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泡面诱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7本章字数:3548字

    张小颖提着几袋泡面走进客厅的时候,感觉有无数道视线打在脸上,探照灯似的灼热刺眼,她的脸皮没有米贝结实,顿时如同烤熟了的鸭子,走路都不知道该迈哪只脚。

    “董,董事长好!”

    一家人依旧在客厅等消息,贺茂天往她手上的塑料袋看了一眼,没说什么,“既然是米小姐要的,你就送上去吧。”

    “呀!那拎的是什么东西,怎么能给我们贺寻吃这种垃圾食品,这个米小姐搞什么嘛,家里什么没有,非要这么上不得台面,回头房间里都是地沟油的味道。”

    “天不早了,你们几个都回去吧。”

    贺茂天站起来,沉着脸往房间里走去,客厅里的人面面相觑,不敢说什么了。

    张小颖一口气跑到二楼,捂着胸口干咽口水,好像要把蹦出来的心再给吞回去似的。

    锅里的水烧开,米贝按顺序往里面添加食材,看见张小颖在楼梯口,招呼她进来,“快进来一起吃啊,我煮了好多,等了一晚上饿了吧。”

    张小颖看看他们贺总,再看看米贝,理智告诉她不能在这当电灯泡,可是她真的好饿啊,锅里散发出的香味一阵阵的摧毁她的革命意志,她觉得应该扔下泡面就跑。

    “不,不用了,我,我减肥……”

    这话成功的转移了他们贺总的视线,贺寻撑着脸,用饱含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她,“你什么时候开始减肥的?”

    张小颖:“……”

    他们贺总一定是在歧视她的身材。

    “昨天,昨天开始的。”

    贺寻做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张小颖:“……”

    米贝笑起来,“那不差这一天,明天开始也一样,回头我教你怎么减。”

    “真的吗?”张小颖的腿开始不受控制的往上挪,“吃泡面锅不会胖吗?”

    贺寻:“张小颖,有美好意愿是好事,可不能用自欺欺人的方式。”

    张小颖让台阶绊了个踉跄,差点儿现场直播狗刨地。

    “没事,你又不胖怕什么,快过来,面要下锅了。”

    张小颖洗了手,帮她拆泡面,“我可真羡慕你啊米姐,像你们这种怎么吃都不长肉的,是无法理解我们这种吃什么都要计算热量的人的悲哀的。”

    “谁说我不胖的。”米贝搅动着锅,“我上学的时候也是个小胖子,只不过后来出国,因为吃不顺口才瘦了的,现在也是没什么忌口,靠运动维持而已。”

    “运动啊,那我还是继续计算热量吧。”张小颖垮下脸,自动放弃了向女神靠近的机会。

    贺寻歪了歪嘴角,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女孩之间的话题,鼻息里充斥的都是陌生的香气,浑身的毛孔被强行打开,四肢渐渐不那样抖了,连带着整个屋子都好像被这气息解了封印,一下变的陌生起来。

    每年暑假的时候,他会有固定看动漫的时间,其实他并不具有同龄人的那些喜好,因为他受到的教育就是不允许沉迷,所以对于动漫,他关注点只在于,了解每一部动漫的主要人物以及说了什么事,以便于被人问起来的时候有话可答。

    他第一次被吸引的画面是一碗泡面,当然那时候他不知道这就是泡面,只是看画面很诱人,然后他在好奇心的支配下问了妈妈,结果受到严重警告,再然后他被剥夺了一整个暑假的休息时间。

    她说这是能让人上瘾的垃圾一样的东西,贺家的孩子是不允许接触的,他从此就对泡面视若毒品。

    热气腾腾的泡面锅摆到他面前,把他从被剥夺了自由的夏天里拽回来,看着一大锅的“毒品”,有些不知所措。

    “哇!好香,我都要流口水了,米姐你手艺真好啊!”

    张小颖这副恨不得一头扎进锅里的表情,让贺寻勉为其难的相信了自己对泡面是有误解这件事。

    锅里食材很丰富,不只有泡面一种选择,但是张小颖上来就先挑了一碗面,完了还不好意思的看看他,“贺总不好意思啊,我先替你尝尝咸淡。”

    贺寻:“……”

    “怎么样,还可以吗?”米贝忙完了过来坐下,也挑了一碗面。

    “嗯嗯!”张小颖已经空不出嘴,连形象也不要了。

    这是继徐栾之后,米贝遇上的又一个志同道合的吃货,都是那种看他们吃就能看饿了的。她透过袅袅热气看了贺寻一眼,感觉他的眼神有些恍惚。

    她没有劝他,这种时候不适合做任何规劝,本来她的到来就已经是一种侵入,贺寻看见她的那一刻一定是惊慌的,他只是本能的压制了,他现在需要慢慢的自我缓和。

    “贺总你不吃嘛,面都要糊了,真的很好吃啊!”

    张小颖对他的毛病一知半解,平时还能礼貌的不多嘴,现在被一碗泡面侵蚀了仅有的智商,不过脑子的劝他们贺总动筷子。

    米贝下意识看了他一眼,注意着他的微表情,原本她留下张小颖就是为了让这顿饭吃的热闹,从而侧面刺激他产生食欲,不过并没有报什么希望。

    “是吗,小颖的面子我得给。”

    米贝:“……”

    贺寻的手指动了动,在张小颖卖力又浮夸的表演下,他决定给姑娘个面子,于是挑了一筷子在碗里,做足了一番思想斗争后,才慢慢放进嘴里。

    其实他不是吃饭困难户,只是吃的比较挑也比较少,当然多数时候是没有食欲,所以他不是怕吃东西,只是不想吃。每天这个时候,应该是他为了生存而进食的时间,吃起来的时候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不至于一根面条嚼半天,不过所有的食物在他嘴里都无法分泌出美好的滋味,所以对他而言,吃只是吃,没有其他特殊意义。

    可是现在,当热辣又很有嚼劲的泡面进到嘴里的时候,他一下就明白了米贝所说的误解是什么,尽管他不确定是因为泡面本身的味道,还是它所象征的缺失的童年。

    “怎么样贺总,很好吃对吧,越吃越上瘾哦!”

    上瘾两个字,让贺寻成功的放下了筷子,“嗯,还不错,但是我觉得还是意面比较好吃。”

    “什么嘛贺总,意面那种食物都是给清心寡欲的人吃的,不过瘾。”

    米贝似乎是抓住了他的一丝病原,对泡面的排斥,还是来源于贺家的禁锢式教育。

    “你们贺总现在不宜吃太辣的,你尽管吃就行,吃不完的。”

    张小颖眼神一亮,充满同情的看着贺寻,“那我就不客气了啊贺总,瞧瞧这话怎么说的,早知道我买不辣的,不过不辣的不好吃,贺总你要不要吃点清粥?”

    贺寻嘴角一抽,知道他不能吃,她为什么还要做,敢情压根没打算让他吃吗!

    这种丝毫不为病患考虑的可恶治疗师,他为什么还要花双份钱供着!

    “没事,锅里煮了瘦肉粥,一会饿了可以吃,小颖你要是想喝去装一碗。”

    贺寻一噎,急赤白脸的又把刚才的腹诽拽回来,然后瞥了张小颖一眼,大致含义就是,再吃一碗粥,明天肯定胖五斤。

    张小颖吞下嘴里嚼着的肉片,高能的意会了他们贺总的深意,自觉自愿的放下手里的碗,“米姐……嗝,粥还是留给贺总吧,我吃饱了。”

    “我也饱了。”米贝放下碗,看看时间,“不早了,咱们不打扰你们贺总休息了,该走了。”

    张小颖跑去把碗刷了,米贝没让她收拾还剩了一多半的泡面锅,好像故意留下来刺激人似的。

    贺寻后背靠在椅子上,“张小颖,明天早上再接不到人,我可扣你奖金了。”

    “不能不能,今天早上路程估算失误,明天我会早早去等的。”

    米贝无语的看着他,“贺先生,这事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谈一下,我又不是无行为能力的人,没有车也可以去上班,我不太喜欢……”

    “米小姐别误会。”贺寻笑着打断她,“不给这姑娘找点事干,她都不好意思拿工资了。”

    米贝:“……”

    “是啊米姐,我每天没什么事,还怕贺总用不着我把我给辞了呢。”

    好吧,她就当乐于助人了。

    米贝去他房间里,拿走了桌上的几瓶药,临走的时候嘱咐了一句,“不想吃别勉强,吃了再吐还不如不吃,另外我把空腹不能吃的药都收走了,什么时候恢复正常吃饭我什么时候还,当然,你可以再买,不过千万别让我看见。”

    “……”

    一点都不可爱的治疗师,贺寻歪歪嘴角,看着两人离开,被热气填满的屋子很快失去支撑,渐渐恢复到正常的温度,只有锅里的肉粥隐约还有些许滋味,不慌不忙的往鼻子里钻。

    他看着桌上的泡面,捡起筷子夹了一碗,刚才吞咽到胃里的热辣还在持续刺激他,这种刺激比寡淡的带着丝丝苦味的味蕾更能带来诱惑,好像一剂猛药,冲击着累积多年的沉疴。

    他默默吃完了一碗,然后忍不住又夹了一碗,直到锅里的泡面吃完,他才放下筷子,饱胀的感觉跟泡面的味道一样陌生,他从有记忆来,似乎就没有吃饱过,这滋味让他的肠胃极其难过,却同时给他带来极大满足。

    矛盾的感觉充斥在体内,一如一锅泡面,更如那个引导他吃泡面的人。

    五分钟后,贺总被矛盾的洪荒之力打败了,起身去到洗手间狂吐起来,可怜那锅如同虎口夺肉才省下来的泡面,吐的渣都不剩,贺大少的肠胃,果然跟泡面没什么缘分。

    贺寻往脸上狠狠搓了几把凉水,好一会儿胃里才消停下来,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是邮件提醒。

    他到书房打开笔记本,邮件的内容让他微微一怔,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

    这是他私底下叫人查的资料档案,是有关米贝的,结果多少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前看过她的简历,知道她是福利院长大,没什么背景,能有今日的成就,全靠她一个人的努力,甚至还拒绝过一些企业资助。

    这样一个人,恐怕不会轻易被谁收买,那她答应老爷子进贺氏,表面上看似乎就真是只为了赚钱。

    贺寻笑了笑,有些人赚钱可以不择手段,什么理想,自我,甚至人格都能不要,米贝却绝对不会,她对贺家没有好感,甚至有抵触,那她如此牺牲自我的留在贺氏,就肯定有目的。

    邮件删除之前,他的眼睛在最后几行字上又扫了一遍:出生地不详,父母不详,无医院出生记录。

    两岁进福利院之前的所有信息都空白,是查不到还是有人刻意抹掉,似乎就有些耐人寻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