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城外王陵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6本章字数:3141字

    殊道满意地看着洛寂犹豫的神色,“殿下,此卷只需要输入灵力,便可以从这六渊十二荒的任何一个地方,取出你想要的任何东西。本来这礼,本王应该结义当天相送。但是,最近王都内不太平静,所以为了保险,只能此时相送。”

    “那我跟他说了又能如何?”听到这个能力,洛寂着实有些心动。伸手接了,又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呵,本王说句实话。这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洛书却不肯拿给你用。还是怕你太过思乡而反悔啊!由此可见,对方是有意把您长久地留在龙族。”殊道的声音变得缓慢而低沉,令洛寂陡然想起黑狼对敌时的低嚎,眼中凶光乍现;“然后?”

    殊道被瞪得一愣,对方似乎并没有被他影响。可是,得到的消息不是说这少年单纯至极吗?怎么对自己有这么重的敌意?难道,他自己还有什么计划?而他原来,是装的?

    心里不断刷新着问题,殊道脸上不由端正起来,“所以,如果您把这件东西告诉洛书殿下。洛书殿下会允许您用吗?或者说,若您执意要用,洛书殿下会让您在意的东西还留着嘛?”

    洛寂握着卷轴的手无意识地一紧,他是不喜欢洛书,但自己不喜欢是一回事,别人说他不好又是一回事,心中不爽,连带着对礼物的喜爱都冲淡了。“你又不是他,万一他不会呢?”顺了下气,又问:“你跟他做过兄弟?他逼过你?灭了你老家?还是怎么滴?我高兴说就说,不高兴说就不说。我真要走,谁拦得住?你算哪里来的仙君,敢在这里质疑我?他再不好,没拿箭射过我,你那?”

    他问一句,就逼近一步。横眉冷目,语气激烈。殊道竟不敢直视,只能跟着退,被劈头盖脸砸下来的一堆问题弄得手足无措。

    眼前这一幕莫名有些熟悉,一个身影突然从殊道脑海里划过。那是魔界的一个青年将军,银甲白袍,骑着踏雪乌骓,举着魔界的玄鸟战旗,逆光而奔。他的身后,红缨萦动,十万魔界军塌裂大地,隆隆巨响几乎能把敌人的心脏击碎。

    他只在那一次,感受过那么深刻,那么令人恐惧的压迫感。

    这个少年,殊道勉强冷静下来。不,至少,年龄就不对.........

    “现在,你还有其他的事吗?”洛寂搜肠刮肚也找不出其他问题了,冷冷下了逐客令。殊道立刻如临大赦,麻溜地滚了。

    出了东宫,殊道才发现自己惊出了一脑门冷汗。宫门外驿站的车马正等着自己,殊道以最快的速度上了马车坐稳,才稍微觉得舒服点。

    他又努力冷静下来想了想,倒不担心洛寂把这事告诉洛书,毕竟洛书再怎么聪明绝顶,对他的说辞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更何况,洛寂倒像是真的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才会发那么大的火吧?

    而殊道的马车离开后不过半刻后,洛书那辆宽敞华丽的马车也随之从东宫门前路过。驾车的昭翼向宫门望了一眼,抬了声音道:“殿下,进去吗?”

    “此事不查我不放心。昭侍卫,不必停。”洛书忍住了不去撩帘子,扭头继续饮茶。他的面前还坐了两个神——敖玥和秋瑟。各拿着厚厚一沓资料,不时抬头汇报。

    “殿下,那位仙君传的谣言确实不是空穴来风。属下按您的吩咐,和几位同僚隐了身份,偷偷暗访了城里几位有头有脸的上仙君,记录了些对话。他们虽然说的很隐晦,但他们都知道并对这个谣言深信不疑。”秋瑟将几张纸掉了个头,摆到洛书面前。面上努力克制着愤怒。

    洛书闭了闭眼,“不必打草惊蛇,秋瑟,去截几份上达仙帝的折子。本宫要知道,这些话,到底是说给谁听的。”顿了顿,又转向敖玥,“敖侍郎,刚才本宫见有人来向你汇报吗?可是贺礼失窃案又有了什么进展?”

    “回殿下的话,其实,确实是有了进展。但是..........哎呀,怎么说呢?”敖玥脸上的表情很奇怪,略有喜色却仍迷惑,秋瑟急道;“敖大人,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啊!担心什么?”敖玥闻言不禁威威咬牙:“秋侍卫,说来你都不信。那些失窃的东西,已经找到了!”

    此言一出,其余神都愣了,“那是好事啊?怎么找到的?”

    “殿下,就是不知道谁找到的!京兆督察刚才走在路上被神射了一箭。箭尾绑了一张纸条,让他去王城郊区,西行三百步。督察带人就去了,但走了二百七十步就不敢向前。东西已经能看到了,堆在地上,连埋都没有埋。”

    “怎么就........等等,西行三百步,城郊亲王陵!”

    亲王陵里最新的一座,是本朝龙族亲王洛存,九千多年前代表龙族,对私藏军队的凰族讨伐。身陨,被仙帝追封为平宴将军,其陵墓方圆三十步外神界皇室设有结界,不得有神踏足。难怪督察不能向前。

    但洛书作为洛存晚辈,尽管在洛存身前和他不亲近,可毕竟有供奉探望的资格,所以这个结界排斥的神里,并不包括他。可除了龙族最核心的王室之外,还有谁灵力修为高过仙帝,可以进入洛存这位的亲王陵呢?又为什么,非得是洛存的陵墓呢?

    洛书心里一阵乱麻,无数线索摆在眼前,但就是抽不出来一根。而一旦推理出错。就是满盘皆输。“有人要在结义会上搞事情,本宫就偏不要他如愿。昭翼,不去中侍部了。直接去城郊亲王陵。”

    马车改了方向之后,走的越来越磕磕绊绊。城郊是好大一片杉树林,错落着几棵黄梅花树,刚刚长了花骨朵,很是漂亮。与不远处,一座座以灰白色石块砌成的亲王陵有一种奇妙的和谐。

    几个青衣打扮的官员正围在路边,一见马车便跪倒行礼。洛书心里想着事,竟然忘了免礼,下了马车就往亲王陵里看。里面果然摆着一口大箱子,几乎就挨着陵墓厚实的陵壁,箱口大开,里面是一摞摞堆好的字画——正是被盗走的贺礼。

    洛书没有退路,抬腿就往里面走。秋瑟本能地想制止,却在最后一刻忍住了。身为龙族太子,有些事,他必须去做。

    这么多年过去了,洛存的陵墓仍然光洁如新。洛书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物是人非。一步一步极为缓慢地挪到箱子旁边,也不用手拿,拔剑挑起一幅画。登时愣住了。

    这箱子里的字画居然只铺了面上这一层。底下都是埋的沙土!洛书忙将面上的字画全部拨开,发现那沙上还写了一个奇丑无比的字“找”。

    任洛书再好的修养也不由额冒青筋,被人耍了的怒火翻涌而上,关键是,他还不得不陪对方继续耍下去。一边任劳任怨地先在结界内仔仔细细搜查了一番,恨不能将草坪都反过来找一次。一边差其他人到其他陵墓去找。

    过程很艰辛,结果很郁闷。

    都是没有。

    洛书尽全力冷静了许久,还是忍不住往陵壁上捶了一拳,骂上好几句“该死。”皮肤瞬间传来一阵钝痛,洛书的心里却猛然间一片清明。

    还有一个地方,一个旁人绝对不敢进去的地方。

    就是这陵墓里面!

    正好拔出的剑还没有收回去,洛书提了提气,也没选什么位置,抬剑就是猛的一劈。众人的惊呼还憋在喉咙里,结界里就发出一声“轰——”的一声巨响。无数碎石应声而起,四散爆开。

    待烟雾散去后,陵墓已开了个近人高的洞口。洞内黑黝黝看不清楚,隐隐能感觉到还有残存的龙气缠绕。

    洛书偏着头想了片刻,突然将指合圈放在唇边,响亮亮吹了个呼哨。不多时,一只金光璀璨的小鸟就从天边飞来,乖巧地停在他的手上。

    这灵鸟,和洛寂咬死的那只一样,都是龙族精心调教过,向来机敏过人,对灵气的感知也极为敏锐,若是墓内有什么机关陷阱,也能及早发觉。洛书在它耳边低语了几句,放它先飞进去,自己紧随其后。

    墓内装潢大气,却是阴阴森森拂着凉风,洞口的光早如烛火熄灭一般消失。洛书将灵气注入长剑。剑身顿时发出明亮的淡黄色光晕,“问章”二字尤为清晰。勉强照亮了眼前的路。越是向内,越是开阔,就更是黑暗。灵鸟一直保持在洛书头上一尺飞行。

    洛书又跟了几步,正好踢到几枚碎石子,发出一声轻响。他终于忍不住了,停下来,揉了揉晴明穴,几乎就要站不住。

    灵鸟见主人没有跟上来,忙折回,焦急地落在洛书手边跳来跳去。洛书抬手安抚了一下:“别闹......”

    陵墓内死寂平静,气流也还通畅。就算洛存死后灵气外泄,九千多年也泄得差不多,不会有任何危害。

    可洛书就是觉得四周总有种若无若无的压迫感,明显不是来自同一个神,强硬的,微弱的,充满怨恨的,洛书甚至还能辨别出几缕来自魔界的气息。但细细去找,却又转瞬即逝,什么都没有。

    实在是被压制的太难受了。

    洛书深深皱着眉,忍了一阵,才以剑支撑。勉强继续动步。灵鸟继续带路,可带了一阵之后,它突然在原地疯狂绕圈,一刻不停,鸣叫声说不出的凄厉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