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跟踪器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7本章字数:3211字

    米贝回家换了身衣裳,又出了门。

    她开车去到离家近十公里外的西区,这边是个老城区了,从东区一路开过去,巍峨高楼层层递减,繁华迷眼的都市夜景开始晦暗,一帧帧倒退的夜景犹如一个城市发展的缩影,很客观的记录了安城这几年的发展历程。再过了西区主城区后,一夜退回解放前的感觉尤为明显,连昏黄的路灯都亮的漫不经心,遇上几盏心情不好的,苟延残喘犹如闹鬼,非常考验一个夜间独行人的心理素质。

    在闹鬼现场走十几分钟后,又会有成片的光出现在视野中,好像一座暗藏在荒野的孤城,这里是安城有名的销金窟之一,上木清河。

    在距离上木清河一两公里外有一个汽配城,紧挨汽配城的是连片扎堆的4s店,米贝会定期过来保养车,不过这个点是不提供服务的,她把车拐进了一家汽修店。

    靠近不夜城的各种行业几乎都是在晚上赚钱,米贝一进去就看见了几辆车同时在做保养,而且看样子车主不在,两个维修工不紧不慢的抽着烟,平均五分钟捣腾一下,非常的随心所欲。

    米贝停车下来,两个维修工不知从她身上看出来什么特殊的气质,齐刷刷的盯着她瞧,好像在给什么估价。

    “美女这车才买不长时间吧?”

    其中一个寸头扔了烟头过来,带来一阵恼人的烟呛味。

    “嗯不长,我来做个检测。”

    寸头带着怀疑的眼神再次扫了米贝的车几眼,横看竖看没看出来是个二手车,车况也很新,那要检测个粑粑……除非是偷来的。

    “美女,您说的检测是哪一种?”

    寸头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可能,差点给忘了,这年头常有人来做跟踪器排除检测,看米贝这个打扮气质,最大的可能就是被什么流氓给盯上了,不大可能是给人当小三,再或者是家里老公对漂亮媳妇不放心,也容易干这种事。

    想到这里寸头八卦的打量她一眼,似乎想看出点勾三搭四的苗头来。

    米贝就是来做跟踪器检测的,她怀疑车上被人装了定位器,而汽修站的检测通常比自己做专业的多。

    “定位器检测,我需要最专业的扫描仪,另外不需要拆除。”

    像是米贝这种不需要忽悠就很上道的最讨人喜欢了,一看就是不考虑钱的那种,寸头的态度瞬间和蔼起来,不过不拆除会少赚很多钱,他琢磨着得劝两句。

    “美女被什么人盯上了吧,我告你现在就是有这种不道德的渣,你看你大半夜的一个人跑出来多危险啊,没准儿就能尾随你过来,这片可是出了名的三不管,今儿早晨来了好几辆警车,看着挺是那么回事,最后屁也没查出来,溜溜走了。”

    所谓的三不管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不管,是管不了,上木清河里有许多高档私人会馆,没有点背景根本不能立足,通过正面渠道能查出点什么来就怪了。

    而且这些人手眼通天,估计在许世徳进市局的那一刻,他们就收到报信了,集体摇身变成正当的不能再正当的娱乐场所。

    “其实多花不了多少钱,您要是不想拆也行,我给你装个屏蔽信号的,不过你在车上的手机信号也会受到干扰,治标不治本。”

    “这样啊。”米贝适时的表现出那么点恍然大悟的表情,人傻钱多的挥挥手,“那就拆吧,钱好说,不过你们这能给客户保密吗?”

    “瞧您说的,现在各行各业都以保护客户隐私为最高服务宗旨,不然怎么混的下去,您擎好吧,妥妥的。”

    这种一看就是能回头的客,跟踪器这玩意装一回就能装两回,以后来的次数多了,大保小保做几次,就能发展成固定客源。

    “美女您瞧啊,我们这里的扫描设备是最专业的,您千万别听别地儿忽悠,也别去淘宝买几百块的所谓检测器,有的跟踪器非得专业人士才能搞出来。”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他没提,有的跟踪器会设置潜伏期,GPS不发射信号的时候是无法检测的,如果最终检测不出来,他就会建议车子留在这里几天,多留几天,就能多忽悠点其他费用。

    米贝没听他长篇大论,而是把目光放到还在角落里吞云吐雾的另一个维修工身上,这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年轻,一头五颜六色的鸟毛,显得很喜庆,不过他此时的脸色可跟喜庆不挂边,蜡黄的脸上挂着两道浓墨重彩的黑眼圈,脸颊消瘦,嘴唇苍白还爆皮开裂,基本上闭眼就能直接扮演尸体了。

    他吸烟的姿态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举着烟杆歪在炕上吸大烟的经典形象,恨不得一口抽完一根烟的架势,不时抽两下鼻子,眼神已经不大聚焦了。

    此时打外头又进来一人,刺猬头,红衬衣紫外套尖皮鞋,浑身挂满闪瞎人眼的金饰,几乎时尚出了一种城乡结合风的杀马特形象来。

    他进来也没看人就嚷嚷,“光哥这两天人不在,没人敢出货,给多少钱也不好使……”

    注意到米贝的存在后,他短暂的闭了嘴,又看她低头专心刷手机,确定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后,这才揽着鸟毛到一边去。

    米贝刷着好久不开的微博,隐约听见鸟毛几声抱怨,“他娘的我手头没货了啊,再不搞点我就要死了,我就不信整个不夜城一点渣都不剩了……钱我一会儿有了,等外头那傻娘们儿走了……”

    敢情她人傻钱多的挽救了一个贫穷潦倒的失足少年。

    刺猬头声音压的低,她只听到几个字眼,没凑成什么完整的意思。

    “美女,找到了!”

    寸头这边进展很顺利,没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连米贝都感到意外,心说贺家居然没整个国际级别的定位器?

    “没有多高明,就在后保险杠这边,我顺手给您拆了就得。”

    听这口气就是淘宝两百块的检测器就能检测出来的水准,其实米贝开始只是怀疑,毕竟她认为贺老先生那样的人物,就算干点下作事也不至于藏着掖着的,何况他都承认在监视贺寻了,监视她还不就是为了监视贺寻吗,没必要多此一举。

    没想到还真给找出来了。

    等拆完了付完钱,米贝开车出来,转而去了上木清河。

    上木清河的构建组成比较奇特,是集酒吧一条街,高档私人会所以及各路大排档为一体的神奇娱乐城,所以三教九流高中端人士应有尽有,这个点正是夜猫子们开始欢腾的时候,所以整个不夜城堪比集市一样热闹,比市中心人气还旺。

    米贝先去了酒吧一条街,把车停在公共停车场,她一路走过去,注意着五花八门的店名,视线在一块超过三种颜色组合成的牌子上停了一瞬,然后不着痕迹的转开,选择困难的左右打量几遍后,进了那家斜对面的一个叫“青木”的酒吧。

    那家店名叫“迷失浪人”,包含她从刺猬头嘴里听见的两个字眼,所以她判定他们的毒品来源很可能就出自那里。

    她分析的情况是,整个上木清河应该有一个统一的毒品来源,这个来源估计就代表了这里背后最大的势力,然后所有娱乐场所的毒品供应都是一层层走下来。当然不见得所有的店都有,也很可能只涉及少部分的店,但米贝相信,只要谁来表现出那么点意思来,肯定能有人给联系到上家。

    她进到酒吧的同时,二楼包厢内的监控上,人为放大了有她出现的画面,坐在监控前的人眯着眼打量她,恨不得装一副透视眼。

    “怎么光哥,这娘们儿有问题?”

    “不知道。”监控前的人开口,“这段时间要注意所有眼生的人,条子一定会安排人进来探底。”

    “咳,那哪看的过来啊,我看这女的就不像,她这一看就是那种追求个性与品味的高端文青,说文青也不大合适,反正就是那类人吧,永远不带你玩的高知型,他们这种人才不会给条子卖命,我看就是来酒吧寻找感觉的。”

    也许是米贝刚才那选择障碍的表现排除了部分嫌疑,光哥松懈下来依在沙发上,“去找个人跟她搭两句嘴。”

    “好嘞光哥。”

    小跟班出去没一会儿又回来,压低声音在光哥耳边说道:“姓刘的那傻缺居然把杂毛给带来了,说是实在忍不了了,要多少钱也买,卧槽那傻逼就差在脸上挂块‘我要吸粉’的牌子了,这节骨眼上不是要命吗!”

    “那还不赶紧把他打发了!”光哥烦躁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你亲自去,注意别说不该说的,他要是露了马脚……”

    光哥的表情说明一切,小跟班不敢耽搁,出去处理杂毛了。

    米贝要了杯鸡尾,找了个靠窗的角落坐下来,这家酒吧属于舒缓蓝调风,也不嘈杂,整体比较符合她的审美。她刚坐下没多一会儿,就有一个大波美女朝她走来,手里端了另外一杯调酒放到她桌上。

    “小姐您好,这是咱们店里赠的酒,凡是头回来我们这里的人都有。”

    还有这么好的规矩,米贝笑了笑,“我不太喜欢这个调,能换一杯么,或者您赠给别桌也成,我一杯够了。”

    大波明显一愣,随即笑笑,“我就看出来您是个有性格的,没问题我给您换一杯,您喜欢烈一点的还是更烈一点的?”

    “有多烈的?”米贝笑着反问。

    大波看她的眼神都不大一样了,似乎是在衡量什么,“您等一下,我给您调一款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