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噩梦中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7本章字数:3350字

    “米小姐吃饱了?”见她放下勺子,贺寻问了句。

    “嗯,可能是累了,没什么胃口,抱歉,影响到你吃早餐的欲望了么。”

    “不会,我本来也不想吃。”他看着越过玻璃窗投洒进来的晨光,温和的覆盖在每一样食物上,对面的人也因为这层光变的柔美亲和。

    美好宁静的早晨,丰富到足够让人大快朵颐的早餐,旁边还有个很懂得陪伴的姑娘,他找不到任何不吃点什么的理由,但很可惜,他仍旧没有任何吃东西的欲望,吃早餐这种概念,已经在他生命里消失很久了。

    包括在这个被称为早餐的时段内,吃任何东西都会让他不舒服,刚才勉强咽下去的一口粥,好像吞了口金子一样另他窒息。

    “如果不是因为米小姐,我可能都不会坐在这里,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该让我祖父给你增加酬劳。”

    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贺老先生在这时候转了一笔账过来,大概是符合他说的“有进展就会额外支付费用”的话,看来贺寻能在正常的时间坐在餐桌前并且吃一口粥,就算是很大的进步了。

    米贝只看了一眼就锁了手机扔进包里。

    按照贺老先生的要求,每次跟贺寻在一起的时候,米贝都要跟他及时回报贺寻吃饭的问题,之前几次出于礼貌,她通常回复的很及时,但是今天她有点儿不想搭理,甚至有些气愤。

    这种可以称得上是监视的关心,足以让一个正常人崩溃,她不想去思考贺老先生如何知晓贺寻或者是她的一举一动,她现在很累。

    贺寻笑了笑站起来,体贴的说道:“我送米小姐回去吧,你精神不太好,还是别开车了。”

    “不用。”她下意识的拒绝,“还是我先送你回去吧。”

    “没关系,我已经叫我的司机去你家接我了,本来送女孩子回家就是应该的。”

    “……”

    贺寻再次强行绅士一把,坐到驾驶座上,调整了下座椅位置,那两条大长腿站着的时候没觉得,坐在她的车里顿时感觉无处安放。

    米贝跳着眉角坐在副驾驶,这种位置对调的感觉让她不太习惯,她不怎么喜欢别人在属于她的领地里指手画脚,更不说还要送她回家,还要他的司机去。尽管她的房子是租来的,却也想要保留一定的私密性。

    看来她今后的生活将不会平静了。

    “别介意,我就是一不小心记住了你家的地址,都怪我记性太好了。”贺寻失笑,体贴的替她放下遮阳板,“累了就睡一会,放心,我不会把你卖了的。”

    “我怕你干脆把我丢了。”

    米贝看他在调导航,怀疑他根本不认路。

    贺寻低笑,居然笑出了声,“再怎么说,也比住到现在还要依靠导航回家的人要好一些吧。”

    米贝嘴角一抽,她只要离开了自己熟悉的范围,基本都要靠导航,况且算起来,她现在的家住了也没几天,多拐俩条路基本就找不着道了。

    “看来我以后得慎重要米小姐来接了,要不以后我来送你上下班吧,万一我的治疗师哪天因为迷路丢了,我上哪再找一个,你该知道导航这种东西有时候会很坑人的。“

    她很想说,“肯定没你坑。”

    “好啊。”米贝笑着瞥了他一眼,“就从贺先生正常吃早餐开始吧。”

    贺寻轻叹,“你还不如干脆拒绝。”

    这个话题成功的让贺寻专心开车,米贝把视线放到开始了早高峰的大街上,思绪没有因为停止应对格外让人费神的贺寻而平静,反而更加杂乱无章。

    车停在小区门口,米贝老远就看见一辆姿态极为霸道的幻影横亘在大门外,活生生把小区拔高了几个档次,车里下来一个姑娘,朝着他们的方向挥手,夸张的好像是来接火车的。

    米贝眼角余光有点神经质的看了眼贺寻,明显感觉他嘴角有抽动迹象,不知为什么,她十分想笑。

    “贺先生就送到这里吧,我自己开进去就行,谢谢你费心跑一趟。”

    说着她开门下车,贺寻也从车上下来,朝着那姑娘招手。

    小姑娘看着年岁不大,屁颠屁颠跑过来,一边遵循着理智往贺寻那头看,一边又被女人的本能支配,视线不受控制的往米贝身上瞧,“贺,贺总早上好!”

    “嗯,早上好。”

    贺寻看着米贝上车,注意到她发现座位调回原位时微微停顿的表情,眉梢很自然的扬了一下。等车开走了,旁边冷不丁“哇”的一声,把他吓了一跳。

    “哇……小姐姐腿好长,小姐姐皮肤好白,小姐姐身材怎么那么好……”

    “啪!”贺寻屈指在她脑门上爆了一下,“哈喇子收回去,现在姑娘看姑娘都这么急不可耐吗?

    “嗯嗯!贺总你不懂,”

    张小颖,你开这辆车出来,怎么想的你跟我说说。”

    张小颖揉着脑门,“拉风啊,抬身价啊,显得您有档次啊,我寻思着您难得送什么人回家,说不定是个特别的……姑娘什么的,怎么样贺总,我是不是考虑的很周到!”

    “嗯,非常周到。”贺寻手插进口袋里,对她的行为表示充分肯定,“下次可以再低调点,我的身价不需要这么抬,如果你能待在车里那就更好了。”

    贺寻在周围无数道视线的注视下保持微笑,走向他从来没临幸过的座驾。张小颖抓着脑袋跟在后面,琢磨着他们贺总的表情,那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呢?

    就当他是高兴吧,反正贺总从来也没有不高兴过。

    “贺总您回家吗?”

    张小颖上车后贼兮兮的偷瞄了后座一眼,试图从他们贺总那厚长的刘海下窥视点情报,因为她觉得贺总现在的状态,很完美的诠释了一夜风流的后遗症,只可惜凭着她的段数,在遇上贺寻那蜜糖般的笑容时就会自觉自愿的缴械投降,完全拜倒在他的绝世容颜下,唯一的念头就是:

    “啊啊啊!贺总这么帅怎么办,好想流口水!”

    贺寻放松的依靠在舒适度极堪比按摩椅的座椅上,疲累的眯上眼,“去南恒路。”

    南恒路有他自己的一套公寓,通常今天这样的日子,他一般不回贺家别墅。

    “好嘞贺总,您今天还有出行计划吗?”

    “没有。”想了想他又补充一句,“今天所有的电话都不要转给我,车停在车库,你打车回公司。”

    说着又给她转了五百块打车费,张小颖一激动差点压线,她感觉他们贺总今天格外大方,平时车钱最多给三百,啊,难道是因为那个漂亮的小姐姐吗,啊啊他们贺总是不是恋爱了!

    一整天不接电话,肯定是热线专属!

    “好好开车。”

    后面轻飘飘一句提醒,张小颖脖子一缩,顿时不敢胡思乱想了,心中默念:她开是豪的要上天的豪车,刮道杠就要卖身葬自己了,蹭块皮就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张小颖。”

    “有!”

    贺寻失笑,“算了,去别墅吧。”

    “是!贺总!”

    …………

    米贝上电梯前拨了贺老先生电话,“贺老先生,刚才不太方便。”

    “米小姐你别见怪。”可能是看出了她的反感,他上来就客气的解释,“贺寻是我最在意的孙子,他的情况很让我担心,所以一些必要的监视不能少,不过你放心,我的眼睛只放在餐厅,你做的很好。”

    米贝克制住冷笑的嘴角,“我能理解,不过贺先生只喝了一口粥,距离正常的吃早餐还很远。”

    贺老先生笑了,“你做的已经很好了,他能在正常的时间吃一口粥,这就是最大的突破,假以时日总会好的,我很看好你。”

    米贝没再多说什么,贺寻那个情况,贺家人恐怕想的过于乐观了,这不是单纯厌食症的问题,在她看来,贺寻只要愿意,坐下来吃顿饭并不难,但根本的问题却解决不了。

    当然,贺家人或许并不在意根本问题,哪怕是贺寻吃完马上吐了。

    电梯再次打开的时候,她赶走了脑海中有关贺寻的一切问题,回到家,直接进浴室脱掉身上的裙子丢进衣篓,热水开到最大。

    水流从头顶洒下来的时候,她热闹的思绪才稍稍平息。她就这样一直站在花洒下,任凭水气雾气围拢,强行驱赶她对干冷气息的记忆,直到对热度到了最高承受极限,她才动了动,挤了一把沐浴液,仔细的戳着每一寸皮肤。

    足有一个多小时后,她从浴室出来,头发吹到半干,关上房间里所有的窗帘,然后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十分钟后,她揉着眉心坐起来,从床边抽屉里找了两片安眠药干吞下去,然后再次躺回枕头上,拿眼罩遮住了眼睛。

    两片安眠药可以保证她睡五个小时,这是个相对舒服的睡眠时长,足以维持一整天的精力,如果睡太长,她会更加疲乏。很不幸的是,今天的两片药超常发挥,她感觉自己睡了好长时间,怎么也醒不来。

    可能是一整夜消耗太多精力,也可能是进解剖现场的后遗症,她睡的非常不安,她的身体一直在不同的空间穿梭,她躲进了一个狭小的垃圾桶里。

    黑暗与恶臭充满恶意的包围着她,她能做的只有拼命蜷缩自己的身体,脚底好像踩到了狗屎一样的东西,黏腻腥臭,灭顶的气味往她脑逢里钻,但是她必须忍着,不能发出一丁点的响动。

    “小米姐姐你别出来啊,我不疼,真的不疼……”

    她听到了一个很讨喜的声音在跟她说话,仿佛又没有听到,因为她什么也看不见,她的眼前只有黑暗,可能还有一片猩红。

    “我叫你小米姐姐吧,从此我就有个姐姐了呢,姐姐……我的身体好凉,姐姐……我的心脏好像丢了,姐姐姐姐……”

    …………

    熟悉的音乐强行闯入她脑海里的那一刻,米贝惊醒,她攥着冰凉的心口,大口喘着粗气,她抓起床边的手机,胡乱摁下接听键,是徐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