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最佳老板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7本章字数:3174字

    贺寻来的时候,正与风风火火的徐警官相遇在门口,跟商量好了似的。

    “呦,贺总来看病啊。”徐栾一边大步走,没忘了挖苦这些资本家几句,“这地方进来就得扒层皮,关键水平也就那样,花冤枉钱还耽误病,不过您这样的皮厚,扒几层倒也不伤筋动骨,就是怕把人治瞎了。”

    贺寻还是挂着气死谁不偿命的笑,没跟他磕牙,“我不是来看病的,我来找我的私人治疗师,她这个人啊就是脾气好,净给政·府义务卖力,得不着名还得贴钱,我都拿她没办法了。”

    徐栾:“……”

    他真想掐死这个死肾虚。

    徐栾领着一帮小弟挤进电梯,正好达到承载人数,于是抱歉的对着外面的贺寻说:“不好意思了徐总,您受累等下一趟吧。”

    贺寻两手插兜,对此没有异议,脾气好的不像人,等电梯门阖上后,从容的进了专用电梯。

    米贝看见贺寻的时候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来,这货昨天还病入膏肓的,今天又打扮的人模狗样,身上若有似无的飘着香。

    “贺总你可来了!”赵云翎早把他不睬人的事给丢到楼下,也顾不上关心他为什么来的这么及时,“他们要封锁医院调查,您看……”

    “这里谁是负责人?”徐栾一来就问。

    “鄙人。”

    徐栾嘴角一抽,看着比他还要先到一步的贺寻,心说鄙你大爷。

    “那正好了,所有相关人员通通不准离开,贺总抱歉了,我们得例行问您几句话。”

    贺寻无所谓的耸耸肩,朝米贝抛了个媚眼,“你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早知道你今天不上班,昨晚上就不让你回去了,毕竟我现在很需要你的帮助。”

    所有人:“……”

    这些面对杀人狂都不皱眉头的刑警们,此时集体抖了一地鸡皮,顺便充满同情的看着他们徐队,不约而同的想,徐队八成是让人截胡了。

    米贝摁着眉角,动用了十级的忍术,然后对徐栾正色道:“护士应该是受人胁迫的,除非他们刚好在医院里安插了人,不然没道理这么寸,他们的目的应该只是不让杂毛醒,从而让你们的调查陷入僵局,而杂毛死了只会惹更多的麻烦。”

    徐栾皱着眉,“你们几个就地分头审,把小护士单独隔离,我来亲自审她。”

    “徐警官,请问我能不能问我的员工几句话。”贺寻很诚恳的说道,看起来就是个无比关爱员工的好老板。

    正事上,徐栾对个人不带褒贬,他想了想,同意了。

    假设小护士是受人胁迫,很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如果这位老板能用“博爱”来感化员工说点真心话,倒也未尝不能一试。

    “有困难为什么不跟公司反应呢?”贺寻坐下来,闲散的好像在聊家常,“难道是你们院长没把我的精神传达到位么,缺钱缺人缺对象,公司都能酌情替你们解决,毕竟我是个很有爱的老板,我的宗旨就是让我的每一个员工每天都感受到春风般的关爱。”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小护士都忍不住抽动嘴角。

    贺寻继续:“你有一对双胞胎是吧,今年才上小学,三年前先生去世,家里只有你一个人撑着,是赵医生反应了你的情况,破例把你提为护士长,而你一直表现很好,每年都会拿奖励金。”

    他注意着她的表情,随着他的话,护士的眼里已经蓄起了泪水,“让我猜猜,是他们拿孩子威胁你还是生活作风问题?”

    小护士猛的抬起头,嘴唇几乎咬烂了,用尽了力气才吐出几个字,“不,不是孩子,贺总,对不起……”

    米贝一直旁听,耐心的听着护士艰难的叙述,她在丈夫去世后,独自支撑着一个残破的家庭,用尽全力,尽管她的酬劳受到了特殊照顾,比一般医院的护士高出许多,但还是很艰难。后来他遇上了一个愿意帮助她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并非单身,只是私下里出钱出力,就是单纯的乐于助人,可毕竟孤儿寡母的好说不好听。

    然后这事不知道怎么让人知道了,有人打电话威胁她,说要把他们的事说出去,说白了这种事谁会相信是单纯的帮忙,护士一听就急了,给人家家庭声誉带来负面影响不说,自己在单位里也会抬不起头,她年轻,多少人盯着她护士长的位子,甚至私下里已经有人传言她跟院里领导有不正当关系。

    对方说只要让一个吸毒嫌犯一直保持昏迷状态,就不会把她的事说出去,不谋财不害命,听起来是个很容易让人动摇的条件,然后她就真的动摇了。

    贺寻坐累了,胳膊放在桌上撑着脑袋,听完了一个不如何出人意料的故事,然后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人要改变现状不容易,但是我认为不会比固步自封更困难,我的经验告诉我,这位乐于助人的大暖男大概是对你有什么想法的,如果恰好你也有什么想法,那就趁早排除万难搭伴过,如果不能,最好马上分道扬镳,我相信像你这样年轻温柔的姑娘,应该有很多人愿意照顾的,有需要的话,公司可以帮你解决。”

    “……”

    贺总现在看起来就是一整坨自卖自夸的瓜。

    米贝不由笑了笑,在这么一堆听起来狗屁不通的话里面,隐约可以窥视一点真情实意,单从这一点来说,贺总还是个值得称赞的贺总。他那句改变现状的话,像是对护士说的,又像是隔空对另外一个人说,由于他具备能把一句正经话给说变味的本事,乍听起来就是在卖一碗可有可无的鸡汤。

    但是她却听出了那么点掏心掏肺的难受劲来。

    贺寻问完了话卖完了人情,没事人似的站起来,路过米贝面前的时候,低声说:“我在外面等你,自由时间一小时。”

    米贝:“……”

    其实该问的都问了,护士在他们领导的体贴关怀下,几乎知无不言,效果出人意料的好,并且愿意配合警方联系背后的人。

    徐栾问:“除了打电话,你们还有其他联系方式吗?”

    “没有了,就只有一个电话号码,还是经过变音的,我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用的药一般会放到指定地点让我去拿,基本都是人多眼杂的公共区域。”

    可以说是非常小心了,米贝想想说道:“再给他打电话,除了追踪定位,还要让他们再送一次药。”

    徐栾侧头看了她一眼,没吱声,估计是在衡量可操作性,他又把目光放在护士身上,对着她有些惧怕的眼神皱眉头,“第一,要尽可能拖延通话时间,第二,不能露出马脚。”

    马脚二字说的意味深长,是在善意的警告,虽然小护士现在看上去很配合,但是不能百分百确定她说的就是真的,也不能排除她不是那头的人,毕竟她刚刚才给对方通风报信。

    “我,我……”护士浑身都在发抖,音调都变了,“要,要怎么拖延,我害怕,如果只是说药,不会超过一分钟的,而且前天才拿过一次,他一定会怀疑的。”

    “拿过药后用了吗?”

    “还没,因为赵医生说他十有八九醒不过来了,所以我没冒险。”

    “电话我可以替她打。”米贝忽然说道。

    “大米!”徐栾严肃的看着她,想从她脸上看出点开玩笑的意思来。

    “我可以模仿她的声音,拖延三分钟够吗?”米贝很平静的回视他,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徐栾后知后觉自己太紧张,只是打个电话而已,不是去冲锋陷阵,再厉害的嫌犯也不可能从电话里跳出来伤害她。

    他把小刘喊进来看着护士,然后拉着她出去,“你有几成把握。”

    米贝实话实说,“一半一半吧,但我觉得,怎么也比让她冒险好一点,她这个状态,就算不说什么,估计也得漏了,我们完全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万一是个套话高手呢?”

    处于对她本能的信任,徐栾心里已经接受了她这个提议,但不知怎么,好像就是要看她去进贼窟一样紧张。

    他欲言又止的看了眼四周,“大米,这个贩毒团伙比想象中复杂,我们多次行动都差一步,这次我擅作主张没把他们带回市局,只希望不要再出差错,再抓不着个人,我趁早还回去当小民警吧。”

    米贝心里一怔,看他的眼神带了几分认真,“徐栾,我知道这话不该我说,有些时候你还是不要太感情用事,尤其别拿感情跟工作混为一谈,动辄就要出生入死的工作,别太依赖你对周围人的信任,另外,有关贺三代,不管你信不信,我认为不是他,东八号那次,没有他消息也捂不住,许家别墅周围的眼线,绝对不止一个。”

    徐栾的眼神抑制不住的复杂起来,不光是因为她对贺寻的信任,还因为她把自己也排除在他的信任外,她是要暗示他什么,还是说她……

    “你提醒的很对,不过有关贺三代,我还是持保留意见。”徐栾暂时压下心里的猜测,一瞬间回到工作状态,“既然你有把握,那我来安排,对方已经知道警方介入了,所以你,小心点。”

    米贝笑起来,“有什么好小心的,打个电话而已,大不了就曝露了,只要杂毛不死,他们一定还会派人来,说不定下次就是灭口了呢。”

    徐栾语塞,翻了个白眼,离开去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