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动手脚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7本章字数:3564字

    米贝第二天的课临时调了时间,但是忘了跟张小颖说,姑娘一大早就来等她,为了将助人为乐进行到底,她决定还是照常出门。

    “米姐,真不用我送到地方啊?”

    到地铁站的时候,米贝要下车,委婉的表示了豪车的不便之处,“约了个朋友在地下商场,地铁一会就到,没事的,你快回去吧。”

    “那行,要是需要我来接打我电话。”

    张小颖看着她进地铁站,心说米姐不会是去见帅哥吧,哎呀他们贺总的竞争前景很不乐观啊。

    米姐这样的简直太适合开后宫了,在脑补了百八十个数男追女的狗血情节后,她才想起来给他们贺总开后门通风报信,不过手机拿起来后她又觉得不太好——算了,还是让贺总公平竞争去吧。

    米贝的确是去见个人,只不过此人还在重症病房里昏迷着,跟帅哥更是不沾边,正是一直没醒的鸟毛。

    使用抑制剂的后果因人而异,她之前做过很多实验,但是都没有出现深度昏迷甚至是植物人的状态,说鸟毛格外倒霉也好,说对药剂使用后果掌握不成熟也罢,她总归是要了解一下,这些都算是临床案例,对以后的研究都是有帮助的。

    鸟毛现在受二十四小时监管,病房外一直有警方的人看守,私人医院造价高,要不是他的情况不宜移动,早就转院了,况且这里离市局远,调动人手都很不方便,看守人员因为换班次数少,精神消耗严重,看起来都很疲惫。

    其实市局已经对鸟毛不抱什么希望了,这么长时间不醒,很可能就是永久性植物人。

    “米姐,你怎么有空过来的?”

    看守的小刑警姓刘,是西区分局的人,追捕那天见过,所以互相都认识,见米贝过来,热络的跟她打招呼。

    “我来看看杂毛的情况。”她实话实说,“这几天如何,医生怎么说的?”

    小刘看看周围,小声跟她说,“医生那意思,多半是没戏了,开始几天的时候都还抱着希望,每天来好几波人检查,本来说是有转醒迹象的,后来又不行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用,就这么为他一人耗着警力。”

    “都是说不准的,正好我过来看看他的治疗记录,没准能帮上忙。”

    小刘立刻觉察出了她的用意,客气归客气,但是米贝不具有调查权限,“米姐,这事徐队知不知道啊,您别怪我谨慎啊,实在是上头下了死命令,我们不得不小心行事。”

    看得出来,徐栾虽然被贬到分局,但是因为市刑侦队长一直空缺,大家还是习惯性的以他为头。

    “能理解,我跟他打过招呼了,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请示一下,该走的程序是要走,要不是我今天临时过来,他是要跟我一起来的。”

    这事自然不可能瞒着徐栾,他现在恨不得她能代替市局法医查出点什么来,不过因为抑制剂的问题,她不好过度参与,他估计是要先斩后奏。

    “咳,看这事闹的,怪不好意思的。”小刘有些尴尬,转过身去给徐栾打了个电话。

    米贝隔着玻璃看着插满管的鸟毛,心里的异样说不出来,如果能近距离看一下就好了。

    “米姐,妥了,我带您去医务室。”

    要查治疗记录,还是得警方出面,小刘跟主治医生说话的时候,米贝注意着医护人员的工作状态。私人医院的工作区相对没有那样忙乱,护士们都有条不紊的,不论是装扮还是态度,都很赏心悦目,看起来是很规范的样子。

    这家私立医院在本省很有名,是出了名的有钱人住的地方,医疗设施是毋庸置疑的,如果在主治医师技术水平还过关的情况下,鸟毛得到的就算是最优良的治疗,如果不是他的情况实在特殊,那就可能有什么问题。

    主治医师姓赵,看级别应该是本院最好的,不过年纪不算大,三十几岁能有这样的成就,也算是年轻有为。

    “你好赵医生,我姓米,过来了解一下杂毛的治疗情况。”

    赵医生长的斯斯文文,当然,这个斯文是真斯文,跟贺寻那种老想过界的斯文不是一回事,所以给人的感觉还不错,不过米贝能察觉出来他有些不太乐意。

    这种年轻有为的人心气高,可能为人处事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如果有人来质疑他的业务水准,大抵都是不大高兴的,尤其还是这种调查的形式。

    “米小姐是法医?”赵云翎问了一句,因为他觉得米贝不像是公安局那地方能熏陶出来的人种。

    “我不是法医。”米贝一边翻看着治疗记录,“请问一直是您下医嘱吗?”

    不是法医可就有点意思了啊,赵云翎心说,他好像没听说过本市有出现年轻漂亮的厉害医生啊,怎么市局还巴巴领着她来查,就躺着那位有什么好查的,成个植物人也不奇怪,难不成还怕他动手脚?

    “一直是我负责的,怎么,哪里有问题吗?”

    患者入院第三天,生命体征正常,各项指标基本稳定,按理是有苏醒的可能,米贝抬头看他一眼,“没什么问题,赵医生的方案很正确,能让我进监护室看一看吗?”

    没问题还要看,那就是有问题,赵云翎也不是个傻子,跟贺寻那样的无良老板斗智斗勇惯了,凡事都得多长几个心眼,这种话里有话的说话方式,他如何听不出来。

    不对,他忽然想到一种可能,于是私下给贺寻发了一个微信,“研制抑制剂的那位高人是不是姓米?”

    无良老板秒回:“?”

    赵云翎无语了,这货对他的信息一向爱答不理,能用过个年的时间回一条就不错了,他娘的,肯定是对人家没安好心!


    他偷偷拍了个背影照发过去,因为偷拍的缘故,虚幻程度堪比打了马赛克,然而无良某人以更快的速度连回两条:

    “………………”

    “拍的真烂。”

    赵云翎:“……”

    这种程度都能认出来的话,哼哼,他可算是抓住贺寻一个把柄了。

    贺寻:“她去干嘛?”

    赵云翎:“不告诉你。”

    然后贺寻不搭理他了,他还没来得及体会一番幸灾乐祸,就预感到自己离倒霉不远了,不会又让他放假吧?

    赵云翎赶紧不打自招,“是来查治疗记录的,我说这个米小姐够骄傲啊,我长这么大,除了在导师跟前觉得技不如人外,还没有过这种低人一等的滋味。”

    贺寻依然不睬他,仿佛又去过年了。

    “……”

    赵云翎忐忑的把手机放回口袋,琢磨着对这位米小姐得客气点,说不定啥时候就成老板娘了。

    米贝在明显比刚才殷勤的赵医生带领下,再次来到监护室,换好隔离衣正要进的时候,猛地察觉到一道目光,她用余光往走廊尽头看了一眼,有一个穿护士服的人一闪而过。

    她想了想,跟小刘低声说了一句,然后才跟着赵医生进监护室。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有护士来往很正常,好奇的往这边看一眼也没什么,不过小心使然,还是让小刘跟着看看,毕竟鸟毛活着一天,就是很多人的心患,还有那天看见的杀马特也没抓住,总觉得他挺关键。

    鸟毛现在就是重度昏迷的状态,外表实在没什么好看的,她大体检查了一些外表体征,然后说道:“能给他化验一下血吗?”

    赵云翎心下一动,说道:“看得出来米小姐是专家,我有个问题很好奇,类似这种吸毒过量还没死的,昏迷是常态吗?”

    米贝抬了抬眼皮,这位赵医生似乎知道抑制剂的事,她忽然联想到贺老爷子及时送来的那份药监局审核文件,当时她心存疑惑,但是没有想到原委,这么快知道抑制剂成分,问题只能出在医院,原来这家医院是贺氏的。

    “昏迷不是常态。”她笑了笑如实回答,“不过也因个体而议,所以我来看看是哪里出了问题。”

    赵云翎再看她的眼神就不一样了,满满的欣赏跟崇拜几乎要溢出来,这种抑制剂居然是可以缓解吸毒症状的!

    不过激动过后他又反应过来,如果不是常态,那她的意思就是说有问题,会有什么问题呢,他的治疗方案应该没问题啊。

    赵云翎不敢怠慢了,亲自取血化验。

    而小刘这边,“刚好”逮到一个不知给谁通风报信的小护士。

    “你,你们什么人!”小护士被几个装成病患的便衣堵在楼梯口,她不确定这几个人的身份,“我要报警了!”

    看守的警察当然不止表面那几个,小护士只是确认她认识的警察没跟着,却无法防备医院里人来人往的病患。

    其中一个便衣举着手里的录音笔,“好啊,自曝自举,倒是省了我们的麻烦。”

    小护士的脸色顿时难看到极点,咬牙颤抖着,没了反驳之词。

    “带走!”

    两个便衣一左一右,小护士低着头往前走,她仗着个子瘦小,在上楼之前忽然向后闪身,居然从两个大男人中间溜了。

    “抓住她!”

    几个便衣迅速反应,追着小护士往楼下跑,十分钟后,小护士颇为狼狈的被压到了小刘面前。

    此时米贝拿着验血报告出来,看了眼被铐在椅子上的小护士,“负责针剂的是你吧,嫌犯体内麻醉药剂成分超量,是你干的?”

    “是我负责,但是所有的用药都是遵医嘱,这些药都不是我们私下可以弄到的,各科室用量都有记录,你们可以去查。”

    小刘的目光转向后面的赵云翎,赵医生此时一脸懵逼,还没从小护士被抓的震惊中缓过来,这人是护士长,平时脾气好人缘也好,业务水平很不错,怎么可能干这种事,这些警察搞错了吧!

    米贝看着赵医生的表情,就知道此事他多半不知情,于是把目光放在不怎么镇定的小护士身上,“医院里弄不到,别的渠道呢?或者说,为什么不干脆注射点别的,彻底灭口呢?”

    小护士的脸色更难看了,死咬着牙不吭声,不承认也不分辩,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

    小刘打完电话过来,感激的看着米贝,“米姐,这次多亏你了,我们实在没有想到院方会搞小动作,差点又失职,这个护士涉嫌谋杀,怀疑跟贩毒集团有往来,我已经通知了市局齐副队跟徐队,徐队说整个医院都要封锁,所有人都要接受调查。”

    米贝点头,这也是题中应有。

    赵云翎看看护士再看看米贝手里的验血报告,大脑一时没转过来,哆嗦着手拿出手机拨号——很好,倒霉老板还是不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