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空虚病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7本章字数:3523字

    徐栾开火箭,比追踪来的警车提前一步到达现场,饶是他心理承受力强,也差点被眼前醉生梦死的场面蛰瞎眼。

    不算窄的大道上,横七竖八的停了五六辆超跑,其中最贵的一辆车身凹陷,以让人肉疼的姿态横亘在路中央,几个以机车宝贝为主题风格的小嫩模以它为道具背景,扭着各种不可思议的动作摆拍,呈跳水姿态扎在沟里的红别克,不时充当一下虚化的远景,颜色诡异的相称。

    地上斑斑血迹,散落的车身残片,躺在路边不知死活的机车司机,再看那帮浪男浪女,好像看了场搞笑电影,有说有笑毫不在意,甚至还冲徐栾吹了声哨。

    他的车停在米贝车旁,惨不忍睹的车,更加惨不忍睹的小流氓,还有一滩滩的血,戳的他眼疼。

    “你来的够快啊。”米贝看他一眼,知道他肯定想问点什么,但眼下不是解释的时候,“得帮忙联系一下最近的医院,他快不行了。”

    徐栾意味不明的盯了她好长时间,直到贺寻闯进他的视线,他才转开目光,没好气的打着电话,“联系最近的医院,多派几辆车来,要快!”

    他下意识的想去摸根烟,才发现走的着急了没带,此时有个很有眼色的人递了一根过来,他抬起头,没接,“人民警察不收群众一针一线一根烟,贺总客气了。”

    贺寻没勉强,“现在像徐警官这样廉明又勤政的人已经不多见了。”

    “谢谢赞美,不过我很好奇啊贺总,你们这样夜以继日的玩命作死,图什么呢。”

    徐栾必须承认,在看见贺三代的时候是稍稍松了口气的,且不说她出现在上木清河是不是因为贺寻,但他如果不在,自己一定赶不及过来救她,路上的时候他遇上了逃跑离开的小流氓,光是看他们的样子就能让他脚底发凉,他当时的念头是,米贝可能已经出事了。

    直到这会儿,他才能静下心来,再看贺寻这幅纸醉金迷的样子,就又把他那遇见小流氓就想铐的本性给激发出来。

    贺寻就这个哲学性质的问题思考了一会,说道:“大概是精神空虚。”

    米贝:“……”

    “那巧了,我们公安局专治精神空虚,贺总跟我走一趟吧,先把酒驾的问题处理一下,顺便解决精神层面的问题。”

    贺寻:“……”

    “不是吧徐警官,我们玩自己的命也犯法吗?”许世徳一听又要进局子,顿时五雷轰顶,扔下小嫩模就溜溜跑过来,“米小姐路见不平拔刀救小流氓,我们纯粹是见义勇为搭把手,都是好事啊,表扬就不用了,能不能不进去啊,我刚洗了澡的。”

    徐栾笑笑,“许总嘴里这味,不用测都知道要过百了,酗酒飙车,我们有义务帮诸位醒醒酒,最多罚点钱,不多,洗澡的事好说,您要不嫌弃,我们局里看守所有澡堂子。”

    许世徳:“……”

    搜寻的警车陆续赶到,徐栾不跟他们扯淡,直接叫人打包带走,他留下来清理现场,米贝要先一步跟着去医院。

    “你先过去,我随后就到。”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没说成,“算了,回局里再说吧,有什么话先留着。”

    米贝点头,她救鸟毛这事有点敏感,肯定要去说明缘由,不可避免的就要触碰到她的用意。徐栾在理智上已经开始怀疑她了,尽管她没什么好心虚的,却觉得有点对不住他。

    她上了去医院的警车,前脚上去,贺寻后脚跟了上来,理所应当的坐在她对面,她扫了他几眼,没有发现明显的受伤痕迹,所以他跟来干嘛?

    “贺先生是不是该归到酗酒飙车那一拨?”

    贺寻举着自己的胳膊,比想象中健壮的小手臂上,赫然几道不明抓痕,几乎是要拿放大镜才能看出破了皮的程度,“蹭车去打疫苗。”

    米贝:“……”

    身娇肉贵的贺总不太关注别人的震惊无语,兀自解释,“我从小伤口就不容易愈合,为防万一,还是得上点药,虽然那小嫩模应该没有携带病毒,不过打一针总归保险。”

    小嫩模……

    “贺先生的夜生活怪丰富多彩的。”

    贺寻把手臂搭在腿上,半身不遂的样子很像叫人砍了一刀,“还好,不常来,应酬嘛,要是知道米小姐今天也在周围,我少不得还要麻烦你跟我演戏的。”

    米贝想起那个跟踪器,把怼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笑了笑,“又空腹喝酒了吧。”

    贺寻:“……”

    他感觉这应该会是个长期把柄,任何时候都有一招制敌的威力。

    “您这么下去,我都不好意思再要老先生的酬劳了,您要在我手上得点什么病,我没准还要倒贴。”

    “午饭吃了些,所以晚上没有胃口。”

    这种汇报日常式的口吻让他微微一怔,不明白这话是怎么从自己嘴里溜出来的,甚至连后面那句“吃过又吐了”的话也差点顺嘴滚出来,他捏捏鼻尖,换了一句,“米小姐提醒我了,看来我得写份声明,以后生老病死都得免了米小姐的责,你花费时间精力在我身上,酬劳是不能少的。”

    这话依然具有贺总日常欠揍的风格,可如果在脑子里多滚几遍的话,依稀能琢磨出点正经的意味来,米贝觉得,他可能真会回去写一份声明。

    有点异样尴尬的气氛在不大不小的空间里流窜,直到被隔在中间的鸟毛打断。

    “坏了。”米贝摁住忽然开始抽搐的鸟毛,“请问还要多久到医院?”

    开车的小刑警看看路程,“最快也要十分钟,他撑不住了吗米小姐?”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油门踩到底,“好容易逮着一个,可不能叫他死了。”

    米贝当然也知道鸟毛活着的重要性,他进酒吧吸毒,还差点被灭口,很可能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蹲班蹲点的警察们好容易抓住个现行,肯定要从他嘴里套点话,若不是考虑到这个原因,她也不会冒险救他,还违禁给他打了抑制剂。

    他如果就这么死了,首先抑制剂的事就说不清楚。

    “贺寻,麻烦你帮我摁住他。”

    贺寻明显一愣,似乎是在考虑从哪下手,毕竟他是个物质丰富精神空虚没干过这样活计的富三代。

    他勉为其难的摁住了鸟毛的两只胳膊,血腥气一阵阵往他脑门里钻,他屏住呼吸别开眼,强忍住想吐的冲动。

    米贝从包里掏出一支针剂,准备给鸟毛打进去,却被贺寻抓住手,“你……”

    他的神情有点一言难尽,集中了嫌弃,恶心想吐,以及质疑与不敢置信,估计是想说她疯了。

    “是镇定剂。”米贝不由分说的把针推进了鸟毛静脉,“贺先生不用这么紧张。”

    他紧张了吗?贺寻抽了抽嘴角,正要松开手的时候,一坨不明呕吐物很没眼色的喷在了他价值不菲的衬衣上。

    贺寻:“……”

    现在笑两声可能很不厚道,而且米贝认为贺总的眼神似乎是要吃人,但是她没忍住。

    一向从容的贺大少原地黑脸将近一分钟,在脱下衣服出卖形象跟继续穿着然后把自己恶心死之间左右摇摆,最终决定局部性的解决问题。

    “需要工具吗?”米贝很善解人意的看出了他的意图,从包里找了个化妆用剪递给他,“没事,大晚上的没人看。”

    贺总是个活给自己看的典型代表,哪怕世上的人都死绝了,他出门前也会花一小时来收拾形象,更别说现在还有人。

    然而剪完了衬衣后发现,这形象还是不可挽回的丢到了姥姥家。

    米贝往他腰间看了一眼,本来是毫无目的性的一眼,却忽然发现贺寻身上很有料。一个不正常吃饭的成年男子,从外表看多少都有些消瘦,但没想到他居然有腹肌,他的皮肤偏白,在黑色衬衣的衬托下,有种病态的柔和,而紧实的线条又很好的中和了这种病态柔,若隐若现在破开的洞里,十分的引人遐想。

    不过有料归有料,在一件高档衬衣上剪一个滑稽的口子,视觉上来说并不具有任何美感,所以贺总的脸色意料之内的更难看了。

    一个破洞成功的让贺寻停止各种聊骚,直到进医院都没开口说一句话,不知道会不会种下什么心理阴影。

    医院配合警方工作,第一时间把鸟毛跟另外两个小流氓推进急救室,米贝舒了口气,看看时间已经两点多,白天补足的精神开始走下坡路,她有些乏困,正想找贺寻聊两句提提神,却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不会真去打疫苗了吧,她摇头失笑,觉得贺三代这个人挺有意思,把表里不如一这种特质发挥的淋漓极致,明明对她满怀戒心,却又事事都来凑热闹。

    她站在窗前,把窗户打开,夏夜的暖风一股脑涌进毛孔,舒展着过度紧绷的身体,医院的位置很僻静,近处是层层绿植,远处是看不分明的低矮山头,有别于灯火高楼的都市夜景,舒适,又能给人安全感。

    这家医院倒是挺会挑地方的。

    医院是私立医院,注重环境本身带来的舒适感,简欧的装修风格,舒缓淡雅的色调,处处可见鲜花绿植盆景,基本可以媲美一家四星酒店。

    贺寻乘电梯上了三楼,手里拎着几盒切好的水果,走到护士值班台。

    “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三楼是超V病房,目前并没有人入住,而且已经过了探望时间,所以新来的护士小姐姐以为这位帅哥走错了门。

    贺寻把水果放到值班台,挂上标志性的笑,“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你好,我来找你们赵医生。”

    大半夜的有这么个大帅哥散发着腻人的雄性荷尔蒙,极为考验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的抵抗力,“啊,赵,赵医生进手术室了,请问您贵姓,等一会他出来了,我告诉他。”

    “没关系,我等一会就是,可以去你们值班室坐一会吗?”

    小护士的脸蹭的就红了,“可,可以,不,不……”

    她后知后觉不太好,可贺寻已经要往里走了,“帮我拿点消毒水来,如果有干净的医师服也拿一套,放心我不是坏人,等你们赵医生来了,我会建议他尽量给你排白天的班,救死扶伤也不好建立在损害美女皮肤的基础上,待会儿别忘了吃点水果补充维生素。”

    小护士:“……”

    这帅哥是不是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