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一个鸡蛋引发的血案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36本章字数:3050字

    钟离,不,她现在叫钟小花,睁大眼睛看着自己头顶的茅草屋,阳光透过缝隙照射下来,给她带来几许温暖。

    可实际,刚下过雨,整个屋子里湿哒哒的,身上盖着的被子还泛着一股浓浓的霉味,单薄地让人心凉。

    这是她穿越过来的第十五天,从刚开始的抗拒到现在的无奈接受,只用了短短不到半个月时间。

    可这是哪里,什么地方,她还真不知道,更没有打听出来。

    毕竟,你能指望着一个井底的青蛙知道外面的天有多大,海有多深吗?

    “你个兔崽子,你给我站住!仔细我揭了你的皮!”

    外面传来一个小姑娘稚嫩却又尖利的声音。

    钟小花蹙起眉头,就见门口冲进来一个头特别大,身子却尤其单薄的小萝卜头。

    这是自己最小的弟弟,才四岁。

    每次她看他,都感觉心惊肉跳的,生怕对方一不小心,脑袋就从脖子上掉下来,毕竟脑袋太大,承受不住呗!

    “小六,你又做什么了?”

    她有些好奇地询问,有心想要出门,却躺在床上没办法动弹。

    毕竟,“她”十五天之前出去割猪草,摔下了山,摔断了腿,有心无力啊!

    “阿姐,那个,我没做什么啊?”

    他将手背在后面,睁大了眼睛使劲朝钟离摇头,一脸笃定和认真。

    可外面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已经追了上来,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伸手怒指着小萝卜头。

    “钟小六,你别以为你跑得快我就拿你没办法。快把我们家鸡蛋还给我。”

    鸡蛋?

    他偷了人家鸡蛋?

    钟小花讶然地抬起眸子,环视一周之后,却了然一笑,心底那种无力的感觉越发沉重。

    这个用茅草搭成的家,家徒四壁,要什么没什么,当真穷到掉渣。

    可穷归穷,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做,这是她前世之所以能够纵横商界的根本所在。

    钟小花秀气的眉头蹙起,抿唇,有些不悦。

    “去,拿了人家鸡蛋快还回去。”

    钟小六摇头,清澈的眼睛如同清晨的露珠,耀人夺目。

    “我没有!我没有偷鸡蛋。这个鸡蛋是我捡来的。”

    “胡说!我们家鸡窝里面的鸡蛋今天早上被人摸走了,你就这么好捡到一个鸡蛋?你骗谁呢!赶快给我,不然等到我爹回来,我让我爹揍死你!”

    她冲着钟小六挥挥拳头,让钟小六惊恐的后退一步,却依旧死死地咬着嘴巴,梗着脖子嘴硬。

    “我不管,这是我自己捡到的鸡蛋。你就是让你爹过来打我一顿,这也还是我捡到的。”

    小姑娘气的站在门口骂骂咧咧地戳人痛处。

    “哼!果然是个野种,就知道偷鸡摸狗。”

    钟家除了几个小娃子之外没有男丁,所以被骂野种这几乎是大家的底线。

    钟小花心生怒气,不过一个鸡蛋而已,可没有父亲这件事情却是整个钟家的逆鳞,也是她的软肋。

    她弓着腰劈手夺过他手中的鸡蛋,递给门口的小姑娘。

    “给你,拿走,拿走。”

    钟小六眼睁睁地看着小姑娘拿着鸡蛋冷哼一声,得意洋洋地离开,整个人猛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阿姐,我恨你。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说完,拔腿就跑。

    钟小花有些不悦地揉揉眉心,重新躺在床上枕着胳膊沐浴阳光。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永远呢?而且,不喜欢就不喜欢,她也不见得多喜欢这小萝卜头。

    她现在要想却是自己究竟要怎么回去!这里没电脑,没电视,什么都没有!况且,如果她不回去,她那么大的商业王国怎么办?

    可钟小花却没有想到,一连等到晚上天色黑沉,钟小六还没有回来。

    “小花,你见小六回来了吗?这孩子究竟哪里去了?”

    大姐钟小草进门,将一碗甜水递给她,皱眉询问。

    钟小花眨眨眼睛,该不会因为自己今天做的那件事情,他跟自己赌气吧?

    可那又跟自己没关系,毕竟是那小萝卜头自己先偷了人家鸡蛋的,这样的孩子就得好好教训一下。俗话说,小了偷针,大了偷金啊!

    这样一想,她淡了脸色,冲钟小草摇摇头。

    “或许办了错事,不敢回来了!你再等等,说不定他……”

    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钟小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飞快地转身出门。钟小花心里面也很是复杂,这个家徒四壁的家,竟然连个鸡蛋都要去偷,真的是……

    前世自己穷到去卖血的时候,也绝对不吃嗟来之食。

    她正想东想西的时候,就听外面传来一个陌生女人洪亮的大嗓门。

    “钟家嫂子,在吗?你瞧瞧你们家小六做的什么事情?看看我们家囡囡的脸被挠成什么样子了?”

    什么?

    钟小花简直不敢置信地掏掏耳朵,小六?挠脸?

    “花婶子,你搞错了吧?我们家小六肯定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

    钟小草看着花婶子强势的牵着囡囡进门,不由原地站定,皱眉反驳。

    母亲眼睛看不见,长姐如母,家中一应大小的事情几乎她全部承担。

    花婶子冷笑一声,扯了自家女儿往前面狠狠一推,嗓门更大了不少。

    “不信的话你看看。难道我们还来这里胡乱告状不成?我不管,你们今天必须要给个说法。”

    囡囡脸上满是血条印子,也不敢哭,只是欲泣不泣地看着钟小草,一脸的委屈。

    “囡囡,乖,你告诉小草姐姐,你跟小六怎么发生争执的?他又是怎么挠你的?没事,你说出来,如果是小六错误的话,我一定让他给你赔礼道歉。”

    花婶子冷笑一声,双手叉腰往门口一站,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她提高了嗓门。

    “要什么赔礼道歉?我们不要赔礼道歉。你看看,我们家好端端的姑娘被抓成这样了,以后还怎么得了?万一那个毁了相貌呢?还怎么嫁个好人家?”

    她说着说着,直接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伸手不断拍打着自己的大腿。

    “哎哟,我可怜的囡囡,这以后可怎么得了?上天不长眼啊!怎么就这么不公平?”

    钟小草到底是小姑娘家,看到这一幕,半是羞愧半是恼怒地站在原地,红了脸颊。就算她再能干,可面对这种泼妇,还是-

    屋内正在摸索着缝缝补补的钟氏也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皱眉询问。

    “小草,这外面是怎么了?”

    钟小草飞快地扔下手中正砍着的干草,急忙过去扶住母亲的胳膊,摇头。

    “阿姆,没事的。只是小六和囡囡发生了点争执而已。您放心吧,我能处理好的,我扶您进去。”

    地上正哭闹不休的花婶子抹了一把脸,飞快地窜出来拽住了钟氏的衣服袖子。

    “我说钟家婶子,你不能这样昧良心啊!你是看不到啊,我们家囡囡让小六给挠成什么样子了!”

    屋子外面正哭闹不休,屋里面躺着养伤的钟小花也忍不住了!

    她之前决定给出一个鸡蛋息事宁人,可不代表真的愿意对方蹲在他们头顶上拉屎。

    她艰难地从床上起身,然后扶着土墙一步步地走到门外,眯眼看着这里的一切,她紧皱了眉头。

    那小姑娘脸上有几条伤痕,可这才几岁的小孩子,长长也就没什么事情了!最关键的是,对方摆明了就是来讹诈的!

    可是这家当真好穷,没有父亲,只有一个瞎眼的母亲不说,下面却还有六个男男女女的小萝卜头。

    换言之,这个家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如果有,那无疑是雪上加霜。

    “不!不是这样的。是她先欺负我,我在草丛里面找到一个鸡蛋,可她偏偏要说是我偷了他们家的。是她先欺负我。”

    门口,猛然传来钟小六那中气十足的声音。

    众人顿时回神看过去,就见钟小六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愤怒地握紧了拳头盯着这边,只是四岁的小萝卜头而已,却看起来气势非常。

    花婶子先是一愣,然后转头朝自家已经呆滞的女儿看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然后飞快地抬高了下巴。

    “哼!那又怎么样?我们家鸡蛋就是没了一个,不是你偷的是谁偷地?”

    看着母亲为自己撑腰,小姑娘也抬起下巴,愤怒地对着钟小六吼道。

    “对,就是你偷的。就连你二姐姐都知道是你。她还亲手把鸡蛋给我了!”

    她在母亲的瞪视下缩缩脖子,鼓着嘴巴看了一眼门口的钟小花,想要祸水东引,一脸得意。

    钟小草猛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瞪着钟小花,气的脸色发红。

    “小花,真是这样的吗?”

    布衣荆钗的钟氏也拿着鸡蛋疑惑地朝门口“看”过去,她犹豫一下,淡笑着安抚钟小六的情绪。

    “怎么了?鸡蛋是怎么回事?小六,不要撒谎,我们拿了就是拿了,给他们还了。如果真没拿的话,有人看到你捡鸡蛋了吗?”

    钟小六飞快地点点头,拔腿就往外面冲。

    “有!有!有!”

    没过一会儿,他一阵风地重新拐了回来,只是身边还站着一个正流鼻涕的小男孩。

    “虎子,你告诉你阿姆,今天我是不是捡到一个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