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桀骜可训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6本章字数:3184字

    洛寂这才反应过来,洛书从来就是龙族有着雷霆手段的太子,只是在自己面前才示弱。似乎也从来没有神,能对自己做出如此直白而真切的承诺。

    他是不喜欢洛书,但却不能说洛书不好。再加上龙族十分漂亮,至少比大荒繁华不知多少倍。结义之后,他就能出去看看。洛寂在心里把洛书和黑狼比了又比,绝望地发现自己已经分不出什么高下了。

    他固执地想回去,并且不断地找借口想回去。现在洛书给出的答案太超出他的预料,令他根本没有办法拿来做借口。这么久的执着瞬间没有意义。洛寂把眼睛睁得大大地,眼泪仍然顺着他的脸簌簌流下。

    洛书从来没有见过洛寂哭,无论是在练习中受了再重的伤,还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洛寂一直都是先亮獠牙再说话。顿时好一阵手忙脚乱地给他擦眼泪。

    “乖,不哭了哈。你问吧,还有什么问题都慢慢问,哥哥等着你问好不好?”

    洛寂一听哭得更伤心了,扑在洛书怀里肆无忌惮地嚎啕大哭。洛书觉得胸口顿时晕开一片温暖,更是没了办法,只能先把他搂出水面,将两人的衣服烘干。岸边的宫人谁也不嫌命大,敢去看洛寂哭,齐刷刷跪倒一片,表示自己什么也没看到。

    洛书等了片刻,见洛寂仍然没有停的意思,只是哭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也不说什么。便像抱小孩子一样,一手抄起洛寂的腿弯,好让对方坐在自己手臂上,一手伏在洛寂背上,安抚地拍了拍,洛寂任他摆弄自己,把眼睛压在洛书的肩膀上,恹恹地随洛书向浦明殿走去。

    洛寂心智未开,但身体却是实打实的少年人身体,修长匀称。这样被洛书抱着,难免不协调,看得众人心里具是一颤。

    “小寂,用过午膳了吗?”洛书听肩膀上传来的抽泣终于小了些许,也不知说什么,没话找话地问了一句。其实何止午膳,就是早上洛寂也没吃几口。折腾了一上午,本来该吃,但他憋得慌,跑出来闹到现在,洛书一提,洛寂才觉得饿得慌。摇了摇头。

    “没有吗?那哥哥先传午膳好不好?就在浦明殿用好不好?”洛书心里又是一紧,言语神情不由自主地带上十二分的温柔迁就,满眼宠溺。洛寂也没有像原来一样张牙舞爪地拒绝,算是默认了。

    其实午膳早就备好了,洛书一吩咐就端了上来。洛寂双眼通红,像个小兔子一样。端起碗来喝粥的时候,凝在眼睫上的泪水还在往碗里掉。洛书看得又好笑又心疼。坐在他旁边陪着他吃,给他倒水,殷勤得像个侍者。

    洛寂反而停筷了,低着头嗫嚅地说:“那个,你能说说,你那个弟弟的事情吗?”

    “你先吃。”洛书知道他今天是受了什么刺激,面上不动又给他夹了一筷丸子,“小华.......是我一母所生的胞弟,比我小五百岁。前不久出战,为魔界将军安寂所害,身陨。”

    “这些我都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洛寂委屈巴巴地反抗,“比如,他还活着的时候,是不是比我要乖?”

    “他是他,你是你,你同小华本来就是两个性子,哪有可比性?”这是指自己连比都不能比的意思吗?洛寂听着眼圈一红,眼看又要低落,洛书忙摸了摸他的头,温柔一笑,“但是呢,若是小华有你千分之一的活泼可爱,我想我或许会更喜欢他一点。”

    这就是说,自己和洛华的地位是一样的喽!洛寂这才高兴了一点点,扒了一口饭,继续道;“那,你很讨厌安寂?”

    他对这个名字莫名有点熟悉,偶尔午夜梦回,似乎有一个女子用急切的声音在他耳边念过。

    “讨厌?”洛书皱了皱眉,勾出一丝苦笑,“岂止是讨厌,恨不能千刀万剐拿去祭奠小华。但安寂这个魔,论军事,论手段,在三界中能与我齐名,抛去血海深仇,我还挺敬他。要对付他,谈何容易。上次大战之后,我们这边就断了他的消息。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哦。”洛寂点了点头,把腰板挺直了,“看在你对我那么好的份上,以后,我一定帮你打他。”

    就他那点低微的战力,安寂一刀都扛不住。洛书当他童言无忌,抚掌而笑,“帮忙就不用了,小寂,你唤我声哥哥就好。”

    洛寂来了那么久,一门心思扑在逃走上,一声也没有唤过他。洛书嘴上不说,心里还是郁闷的。千方百计都想让洛寂松口,但洛寂总是抵死不认。

    而这次,洛寂虽然也抿紧了唇不肯喊,但好歹给出了个期限,“结义那天,那天我再喊行不行?”洛书眼睛顿时一亮,忙不迭地点头,洛寂这才松了口气。

    等洛寂终于吃罢饭,听洛书讲了早些经历的战事,开始午睡之后。洛书才抽出空来,召集自己宫中和军中的心腹在暗室开了个短会。两方分左右而坐,一边发言完毕便换下一边,逐条解决,井然有序。

    顾九先简短地把殊道皇子来访的事情说了一下,确切的谈话他也不清楚,就知道洛寂之后非常生气。但洛书已经可以猜到他在洛寂面前乱七八糟说了什么。

    “本宫早猜到仙帝那边坐不住,所以提前让小寂去跑马,小寂一跑就停不住见不了就算了。结果他还亲自来,使这样让人诟病的手段,非要见洛寂一面。无外乎还是担心我龙族倒戈。”

    此时洛书脸上的温和已然褪了个干干净净,从洛寂平白受箭那里就目露阴狠之色。“他还有没有给小寂什么东西,尤其是入口的。”

    顾九摇了摇头,洛书这才松了口气。转向右边,“本宫近日得到消息,有魔界中人混入神界,杀害各方仙君,矛头直指我龙族。但如今,离结义大会已不足十日,本宫若不能及早查明,至少要保住十日安宁。左副将。”

    被喊到的神将立刻起身行礼,金甲白袍,年纪虽轻,但因为常年带兵,身上自有一股杀伐之气。“属下在。”

    “你的巡防营最近多操劳些。配三倍兵力,全天不间断巡查。开始宵禁,戌时之后不得有神外出。”洛书无意识地摩挲着椅子旁的云纹枪,“明日开始,整个靖凌城封城,准进不准出。明白吗?”

    “是。”左副将领命,“太子殿下,需要我等将可疑之神上报吗?”

    “要的,尤其是那些要入王宫的,一定要看紧了。同时托你手下的常参军,多去驿馆转转,有什么可疑之处,立刻来报。”

    左副将心神领会,客套一句,见洛书也没有其他吩咐,便坐下来。

    “对了,结义一事筹备得如何?”自从老龙君上次来过,说了不管之后,就真的没有管过。一应需要,各种流程,宫中不拨金,礼部不过问,全由着洛书一个人去做。还好吴柒姑姑是宫里的老人,都没让他多操心。

    “回殿下,一切顺利。不过,这次是太子结义,必须得在王宫祭天台上进行。各方长辈都得入场,容老身问一句,龙君陛下确定会来吗?”

    “父君说了会来,他从不失信。”洛书又想起洛寂丑得一逼的礼仪,“结义时不会有旁的神观看吧?”

    “按规矩,他们只能在仪式结束之后,进入王宫外围庆贺。”吴柒姑姑又行一礼,“只是,殿下。焚烧告词用的天火火种库里没有了。要不要问龙君拨些?”

    “这个就不必麻烦父王了,你看着库里还有什么火种与天火等阶一致。便先用着吧。”洛书示意吴柒坐下,又向秋瑟吩咐:“你差人拟一份稿子,就说是仙帝派来军队,一无大将率领,二无皇子监军。不足以引起安寂出战,只能由我的弟弟,龙族的二王子冒死前去。传达给各路上仙君。务必,要对先前传出来的流言构成压倒之势。”

    “殿下,您这样留情面..........”洛书抬眸看了她一眼,那一眼的意思非常明确。秋瑟立刻拱手,“是,殿下。”

    之后众人又就最近发生的事情进行研讨,一致认为魔界安寂参与其中。为保万全,洛书同意先调军队在王城外守着,宫内再守三千精兵。随叫随到。

    洛寂在偏殿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了想,还是裹着被子“哒哒哒”跑到洛书的寝殿,而洛书本尊不在,殿外便没有宫婢伺候。洛寂蹑手蹑脚地拉开殿门,倒是把殿内的里里外外看了个透彻。

    整个寝宫的装饰和洛书本人一样端庄内敛,进门最右侧是一方檀木桌,上面还留着洛书的笔墨。洛寂看了几张,写的都是极规矩的正楷,他能识的却不多。

    而向右跨过梨花茶水案几,就是他心心念念的洛书的床。洛寂扑到床上打了几个滚,心情终于好了些。想了想,又从袖子里拿出藏好的卷轴。此前他一直用灵力将这宝物包裹,是以并未沾上水。手上一抖,卷轴展开,上面清晰地绘制着大荒全景图。

    洛寂无比缓慢地用手抚摸过每一寸山川,每一条河流。只要稍微注入一点灵力,自己住过的山洞,成群的猎物,草木,甚至是黑狼,都可以搬来。但是,自己真的要这么做吗?

    自己明明,可以直接回去。现在把那些东西找来,怕是自己好不容易定下来的结义的决心,又要动摇了。

    自己果然,还是想有人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