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酿酒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10本章字数:2118字

    大雪。

    凤致从外面拎着烧鸡回家,心想,三月那丫头就快回来了,小妮子总算有点儿良心,没忘了她这个师父。

    进了屋子,凤致把酒烫上,这酒叫凤回鸾,是名满天下的宫廷御酒,非皇族权贵不能享用。而它之所以能出现在这普通民居里,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酒就是出自于凤致之手。

    凤致拜师酒仙荼陵子,年纪轻轻却极具天赋,很快就惹得同门师兄们嫉妒,有丧尽天良之辈为了名利,竟然弑师求荣,师门败坏于奸人之手。

    凤致为给师父报仇,去京师进了御酒署,酿的酒赢得皇帝喜爱,不出一月,便成了炽手可热的人物,利用身份,凤致找出了奸人,终于为师门除害,为师父报了仇,得偿所愿之后,她就留在了御酒署,成了御用的酿酒师。

    只是……好景不长,权贵并没有使她失去清醒,皇帝昏庸无能,纵情声色犬马,凤致的药酒中却有延年益寿的成分,她没办法继续为皇帝做事,留下了几个酒方脱身,辞官退隐,一路上却遭到了来自于各方势力的追杀。

    毕竟……凤致手中的酒方实在是太吸引人了啊。

    躲过了一次次追杀,凤致暗嘲,哪有什么酒方,都在她脑子里,她酿的酒之所以与常人不同,除了天分,就是因为她的空间灵泉。那个空间是凤致五岁时就有的,一开始她不知道如何利用,只知道在饥荒时她一个人靠着灵泉水救了一村子的人,当然,她不懂人在饥饿情况下会失去理智,能随便弄来那种泉水的小女孩儿会遭致杀机。也就是那时,他师父荼陵子救了她的命,凤致自然感激不尽。

    也许是感激师父救了她,凤致在二十岁时也救下了个差点被打死的小宫女,给她取名三月,把她当女儿似的养。

    凤致从京师离开,三月也跟她走了,一路上受了不少的苦。

    好在现在她们已经安定了下来,一晃她都二十九了,而凤三月也成了情窦初开的小丫头,要跟她心仪的公子游山玩水。当时凤致摆了摆手说:“我就不跟你去了免得碍眼”,平常三月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的,真别说,这人一走了她还有些想呢。

    “哎,女大不中留啊。”屋子里传出了淡淡的酒香,凤致靠在那掰着烧鸡吃。

    这凤回鸾是她在师父的酒方基础上改良的,百花碎末于其中,百年不腐,神奇的是每逢冬月,这酒尝起来就有不同的味道。

    凤致沉浸在美酒的馥郁芬芳中,她已经好久没如此放松了,她用两坛子酒请机关大师帮她的宅子改造,布下层层陷阱,其中暗含奇门遁甲之道,外人难以闯入。

    可就在她掰下自己最爱吃的鸡腿时,从窗外突然射出了几道箭矢,个个带着寒光。

    门被踹开,一群黑衣人闯入,二话不说动起了手。

    凤致别的不精通,逃命技能还是会的,她利用对屋子的熟悉和身体灵巧的优势,伸手去按机关。黑衣人以前都是带刀的,这回不知道怎么学聪明了,纷纷带着连弩。

    射出的弩箭威力强大,全身都是精钢所制,凤致一个不备,肩胛骨就被强势的弩箭贯穿,登时痛得她叫了出来。

    弩箭有毒,凤致一边取灵泉水一边逃命,刚想说杀了她也不会有酒方,可那些黑衣人却像是跟她有仇似的,要的只是她的命!

    凤致身中数道弩箭,倒在了角落里,为首的黑衣人向她走过来,摘下了自己的蒙面巾。他的脸上有着刺青,是罪人的标志。男孩看起来不大,二十岁左右的模样,目光冰冷地看着凤致,这让凤致想起了一个人……

    “刘秣?”

    男孩儿冷笑:“你让人追杀我全家,现在总算想起了家父的名字?也好,今日我就为你的血祭给他!”

    锋利的匕首割断喉咙,凉气跟着往里灌。

    凤致心说那是你爹偷酒方又弑师,他不该死谁该死!

    可她却渐渐失去了意识,心疼地看着桌上没吃完的烧鸡……那可是她最爱吃的、香喷喷的鸡腿儿啊!

    对,对哦,还有自己埋在地下的十二坛酒,几乎耗费了她七年时日,如果落入了奸人手中,她怎么能甘心。

    谁也不能动我的酒!

    谁!也!不!能!

    ……

    世事变幻万千,朝代更迭,历史车轮滚滚向前。

    凤致发现自己能听到声音,渐渐地,也能“看见”周围的世界。

    这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当初的机关大师给她设计的还要精巧,路上有带轮子的大铁盒在跑,楼很高,望不到顶。

    “凤致啊。”

    有人叫她的名字,凤致应答,那人却听不到她的声音,没人能看到她,后来凤致才发现,原来他们叫的是自己身边那个女孩儿。

    女孩儿十几岁的模样,长得也好看,就是脾气不太好。凤致发现自己没办法离开她超过一米,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像是透明似的。

    “看来我已经成了死鬼了。”

    凤致认了,在这个奇怪的世界里安居下来,跟在那个漂亮女孩儿身边,晚上在她戴的玉石项链里睡。没事儿就出来看热闹,看这女孩儿每天都干什么。

    不得不说,凤致对这女孩儿的行事作风很不满意。

    虽然她也不是什么恪守礼节的迂腐人,可这女孩儿……穿得也太少了!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漂亮也不能这么露啊!不仅如此,她还同时和好几个男孩儿关系亲密,游走在他们之间,每天的日常就是去商场买买买,拎着一大堆东西出来。

    凤致算着日子,自己有了意识怎么也快一年了,这一日,那女孩儿来到了一个房间,凤致知道,那是他们叫做“教室”的地方。

    后来进来了个男生,非要跟那女孩儿动手动脚,女孩儿不从,和他扭打起来,却被他制住。女孩儿站在窗台恶狠狠地道:“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跳啊。”

    “你跳啊……”男生威胁道,原本英俊的嘴脸此刻丑陋极了。

    在旁边看热闹的凤致心说他就知道添乱,也没想到那女孩儿真的就往下跳了。凤致妈呀一声叫出来伸手去拽她,却只能眼睁睁看自己的手在接触到她的一瞬间就化为了万千光点。

    她自己都是死的,没办法救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