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诬陷来凑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6本章字数:3154字

    第二十章

    洛书心里闪过无数念头,动作却是不停。没有武器傍身,他抬腿冲着无相鬼的下巴就是一蹬,蹬得对方几乎飞起来转了个面儿,手上依旧把鬼死死拽住。只听对方脸上顿时传来“喀拉拉——”一阵类似瓷片碎开的声音。

    大块大块的面皮随之落下来,露出黑色的空洞里,灰色的烟雾清晰可见。洛书手上一直扣着一道灵力,看到真身,当头就要劈下。

    无相鬼不适应近战,防护力极弱。那鬼躲闪不及,举臂欲挡,洛书不闪不避,“咔咔”两声,将他两臂尽数打折了,一拳向下,力道竟丝毫不弱。

    但他的拳头好歹被拖慢了那么一点,电光火石之间,那鬼全力偏过头。那一拳几乎就是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去的。

    洛书一击不着,灵气顿时往下盘灌去,曲起腿一个膝击就冲上了无相鬼的小腹。预料到的钝痛传来,像是顶到了什么坚硬的石头,洛书把闷哼咽下去,换了条腿又是一击,双腿连续不断,一时间耳边都是“喀拉喀拉”的脆响。

    那无相鬼被他踢得毫无招架之力,逃脱不开也发不出声音。在洛书手下胡乱挣扎了一阵,不知怎的,竟抓到了洛书拽住他领子的那只手的手腕。洛书只感觉那手又冷又硬,却还带着微微的颤抖。

    腿下的攻击顿了一顿,洛书这才发现,那无相鬼脸上还保留了一只优美的眼睛,滴滴答答往下淌着血泪。见他停手,疯狂地冲他摇头。

    这无相鬼似乎是真的真的.......非常害怕。这个念头一闪而逝,洛书还未想明白,一柄流光溢彩的灵剑突然从无相鬼胸前穿出来,冲得无相鬼向前趔趄了一下。无比缓慢地,不可置信地低头看了自己的胸口一眼。

    没有鲜血,没有皮肉,只是几缕极淡的灰雾从剑的周围溢出。那鬼的泪流得更凶,却慢慢放开洛书的手。他身后的神一把抽回灵剑,留下一个黑色的伤口,灰雾更是向外泄得肆无忌惮。

    无相鬼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抬头望天,最后爆发出尖锐的凄厉嚎叫。他叫一声就呕出一口血,直到灰雾散尽,神魂俱毁,连同吴谨君那身白衣都消散在天地之间。

    殊道在对面一手拎剑,一手揉着耳朵,呲牙咧嘴地走到洛书身边。“这是什么怪物?死了都不安分。”

    “无相鬼。我曾经在战场上遇到过。”洛书见他无事,心里松了口气,仍有些怔怔地看着无相鬼消失的地方,“但是,他们从来不是拿来充作士兵的.....”

    “不必管这些了。小书啊!你弟弟呢?”殊道左右看了看,兄弟情深地道:“要不要我帮忙找找?”

    “不必了,臣下已经差人将他送回宫里。有劳殿下挂念。”洛书毫不犹豫地拒绝,“反倒是殿下的侍卫怎么不在殿下身边?”

    “说来惭愧,起乱的时候,他们与我分散了。”

    洛书不疑有他,立刻做了个“请”的手势,“既然如此,臣下又听闻殿下身体近日不大好,还请随臣下一同上外宫城墙观战。”

    殊道也不矫情,弹了弹身上压根不存在灰尘。调头就走。

    其实这场骚乱到了这时候,已经接近尾声了。只是洛书一站上去,四下里又是一片欢呼声。那些逃出来的仙君正接受守城军的检查,一见他立刻像吃了定心丸。

    “殿下出来了!那些魔物嚣张不起来了!”

    “他可是常胜将军,一定可以报仇的!”

    而城内的士兵一个个杀得越发卖力。压根不需要洛书还做什么,就把外宫的无相鬼该杀的杀,该抓的抓。

    一场风波来得突然,去得迅速。洛书隔着老远和左副官眼神交汇了一下,对方示意他多等片刻。等下面打扫完再下去。

    老龙君是混乱一开始就冲出去的,但因为常年未上战场,对无相鬼这种魔物了解不深,受了些伤。被侍官扶着先去包扎了。

    在守城军确保整个王宫确确实实安全至极之后,洛书才下了城墙,按照惯例得去安抚慰劳一下城外的一众仙君们。

    他一眼就在神群里看到了身上染血的止启,对方欲言又止,只是焦急地冲他做了个平心的手势。反倒是其他神一波接一波地上前来哭诉“太子殿下啊!魔族猖獗到如此境地,还请殿下不必再留情。择日给魔族一点颜色看看。”

    一众大老爷们抽抽噎噎,把洛书一双眼睛辣得要死。好气啊,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抵御魔界是龙族义不容辞的责任,诸位不必担心。今日之仇,他日本宫定向魔界讨个说法出来。反倒是诸位,来参加本宫的结义大会,好端端受了这场无妄之灾。本宫心里惭愧,还请诸位入宫喝杯薄酒。”说罢,一揖到地。

    当头一上仙君立即反驳:“太子殿下别这么说,这些魔头,想来就是向神界报复的。能提前发现这一隐患倒也是万幸。也多亏殿下您练军有方,我们虽受了惊吓,倒也无碍。”

    这马屁拍的,太有水平了。此话一出,众神顿时纷纷附和,“是啊,是啊。能发现魔界的阴谋,这伤也不亏。”

    “能与鼎鼎大名的神龙军一齐战斗,值了。”

    ........

    呵呵,那刚才抱头就往宫外蹿的神是谁啊?鬼啊?现在知道往脸上贴金了?洛书当然不会蠢到真认为他们都是这么想的,左不过现在龙族独大惹不起罢了。

    他脸上仍然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神界能像现在这样,都是大家齐心协力的结果。大家能谅解本宫,本宫实在高兴。神龙军会护着大家进宫。”

    正在此时,左副将却出来报出了点小麻烦,那几个无相鬼虽被围着,却因为没有实体,非神非魔抓不住。只能问问洛书要不要活的。

    洛书还在犹豫,一直在后面充当背景板的殊道突然建议着,不如大家一齐进去看看,指不定能有解决之道。众神当即附议,裹着洛书就往里面走。

    六个脸上已经布满蛛网裂缝的无相鬼,正被神龙军用结界团团围住,沉默无言地飘来荡去。看得神心里阵阵发毛。有神道:“这龌龊东西,哪位仙友知道底细?”

    洛书沉吟着粗略解释了一番,众神顿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许久有神开口,“不如,把他们用捆仙索绑了,打入天河,看能不能洗清他们身上的魔气。”

    顿时有神拍了下手,“这个主意不错,但是太慢了。不如直接将他们打入地狱受上千年火刑,待孽障消清,再堕入轮回池牲畜道,历经七七四十九劫,再做人。”

    首先开口的神立刻震惊道:“千年火刑,不至于吧!”

    后一个办法看上去放了他们一马,其实千年火刑受下来,很少有几个不发狂不堕落不魂飞魄散的。还不如一剑杀了他们痛快。

    但众神十分满意,好好来参加结义大会,被魔界的人搅合了,受了伤丢了面子。这样做,不仅自己舒服了,还能显得出自己的宽仁之心!顿时一片附和叫好之声。谁敢有异议就等于是扫了大家得面子,没有为神者得气度。众口难违,洛书选择沉默,反驳的神君很快就被激动的神群淹没,再发不了声了。

    那几个无相鬼继续漫无目的地飘荡着,只有一个生着年轻郎君面孔,穿着深灰锦袍的无相鬼眼角开始沁出血泪。看得洛书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正要挥挥手吩咐宫人按后一个计划照办。

    这时,一个远远超出他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泣血的无相鬼突然向他猛扑过来,“咚”地撞到结界上,眼睛骇人地睁着,看向洛书的身后。他没有嘴唇,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低沉却清晰的字眼。混着满面血水,越发狰狞可怖。

    “寂殿下,对不起!寂殿下,不必来救我们。是我们的错,都是我们的错。对不起.......”

    洛书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要崩毁了。

    !!!!小寂!

    他慢慢地转过脸,正好看到同样一脸懵逼的洛寂混在神群里。数百双眼睛也随着他的视线把目光集中到洛寂的身上,纷纷以其为中心,让开一大块空地。

    “你在做什么?”洛书不顾别人的猜测,几步走过去,在洛寂耳边压低了声音问:“我不是让你先回去了吗?”

    这句话语气没把握好,过于严厉了。洛寂咬了咬下唇,委屈地道:“有几个什么皇子的侍卫拦着,不让走。”

    殊道!!一股火气从心田直蹿上大脑,洛书深吸一口。正要说话。

    那无相鬼继续嚎叫:“都怪我们,杀人时候做得不干净,走漏了风声,才害了殿下.......”

    我.........洛书心里瞬间奔过一万头草泥马神兽,他头一次痛恨自己的好教养,时至今日,一句脏话都骂不出来!

    而更神展开的是,那些仙君此时才反应过来。

    “什么?难道这些魔头把他们模仿的仙君都杀死了吗?”

    “这么说起来,我在路上遇到的暗杀,难道就是他们做的!”

    “这事情跟太子殿下没关系吧,不然也不会调这么多军队来。但是这洛寂殿下,就不好说了。”

    “是啊,毕竟是个豹妖。拿不出个说法来怎么跟死去的仙友交代。”

    喂喂喂,你们的智商呢?这无相鬼明明只是生不如死,现在还爆这么个料出来为什么啊?找虐吗?这么低级的手法居然还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