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最后的药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17本章字数:3199字

    洛寂偶尔听侍卫和宫婢们闲聊,也知道龙族中神本身不能召应神火,而遇上祭天等活动时又需要神火辅助。所以仓库之中封印了不少各个等级的神火。

    可是自己要用什么借口让神把火给送进来呢?洛寂在柔软的被褥中继续打滚,太低级的神火怕压不下这水,太高级的神火自己连听都没听过几个。

    难道要暗戳戳的跟墨七说:“仓库里的那几种高阶神火,每样都给我来几个呗!”谁都知道背后有鬼啊好不好!

    失血过多引起的晕眩渐渐又涌了上来,洛寂强打精神又想了一阵,终于沉沉睡去。

    洛寂知道肯定会有神来的,但没想到来的神会是他。

    水幕一断,洛寂立刻就醒了。来神气息绝非龙族中神,他心头警铃大作,放慢呼吸,微微睁眼,正好看到绚烂的袍摆划过。

    这么骚的颜色,殊道无疑。

    “既然醒了,怎么不睁眼看看本王?”殊道施施然坐到石室中唯一的椅子上,展袖勾唇,盯着洛寂好似在看什么玩物。

    洛寂知道自己的伎俩瞒不住,眼下也不是下手好机会,干脆翻了个身,背对着殊道,“不睁,恶心。”立刻呛得对方一愣。

    很好,殊道危险地眯起了眼睛。语气却是无波无澜,甚至带了点笑意,“寂殿下不见就不见吧。不过,本王这次来,却是想请寂殿下帮在下一个忙。”他说着,无意识地拨弄了一下香炉。

    洛寂简直被殊道不要脸的程度惊讶到了,他睁眼,目光瞬间带上杀意,怒极反笑,“你,拿命换?”

    “寂殿下,这话说笑了。就算不是我,也会有其他神针对于你的。本王不过是做了一个示范。难道寂殿下觉得,这件事发生之后,龙族还会继续容忍你的存在吗?”

    “就算是洛书,也保不下你。所以,寂殿下,你自己也知道吧?你现在面临的,最可能的局面,是死路一条。”

    殊道足足讲了一刻钟,声情并茂,舌灿莲花。但洛寂权当没有听到。

    虽然在这段话里,他一个问题也挑不出来。但殊道本身就是个问题好嘛!他要再信,除非脑子被狗吃了。

    “寂殿下,事成之后。我呢!会让你回大荒的。我们的目的都很明确不是吗?只要你回去了,我也找不出借口为难洛书了。你还在犹豫什么呢?”不知什么时候,殊道的劝诱声,变得低沉如水,汹涌地向洛寂压过去,他的眼皮顿时一沉。

    奇怪,才睡了,怎么会困.......

    洛寂恍恍惚惚间,感官仍然敏锐。背后殊道一靠近,登时坐起来,警惕地看着对方“说完了?不答应,滚。”

    “呦,现在看来还有些力气,看来本王是低估你了。”殊道对上他凶狠的目光,竟坦然自若,甚至略有欣喜之色。仿佛他的一件作品动工日久,即将完成。

    “啧啧,你这张脸,真是,越看越让人........生厌!像谁不好,偏偏像洛华。”殊道的外衫穿得本就松散,他一走动,外衫轻易便滑落,肩膀上隐约看得到些血迹。

    洛寂暗骂自己犹豫,看着殊道的动作,觉得虽然不知道殊道到底要做什么事,但总觉得还是先废了比较安全一点。

    他尝试着抬了抬手,“嗷——”了一声,面容顿时扭曲了。

    怎么会!别说灵力,就是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

    “你可别看本王,你得去谢谢你的好哥哥洛书殿下。”殊道顶着洛寂惊怒的目光,在床边坐下,连洛寂都可以听出,这句话中无与伦比的厌恶之情。

    “说起来,你好像一点也不了解洛书,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哥哥向来疑人不用。所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身边会有神有异心。可惜呀,本王控制的神等阶太低了。只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些小动作,就好像,在这香里加点手脚。”

    殊道说着甚至像洛书一样,想去摸摸洛寂的头,手却在半路转了弯,一把掐住了洛寂的脖子,狠狠将他重新压回了床上。

    洛寂没有力气抬手去扳殊道的手,他拼命扭动着脖子,喘着气。但能获取的空气依旧越来越少。洛寂一点也不怀疑殊道会把他活活掐死,尤其是对方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轻笑出声。

    “这药认主,非要我靠近一刻,方可见效。难为本王讲那么久。说起来,你这小家伙真真不适合神界,蠢得......要命。”

    殊道用另一只手缓缓拨开肩膀上的衣物,露出被血浸透的绷带,“当然,你现在毕竟也算是半个神仙,为保万一,还得再加些东西才放心。”

    我靠,这走向是不是有点不对?等等等等,那个伤口没记错的话(这当然不会有错),好像是我咬的吧?这话说的,难道是在暗示自己,他要咬回来?可是命都要交代在他手上了,咬不咬那么重要吗?

    洛寂憋得眼睛发绿,居然难得地开始胡思乱想,他真的搞不懂殊道的意思,但殊道看着他的反应却很满意。

    他将绷带一把扯下,好不容易开始愈合的伤口立刻开裂,过了几秒,才缓缓开始渗血。

    “为了这味药,本王连伤都没有怎么处理。”殊道像完全感受不到痛,伸手将伤口扯大些,突然在洛寂小腹上捣了一拳,脖子也随之放开。“殿下你的错误,是不是该自己来承担呢?”

    洛寂下意思地张开嘴,正看到殊道不知从哪里摸出个宽口杯子,从肩上盛了一杯血,顺势往他嘴里灌去。

    我去去去去去,你咬我一下我还比较能理解,灌血是为毛啊?他拼命想错开头,立刻被板正角度,接连不停地喂了洛寂三杯生血才收手。口中的血腥味萦绕不去,洛寂像曝晒了半天的鱼一样,细微地挣扎着,终于艰难地干呕了出来。

    在龙族甜汤喝惯了,突然喝那么多生血,是真踏马难受啊!

    他喘着粗气,不肯示弱,冷笑道:“你现在什么都说了,就不怕我告诉洛书?提前准备?”

    “寂殿下,初来神界,怕是不知道这药的厉害。就是洛华也差点栽在上面。本王奉劝你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好好听完命令。放心,睡一觉就会不记得刚才的事了。”

    殊道把自己的衣袍整理好,这才慢条斯理地道:“我明日会差人送一份靖凌城的全景图进来,你必须使用这张图,并且一定要和城郊亲王陵扯上关系。十日后,洛书按例能进来探望你。而到时候,你会把这张图,拿给他看。”

    “你什么都不用顾及,反正,大家都会相信自己。寂殿下,我一直有一句话想告诉你。”殊道扬起眉毛,竟有些真诚地道,“是真的,谢谢你。”

    洛寂原本认为洛书的思想已经很难懂了,但是和殊道比起来,那简直就是智障级别的困难,和智障的根本差别啊!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稀里糊涂地栽倒在被子里,殊道说的每一句话连续不断地在耳边飘荡,时轻时重,时而模糊时而清晰,洛寂只觉得脑浆,胃液,血流都在身体里翻江倒海。

    有什么丝线一样的东西,正将自己的五脏六腑,紧紧缠绕着。洛寂只觉得憋得难受,汗水不断地从他额头滚落。就在他以为自己要闷死的时候,一颗心脏突然猛烈地蹦跳起来,新鲜的血流在一瞬间喷涌而出。

    从头顶到脚底,自指尖到脾胃都能感受到一股暖流,迅速流过,四肢百骸无一不畅快。就连丝线的不适感都淡去很多。

    而洛寂最后留在脑海中的,却是一抹张扬的火红色,直接穿过水幕,歪了歪头,轻轻“咦——”了一声。

    大概是错觉吧!洛寂无力思考,便沉浸在黑暗里。

    好像也没睡多久,一个东宫侍卫便将他摇醒。洛寂记性好,立刻就认出了对方是那天送自己出宫的那位,但那天不知怎么回事,他把这位侍卫跟丢了,眼下看来,殊道口中的奸细,应该就是......

    哎,不对呀,按照殊道的说法,自己难道不应该失忆了嘛?为什么还记得那么清楚?

    难道说,殊道就是来吓自己的?洛寂狐疑地看了眼前的侍卫一眼,试探性地问,“额,你是,来做什么的?”

    “有位仙君拿了一个东西,托属下转交给殿下。”侍卫单膝跪地,从袖中摸出一个卷轴。恭恭敬敬地递上来。

    洛寂一头一脸大写的懵逼,伸手把卷轴拿过来看了,还真是靖凌城的全景图,那就没毛病啊!殊道是几个意思?

    他把所有的,包括情爱的可能,都仔细想了一遍,愣是想不出其中的玄妙。只能做出殊道是个智障的总结。当然,他没想过可能是自己的原因。

    那侍卫见洛寂一脸苦思,冷淡的脸上忍不住流露出一丝疑惑,“殿下,不用用吗?”

    用?洛寂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对吼,殊道是要他用一下这灵器,好在图上留下他的灵力,方便栽赃陷害。看这侍卫的样子,八成是来监视自己的。不用不会走的。

    正好!正愁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找神火呢!看来今天就能跑出去,回大荒后再多的事情劳资都不管了。洛寂正要喜滋滋地动手,突然又想起了洛书。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不能眼睁睁看着洛书被殊道坑。

    毕竟他敌不过洛书,如果殊道把洛书坑了,就是间接说他敌不过殊道,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但是这样直接跑去说,还是会被抓回来。洛寂歪着头想了一会,只想到了写信这一种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