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寻与问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6本章字数:2233字

    因为某个奇怪仙君的到来,洛寂现在非常纠结。当然,他还不知道自己这种情绪是纠结,再加上手臂一直隐隐作痛,他只知道自己现在非常的不痛快,而他不痛快的结果就是要去找别人的不痛快。

    所以当洛书好不容易安下心,打发了敖玥去回复殊道皇子,重新挂起笑容走进东宫,准备探望弟弟的时候。却发现整个东宫一反常态,不,自从洛寂来了之后就没啥常态了。一反新常态地寂静得可怕。

    别说洛寂,站岗的,提水的,打扫卫生的,就是连条狗都没看见。洛书皱了皱眉,闭眼凝神,很快便发现扶幽阁附近灵体聚集。不由担心洛寂安全,足下发力。全速向扶幽阁赶去,越是过去,人越是多。全都两两三三围在东宫大小不一的池塘边,似乎在全神贯注地寻找什么东西。

    就连他这个太子来了,都没有发现。等到了后花园最大的鄱明湖,更是密密麻麻围了一圈人,连顾九和墨七都被围在里面,挤得满头大汗。

    洛书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奇景,看了半天也看不出门道,震惊之色溢于言表:“顾侍卫,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不料顾九和众人抬头一见是他,满面焦色竟都舒缓好些。洛书甚至觉得,他们此时的神色就和饿了好几顿的洛寂看到肉脯的神色一模一样,双眼简直可以放出光来。

    顾九立刻从人群里抽身,轻手轻脚走到洛书身边行了礼却不起,“请太子殿下责罚。”

    洛书更糊涂了:“我为何罚你?”

    “我等没有看好寂殿下,一个不察,被他逃到水里。死活不肯起来,还说,要您回来亲自来见他。而眼下结义之期将近,我等不敢妄动。故请太子殿下责罚。”

    “这小子,搞什么鬼?”洛书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本宫不罚你,他在哪个池子?本宫去见他就是。”

    顾九难为情地摇了摇头,“回殿下,就是不知道。其实,洛寂殿下是留的言,属下们看到后,才在找........”

    洛书的关注点却完全不在找神上,他几乎是惊喜地按在顾九肩膀上,“小寂都会留言了?快快快,纸条在你身上吗?拿给我看看!”

    顾九“.........”手上却还是非常老实地取出折成小块的纸,双手递过去。洛书简直是迫不及待地打开。

    “额,告斥也?”

    顾九温馨提示,“告诉他。”

    “咳,我至........这个圈,额,大概是池塘吧。嗯,这个奇形怪状的玩意是什么?”洛书把纸凑近了脸,勉强认出那黑呼呼的一团上画了个小小的冠,不用说,肯定是自己。瞬间就读不下去了有木有。

    “明明请了最好的老师教他,怎么还写成这个样子?”洛书把信叠了叠放进袖里收好,“走吧,我知道他在哪个池子。”

    那幅画尽管画得非常抽象,但是表达却非常清楚。这些侍卫理解得也没错,只不过意思读漏了一层罢了。

    自己就站在水池旁边,望着池子里面。不正是他把洛寂捞起来那一次的写照吗?洛寂居然还记得。

    而洛寂此时正离开水底,池水很清,但水面上大团的荷叶巧妙地遮住了他的身形。他极缓慢地漂浮而上,仿佛他也化为了一股水流,趁着岸上的人不注意偷偷换上一口气,便立刻鱼一般闪身而下,只卷起极小的浪花,他在大荒也曾经下水捉过鱼,这些技巧对他而言小菜一碟。

    但突然间,他敏锐地感受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快速地靠近,一池清水隔绝了那个人的气息,但重量一定不小。他拼尽全力翻身,眼角却只扫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耳畔登时传来“哗啦——”一声脆响,无数水花落玉盘。洛寂被狠狠圈进一个怀抱,拖出水面。

    那怀抱温柔而舒适,洛寂闭上眼睛,甚至不去看,都知道那个怀抱属于谁。但那一瞬间,他不知为何,突然非常委屈。

    耳边都是宫人的惊呼,和洛书略带笑意地轻问:“小寂,闹够了吗?跟我回去换身衣服吧!”

    他突然就爆发了,“我不回去!这个时辰了,你今天还知道回来?”要是洛书回来早点,他也不会被莫名其妙逼着做个选择。

    洛书被这个问题问得一脸莫名其妙,不由看向顾九,发现顾九的脸色一阵发白,顿时就知道对方有事还没来得及禀告给自己。

    也不知道自家弟弟到底受了什么委屈。洛书只能先好言相劝:“是,是哥哥得不对。日后一定及早回来,行不行?我们先上去。”

    “不要。”洛寂死死揪住荷叶,大有不问完不给走的架势。洛书怕他受冻,伤上加伤,不由将他搂得更紧些,运起灵力抵御寒气。洛寂继续道:“洛书,我问你。我们以后结义成兄弟,你会不会放我回大荒?”

    怎么又提起这事了?洛书一脸懵逼。他知道洛寂想走不是一天两天,也知道以他的脾性,日后绝对管不住他。但洛书又想来日方长,只要让洛寂在龙族住惯了,日后就是再回到大荒,洛寂也无法回到最初做豹妖的样子。故以点了点头,“可以。”

    洛寂终于勉强高兴了一些,“那我要是有些大荒的事不想跟你说,也没关系喽!”

    洛书听到这里才明白洛寂的真实意图,不由哑然失笑。他哪里是生气,就是自己秘密藏不住了在闹别扭。看来可爱的紧,反倒是洛华小时候自己也年幼,对他的印象不深刻了。

    洛寂见到洛书这般反应,满眼都是急切之色,但语气仍是冷冰冰的:“喂,我问你话呢!”

    洛书不忍拆穿,也不忌讳自己弟弟藏了什么小心思,忍笑又点了点头。

    “那最后一个问题,洛书。要是我和你的另一个弟弟同时落到池子里,你救谁?”这个问题洛寂想了很久,也问得最没有底气。他努力睁大眼睛,直视着洛书的脸,他想,只要洛书有丝毫犹豫,他日后进了大荒宁死也绝对不会出来。

    宫里没谁特意避开谈论洛华,就是洛书怕洛寂误会。并以此证明。他虽是因为洛寂样貌而将洛寂带回东宫,却与洛华一样,具是当成亲弟弟看待。

    洛书的眼神瞬间低沉下来,“小华已经去世了。现在你是我唯一的弟弟。所以我一定会救你。“他抿了抿唇,”小寂,你要记得,以后不论你要做什么,去什么地方。都可以报我的名字,因为我,整个龙族,都会在你身后,陪着你。“

    洛寂的目光渐渐软了,低了,他磕磕绊绊地问:”你,你能,代表整个龙族?“

    ”有我在,就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