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流言四起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6本章字数:2999字

    龙族王都靖凌城。

    天色渐暗,晚来风急。从纷纷歇业的酒肆茶楼旁呼啸而过。

    其实神界并没有明确的白天黑夜之分,但龙族的子民却是格外偏爱人界的生活方式,故以生生在天穹上定时做了遮挡,当作黑夜。此时也是整个王城步入寂静的开始,夜巡的神龙军刚刚上场便隐入黑暗,纵观整个靖凌,也就有那么几扇纸窗透出些昏黄的光来,这才有了些人气。

    而眼下刚刚涌入的龙族的仙族中有很多还是神界新秀,第一次踏足龙族领地,人生地不熟。稍不留神就会闹出乌龙笑话,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他们只能求助于王城内部流传出来的.......更多资料。

    上清君止启施法将桌上的光调的再暗了些,又给新来的斟了碗热茶,跟几人围在桌边边谈边笑:”仙友也是来等消息的?从哪来?“

    ”从谛安大荒那面过来的。“

    ”哟,没想到那面还有仙君驻守那!我还认为起码要恢复个千八百年的。“几人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个调侃的神色,”那仙君的消息想来不怎么灵便。“

    ”是啊,我就收到了龙族的结义贴,匆匆忙忙就过来了。眼下,还什么都不知道呢!“新来的仙君捧着茶碗,裹紧了身上的黑袍。苦脸道,“若是几位仙友不嫌弃的话.........”

    ”同为仙友,说哪的话!“止启摆了摆手,”其实啊,我们知道的也不多。就是听说龙族那位太子殿下,前些日子神魔大战,不是为了大义派他亲兄弟执行了死任务吗?之后任务是完成了,但是啊!洛书殿下将谛安大荒翻来覆去找遍了,也没有发现华殿下的遗骸。这算什么?尸骨无存啊!洛书殿下万万没料到亲兄弟竟然是如此下场。正难过伤心,正好无巧不成书,就近一次检查的时候,捡到了一个音容笑貌像极了华殿下的豹妖,应该是神魔大战时不小心混进来的。顿时惊为故人,取名洛寂,也就是这次结义的主角之一。”

    见他说累了,角落里立刻有人接话道:“但这洛寂啊,据说不是什么善茬。表面上不愿意随太子殿下回来。但实际上,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硬生生教龙君也对结义这事点了头。”

    ”这个呀,就叫欲擒故纵。妖道,还是得小心提防。“

    ”若只是仗了那张脸,倒也无妨,听着宫里传出来的消息,太子殿下待他似乎好得太过了。还让自己的老师教导他。不像是养弟弟,倒像是养儿子似的。“

    ”我看呀,就是魔族那边使的手段。到时候别说是教导,恐怕就要变成出则同车,入则同寝了。“

    止启忍不住插话:“你们啊,都是只看表面,其实,这里面的水更深那!“

    旁边的人疑惑道:“止启仙友,你知道什么?快讲讲。”

    对方清了清嗓子,“这话呀,可就不好听了。我们现在关上门,诸位就当听听算了,啊!千万别往外传。我且问诸位,对这龙族太子殿下了解多少?”

    ”听说,极为年轻,还是个小子。“

    止启翻了个白眼,”他叫小子?那我们就都不用活了。我告诉你,他可是龙族乃至神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统帅。一万六千岁的时候就能三军之中夺敌首级,两万岁受封神界绥远将军。累加战功足可以把神界任何一位皇子比下去。若不是太子殿下刻意低调,如今哪里还能有仙帝皇子的消息,传他的新闻都不够。“

    ”那他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要自己的弟弟去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

    这次止启没抢上搭话,新来的道,“这我知道,听说是援兵迟迟未到,太子殿下不得已让自己的亲兄弟引诱敌军。”

    止启摇了摇头,“这只是表面上的说法,神界昌平军兵贵神速,怎么可能不会按时到达。仙帝那边内部还有一个说法,就是说援军是到了的,但是太子殿下没有接受支援,一意孤行喊自己的弟弟去送死。”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角落的那人糊涂道,“那这两兄弟到底是感情好,还是感情不好啊?”

    ”感情是好啊!但是眼见着洛华殿下也要成年分权了,这感情再好也得为自己考虑是不是?不过话又说回来,后来听说华殿下身陨的时候,太子殿下也是正儿八经的难过了一把,之后又单枪匹马,杀了魔界一千多残兵,也算是为洛华殿下报仇了。现在他又弄出个义弟来,我看啊!就是自己心中内疚,寝食难安,找个替身来慰籍自己。他如今的实力地位,老龙君那里不过走个过场罢了。”止启说着感叹道,“啧啧,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这番手段,我看这太子殿下以后的成就,不可小觑。“

    “我去,原来如此啊!”

    ”哎!可怜了!“

    新来的正喝着茶呢!冷不防听到这个解释,立刻呛住了,吭哧吭哧咳了半天,止启贴心地递过来一方素娟,”你还好吧?"

    新来的没领他的素绢,反问道:”可据我所知,龙族内部怎么又说是仙帝故意拖延?“

    ”龙族众人一致对外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等具虽登仙位,但还是要知道天下大事。太子殿下为龙族正统,自然以他说的为准。“止启说到最后,不忘向大家打气,”这龙族为上古神族,王室之心败坏至此,我怕日后恐多生变,还得诸君.........“他话还没说完,忽然,门扉传来一阵阵扣声。

    众神立刻收起了满脸的愤懑,止启伸手在桌子上回了两下,一声长一声短。扣声顿了顿,又急促地敲了三下,众人顿时喜笑颜开。靠门近的利落地开了门,从外面走进一背剑男子。一进屋就迫不及待地从怀里掏出一大堆花化绿绿的书册,招呼着众人道,”这些,可都是才整理出来的各种新闻,还有对最近那事的更多猜测,大家都懂的,快来看看吧!“

    新来那人默默跟在最后,半信半疑地从对方手上拿过一本花里胡哨的小册子,封面上的一个字扭得比一个字厉害。翻开一页才浏览了一行,脸便刷的红了,再看两行,又刷的黑了。

    懂个屁!

    秋瑟忍无可忍,一把掀开黑色兜帽,“老娘忍不了了!兄弟们,给我上。”

    四下里顿时乒里乓啷一阵响,无数神龙军简直是像从地下冒出来的,原本就暗的烛火转眼便被带起的风吹灭,屋里的神抓了瞎,还没摸到自己的兵器便被制服在地。那卖小册子的小仙君还勉力挣扎,“你们抓我干什么,告诉你们,这些早就是传说级别的杂志,流传于天下了。堵得了我一个的嘴,堵不住全神界悠悠众人之口,倒下我一个,还有千万神......”

    秋瑟听得头疼无比,眼前发黑,大喝道:“就是他,给我审。今儿个晚上,我一定要知道他们是在哪里把这些破烂给印出来的。”

    贱啊,太贱了。卖个舆论杂志还卖出大义出来了,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也不想想是谁刚刚才领兵把魔界打退啊!摔!

    其实管理流言这件事,还不至于要她堂堂侍卫长出手。但是吧,洛书已经在老龙君面前夸下了口,不能辱没龙族名声,她只能亲自跑一趟。谁知她就裹了个黑袍,到提前踩好点的地方,还不能说套,就随口那么一问,对方就给自己爆了这么一个惊天大料---卧槽,仙帝你的脸呢?不要啦!

    秋瑟当时可是亲临战场,看得真真切切。心中正怒意难平。这时底下却悠悠传来一句,”今日认栽,我们也无话可说,但求问仙友仙号!“

    一看,呵,正是止启。即使半张脸都被摁在地上,衣衫也被撕了数道口子,整个神颇为狼狈,但面上居然还保持了一点微笑,甚至仍算得上风度翩翩。秋瑟都开始佩服他的不要脸程度了,不怒反笑道:”你问我啊?好,也难为你说了那么多,本仙君就大发慈悲告诉你.!我,是你姑奶奶!!来,叫姑奶奶啊!“

    止启脸上的笑容终于僵了一僵,又认真地看了看秋瑟,喃喃道,”我知道了。“

    秋瑟心里顿时觉得不对劲,可又抓不住那根弦,正要差人把止启拖下去,却听到”啊,啊。‘两声痛呼,只见按住止启的两个士兵双肩齐齐喷出血柱。手中无力。止启轻轻一挣便挣脱开来,自袖中拽出一踏明黄色的符纸,犹自笑道:“那,姑奶奶,咱们,后会有期。“

    秋瑟眼角顿时一抽,这是.........无量山出产的,毁丝灭迹符!砰的一声响声后,原地再无止启的半点影子。更要命的是,这种符能完全掩盖使用者的灵力波动,无法追踪!秋瑟伸手探了一探,这个小小的房间内连那个神的气息都完全消失了。

    果然无量山出品,必属精品。但一口气能拿出这么多毁丝灭迹符,想必那个止启身后,另有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