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通天苑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7本章字数:2997字

    脸上传来冰凉湿润的触觉,洛寂被冻得一激灵,偏过脸躲闪着黏糊在自己脸上的湿毛巾,不小心牵动内伤,胸口顿时涌上来好大一股血腥味。

    他勉强睁开眼,扒在床沿边就是一阵干呕,好不容易吐出几滴鲜血,只觉得头晕得厉害,闭了眼又砸回枕头里,浑身上下的感觉渐渐苏醒过来,直感觉身下坷得慌。

    恍恍惚惚间,洛寂还是知道给他擦脸的神并不是洛书。勉强把头痛忍下去,洛寂有气无力地道:“他呢?”

    “洛书殿下去查些事情,先委屈寂殿下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秋瑟探了探洛寂的额头,感觉有些高热,便把软布放在一旁的水盆里,洗了洗搭上去。“殿下现在觉得怎么样?”

    “在这里?”头疼的感觉稍稍减轻,洛寂立刻发现身边灵气有变,睁开眼。入目便是秋瑟那张略带疲惫的脸,被褥床垫仍是自己用惯了的那几件。

    再往外看,却发现头顶罩着石穹,两面墨黑石壁形成一个夹角,镶着几颗夜明珠。勉强视物。其余两面滑下水幕,落在底下一个半圆形的水坑里。坑外没有灯火,曲径通幽,似乎有千转百折。

    更奇怪的是,不知上一位住进这里的神是谁,地面上有无数的纵横沟壑,四下虽干净,洛寂却总觉得有若有若无的血腥之气萦绕在鼻尖,不甚舒服。

    但这个压抑的地方显然已经布置到最好,无风无月,却清凉静人,香炉青鼎,凝神平气。怕他无聊,还送进来许多笔墨挂配,随他乱写乱挂。

    洛寂把这个房间打量了遍,又转过头来怔怔地看着秋瑟。“这里是哪?我要走。”秋瑟把他头上滑落的软布收回来,中途一直垂着眼:“不行的,寂殿下。你暂时不能出去。”

    “那你叫洛书来,我要见他!”洛寂挣扎着爬起来,“他什么都知道的,他答应我会没事的!”

    “寂殿下,现在您呆在这里才比较安全。”秋瑟用力按在洛寂的肩膀上,稳住他的动作,“殊道皇子,你还记得吗?他想法设法要从你身上下手,再去......反正,您呆在这里,对大家都好。”

    “对大家都好?”洛寂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心里久藏的怒火慢慢燃了过来,“我其实本来就不该来的!一切都是我来了的错。放我回大荒,我发誓我再也不会去见什么殊道皇子!”

    “对,我是蠢,我和你们那个英明神武的华殿下完全不一样。我来就只会添乱,既然没有准备,当初又说什么一定可以护我周全的鬼话。”

    “秋瑟,我问你,是不是殊道皇子一辈子盯着我,我就要在这里关一辈子!”“属下.......”秋瑟一时语塞,要是洛书殿下迟迟查不出真相,拿不出对策。恐怕洛寂真得关上好几个月甚至更久。

    洛寂似乎没有想过秋瑟会沉默。他抬起手抓住秋瑟的小臂,抖着声音怎么也问不出下一句话。

    “殿下你别担心,洛书殿下只要把事情办好,立刻就接你出去。”秋瑟断断续续地说着没什么作用的安慰。洛寂眼里的光暗了下去,他放开秋瑟,把被子一掀,匆匆穿上鞋就要向外跑。

    他脸上的表情太过凶狠,秋瑟急忙拦下,“殿下去哪里?”

    “我不想等!闹成这样,算是我的错。我要去撕了殊道,他害我一次,我还回去,公平得很!”拉扯间,洛寂身上的伤口又开始裂开了,浸出的鲜血染在云白的中衣上,像一束束傲雪的红梅。

    “秋瑟你别拦我!我倒要看看他死到临头会不会说实话。”

    “寂殿下你冷静一点行不行?”秋瑟焦灼地听着洛寂胡言乱语,手下力道不由一松,差点没把洛寂按住。“殊道皇子要是在这里出事,洛书殿下也脱不了责任的。”

    洛寂眼中顿时泛起星光,他烧得晕晕乎乎,听不进去也不肯承认,挣不开秋瑟的禁锢,情急之下竟一口咬在秋瑟手上。

    秋瑟哼也不哼一声,只是被咬的左手加大了力道,腾出右手拔剑三寸,刹那间,颤栗的剑鸣四散回荡,在整个石室上仿佛织出一张无形巨网,翻涌着灵力沉甸甸地压下来。

    洛寂灵力低微,被剑鸣当头冲击,毫无还手之力。只觉得呼吸艰难,心脏狂跳不止。他拼命忍了忍胸口涌上的血腥,还是没忍住,松了口无力地跌坐在地,一道血流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滴滴答答地落在衣襟上。

    秋瑟沉默地收回剑,看着洛寂不服气的模样挑起眉,缓缓道:“寂殿下,龙族眼下正是多事之秋,还请恕秋瑟无礼。”

    她的脾气向来不如洛书的好,一般来说开始请恕她无礼了,那就是切(ai)磋(da)的前奏了。洛寂作死过多次,对这种语气记忆深刻,迷迷糊糊也依旧反射条件地摇了摇头,“不必了。”

    “那属下就当寂殿下同意了。”秋瑟熟门熟路地蹬鼻子上脸,动作迅速地把水盆锦帕收拾起来,临走前还善意地“劝告”了一番,“寂殿下可不要想着逃跑,尽管这间石室是最温柔的,但恐怕寂殿下你还是会吃不消。”

    说罢她翻出一龙族银镖,精铁打制,锐不可当,甩手就冲水幕外射去。洛寂只看到一道残影,就听到水幕上传来兹拉兹啦被腐蚀的声音,定睛一看,那银镖竟直直地钉在水幕上,表面爬满气泡,不消片刻便化成了白眼消散。

    我去,这哪里温柔了!神界不是讲究真善美的地方吗?整那么凶残的东西是为了干毛啊!话说这么凶残的玩意,要是对上一些同等级的神器........

    “此水性灵,池下镶有初代龙君一截指骨,方稳住了这一潭池水。而这天地万物除龙筋凤骨,此水皆可溶。”秋瑟看着洛寂怔愣的模样,好心地补充,彻底击溃了洛寂的最后一丝幻想。

    .........我错了,龙筋凤骨这玩意一听就很牛逼啊!首要条件肯定不是龙,就是凤嘛!打又打不过,难道要去刨人家祖坟这样子来维持生活吗!妖不能不要妖脸!

    算了,想想洛书那种神,这地方建成这样子才正常。要是中规中矩,正儿八经拿个铁栏杆来围一下,八成自己还要小看了他。

    洛寂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一脸惆怅地盘起腿调息,秋瑟见他终于静下来。又加了句“明日此时会有神再来,殿下想要什么只管吩咐就好!”便取出腰牌,掐了个诀,正前方的水幕受应断流,等秋瑟一过,继续稀里哗啦地落下来。

    他不知道神界的恩怨,也从来没想过结义的后果,只知道洛书对他很好,饭菜点心都不错,只要结义就能继续享用,但如果结义是给龙族添麻烦的话,他还是宁可继续回大荒逮兔子。或者说,他多少.....有点喜欢这里。

    这连绵不绝的水声陪伴中,洛寂在脑子里一个一个地过着解决的办法。

    可以从洛书身上下手,但自己要怎么把他引进来呢?装病?最多不过是请御医进来,没有大碍是不能出去的。绝食?呵呵,顾九和秋瑟随便哪个都可以让他怀疑妖生。

    那要是墨七,他倒是很好说话,也总会轮到他进来的,可是顾九总是跟着他,墨七那点心思在顾九眼前根本藏不住。还得加上其他的办法。

    洛寂在脑海里不停地叉去计划,不知是不是打击过大,他现在遇事已经不如以往轻浮。再加上受秋瑟影响,在兜兜转转想了数种可能之后,还是绕到了龙筋凤骨这几个字。

    龙,凤,龙族,凰族。

    一段很久之前的对话突然在他的脑海里跳出来,年轻的侍卫神采飞扬地向他夸耀,“龙,应水而生,与火相克。”

    秋瑟说这世间万物皆可溶,但墨七提到凰族大火,并未提及此水,洛寂大胆猜测,这水虽可溶万物,但水火天生相克,若敌不过天火也没有办法熔化。

    洛寂顿时有些激动起来,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痛,努力将所剩不多的灵力汇集在手指上,脆生生打了个响指,燃起个火苗,弹到水幕上。

    “刺啦——”一声,水幕上飘出一团白烟。洛寂手上不停,道道火焰不间断地往水幕上砸去,也不乱来,专挑第一道火苗砸中的地方下手。虽然火焰等级都不高,但密集开火下,水幕似乎有些应接不暇。

    出现漏洞的时间十分短暂,但洛寂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在那不得靠近的水幕之中,被自己的火焰包裹着,半个拳头大小的地方出现了断流。

    心头顿时一阵狂喜,洛寂连在地上打了三个滚,才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他又认真算了算,如果是他的全盛时期,或许能有半条腿大小的地方断流。而恢复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一眨眼。

    看来自己还是应该去找把神火来试啊!洛寂爬回床,开始绞尽脑汁地想着关于神火的一切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