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幕后真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6本章字数:3073字

    不知是不是这段时间洛书查得太严了,敖玥一直没有再遇到暗杀事件,左副将报上来的名单洛书也都细细对过,没有任何问题。整个王都继续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繁华。

    秋瑟传出的言论引起了一些仙君的反响,但毕竟时间太短,不知道这些反响到时候有用没用。老龙君到底顾念洛书,偷偷减了他的事务,令洛书最近得以日日守着洛寂,把他丑不堪言的姿势纠正许多。

    初十的早晨,靖凌城意外地起了一场风,南面的天空迅速堆积起深灰色云层,含着沉甸甸的水分,阴阴地压下来。在这个极好的日子里,似乎即将降下一场淋漓刺骨的冬雨。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洛书起得更早。沐浴更衣时不由眯起眼睛远眺,心里隐隐涌动着不安。

    过了少顷时,门外有宫婢轻轻叩门,要递昨夜最后检查过的礼服进来。洛书把中袍穿好,确认无碍后才应了一声,婢子们顿时端着托盘鱼贯而入。

    由于比起其他后院满花的神族的世子们,洛书的后院实在是荒凉得可怜。时至今日连一个帮他束带整冠的妃子都没有,皆由婢子服侍着,不方便的地方还得自己来。

    好在这套流程洛书很熟悉,穿戴完毕后,他平息了一下有些激动的心情,问道:“小寂那边怎么样了?”

    “寂殿下那边是秋侍卫亲自出马的,想来也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婢子恭恭敬敬地道,眼里掩饰不住的笑意,“太子殿下是先去看洛寂殿下,还是先出发?”

    “我.....本宫先去扶幽阁吧。”

    几个婢子立刻去扶洛书宽大的后摆,刚才答话的婢子则去吩咐安排车架。洛书本不想这么麻烦,奈何这礼服穿着实在麻烦,只能上了黄舆。平平稳稳进了扶幽阁。

    此时洛寂已经洗漱完毕,头发蓬乱着,正在秋瑟的帮助下穿着第十层单衣,谁要上来动他的头发,立刻凶巴巴一咧嘴,把人家吓上一跳。听报洛书来了,立刻连衣服也不穿了,光着脚就往外面跑。

    “洛书,洛书。我不要戴这个。”一见洛寂,黄舆立刻放下,方便对方毫无障碍地扑到洛书腿上,将一个镶金嵌玉的朝冠递到洛书眼前,还委屈兮兮地抱怨,“戴着头疼。”

    “委屈小寂了。”洛书温柔地替他整好了衣服的褶皱,“那我来替小寂梳发。保证戴着不疼好不好?”

    “我才不信呢!”洛寂抿了抿唇,“要轻点。”

    洛书便牵着洛寂入阁坐下,如愿以偿尽了兄长职责。他常年练功,手上功夫自然了得。很快将洛寂的一头乱发打理得顺顺贴贴,松弛有度地束了个马尾,挽髻缚冠一气呵成。

    “还疼不疼了?”洛书看着镜子里那张熟悉至极的脸,眼睫微动。“还好吧!比她们好点。”他口中所指的一众宫婢皆是羞愧地低下头。洛书忙唤她们去端些点心进来,自己继续帮洛寂穿衣。

    “等会儿结义至少都得去小半天,期间不能中断,你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免得饿。”眼看着洛书将最后的外袍给洛寂披上,宫婢恰好将点心呈上。洛寂起的太早,还吃不下。略尝了几个,便和洛书一道出门。一前一后上了两个黄舆。

    在东宫仪仗的开路下,洛寂只在路的两侧看到了些仙君,正向王宫偏北门走去,一看到他们便驻足行礼,显得路面极宽,而令他好奇的无数气派的建筑却紧闭房门,不见生气。

    他还没想清楚,便拐了个弯,自东门入王宫外宫,四周都是高耸的城墙,过护城河时落轿,改步行。

    祭天台在整个王宫的正中,汉白玉砌成,离地数十丈正对景星。往后走才是议事的大殿。两神正在下轿时,洛书突然听到东门入门处传来阵阵吼声。

    “我要见太子殿下......是真的有要事.......我不能告诉你,放我进去......,殿下!殿下!.......”最后两声呼号一声比一声凄厉,洛书听着惊诧,转头去看,但距离太远看不真切,便从身边唤了一个侍卫去查看,自己先进去,待他问清楚了,便快些来报。

    老龙君已经在祭天台前等候着了,见到洛寂仍然面色不善。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在洛书携洛寂向他行儿臣之礼的时候,微微点了点头。洛寂原想生气做得难看些,却发现这才短短几天,老龙君原本只是花白的两鬓已经全白了。心里不由一动,乖乖地跟着喊了声,“父君。”

    之后由侍礼官呈上告天词,洛书洛寂两人签上名字后由洛书收着,两神又从随从手里接过三柱香,双手持平,并肩走上祭天台。

    洛寂还没穿过几次这样的衣服,总是踩着袍角。走得磕磕盼盼,洛书陪着他,也走得极慢。

    终于,长长的阶梯到了尽头,宽阔的平台上,巨大的司戊鼎里燃烧着熊熊火焰,但奇怪的是,这火焰周围感受不到一丝热度,往里细看,焰火中心赫然是一抹墨色。

    洛书的眼底划过一丝愕然,但很快恢复如初。再次拉着洛寂跪倒在地,就要行礼。

    一声尖锐的哀嚎却突然划过原本宁静的王宫。

    就像一颗巨石落入小水洼,溅起无数的水花,四面八方传来的痛苦的惊吼接踵而至。洛书心里一颤动,忙站起来,把洛寂护到身后,领着他往祭天台边上跑。居高临下,外城的情况能有些许落入眼底。

    但就是那么一角,此时却已经血流成河。有无数灰色的影子在神群中攒动,他们所到之处,尽是一片血肉横飞。好在他布下那么多的优良军队起到了作用,尽管敌人来的措手不及,却很快拿出对策,三五个一组,围追堵截。

    洛寂从未见过这样的战事,握着洛书的手不由紧了紧。

    而洛书忍了又忍,还是担心状况有变。他把告天词往鼎里一扔,便将身上复杂的礼服都脱了,仅着两件。一转身正要帮洛寂脱。结果洛寂一避,脱的速度竟是比穿快了好几倍。

    “听着,小寂。你我现在便算是兄弟了。我带你下去自己乖乖回宫。我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说得真挚又急切。洛寂才愣愣地点了头,他便一把搂过洛寂的肩膀。大不敬地直接从祭天台上跳下。

    洛书一口惊呼还憋在嗓子里,脚下已接触到坚实可靠的土地。祭天台下已是一片慌乱。老龙君已然不在了。洛书大踏步走着四处寻找父君,却没有看到人影,他随便抓起一神寻问,说是龙君已经出城御敌去了。

    而刚才有刺客入了内宫,东宫的侍卫自然去追,至今未归。洛书正无法,正好见先前派出的侍卫回来了,立刻叫住他,把懵懵懂懂的洛寂递到对方手上。自己转身追随父君而去。

    他从头到尾,毕竟先是龙族的太子,再是洛书。

    洛书没有选择上城墙,他要先去找一个神——殊道。外宫有特意为仙界皇室准备的位置。他必须要在龙族的地盘上确保皇室的安全。

    外宫早已光芒大盛,施术爆裂之声不断,而金光灿灿的龙族士兵渐渐连成了安全线。无法自保的仙君不知道身边的神有没有问题不重要,只要往龙族士兵身边跑就是了。反正那些敌人出手没有人家快。

    神流裹挟着洛书往前冲,洛书好容易才拐了个弯,侧身避过了一个低着头向外跑的年轻神君,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因为身高的缘故,他恰好可以看见那个神君垂下的睫毛和精致的下颔。一段记忆在他的脑海中猛然清晰起来。三个字几乎是从他的口中崩裂而出。

    “吴谨君!”

    对方被吼得一哆嗦,身上不停,脚下却更发力,疯狂地向外窜去。洛书却比他更快。几步追上就拎住了对方的后领。

    “仙君被本宫吓到了?不然跑什么?”一种被戏耍了的感觉涌上心头,洛书步步逼近,怒极反笑。手下的仙君抖了一阵,突然不抖了。扭过头抬起脸,露出那双优美夺目的眼睛。

    不,准确来说,那张惨白如纸的脸上,只剩那双绝美的眸子,其他四官应该在的地方,已经变成光滑无痕的肌肤。

    “魔界无相鬼?”洛书略有些吃惊。

    说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无相鬼了。这本不是魔界自然生长的产物,而是由魔界当年的闲散王爷隽南王给培育出来的。

    而说起魔界中人,感情淡薄,亲兄弟之间争斗之事常有,各王爷要么修魔道要么练剑法求得自保,唯独这隽南王爷比较厉害,他干嘛呢?他信科学。天天就想证明神魔不分家,可以转化。结果那年不知怎么就搞出无相鬼这么个玩意。

    此鬼由雪山山脉中心挖出的玉中胎,由魔气炼化而成,竟可以在神魔两界皆畅行而不受排斥。再加上容貌气质灵力都不固定,极易受身边人影响而改变。故曰无相。

    但是,他明明记得,因为魔界再一次战争中贸然使用了这种无相鬼,导致隽南王爷大怒,之后就再也不肯研究,最后连隽南王爷都失踪了,这些鬼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