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王陵亡灵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6本章字数:3030字

    洛书大惊失色,灵鸟鸣叫几乎都是感应到了什么巨大的麻烦。可现在它转圈示意的地方完全就是一片空地。积满灰尘,感受不到任何威胁。

    这里已经接近陵墓中心。眼前并排出现了三间石室。左右两间的门都被封死,唯有正中间那一间石室石门大开。洛书知道亲王规矩,正中的那一间正是洛存遗体停留的墓室。

    这得有多大仇,才会做到如此。

    事出紧急,洛书还是跪在地上先拜了三拜。然后才慢慢走进墓室。石室中央挖了一个巨大的水塘,塘中盛开着无数的彼岸花,团花锦簇着一条宽底楠木船,船上摆了一口通体漆黑的棺材。金丝木打造,刻着龙族的战旗,压得船极低,威风凛凛,倒是不凡。

    洛书心里闪过一丝异样。他眼神好,一眼就看到还有一堆卷轴整整齐齐地码在棺材上。心里的疑惑更深,实在是猜不透对方的心思。不敢贸然行动。足下轻点,身姿如燕而起。轻轻巧巧地落在楠木船上,——到底是亲叔叔,没那么大胆子直接落在棺材上。

    从袖里取出一个收纳袋,洛书轻手轻脚地将棺材上的一卷字画拿起来,没动静。将字画收进袋子里,还是没动静。直到将所有的字画都装了起来,仍然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洛书忍不住绕着棺材走了两圈,还大不敬地拍了拍棺壁。灰蹭上不少,但什么异样都没有发现。

    微叹一口气,洛书从船上跃出。还是忍不住地往后看了一眼。船体还算稳当,只是微微晃动,他突然就明白过来哪里不对了!

    这船吃水太深了,怎么都不像只装了一个神的重量!

    洛书忙又回道船上,提了口气就去推棺盖。也就在这一霎那,陵墓四周的压迫陡然提升数倍,如一尊巨石黑压压向洛书压过来。好像他此前一直在这些压迫感的主人监视下行动,并通过了他们的层层为难。现在见他要打开棺材,忽然激动了起来。

    洛书提前想了数十种可能,冒火水淹,暗器法阵,哪怕突然诈尸,也做了足够的准备。当然,他更希望那个幕后人能够就坐在棺中,和他面对面来一次对决。

    盖子一开,什么都没有发生。一个修长匀称的身体直接出现在洛书的眼前。吓得洛书“啪”地一声又把盖子盖上了。反复念了几遍定神咒才勉强安下心来。

    那棺材里,确实如他所料,此时还静悄悄地昏着一个神。一个此时应该不在神界,他怎么也没想到的神——上清君止启。再准确点来说,是被脱了上衣封了灵力的上清君止启。

    洛书现在可以无比悲哀地确定,幕后之人无论如何心思,必然都是非常之变态。

    右手一抖,洛书召出了一件自己的外袍。也不敢往止启身上细看,胡乱一裹。单手托着下了岸,又在对方背上拍了一掌,灵力汹涌而出,打通止启的灵脉。

    止启身上并没有其他的伤。不多时,便悠悠醒转过来,洛书冲他略一点头。“本宫龙族太子洛书,见过上清君。”

    止启一听到这个名字,原本还有些迷蒙的眼神登时变得明亮,挣扎着就要爬起来。洛书忙去扶他,止启正好一把握住他的手腕,急切地道:“太子殿下,有魔族,有魔族混进来了!”

    “你说什么?”

    “这事情说起来,还是我在人间游历的时候,遇到了重明族族长重明,他与我说了殿下您结义一事。我寻思着也该前来道贺,当即出发往凌安城赶。”止启久未开口,声音嘶哑,但口齿清楚,洛书一面听一面暗自思量,“因为小仙决定突然,重明族长也是只可尊敬不可亲近之人。便只能孤身一人上路,大概正是因为如此,我出发没多久,就发现被跟上了。”

    “小仙一发现他们,立刻就加快了进程。原想找到仙友较多的地方,就能摆脱困境。谁知他们好似知道了我的想法,直接就出手了。小仙逃不过,和他们缠斗一番,确信无疑就是魔界中人。”

    “那你又是如何到我龙族亲王陵里来的呢?”洛书挑不出毛病,立刻问出心里最大的疑问。不料止启比他还要惊讶。“亲王陵?说来惭愧,当时小仙不敌他们。被他们所伤,但奇怪的是,他们似乎并不是想要我的命,而是把我打晕,似乎要带去一个地方。太子殿下,我是真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找上我,还要把我带到这里!”

    “你在和他们打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

    止启蹙起眉头,露出思索的神情,“要说发现,哦!那些魔道中人,使的是剑,但用的却是刀法。很像..........很像魔界焌倪兽一军练的那种。”

    “焌倪兽?.......安寂!”那个清瘦的身影和不屑的神情再一次在眼前清晰起来。

    洛书不禁狠狠咬住下唇,魔界数万年来最优秀的统帅,也是自己认可的唯一对手。就是为了引开他,小华再也没能从战场上下来。强烈的恨意曾经将他的身影深深刻在自己脑海里,折磨得自己夜夜不能安睡。

    或许是他此时的面目太过狰狞,倒把止启吓了一跳,唤了几声才把他唤回神。“无妨,本宫只是,一时压不住怨气。止启,你且随我出来。本宫,还有一件事要确认。”

    出了石室,灵鸟还在啼叫,洛书刚才在推棺时便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当下在它绕圈的地方转了转,举剑便劈。一击之后又是三道剑痕,地面碎成数块。洛书蹲下来赤手把石块挪开,露出松软的泥土,止启虽不知他在做什么,却也过来帮忙,两神齐心协力,很快便刨到一个毛绒绒的东西,像是头发。

    洛书立刻继续顺着那东西刨,露出一张温眉和目,毫无生机的脸。止启失声道:“吴谨君?”

    洛书在那张脸上抹了一把,心头一顿颤抖,死了!

    倒也正好没了顾忌,洛寂将剑鞘取下来狠狠一挥,吴谨君颔下顿时一阵飞沙,顷刻便显出上半身。再往下,剑风便再也带不动沙土了。

    他跳下坑,举剑挑起一点泥土。放在鼻下轻轻嗅了嗅。果然嗅到一股丹砂的味道,而这种丹砂,洛书在战场上见过无数次,是魔界出产的,也极是适合魔界的阵法。错不了。

    洛书咬破指尖,在地上一点,画了个篆字。这是最常见的破解方法,等级不高,却极为保险。两神静静等了片刻,那篆字转动少时,又慢慢缩成一滴殷血。破解失败了。

    止启突然失声惊道:“那是什么?”指向洛书身后。潮湿漆黑的土壤受了刚才的剑风,还在不停掉落,露出几根纤细修长,已经脏兮兮的指骨。其中一根还带着一枚蓝莹莹的指环,说不出的诡异可怖。

    止启咽了咽唾沫,吞吞吐吐道:“小仙,小仙认得那枚指环。”

    “其实,本宫也认得。”洛书和他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得到了答案。两神不约而同一齐动手,果然挖出白森森一截臂骨,衣袖倒还保存完好,绣着流云纹,是凰族特有的殷弘衣。其他的部分已经不见,洛书又拨弄了几下,只挖出些西渊蛮族的服饰。

    他立刻想到了一种可能,停手不挖了。

    焌倪兽族的守墓法阵,以丹砂和血描绘于地底墙壁之上,再填上一层用魔火煅烧过的细泥,阻隔魔力。一旦开启,整个墓室显不出半分危险,但只收逝者,活物一旦进来,立刻被吞噬干净。此法阵不可解不可破,唯有闯入者修为高于施法者,方可幸免。

    如今看来,亲王陵这地底下,甚至是这墙壁之中,都不知道埋了多少尸骸。怪不得,自己从一开始进来就能感受到那么大的压迫。

    但是,这些神为什么要跑到亲王陵来?魔界做这一切到底有多久了?是安寂主使的吗?埋在这里,确实没有神可以想到。但这么大费周章到底是要干什么?还有那位冒充止启的神秘者,虽然从目前种种来看确实是友非敌,但是,他的目的到底是推波助澜还是........力挽狂澜?

    洛书实在是想不出个结果,但明显此地不可久留。吴谨君被吞噬了大半,也带不走了。其实神界对其风评不错,是难得的好脾气,现在在龙族领地里出事,明显是枉死。洛书心里一阵涌动,却只能对着他一揖到地,以示歉意。以及........

    “止启君,今日,本宫从未在亲王陵里见过你,在结义大会之前,你也从未见过本宫。能明白吗?”洛书的声音有些颤抖,止启心中亦是微微酸苦,“小仙明白。”

    “很好,本宫送你到洞口。“两神一路无言,洛书先出陵墓。期间一次也没有回头。其他人看他浑身脏污,都不由迎上来问候。洛书只觉得身心俱疲,竟是完全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他把装字画的收纳袋递给秋瑟,转头却向着昭翼吩咐:“回宫吧!我今日哪里都不想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