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罪名其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6本章字数:3336字

    龙族同胞一致对外,此事一出,立刻面露不悦之色。洛书一言不发,回到无相鬼面前,冲围着他们的神龙军递了个眼色。再加上一层结界,那无相鬼的声音顿时小了下去。

    左副将直接冷了脸,开口讥讽道:“怎么,太子殿下挑人的眼光,还值得怀疑吗?分明是这龌龊玩意不甘心,死到临头还想拉个垫背的,魔界宵小那个不是这个性儿。诸位都是见过世面的神了,怎么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懂吗?”

    殊道皇子微微一笑,竟是附和:“左副将说的是,洛书殿下眼光确实很好,对魔界中人了解也很深刻,我们这些久居内界不参战的神,确实不能多说什么。眼下,洛书殿下自有考量,不愿解释,也是无妨。”

    这话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拨,左副将正要反驳,洛书气沉丹田一声爆喝:“住口!”

    他这咆哮太过锐利,别说左副将,满场都是一片寂静。

    “小寂,一直住在我宫中。期间,不曾有任何逾越之举,本宫宫中所有侍卫,一应婢子,皆可作证。诸位若是不信,本宫即可传唤,当面对质。”

    止启生怕大家犹豫,第一个举剑示意,“小仙相信殿下,殿下传唤即可!”凭他后来表现出来的那种温吞性子,这么做真是难为他了。不过这有了第一个站队的,立刻有第二个神加入进来。

    渐渐的,竟是满场神器高举,大多都赞成止启的说法。殊道挑起眉,看了无相鬼一眼。

    对方先是激烈地摇了摇头,然后闭上眼疯狂地地拍打着结界的界壁。颤抖着喉咙才发出一个声音。

    另一个细小的声音便轻轻传进他的耳朵,像月光洒在江面,像夜风摇曳芦苇,无声无息,最为致命。他身体里所有的水分就在瞬间,凝结成冰。

    他再也做不了任何事情,也不知道洛书什么下的手。

    殊道皱了皱眉头,无相鬼和他之间的联系,断了。他转头看了神群一眼。立刻有一个小仙站了出来,洛书看了那仙君一眼,有点眼熟,但是想不起来。止启在后面狂呼一声,“无慕君,你去做什么?”

    洛书皱着眉看了看止启,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又死死盯着那叫无慕的仙君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是个皮相白净的年轻仙君,没有像其他仙君一样背剑,倒是挎了把修长乌黑的战刀,精神奕奕,颇是英武。

    无慕像是没有注意洛书他的目光,躬身道:“太子殿下,在下有一个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

    眼下形势一片大好,让你问就完了。洛书笑得一脸温柔慈祥,“本宫认为,不当讲!”

    没料到洛书这么回答,殊道在后面呛了一下。第二个仙君又站了出来,洛书脸上的笑顿时绷不住了。

    这是什么必过关卡嘛?洛书怒极反笑,好啊!殊道,在我的地盘上,看你能玩出多大一朵花来。“那你们就说说吧。哪里不懂了?”

    无慕君依旧保持着躬身的姿势,平稳道:“我等自是相信太子殿下品行高洁,但若洛寂殿下,有背着洛书殿下藏什么魔器,或是有什么同党,将魔界中物引至神界加以藏匿,也未可知啊!”

    “能瞒得过殿下的眼睛,自然也能瞒得过东宫诸位的眼睛。所以,即使是请东宫所有神来,也证明不了什么。”

    洛书还没想好怎么骂,洛寂就炸了。如果他身上真的有毛的话,估计每一根毛都立了起来。

    他的脸色赤红,眼睛也是一片赤红。浑身暴怒的气息竟让所有的神都不敢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洛寂从他们面前冲过。亮出锋利尖锐的牙齿,狠狠扑向怔愣在原地的殊道。

    神至身前,殊道本能地举剑欲刺,洛寂侧身躲过,准度稍微差了那么一点,仍一口咬在了殊道的肩膀上。

    顿时,鲜血四溅。

    殊道闷哼一声,才反应过来用灵力抵抗。洛寂见再也咬不下去,拼命摇着脑袋,撕扯着殊道的肩膀,似乎要活生生从殊道的肩膀上咬下一块肉。

    周围的神几乎都有了一种错觉,洛寂不只是要撕下一块肉,还是想把殊道撕碎了吃下去,当着所有神的面,这一点也不是开玩笑。

    “小书,把你弟弟抱走,快点。”殊道疼得满头大汗,洛书从未见过洛寂如此凶蛮的样子。又怕洛寂死不松口,扑过来只敢把手搭在洛寂的肩膀上,甚至不敢用力拉。

    “小寂,你听话。哥哥在这里,你不会有事的。你相信我,好不好?”洛书轻轻拍着洛寂的后背,语无伦次地安慰着,“小寂,我不会害你,没有谁能害你.......”

    洛寂松口的过程非常缓慢,他仰着头,不知吞了什么,喉咙微动,而那伤口狰狞可怖,隐隐约约可见白骨。

    “你,派人拦了我,现在又在这里满嘴喷粪,为什么?”洛寂的嘴角流下一道血迹,与微白的皮肤一衬,显得格外嗜血,“要是在大荒,老子早......”

    “洛寂!不像话。”洛书知道他不是说活剥就是说吃了,立刻抬手把他血迹抹去,顺便捂住了他的嘴。

    “来啊,扶四皇子殿下下去休息。”洛书怀着送瘟神的心思立刻吩咐,殊道却一个劲摆手,虚弱道:“不必了。本王无碍。寂殿下雷霆手段,是本王过分了。”

    谁也没料到会出那么一件事,所有的神谁也不敢再提要查一下洛寂。只能装傻充愣围过来关心一下殊道皇子。

    殊道连连点头示意,显出十二万分的大度从容,四下交谈还能不忘提议,“既然无慕仙君有如此顾虑,便随召集宫人的队伍前去,在寂殿下宫中看一圈,就行了。”

    洛寂立刻挣脱了洛书的禁锢,大喝道:“他敢?”

    洛书知道洛寂一定藏了什么东西,不便拿出来。但眼下再遮掩众神一定会起疑,反正只有无慕一个神,不如赌上一赌,真要查出来什么东西,自己也一定能护得住小寂安全。

    他这样想着,悄悄握住了洛寂的手腕,“没事的。”随即向无慕点一点头,“有劳了。”无慕向他一拱手,退下了。

    洛寂眼睁睁看着无慕走,又追不上去。喉咙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一腔敌意流水般倾泻在殊道身上,他的意图那么明显和原始。

    仿佛他是真的饿了,饿到想把殊道连皮带肉统统吞下去。竟然让对方这个实打实的皇子不敢对视。

    洛书,真真是养了一条好狗。

    但是,这件事上,无论如何都是他殊道赢。

    洛书又将左副将派了一同去,两拨神走后,场面一时间静悄悄,殊道老老实实让侍卫帮忙裹着伤,连一声闷哼都没有发出过。空气中没有火花碰撞,但压抑到不行。倒是引起这一切的无相鬼,被遗忘到一边,没有人再讨论。

    洛寂把脸埋到洛书的外衫里,很久很久突然小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洛书反射条件地摸了摸他的脑袋,支起结界,“嗯?”了一声。“我,我收了他的一个东西,没跟你说。他说那个可以帮我,可以从大荒拿到任何我想要的东西。我想,我想大荒,所以......”

    “没关系的。”洛书的心沉了些许,“你收在哪里了?”

    “我一直放在那件衣服的袖子里。”“可有用过?”“没有,我一直没用。”大概是真在害怕,洛书问一句他答一句,从未有过的乖巧。洛书松了口气,抬起眼睛和止启对视了一下,又摸了摸洛寂的头,“没用就好,没事的,哥哥会摆平的。”

    洛寂默不作声,镇定些后,缓缓点了点头。

    和预想的一样,无慕是最后回来的。衣袂飘飘间,若不是面无表情,当真有满面春风之感。

    “太子殿下,四皇子殿下。小仙在寂殿下寝宫找到了一幅大荒图,其作用甚妙,不知寂殿下能否给出个说法。”

    说罢,无慕哗一声将袖中的卷轴滑出,打开来时,早已有识货的仙君道出这画的奇妙。“这可是炼器老祖的上乘佳品,甚至能隔开神魔两界各自的结界,将魔界的魔物引至神界。”

    殊道缓慢挪到画前查看后,微微一笑,“本王记得,本王前几日还在龙族境内丢了一批贺礼。粗略察看只是少了几幅字画,如今看来,似乎,不仅如此。”

    “这不是......”洛寂正要反驳,洛书又扯住他,强制他闭嘴。笑问:“既然殊道皇子言下之意,是小寂用了此副图,那这大荒图上,就该有小寂的灵气。不知殊道皇子,要不要检测一下?”

    “本王可没有这么说,但是最近龙宫似乎有些不太平,本王还听说闹了刺客,寂殿下受旁人影响........”

    “殊道皇子。”洛书一字一顿明显是动了火气,“你怎么那么确定这大荒图就是从小寂的扶幽阁里搜出来的?”

    殊道没料到洛书到此时还能耍赖,愣了愣,反驳道:“无慕仙君......”

    “好!无慕仙君。”洛书扬声打断了殊道的话,把脸一转,双眼直勾勾地对上无慕的眼睛,“本宫问你,上一次神魔大战,你参军了吗?”

    无慕的眼神一阵波动,淡淡地道:“参了。”

    “那你可记得你在我面前发过什么誓?”

    “何誓?”

    “其实本宫本不该说的,但这层关系不挑明,本宫心难安。”洛书深吸了一口气,满面哀怨地道,“你说你爱慕四殿下,却苦于四殿下介意断袖之癖,只能远赴沙场,用自身血肉保护远在帝都的殊道皇子,安好无忧。”

    “并请本宫作证,你此生绝不逼迫四皇子殿下,终其一生,惟愿用真情感动上苍,能在灰飞烟灭之前得殊道皇子垂怜。如有违约,不得好死。”

    言罢,他以袖遮面,保护眼睛不去看被这天雷滚滚炸得目瞪口呆的众人。不少仙子双眼放光,将无慕与殊道来来回回扫视数遍。

    满足无比地感叹:“果然,这才是真爱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