇报自己,第二就是洛书跑去和一个豹妖结义。如今若不容得他下人说三道四,面前一套背后一套?那没人通报自己这件事就只能算他们愚忠,自然也就不能深究啦!还容得他们狗眼看人低?那自己这算什么,啊!自己不准两人结兄弟还不正是洛寂的身份,这话说来,岂不是啪啪打脸。原想赐个武将之位到时抽魂之苦受不了也没人说道。但眼下话到嘴边怎么劝?

    老龙君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黑,终于又想起件事,“好!此事本君事后自会深究。但在那之前,本君问你,是谁给你的胆子,敢私自在储君令后擅自加减条款。”“擅自加减条款?这么大的罪,儿臣可不敢认下。”洛书早有准备,暗戳戳向四周递了个眼色,立刻就有侍卫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洛寂认出墨七正在其中,手上捧着一大卷织锦,跑得最慢。而老龙君一看到那块织锦,脸上的颜色一瞬间褪得干干净净。

    难怪当时敖玥要念那么长。都是为了藏这个意图啊!

    他知道洛书会算准他怕麻烦的心思,但还是忍不住要试上一试。

    老龙君此时才想通了各中关节,但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成年的儿子,心里突然一阵脱力,往后趔趄了一下,开口道:“小书,你也知道,妖道虽不完全算魔界,但仍不为神界所容,此妖若犯事,届时,龙族不保。”

    “儿臣谨记。”

    “那仙帝那边。”

    “神界向来讲众生平等,并无条约约束众神与谁结交。”

    “不谈神界,龙族内部若有流言........”

    “非常之事,当行非常之法,我相信族人的忠诚,当然,也相信秋侍卫的执行力。”老龙君再想不出其他问题,只能长叹了一口气,罢了,自己这个儿子,这么多年,心思细腻,却对什么都没争过,你给他就拿着,不给他也不会特别惦记。这次兜兜转转一大圈,还是为了割舍不下的兄弟之情。自己看着这孩子也欢喜,强硬拒绝谁都讨不了好。

    当下犹犹豫豫,点了点头。

    顿时,底下一神一妖,都傻了。

    这是......准了?

    “父君,你,你当真允许?”数日心血,一朝成真。洛书也顾不得礼仪,蹦起来便急切地看向自家父亲。

    这模样,活像人间门不当、户不对,却通过家族蹭蹭阻挠终于得到父母认可的有情人一样,让老龙君颇有老血哽喉之感。

    良久得不到回应,洛书终于冷静下来。期期艾艾地开口:“父君?”

    老龙君作势脸色一沉,没好气地道:“瞎啦?自己决定的事自己处理好,一个个的......我懒得管了!”洛书受骂,却是呵呵乐开,抓紧时间拍马屁:“儿臣领旨,儿臣就知道父君最深明大义了。”

    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怎么突然就同意了?不要把我晾在一边啊,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这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摔!完全没想过自己当了神助攻的洛寂还在懵逼,就已经重新被洛书摁住了肩膀。

    “小寂,结义之后,你就住进长华殿,好不好?”熟悉的力量顿时压上来,压的洛寂口里发苦,只能乖巧地答应两声,保持着听话好弟弟的形象。

    于是,这出闹剧自此,(除了洛寂)皆大欢喜。

    没了最后的一层遮掩,洛寂的生活也终于规律了起来。每天早上寅时被秋瑟或者早朝下的早的洛书喊醒,但他通常还要坐在床上洗漱完毕后才能完全清醒。这时吴柒姑姑安排下的早膳也该上来了,通常是各种各样的面食,配上精致的小菜,淡淡有些甜味,早上吃极暖和。之后就是太子三师过来给洛书上课,三人自然与洛书是一阵营,此前洛书又一直将洛寂刻意打扮的与洛华不同,才让洛寂蹭了两节课听,现在更是光明正大地让三师讲细些。洛寂听得艰难,但在洛书的治理之下还算进步飞速,中午还是背着菜谱以便练习说话,但洛寂梦寐以求的全荤宴目前仍然没有出现,下午洛书看完了父王交给他的奏折,会陪着他练剑,洛寂虽是豹兽所化,好在目前还没有更进一步的修炼方向,洛书自然不肯错过,提前便让他修仙道,原本按理说妖兽修仙道要比修魔道困难数倍。但洛寂似乎天资格外出众,短短数日,已经开始感受到天地灵气,准备引气入体。这般速度,连秋瑟都不由称赞练练。这样衣来张手饭来张口谁会讨厌呢?除了没有更多的自由,洛书基本就是把他当儿子养。洛寂不由为自己软化的思想表示深深的担忧。而他明明也知道,很多事也不像表面上那样,尤其是在面对洛书的时候,对方的目光再怎么软和,他也知道那始终不是在看他,他,本来是该回大荒,属于大荒的。

    洛寂冥思苦想,暗自纠结,自我批判了两日就想通了,目前的他太弱了,逃不过顾九,打不过秋瑟,只有变强,才能有机会!他还需要时间,在那之前,不拿白不拿,为什么不留下呢?他迟早会走,他也相信自己迟早能走得掉。

    而这三界,也随着老龙君妥协的消息传开闹出了更大的风波,毕竟原先洛书一人闹腾,还有人说是不懂事,但老龙君基本就代表了龙族的态度,这数千万年来,神人两界勾勾搭搭欺负欺负魔界人口少,不时飞个升那是可以的。但按照洛寂无名豹妖的身份,和洛书神界大族少主的地位,要结义兄弟那简直就是闻所未闻,天理不容。

    有救命之恩又怎么了?糊弄得住龙族人,糊弄不过全神界。眼见初十将近,无数的神赶往王都,准备将那传说中和龙族太子地雷勾天火,一眼便万年的少年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