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反复交锋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7本章字数:2934字

    洛寂看着大家脸上一片五颜六色,怪异无比,不禁懵懵地扒拉着洛书的领子:“洛书,断袖是什么啊?”洛书把他的手拨下去,诡异地笑道;“这个嘛!你得去问殊道殿下啊!”

    “洛书你......你胡说八道,污蔑本王!”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的殊道又被气得面红耳赤,看模样若不是忍耐力好,早冲上去和洛书动手了。

    洛书巴不得他动手,毕竟打架这码字事,他早就习惯了。一面继续观察着古井无波的无慕,一面不嫌事大地继续道:

    “其实啊,殊道殿下。我呢,向来是深明大义,只要殊道殿下给个说法出来,让无慕君证明,这大荒图就是从洛寂的扶幽阁搜出来的。这事儿咱么就谈,要是证明不了........”

    洛书挑起嘴角,语气暧昧道:“那就是这么查,我也不由疑惑,是不是无慕君偏心,想要“舍身取义”啊?”

    “洛书........你简直是放肆。”一时找不到话来反驳的殊道,气得浑身发抖,“你问在场诸位,谁会信你的鬼话?”

    又是神助攻止启,挥剑大喝,“我信!”

    “上清君请闭嘴!”殊道反被将上一军,怒火中烧,正要再说什么。洛书哪肯放过这机会,又抢声道:“我记得,上清君也是参加过上次大战的神,又与无慕君交好。想来无慕君虽不曾亲口跟你说过,但你已然.......”

    后面的话不言而喻,众神顿时把目光投到止启身上,满眼都是“原来如此”的了然。止启被众人看得背后发毛,偷偷把剑又放下了。

    眼看舆论的天平就要倾向洛书的这边,一直没再开口的无慕忽然道:“小仙不知道殿下在说什么。但听殿下提起上次神魔之战,不知殿下是否应该就洛华殿下的死因给出个解释。”

    无慕面容一直都很平静,但他说出来的话,用惊涛骇浪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洛书早就料到这一幕,但真的发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把无慕的脸踩到地上摩擦摩擦。

    “诸位,小仙不才,曾在洛书殿下手下任参军,当日之事看得真切,援军将近,但殿下冒进,提前亲驱了洛华殿下入死地。之后明明伤心欲绝,却突然跑到大荒,匆匆提携了不明不白的妖物入神界,顶替洛华殿下的位置。”

    “相信诸位也听说过这件事,那小仙便来问一问。殿下对洛华殿下的死因,不内疚吗?洛华殿下至今尸骨无存,殿下不想着多找,是忘了洛华殿下如何的赤胆忠心嘛?”

    “如今,这位寂殿下身上疑点重重,洛书殿下,您还是这样一力袒护。不得不让人起疑!”无慕猛然拔高了声音,似乎是动了气,“殿下,请正视于我。听我一言。”

    这话听着咋那么哀怨,洛书眉头一挑,遗世独立般悠悠道:“本宫听着。看就算了,毕竟怕殊道殿下伤心。”

    逐渐凝重起来的气氛顿时漏了气,好些仙子低下头嗤嗤低笑。洛书看着大为解气,听着无慕顿了顿继续说。

    “请洛书殿下彻查洛寂殿下,以安众心,也给这件事一个交代。”无慕单手拔刀,横在颈侧,大有“死而无憾”的意味,“小仙在此便以死自证清白,请示于殿下。”

    洛书突然福至心灵,果然,现在的无慕,绝对有问题。但是神界能控制他人神智的功法他都看过,怎么都和他现在的状态不相符合。

    正苦苦思索,他只听一声:“诸君,别了!”

    电光火石之间,洛书两步追上去,抬腿就踢在无慕手上,这一击他用了六层力道,震得对方虎口裂开,却竟然没有将刀踢开。

    洛书脸上再也见不到一丝笑意,咬着一口银牙,实打实开始和无慕拼起了灵力。几个最先反应过来的神立刻上来拉无慕,都被汹涌荡开的气浪逼退。

    在这危急的刹那,洛书突然转过脸面向殊道,动了动嘴唇,轻轻地把一句话传进他的耳朵:“你倒是厉害,本宫活了那么多年,第一次看见自刎是从侧面刎的。”

    他发现了?殊道心神一阵不稳,洛书突然发出一声响彻天际的龙啸。包含着无穷的急切之色,回荡于整个王宫之中。洛寂突然就动了。

    年轻的豹妖完全是拿命抵挡住迎面劈来的气浪,看得洛书胆战心惊,想喊又怕势弱,眼睁睁看着他一面吐血一面冲到无慕面前,狠狠咬在对方肩胛上。

    其实洛书还没看出来殊道用什么办法控制的这些神,也不知道怎么化解,但洛寂的攻击明显起了效果。

    无慕明亮的眼睛渐渐暗了下去,力道顿减,洛书顺势把无慕手中的刀踢飞。一把将洛寂容进怀里,检查伤势。

    洛寂只觉得浑身上下哪里都疼,拼命忍住不叫。意识断断续续,模模糊糊。却怎么都想不起自己是怎么扑上去的。好像是在那一声龙吟之后,很想帮一把洛书,非常想非常想,然后就冲上去。

    洛书不断地往洛寂身上输送灵力,手足无措地擦去洛寂脸上的鲜血。“傻小子,我向你借灵力,你扑上去干什么?你怎么和小华一样蠢?”

    殊道喉头也动了一下,似乎是咽下了一口血。他眼色阴沉地看向怔愣在原地的无慕,该死,这个联系也断掉了。

    眼看着对方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殊道暗自握紧了拳头。这个任务的变化,远远超出了他的控制,那就干脆,一齐出来吧。

    顿时,原先还呆在原地充作背景板的一大帮吃瓜群众,纷纷都站了出来。冲着心神不稳得洛书齐刷刷跪下。

    “请洛书殿下恕罪。”

    洛书挑眉一看,好家伙,全是熟面孔。估计都是参过军的。他你们哪里有罪,有罪的是我,当初就该放你们一块去跟小华陪葬。

    当头一个仙君道:“无慕君所说之事,条理清楚,以死明志,实在令我辈动容,还请洛书殿下委屈一下,将寂殿下送至帝都天牢,洗清冤屈啊!”

    “我认下来的弟弟,什么错都没有,凭什么押到牢里?”洛书双目微红,不偏不倚地直视着殊道。“我不懂,你到底要怎样?”

    殊道冲他挑唇邪笑,做了个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四下里只听“喀拉喀拉——”一片灵剑出鞘的声音。跪地得所有仙君都拔剑放在在颈侧,好一出以死明志的戏码。

    剑身明明晃晃,刺得洛书眼睛生疼,他救不下来这么多人,也不能让这些参过军的忠义之士死在自己面前。他只觉得自己真是愚蠢无比。这些手段,魔界怎么会玩?

    殊道也不敢的,他再怎么位高权重,也不可能拿这些神的性命来赌,一旦事情败露,他一样是死罪。

    再加上,这么全面的计划,诡异的功法,亲王陵里用来消耗尸体的魔界法阵,和出现在神界的,早该消失的无相鬼。

    殊道一个神,他想不出来。也拿不到所有的东西......

    那陵墓是仙帝修的,是仙帝策划的吗?那仙帝又策划了多久?只会有这一件事?还是说这次只是来试探一下龙族的态度?明明是该自己赢的,但赢了的话,凰族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

    一场瓢泼大雨再也包不住了,噼里啪啦地落下来,洛书支起结界隔绝雨水,脸上却仍然有了一片湿意。

    他闭了闭眼睛,沉声道:“诸位,都是这样以为的吗?”

    这个诸位,自然就是他目前只能依靠的,除了殊道皇子控制得那批神之外的仙君。

    底下立刻有仙君附和,“小仙却听说了另一个说法,似乎是仙帝支援不足。才让洛书殿下只能派洛华殿下去。”

    那说话的人埋在人群中,还没被发现,止启又领着一堆神附议。事关神界皇室颜面,殊道脸上挂不住了。

    “当年之事,有什么好分对错的。洛书,你别多想。就是大家有些担心洛寂的身份,不如这样吧,你带上洛寂随我去帝都,查清楚了就回来行不行?”

    “帝都?住天牢吗?”此时还没有完全撕破脸,洛书多少保持了语气上客气,却把殊道噎得说不出话来。“小寂随我回东宫,你们随便查。我保证他会好好呆在东宫,绝不离开。‘

    此话立刻有仙君反驳:“一开始寂殿下便是留东宫,但是如今.......”

    “闭嘴!那就龙族通天苑,保卫监禁都不比天牢差。”洛书疲惫地顿了顿,“可还要反驳?”

    殊道原还想说什么,但直觉告诉他如果他在说话,洛书一定会让他好看。所以缩在一边,就当默认了。

    洛书小心翼翼地扶着洛书向外走,还不忘下了最后一道命令。“那批无相鬼,差人时时刻刻用结界守着。如果跑了一个,提头来见。”

    -----------------------------------------------------------------------------------------------------------------------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