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吃早餐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7本章字数:4782字

    “是哪个天杀的王八蛋把我女儿害死的呀!我女儿才十九岁啊……让那王八蛋滚出来,我要弄死他我……”

    “阿姨您节哀,这里是警察局,我们一定会为您的女儿讨回公道的。”

    “叫谁阿姨那!警察局还不让人哭啊!我的宝贝啊……”

    米贝贺寻两人还没到门口就听见大厅里热热闹闹,不用看,门口指定给堵上了。

    “害死您女儿的王八蛋已经死了。”徐栾把刚才劝她的女警拉到旁边,“我们会抓住更多的王八蛋为您女儿讨回公道,我希望您跟叔叔能尽可能配合我们找到更多有利证据,但在这之前,您二位要不要先去看看您女儿。”

    “什么更多的王八蛋,我女儿到底怎么没的?”

    好嘛,敢情刚才说的时候她一句没听见。

    “吸毒,被诱骗的,所以……哎哎,这位女士……快打120!”

    死者母亲直接就晕了,米贝摇摇头,“贺先生您等我一会。”

    拨开人群,米贝让大家分散开,询问一直忙着打电话的死者父亲,“您太太有心脏病史吗?”

    “什么心脏病,我们忙成这样那里有时间得病,哎你会不会治病,不会治趁早叫正经医生来!”

    徐栾一听脾气就来了,“李玉良先生是吧,您说话客气点,这位小姐有能力为您太太进行急救,这里不是医院,医生不是说来就来,耽误了您太太的病我们担不起责任,请您配合。”

    “嘿,你哪个部门的,等我回头投诉你—哎喂,你说什么大点声,我在警察局呢……”

    米贝冲徐栾摇头,“她没事,就是一时没缓过气来。”

    李太太的难过不是装的,是典型的不能相信女儿离去的表现,只是画风惹人嫌,简单点形容就是这两口子都太以自己为中心,估计平日也没什么时间精力关心女儿,出了事只会怨天怨人怨社会。

    掐过人中,又替她按摩了头,李太太气若游丝的醒来,“她,她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一点自保意识都没有呢,我不是这么教她的啊……”

    “李太太,我建议您先去看看她,她已经走了五个小时,挺孤单的。”米贝说道。

    “你,你一个大姑娘你懂什么,怎么能理解我们当父母的心呢,我们一心为了她,拼命的赚钱养家,她,她怎么这么不自爱……”

    “我没当过母亲,但我当过女儿,我想如果我死了的话,应该不太想听到这样的评价,并且,我会想父母可以原谅我先离去这件事,然后多陪我一会。”

    李太太张张嘴,不知道是不是想骂她忘词了,愣怔着只是掉泪,哭了好半天才说:“让我,去看看她……”

    大厅终于清净了,米贝捏着眉,耳朵里嗡嗡的全是人声。徐栾跟着跑开后又折回来,“大米你等我五分钟,我有话问你。”

    “四分半的时候我一定会走的。”

    “得瑟吧你就。”徐栾一边跑一边嚷,“中午给你加鸡腿,等我。”

    她瞥见一直安静站在外围看热闹的贺寻,他的眼睛直勾勾看向这里,嘴角的笑好像定格在脸上似的,是他又不像是他,不知道的还当是谁摆了一尊蜡像在市局大厅。

    “贺先生好似有什么感慨。”米贝站在他面前,审视的看他。

    “米小姐不觉得劝他们是浪费时间么。”贺寻动了动,脸上能看得出些许不以为意,“这种人永远不会产生自责之情,可能会马上再生一个,然后很快忘了这个让他们蒙羞失望的女儿。”

    “不排除这种可能。”米贝笑了笑,“我只是尽可能让那个姑娘清净点离开人世而已。”

    “所以你是不是也会认为,家庭教育的缺失其实就是犯罪,他们或许比毒贩更该受惩罚。”

    贺寻看她的眼神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认真,好似一个寻求认同的小孩子,确切的说应该是他认定了某件事,想要寻求一份同样的认知。

    为此米贝很认真的思考一会,“某些层面来讲,我认为你说的对,但是并不绝对,我们不能倾向性的把死者放在绝对值得同情的弱者角度来看待,毕竟一个人格的形成是多方面的。”

    “米小姐好像也接触过心理学?”贺寻又换上了那副带点探寻意味的欠揍脸,“啊,果然是高智商学霸,课余时间总是比一般人多的。”

    米贝失笑,“我说贺先生,您可以名正言顺的暗查我的档案以及过往,当然,可能你已经这么做了,所以我觉得,我们之间的相处氛围可以更轻松单纯一些的。”

    “那不一样,档案资料哪有米小姐本人来的鲜活有意思,而且是,非常有意思。”

    理所当然的承认暗查别人,贺寻可以说是相当坦诚了。

    “我权且当作你是在夸我好了。”

    “米小姐要自信一点,我的确是在夸你。”

    “……谢谢。”

    “你难道不是应该回夸一下么?”

    “……”她决定以沉默结束这个话题。


    贺寻居然失望的叹了口气,看了眼腕表,“已经四分半了,我去车里等你,不过我建议你给他的时间不要超过十五分钟,因为我想吃早餐的念头正在逐渐消失。”

    米贝:“……”

    徐栾卡在四分五十九秒的时候跑来,拉着她就要往办公室里走,“大米饿了吧,我来亲自给你泡方便面。”

    “停停停,我不吃方便面,有话就跟这说,我还要回家睡一觉呢。”

    徐栾瞥了眼她的车,“不是,你还真打算给资本主义大少爷24小时打工卖命啊。”

    “我建议你有话直说,我的自由时间只有十五分钟。”

    “……”徐栾感觉有点手痒,“保姆当的挺尽责啊,亏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好容易盼你衣锦还乡了,你拿一双料博士回来就为了当保姆啊,我可整天拿你吹牛的,给点面子啊。”

    “那不然呢,你想要什么面子,多少斤我给你买。”

    “滚蛋吧,没诚意。”徐栾搓着鼻子,肚子里翻滚了无数句话到嘴边,罗列太多挑不出一句合适的,于是又咽回去,“老徐上两天还念叨你呢,说你这条件去省里都没问题,只要你愿意,他保证力荐。”

    米贝知道徐栾一直想帮她,没回国之前就替她规划着人生方向,尽管都是当玩笑话说的,大多时候说完了就算了,她还知道他最希望的那个没说出口,那就是进公安局当法医,最好能跟他双剑合并称霸市局。

    徐栾就属于那种,比谁都反感体制但最终还是会选择体制的人,因为他永远跳不出那个框,就像他从小到大花样编排他爸,可骨子里对他是崇拜的,他爸就是他潜意识里的人生大方向。

    所以他给她订下的心理目标都符合这一规律,但可惜,她从来都不在那个框里。

    “替我谢谢徐叔。”

    “别,我从来不谢他,要谢你自己去说。”

    “那成,改天我去看看徐叔徐姨。”米贝看看手机,“没事我先走了,困着呢。”

    “还差八分钟那,给你十五分钟,你要当二十分钟来用才对。”徐栾的脸严肃了两分,斟酌说道,“你,贺三代这个人,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么说吧,从我们刑侦工作者的视角来看,他就是那种随时都会踩过线进局子的人,边缘。”

    米贝后知后觉他说的贺三代就是贺寻,不得不说这个外号……没什么毛病。

    “一个八九岁就误杀过保姆的人,虽然理论上来说客观因素跟巧合度有很大决定性,但我认为这里面不可能缺少主观因素,即便它能忽略不计,可也是一种潜意识里的危险源。”徐栾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微微低垂的眼睑,“我这么说,是希望你长点心,别整天这么没心没肺的。”

    米贝拧了拧眉头,抬眼看他,“徐栾,你身上这处分怎么来的,不会因为翻了太多陈年旧案越轨了吧?”

    “……你怎么知道!”徐栾跟活见了鬼似的,不过旋即又欠揍的嘿嘿笑,“不愧是我发小啊,就是心有灵犀,我跟你悄悄说啊,你别跟老徐说,我最近瞄上了二十多年前那场缉毒案……”

    “大徐!有进展了。”

    此时齐睿跑来,打断了徐栾的话,米贝别开脸,隐藏了那一瞬的异样。

    “查到了,张钧的车十一点左右出现在上木清河,应该是接触上家的……”

    米贝插了句嘴,“你们先忙,我回去睡一觉,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

    徐栾冲她摆手,“那成,我回头找你。”

    米贝走到自己车前的时候,后车窗缓缓落下,贺寻抬起头来,“早餐有忌口么。”

    “没有,我都可以。”

    她其实没什么胃口,主要是为了配合他难得一见的想要吃早餐的行为。

    “早餐我已经定好了,定位发给你。”

    米贝上车系好安全带,笑了笑,“我要十五分钟没回来,你不是白定了么。”

    “请米小姐吃怎么会白定,你如果不想去,我让他们送上门就是。”

    “真想请我早餐,路边早餐店买份豆浆油条就完了,我没那么讲究。”

    她看了眼餐厅定位,泄气,这位置的餐厅去吃早饭,可能会导致消化不良。

    “不吃方便面就算是讲究。”贺寻撑着脑袋,声音懒洋洋的,“是吧米小姐。”

    这么说也有道理。

    贺寻选了一家五星西餐厅吃早饭,她没记错的话,这家餐厅还没到营业时间,贺三代果然倍有面。

    不过这家算不上最顶级的西餐厅,唯一的好处是环境很不错,米贝自从回国,从没有主动进过西餐厅,所以不知道是不是这家味道好,或者是不是贺氏的产业。

    好像猜到她的疑问似的,贺寻说了句,“这里不是贺氏产业,我偶尔会过来。”

    贺寻这种对吃没什么需求的人偶尔去的餐厅,基本就代表了他的最高评价。

    餐厅没有营业,理所当然没有其他客人,餐厅布置的很有私密性,安静舒适,色调相对幽暗,让进来的人自然的产生安全感,从而能最大限度的放松身心,这大概是他常来的原因。

    “贺先生,是现在上菜吗?”

    服务员很礼貌的没有过分打量米贝,但好奇心肯定是有的,米贝甚至能感觉到,可见贺寻不常带人来,尤其是女人。

    “嗯,一起上吧,不分先后。”

    贺寻带她走向靠窗的位置,替她拉开座椅,“我随便点的,希望合米小姐的胃口才好。”

    一进这样的地方,米贝很自然的就会减少食欲,何况她本来就没什么食欲,尤其再对着一个很可能只看不吃的人,可能会更糟糕。

    服务员上了七八样粥依次摆在餐桌上,两份吐司鸡蛋培根,几样水晶饺,最后居然还真上了一份油条豆浆,只不过从卖相上看,都是五星级标准。

    米贝:“……”

    说实话这餐厅是贺寻开的吧,居然还带点餐的,见过进五星级西餐厅吃豆浆油条的吗,还是说她其实是进了一家粥店?

    瑶柱虾仁粥,生蚝粥,海参粥……有选择恐惧症的来,可能要疯。

    “我能想到的早餐大概就是这些,让后厨都做了些,不知道味道如何,米小姐可以随便尝尝。”

    米贝失笑,就近端了碗虾仁粥,她必须得承认,狂吐过后最想吃的就是粥类的食物,贺寻很细心周到。

    不过话说回来,没点细心周到的能耐,很难深层次的散发魅力,撩妹也是要看层次的。

    贺寻挑了一碗生蚝粥摆在面前,但是没有要下口的意思,眼前这一桌很赏心悦目的早餐,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

    米贝没有勉强他,自己舀了一勺粥吃了,味道对得起卖相,可以说是非常不错了,“如果这里以后做早餐,我可能还会选择过来的,味道很好。”

    贺寻笑了,“米小姐喜欢就好,以后想来吃,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贺先生总陪我来么?”她好整以暇的笑着,她如果刻意想笑,会让对方觉得舒服的恰到好处并且很难说出拒绝的话,只看这句话本身的目的而言,几乎是有些引诱了。

    “好啊,我一个大闲人还不是随叫随到,很荣幸。”

    他拿勺子在碗里搅了一下,又放下了。

    “米小姐为什么会选择化学跟医药专业呢,我的意思是说,跟你的气质很不搭。”

    “因为没有其它的可选。”米贝的手顿了顿,很快接了一句,“我一度想学医,后来受徐栾影响,考虑过学法医,但是我发现我害怕上解剖课,于是放弃了,选择了相对相近的两个专业。”

    “你害怕解剖,徐警官居然不知道?”

    “这么丢人的理由,我干吗要说。”

    贺寻扬了一个很灿烂的笑,“所以米小姐现在告诉我,是很信任我的表现么。”

    是不熟才无所谓说的表现,不过米贝肯定不会这样说,因为失落感会一定程度上影响食欲,她的任务是尽可能让他吃东西。

    “是建立信任的开始,既然昨晚你都看见了,再藏着掖着就不够诚意了,你说是吧贺先生。”

    “米小姐的诚意很让我感动。”他再次搅了搅粥,终于舀了半勺填进嘴里,微微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咽下去了,好像吃药一样小心翼翼,又生怕自己会吐出来一样迅速下咽。

    米贝注意着他的表情,她之前对他的判断是,很有可能他是为了什么目的而表现出来的厌食,因为他有别于很多厌食症患者,至少没有瘦到皮包骨,证明他在维持着最基本的生理机能,更没有大多数厌食症患者表现出来的厌世焦躁症状,也就是抑郁症的一些表现。

    但是现在她要推翻之前的推断,她发现他的确有进食障碍,说明他很难通过主观意愿来引起对食物的兴趣,导致这种障碍的原因很多,比如……

    她想起徐栾说的有关贺寻失手杀死保姆的案子,大致可以给贺寻规划一个童年,大家族里规矩多,跟父母没什么培养感情的机会,生活起居都是保姆照料,假如再不幸遇上个道德缺失的保姆,对小孩子的行为跟心理会形成严重的扭曲。

    但是并不能确定什么才是最终导火索,如果不能了解更深层次的原因,她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他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