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欢乐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6本章字数:3549字

    午夜钟声是隔绝两个世界的按钮,一半世界停摆,而另一半正狂热。

    东八号别墅区内的一家私人别墅中,酒精将满室的炫光刺激到癫狂状态,水平不凡的乐队沦为鬼哭狼嚎的伴奏,要不是质量尚且过关的四面墙兜着,这魔音能波及大半个安城。

    一帮就要浪上天的妖艳男女中间,坐一个看起来十分清爽的青年男子,他衣着相对整齐,微醺的眼睛半隐在略长的刘海下,让人看不出情绪,嘴角噙着漫不经心的笑,手里的高脚杯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有意无意的吸引着大多数人的目光。

    “贺寻你这模样怎么还跟个爹似的,忒没劲,这可是我专门依着你的品味请来的乐队,给个面嗨起来啊!”许世徳往他酒杯里续了红酒,“要实在提不起劲,我这里有麻,吸两口再下场跳一会,保管你血脉喷张,好容易盼你留下一回,姑娘们的魂儿可都绑在你身上了。”

    许世徳跟旁边一个浓妆艳抹,但细看起来长的并不俗气的姑娘使眼色,“贺少喝多了,还不快削个苹果给他老人家解酒。”

    那姑娘很不吝啬的朝贺寻抛了个媚眼,拾起水果刀来销了一块苹果凑过去,见他没有拒绝之意,这才更往他身边挪了一下,准备亲手喂他。

    贺寻一手擎着高脚杯,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张嘴,眼尾勾连起嘴角的笑,给所有人脸上都扫了一把春风,“我可没你这样不孝顺的儿子,连爸爸不吃苹果都不知道,去冲一杯咖啡来。”

    拒绝都拒绝的让人心甘情愿,那姑娘噗嗤一笑,起身去给他冲咖啡。

    看来这爷是真提不起劲,也难怪,他一个从来不参加午后夜宴的主,到这个点困也正常,别说他,许世德这会儿都有点没精神,偏偏这位大爷今儿不走,想吸一口都碍着他的脸。

    许世徳不死心又凑过来,“我说你在国外呆这么多年,思想怎么还没腐化啊,大·麻这玩意少吸两口又不上瘾,咖啡不能顶多大用,跟你说我这里的可都是好东西……”

    “你嫌命长呢。”贺寻赏了他一眼,“东八号,市中心,市局的狗闻着味就能找上门来,上回教训还没吃够啊,给你爸积点德吧。”

    “得,今儿你是我爸,我得替你积点。”见彻底拉不下水,许世徳也就不提这茬了。

    别墅是许家的,许世徳平时没少在这里聚众,当然通常这种时候也不喊贺寻来,他们这帮狐朋狗友混世魔王,共同的爱好就是吃喝嫖赌,他们有一个专属圈,贺寻是唯一一个游走在圈子边缘的人,他知道却不参与,出了麻烦会毫不避嫌的帮忙摆平,跟圈子里的人关系都不错。

    圈子里的人多少都有人脉,大小乱子都出过,没见哪家摆不平,所以早就有恃无恐。不过许世徳不怕市局的狗,却一向卖贺寻面子,除了贺家在安城首屈一指的地位之外,他更想与贺寻这样的人交朋友。

    贺寻是贺家长房长孙,很小就去了国外,正经的海外名校出身,不像土生土长的富二代,再光鲜亮丽也透着俗,人家吃喝嫖赌样样不沾,在他们这些乌烟瘴气的太子亲王党中,那就算是一股清流。

    他就属于那种,往那一坐就自然成为关注中心的人,有钱有品,长的比一线明星差不到哪去,面相又随和,斯斯文文的不知道迷了多少姑娘的眼。

    不过斯文跟败类一门之隔,放在贺寻身上的话,这界限常常模糊。

    “我怎么听说你们贺氏最近招了一个海归女博士,还是贺老爷子做主招来的,什么情况,是不是背着你搞了一次孙媳妇海选啊?

    旁边有几个人立马跟着起哄,“贺爷,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怎么不带嫂子来给兄弟们瞧瞧啊?”

    “别瞎传,就是老爷子请来的科研顾问,跟我有什么关系。”

    许世徳才不信,“得了吧,现在的海博随便都能抓一把,哪里就真有值钱的,你们老爷子犯得着上赶着请人来吗,我不管啊,今儿必须见一见,别是遇上了硬茬,人家不搭理你吧?”

    贺寻笑而不答,一脸默认的表情让大家都坐不住了,“不成,老规矩,来来来,快把手机交出来!”

    这帮无聊透顶的混世祖的老规矩,就是交出手机,当场拨通最近通话里的第一个号码,是女的就得叫来当众玩亲亲,他们知道贺寻手机里的联系人不会超过五根手指头,碰运气也能碰上那位吧。

    贺寻眉头都没动,手机解锁痛快的交出去,好像笃定不会打给什么人似的。

    “什么呀,都是陌生号,你记得住谁是谁吗?”许世徳跟捡着宝贝似的翻了半天,没找到任何他想要的信息,不由失望,于是翻到最近通话,毫不犹豫的摁下第一个号码,对方居然秒接,“呦,嫂……”

    手机被贺寻一把夺过去,关闭了视频,直截了当问道:“你在哪?”

    他一边瞪了许世徳一眼,这孙子开视频对准全场,就差在墙上弄个投影了。

    电话里传来极轻却很清晰的女声,听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情绪,“零点一刻,超过30ml的espresso,贺先生,挺刺激啊。”

    贺寻:“……”

    “crema的颜色跟浓度证明萃取研磨都不到位,味道至少要打个七折,所以我建议贺先生还是不喝的好。”女声微微一顿,大概是开车掉了个头,“定位给我。”

    贺寻下意识的捏捏眉头,挂断电话,给她发了定位,抬眼就看到了一片目瞪口呆。

    “刺激啊贺爷,就这还叫没关系那,连你喝什么都这么关注,二话不说就来!”许世徳挫着手,一脸兴奋,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见贺寻无言以对的样子,简直不能更刺激,“嫂子眼力够刁钻啊,哪条通道上的,给介绍介绍呗?”

    “研究化学跟医药的。”贺寻漫不经心说了一句。

    “双学位?高智商啊,那得来我们医药公司啊!去你们公司不是浪费人才吗?”许世徳更坐不住,对这个未蒙面嫂子简直充满了好奇。

    贺寻没搭腔,眼睑低下半个弧度,看着桌上那杯咖啡,克制住了伸手的念头,“换杯美式的来。”

    许世徳没动,戏虐道:“别介贺寻,我这的人水平差点事,一会嫂子来了不是跌面吗,还是回头让嫂子亲手给你泡。”

    “滚。”

    由于这滚字的范围比较模糊,分不清是因为不给上咖啡还是因为那句嫂子,所以许世徳理所应当的选择不滚,只嘿嘿笑。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米贝来了。

    从进入视线范围开始,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沸反盈天的背景音乐好似瞬间空间转移到某舞会现场,莫名其妙的就带了几分清雅。

    米贝穿着没来得及换下来的黑长裙,一路从群魔乱舞的舞池中走来,天差地别的视觉冲击,却是把其他人衬出了违和感,好像这是她的主场。

    贺寻好整以暇的看着,跟她有限的几次接触,她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挺随意,她不走优雅成熟风,更不走清纯淑女风,倒是有点简约神秘的性冷淡倾向,但又有别他人,个人色彩非常明显,以至于这种轻晚礼穿在她身上显得很特别,一时新奇,他看的有点走神。

    “抱歉,刚从朋友的晚宴上过来,衣服没来得及换。”

    “没事没事,嫂子能来就是赏脸。”许世徳招呼离贺寻最近的几个姑娘到旁边坐,给米贝让位,“嫂子您贵姓?”

    不过米贝并没有要坐下的意思,站着做了个自我介绍,“米贝。”

    她脸上的笑意恰到好处,跟贺寻无时无刻都在刮的春风不一样,看上去更让人舒服,可许世徳却莫名的感觉这两个字是在提醒他,提醒他换个嫂子以外的更合适的称呼。

    “是米小姐啊,久闻大名失敬失敬,您来点什么喝的不?”

    米贝扫了眼桌上的咖啡,“您不用客气,我晚上不习惯喝东西。”

    接下来她很自然的从头到脚扫了贺寻一遍,这眼神跟其他人太不一样,居然对着那张能气死大多数男人的脸毫无波澜,就好像是X光扫病毒一样恪尽职守。

    贺寻很配合的仰坐在沙发上,弯弯眼角,将迷离,微醺,慵懒打包诠释的淋漓尽致,那姿态就是个让人下了药的花季少女,擎等着人来采。

    原本在场上群魔乱舞的几个太子党都跑来,就等着看贺大爷当众亲一个,这种百年难见的画面必须要拍下来发圈啊!

    贺寻竟然十分上道,身体前倾,伸手拉住米贝的手腕,顷刻间就把人给拽到腿上坐下,被红酒上了一层薄色的唇毫不犹豫的靠近她的嘴角。

    “贺先生。”带了酒精温热的呼吸拂在她脸上,只差一点就要触碰的时候,米贝淡淡开口,“接吻并不利于解酒,你可能更需要吃点苹果。”

    米贝一边说着,就着坐在他腿上的姿势,削了一块苹果递过来,“贺先生胃里的气息提醒你必须该吃点东西了,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建议,你可以不接受。”

    贺寻稍微愣了一下,但遂即含笑张嘴,愉快的吃下了那块削皮削的很专业的苹果。

    所有人:“……”

    太欠了,说好的不爱吃苹果呢!

    水果的清甜在他嘴里缓慢的延展开,相隔太久显的有些陌生的味道让他轻微不适,贺寻的嘴轻微蠕动着,固定在嘴角的笑意会让人误会他是喝了一口掺了蜜的酒,然后眼神越来越深,好像真的醉了。

    “呦,贺爷是真醉了。”许世徳很有眼色的说着瞎话,“是不是该找个地儿解解酒?我司机就在外头,我让他送你们。”

    说着就播了电话,铃声突兀的响了好长时间,没有人接,他又接连打了好几个,脸色越来越难看,“奇怪,定位就在附近,难道……”

    贺寻淡淡扫了一眼,这司机……估计是正在干什么不好当他面说的事。

    “别忙活了许二,米小姐送我就得。”

    这话透露的信息含量有点大,让所有人的眼色瞬间暧昧,米贝微微一笑,从他腿上站起来,“还能走么。”

    贺寻拉着她的手顺势站起来,一半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以实际行动回答了他基本不能走的事实。

    许世徳扔下电话站起来,假模假样的挥挥手,笑的无比暧昧,“那对不住了啊贺寻,米小姐,二位要尽兴哈!”

    在满场或戏虐或妒忌的视线中,米贝半拖着一个废物少爷走出了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