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参与行动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8本章字数:3997字

    两个小时后,一辆经过改装的豪华suv非常不低调的出现在了西区商业街。

    当然,这模样想低调也不可能,在一个从早到晚都处在堵车状态的商业区,这车就跟坦克上马路效果差不多,平常花样骂人的司机们只能干瞪眼,骂不起也撞不起,倒是意外的给这坨庞然大物提供了便利。

    车上有两个便衣刑警,分别坐在副驾跟后座,米贝坐在后面,透过极度隐秘的车窗,观察着每一个出现在视野中的人。

    其实她并不确定来的人一定是见过的,但是鬼鬼祟祟的人都有一定的行为特征,即便他伪装的再镇定也好,放在特意观察人的眼里也会有破绽。

    “女神们,喝杯咖啡怎么样。”司机先生丝毫没有出来做任务的紧张感,不时看看路过的店牌,苦恼的只有哪家店才配得上自己的品味。

    跟着的两位警察姑娘年纪不大,但也不是刚进公安系统的懵懂少女,见过的歹徒少说也有一打,不怕苦不怕疼不怕小变态,唯独没有遇上过执行任务途中,有帅哥聊闲这种事,关键一般的异性物种,有几个有胆主动撩警察妹子啊,于是不约而同被贺总的重口味给震惊了。

    前座的姑娘很严肃的指出他思想的危险性,“贺总,虽然您是义务来帮忙,也请配合我们的行动,等抓到了嫌犯,我们集体请您喝咖啡。”

    “距离六点半还有一个多小时,喝杯咖啡不耽误什么的,公安局的姑娘们都这么苛待自己吗?”贺寻找了个位子准备停车,“而且你们不觉得,我们一直在街上晃悠或是待在车里不出去才更惹人怀疑吗?”

    警察姑娘无奈了,“贺总,这是任务,还请您谅解,再说下车不是提高危险性么,您跟米姐的安危是首要考虑的,不然借用您一辆防爆车不就没意义了吗?”

    “那好吧,就听你们的,我让人送到车上来。”

    送车上那也违规违纪啊,万一就给曝露了咋办,两个姑娘正要再说,贺总已经下单了。

    “……”

    现在这些霸道总裁啊,说好听点是霸道,说难听点就是不讲理,专制,贪图享受,总共个把小时的时间,不喝点吃点就过不下去,这要是让他去参加革命斗争,一杯咖啡就能成汉奸。

    警察姑娘们已经上了贼船,也不好一言不合就翻脸,没好气的不吭声,决定不跟闲杂人等聊骚,专心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米贝短暂的收回视线,说道:“对方指定的地点是斜对街的商品批发城,他可能不会选择就近观察,因为一旦有警察埋伏,很容易被发现,如果是视野好,又跟商品城风马牛不相及的地方,斜对街,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是最合适的,他可以伪装成各种人,甚至是坐在高档咖啡厅里假装上层人士。”

    她说到这里,两个姑娘不约而同的往旁边某咖啡厅里看了一圈,疑神疑鬼的感觉哪个人都挺像。

    警方的人在周围布控,但是他们所在位置却不是排查重点,原本以为是司机犯了富贵病,非要找个衬得上身份的地方落脚,米贝这么一分析,两个姑娘顿时警觉起来,全然忘了刚才被聊骚的事。

    贺寻转过脸来,暧昧的对她眨眨眼,仿佛在说,“米小姐好了解我。”

    只可惜昨天晚上某人闹鬼似的脸尤在眼前,此时实在提不起其它想法来,米贝微微一笑,“你好像该把今天的食谱报给我了。”

    贺寻微笑着转过脸去,“啊,今天空气质量好差,外卖小哥好辛苦。”

    送咖啡的小哥在外面敲了敲窗户,“先生,您的咖啡。”

    贺寻放下窗户接过来,小哥好像才看见里头还有人似的,不由一愣,放眼望去一车的大姑娘,光看一眼就有种有伤风化的即视感,顿时三观尽毁,骑上小电驴,咻的逃离腐败现场。

    米贝却注意着外卖小哥的背影,心里忽然有个念头,连嘱咐贺寻少喝咖啡的事都给忘了。

    外卖小哥一直在左近送东西,已经转了好几个地方,最后小电驴一路往斜对街的商品城而去,米贝的眼神猛地一缩。

    “妹子,通知你们徐队,盯住了那个送外卖的。”

    “啊?”两个姑娘顺着米贝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那个穿黄衣服的小哥吗,不是刚才给我们送咖啡的?”

    “是他,但是我觉得不像是他,只是有些预感,以防万一还是盯一下。”

    那个小哥看着挺老实,典型的朴实打工仔形象,不像是瘾君子,米贝只是想到了一种可能,如果那人没有亲自露面放东西呢,能借助的人会有谁,外卖,快递,似乎都有可能。

    与此同时,坐在警车里的护士收到了一个不知名电话,她征询的看着徐栾。

    “接。”

    护士哆嗦着接了电话,技术人员迅速开始定位。

    “喂……”

    “喂,您好,您的外卖到了。”

    外卖?

    徐栾的眉头一下紧绷起来,他对着护士点头,示意她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喂?您是用户2753本人吧,您不方便的话,我给您送到具体位置,麻烦您报一下。”

    好在关键时候护士的脑袋还能转过弯来,“啊,不好意思,我临时有事出门了,这样吧,您替我寄存在柜子里,我回头来取。”

    “这样啊,那好吧,这应该是什么饭之类的吧,您可别忘了拿,大热天的很容易坏。”

    “好的好的,麻烦您了。”

    电话挂断,护士愣怔的说:“这意思是说,他把药放在外卖里了?以前都是随便扔在垃圾桶啊之类的地方,这次这么谨慎,不会他发现什么了吧?”

    徐栾拿起对讲机,对隐藏在批发城里的人说:“注意去快递柜的一个外卖员,是外卖员,男的,不管有几个,都给我跟上,找没人的地儿绑了!”

    十分钟后,对讲机传来消息,“徐队,我们逮到一个,他说他只是送外卖的,什么也不知道,刚才送去批发城里的外卖是替另一个外卖员顺路送的。”

    “问他那个外卖员的体貌特征联系方式。”

    “问了,他说那人是新来的,他只是看他业务不熟送的慢,好心替他送了几家,以前没有见过,留的号也是空的。”

    “操!”

    “哦还有,他说他记得那人手上戴了只大粗金戒指,也不知道真假的,他还多看了两眼,至于脸没什么印象,他戴着帽子墨镜,捂的挺严实。”

    米贝坐在车里,同步听见了消息,看来她想的方向没错。

    “这么长的时间,那人很可能已经变装了,说不定正在哪里看着。”

    她的视线仔细又迅速的在周围掠过,大金戒指,听起来很像杀马特的风格,果然是他吗?忽然,她一闪而过的视线内出现了一个眼熟的形象,随即顺着刚才的方向看回去,停在路边咖啡厅二楼。

    二楼靠窗的位置,有个人背对他们而坐,那一瞬间吸引她注意的是他颇为油光水滑的发型,不知抹了几斤油几斤蜡,原本不算特别长的头发,生生舔成了油腻腻的大背头。他应该是对有钱人的形象有什么误解,尽管穿着打扮一丝不苟,但由于个人品味毒性太大,以至于把一身人模人样的衣服穿出了汉奸即视感。

    跟乡村结合杀马特风有着异曲同工的妙处,而在他举杯喝咖啡的时候,那只没舍得摘的大金戒拥有着无与伦比的抢镜效果。

    米贝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徐栾。

    “我发现他了。”

    “啊?”两个姑娘一惊,“在哪?”

    “在咖啡厅二楼,注意别盯的太明显。”米贝的视线在贺寻后脑勺上停了一下,想的是,这人停车的运气是不是太好了点?

    “大米,你们不要轻举妄动,别暴露。”徐栾怕她脑袋发热,在对讲机里一个劲儿的嘱咐。

    正在徐栾安排着来抓人的时候,杀马特居然起身离开了,现在距离六点半还有半小时,他难不成想再换一个地方吗?

    够谨慎的啊。

    他出来后进了一辆车,上车前还左右观察了半天,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视线在贺寻车上多停留了一会,然后才开门上车,车里没有其他人,果然是他一个人来的。

    米贝几乎已经拼凑出了他的动机,假设说他是杂毛的上家,杂毛被抓,最有可能曝露的就是他,这种小事背后的大人物可能不会在意,如果在意,也会选择干脆灭口,只有杀马特有理由为自己考虑,不出人命又不会出卖他的方式,就是无限期的昏迷。

    “贺寻,我们先盯上他。”

    最近的警车也隔着一条街,此时的路况很明显不能及时赶来。

    贺寻不知是不是被她的称呼取悦,吁了一声轻挑的哨,然后方向盘一打,不远不近的缀在杀马特后面。

    警察妹子们大概是没在这种轻松愉悦又不庄重的氛围里执行过任务,脸都有些黑。

    “请示几位女神,是不是该把他怼到人少的地儿才好下手呢?”

    闹市区抓人影响不好,很容易伤及无辜,也容易叫他脱身,何况没有抓贼抓脏,他一旦咬死了警察乱抓人,现成的一场舆论风波。

    女神们没有说话,似乎是默认了他的提议,贺寻方向盘一打,仗着人高马大的体型,强行插队,其他车主大概是把他想象成了什么特殊机构的大佬,很配合的自动让路,让整个晚高透出一种礼貌贤让的诡异画风。

    当然,也有不那么高风亮节的,比如此时被贺寻的车怼上屁股的杀马特。

    杀马特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头的庞然大物,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破天荒的没出来骂人,等乌龟一样的车队开始涌动的时候,忽然蹿上马路牙子,左拐右绕的往小道上走。

    这么上道都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了,贺寻紧跟其后,推土机一样压上路边台阶,脆弱的马路牙子立刻有了将要撒手人寰的征兆,街边的行人纷纷避让,惊恐的看着眼前变故。

    杀马特好容易上了平坦小道,又一头扎进了小电驴小三轮的世界,左突右进的疲于应对,而后面的“大坦克”一点不让,凭借着超高的车技,游刃有余的跟在屁股后面,这时他才确定,自己是被盯上了。

    可是他猜不出来对方的身份,又不是警用防暴车,他认识的能开得起这车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怎么想都没觉的得罪了谁,难道就是单纯的找茬?

    不,这个节骨眼上不会这么简单。

    他此时有些后悔改道,人多的地方反而比较好应对,一旦上了小路……

    正想着的,车屁股被不轻不重的怼了一下,这力度不像是在撞人,似乎只是好玩,就像混混打架,搞点你推我搡的把戏,纯粹只是为了侮辱比自己弱小的对手。

    这要换成一般人,他肯定要跟对方杠上,完了再把开车的孙子拎出来胖揍一顿,打的他后悔活着。然而现在他不想闹事,更不想得罪有钱人,于是囫囵吞下卡在嗓子眼里的恶气,没事人似的继续往前开。

    在杀马特盘算着再往闹市区走的时候,贺寻的车忽然挡在他身侧,强迫他继续往小道上走,接连走了几条街道,杀马特赫然发现,自己已经给逼出了闹市区,误入歧途的上了人少的偏僻路。

    这会儿他要还抱着侥幸心理,那就白混了,杀马特拉下窗户,恶狠狠的吼道:“敢问是哪路财神,兄弟没得罪你吧?”

    贺寻隔着窗户朝他吹了个无声的哨,口型说的是,“玩。”

    不讲理的人见多了,如此不要脸又不讲理的人还是不常见的,杀马特已经单方面的把贺寻归为闲的蛋疼的富二代一类,人生乐趣就在于坑爹坑妈坑全世界,除了有钱会作死,什么本事也没有。

    终于,杀马特按捺不住一身的混混气,吓唬人似的举起一把枪,对准了贺寻的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