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扑朔迷离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6本章字数:3098字

    见着这故事的走向越发有趣,我寻思着不能浪费了。便先止了法术,再喊手下小妖从库里找出竹枝帆布,热热闹闹地在梅花树前搭了个棚子。屋里的美人靠月前就铺了厚垫,此番拿出来靠着刚好。

    小妖又贴心地搬出来一方小茶几,几上置一碟瓜子,一小火炉,慢火烤着紫砂壶中清茶,发出咕咕噜噜的轻响。

    我裹着披风舒舒服服地在美人靠上寻了个好位子,伸手就可以磕瓜子,拿茶水,简直是在惬意不过。不由捶胸顿足前半辈子都白过了,所幸为时不晚,立刻发誓以后年年下雪天都要这么整。

    想来这么冷的天也没有什么生意。小妖们冻得又辛苦,我便先打发他们去烤火,自己磕了把瓜子,正慢悠悠含了口茶水准备继续看。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了进来,“小策,在是不在啊?”

    嗯,这声音中气十足,内力浑厚,来人仙阶不低。而仙阶不低又会这么喊我的,基本都不是来做生意的。既然不是来做生意的,那这大冷天我也懒得动。自然就没搭理。谁知,那声音顿了一顿接着道:“你不在啊?那,那我就先进来了!”

    我“噗--”地一声喷出满口茶水,敢情我答不答您都是要进来的,那还问个屁啊?

    话音未落,一道火红的身影已经从墙外腾空而起,似有凌空之势,落下来时倒没什么重量,轻飘飘地左躲右闪。我却仍是看得心惊胆战,生怕他一不小心把我满园的奇花异草踩成个几级残废,这厮跑得又快,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

    来者先是细细打量了我现在的状态,见我直愣愣地瞪着他,立刻弯了弯眼角,示意他在笑。“小策,你.......近来倒是悠闲。”

    我的回答则是翻了个白眼。

    -

    西渊之西的谛央大荒曾是上古凰族领地,此时应该被全部撤出谴往新仙界。只剩下百里梧桐林,只留与眼前这神隶属的重明鸟一族居住。

    师父曾说:重明鸟不属于凰族居民,而是神界统领八荒之后作为友邦朝拜而来,算作赖着不走的神界贵客。

    他就站在旁边的树杈上,听了气得直跺脚,“阿南,你话说清楚,是仙帝留着我们的好不?这么教小策,他对我留下坏印象怎么办?”

    师父就慢悠悠地堵一句:“重明,你文书看完了吗?”

    我初上山时,他二人的关系就好的不得了。但这渊源还得从重明的父亲说起。据说那年梧桐花开,春光正好,重明才刚刚能被称为少年,他爹就紧锣密鼓地给他联系婚事,生怕他这儿子讨不到老婆。而重明呢,也很争气,派来的姑娘一个也没看上。

    这可把他爹气坏了,就说你今天不娶就必须给我拿一个理由出来。

    重明不知道当年在哪里看的人界的小画本,直着脖子道:因为我要找真爱!

    他爹自然气得大动肝火,把他打了一通后锁到他自己的殿里反思,重明皮糙肉厚,躺了三天就能蹦跶,仗着自己灵力高溜出领地,留书说自己找真爱去了。

    这本就是句气话,重明第二天就忘的一干二净。正好路上碰到我师父被人追杀,重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两人就此相识,对弈交谈,发现颇为投机,重明就领回去见家长。

    但这话他爹还记得啊!一看领了个男神回来,这不是搞断袖吗?这还得了!在城外就把两人截了,亲自出面把重明骂了个狗血淋头。我师父一开始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后来慢慢听出味儿来了。

    还有什么能比你兄弟不是想结交你而是想睡你更让人绝望的啊!

    晴天霹雳,妥妥的晴天霹雳。

    师父羞愤交加,和一脸懵逼的重明打了一场,掉头就走。

    但过了没几天,重明就又屁颠屁颠地找上门来,还把他爹一并搭上。把这事来龙去脉解释了个清楚,师父才放下心,两人在他爹的面前又重新拜了把子,之后重明接他老爹首领之位的时候,还是请师父做的见证。

    -

    没错,这个叫做重明,属于重明的神,还是重明族的挂名族长。

    至于为什么是挂名的呢!主要还是因为他太不来事儿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能有三百天在外面泡着。

    就连他唯一承认的挚友,我的师父,重伤濒死,求救无门的时候,都找不到他在哪里。

    估计是愧疚吧,自从我师父去了后,他在外的三百天里能有几十天登门拜访,捎回来的各种手信也不忘往我这无量山递一份。

    我却仍然不肯喊他一声“师叔。”

    重明见我不像原来那样见面就让他滚,胆子越发大了。几步走过来凑到我面前,厚着脸皮道:“你这小子,近来胆子肥了,都敢接魔界的生意了。厉害!”

    这话听着轻佻,更没有半分责备之意。估计是怕我讨厌,他的脸上带着银质的面具,只露出一双仿佛被清晨露水洗过的眼睛。红衣掩映,透着邪气,一头黑发里编了无数小辫,合成一束高搞扎起,垂着暗红珊瑚角,显出几分俏皮。

    我低头抓给他一把瓜子,“有话说,有屁放。”重明受宠若惊地接了,眼睛又弯起来。他吃不了,就把瓜子剥了,将果肉递过来。“我啊,就想来看看你。”

    这借口一点也不新鲜了。我抬起双臂拿给他看,“现在看完了。请上神回去吧。”重明被我一噎,却是半点也不生气,甚至得寸进尺地坐在我旁边,我一巴掌拍不走他,就随他坐下。“当然还有一件事,关于魔界安寂将军。我想知道,他来,就是同你谈了笔生意?”

    不然呢?我一脸大写的茫然,不然堂堂魔界将军找我来说媒的吗?

    谁知重明下一句话真把我劈了个外焦内嫩,“最近神魔两界不是又在磨枪了吗?魔界那边不知怎么的传了个消息出来,说啊,魔界第一将军安寂,其实是个........姑娘家!我这一寻思吧,安寂偷偷摸摸上神界,谁也不找就来找你,这个........情谊........”

    我立刻做了个打住的手势。那安寂我又不是没见过,人家作为一个将军,脸确实不够粗旷,既没有弄上三五道伤疤刀口,也没有目如铜铃,方额阔口,以至于见面就吓到敌手。身板也不像城墙般宽厚,双手双足具是柔软匀称,和传言里跺一跺脚,大地就能抖三斗的形象大相径庭。

    但是,你不能因为人家长的斯文秀气就说人家是个姑娘啊!

    原想就此喝骂回去。我又仔细回忆了安寂清瘦的身形,和目如寒星,薄唇轻笑的脸,想了一想,说斯文秀气还有点贬低了。这安寂将军,增一分过赤,减一分太素,确实有点漂亮的不像话。

    于是话到嘴边又变了变。

    “不论是不是姑娘,也不论他要做什么。安寂,他不瞎,就看不上我。”我听出话外之音,也没那么脸大。喝了口水压压惊,想起安寂拿来的记忆还没看完,正好重明那时候又在那边浪,好奇心大起,暗戳戳地问道:

    “哎!重明,你可知道当年神界龙族出现暗杀一事?”

    重明剥瓜子的动作没顿,往梅树上瞄了一眼,“自然是知道的。”

    “我当时没接到太子的结义贴,所以没去,里面许多事情都不太清楚。但是啊,重明,你看啊。我最近收到了一份灵魂,里面正好记录到了那一段,倒勾起我的兴趣。说是有一神秘人那个,额,暗助太子殿下。你当时可是借此跑到龙族浪了好几个月。可否愿意在旁边当个讲解的?”

    这神界敢让重明作陪聊八卦的,估计也就只有我一神。但重明显然十分泰然,甚至殷勤地又递过来一杯茶,。

    “讲事情之前,小策,我先问你。你可知道,龙族太子结兄弟的时候,要做什么?”

    师父是同我讲过凰族礼仪的,都是上古神族,想来也差不多,我侃侃而谈:“想来该是,拜天拜地拜父母,再将结义书烧了告知上苍。最后受子民来宾共贺。”

    重明点了点头,“小书怕他的父君不同意,提前发了无数的结义贴,就是看到了最后的来宾见证。这是一步好棋,但也是,一步险棋,险得最后差点将他打入无尽深渊。”

    “因为有神恰好就需要这许多的神仙,在大会上做出些手脚来。”

    我心头一颤,指尖微动,灵力重新开始流转。回忆里的暗杀仍在继续。重明似乎非常欣赏洛书,看了一阵,继续道:“给你记忆的神居然知道这么多细节,看来在龙族位份不低。按这进度,就快到大会了。小策,要不要猜猜是谁这么针对龙族?”

    “这还用猜?”我举目看向南方,“那位!”

    “果然聪明,可惜这里面的神秘人。却是个见识过那位手段的,所以,那位的计划只能落空了。”重明耸了耸肩,眼里冷漠和欣喜之色变换流转,“若不是他跑去跟踪了敖玥,那丫头,只怕还认为自己能压下这件事呢!”

    我呵呵充傻一笑。

    我好像,没有在重明面前放敖玥私见洛书那一段吧!洛书也应该没有那么心大,把这样的细节拿到重明面前说。

    个中缘由,值得深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