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万一是你功能不好呢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5:10本章字数:1992字

    “明码标价?”

    薄冷的声音夹杂着怒意,直逼面门。

    伴随着下颌骨被捏碎的声音,被揉成一团的纸,也被直接甩到了她的身上。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陪吃陪喝陪聊,一万起价,上不封顶。

    “贵么?”姜离若抬眼,稍抬下颌逃脱他的钳锢,“陆少之前的女友不还要了三十万的分手费吗?”

    陆泽川的脸色沉了下去,“姜家的女儿都是用来卖的?”

    因为大婚完,客人都基本散去,庭院内也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说话倒是没什么陆忌。

    姜离若恰恰站在灯光下,身上还穿着洁白的婚纱,大婚之夜没有浓情蜜意,却是在和丈夫讨论‘价格’问题。

    “毕竟全云城都知道我是名媛,价格总是得贵点的。”她歪了一下脑袋,明眸弯弯,“要不可以选套餐,包月包年也不是不可以。”

    姜家算的上是名门,教出来的女儿自然也是一顶一的,长相更是极美,一举一动都自带风情。

    “你觉得你值这些钱?”陆泽川的眸中早已沉黑,颀长的身体挡住了大半的光影。

    骤然倾覆的压力——

    姜离若依然坦然自若,笑起来的时候还有梨涡。

    “难不成,这点钱陆少就已经出不起了。”话音微顿,她侧头,宛若思考,“嗯……要不打个对折?”

    对折……

    这女人还真敢说!

    陆泽川面若寒冰,手掌箍住她的胳膊,一扯——

    惊呼的声音,姜离若的脑袋直直的撞到他的胸膛上,硬的和钢铁一样。

    疼的她眼泪都出来了,拧眉抬头,陆泽川的眸中依然一片寒冰,只是收回一只手,解开自己的扣子,露出蜜色的胸膛和六块腹肌。

    身材好到无可挑剔。

    姜离若抬眼,恰好看到他裸着的上半身,血液腾的倒流,暗骂了几句妖孽。

    陆泽川嘴角一勾,弯腰靠近她,彼此的呼吸都纠缠在了一起,灼热滚烫。

    “你想干什么?”她一直往后仰,可身体却仍旧和他贴合的很紧,温度逐渐攀升,几乎要把人灼烧彻底。

    陆泽川略糙的指腹顺着她的腰肢往下,感受着她的颤栗,“打折的东西不都得验验货吗,万一是残次品呢。”

    这句话漫不经心的从他的喉间漫出。

    可讽刺的意味却像是利刃,直逼而来。

    他手掌干燥而灼热,透过薄纱很清楚的传递,姜离若很清楚今天躲不过,伸手搂住他的脖颈,笑的娇俏。

    “残次品都能下的去口,那你是多饥渴,不需要我再给你打折上折了吗?”

    陆泽川的脸有一半被阴影覆着,他的手毫不客气的解开扣子,顺着探进去,顺势把她按在了一旁的电线杆上,掌心的温度灼的烫人。

    被他拂过的肌肤,也在阵阵战栗,姜离若抬头,望进他漆黑的眸中,“钱呢?”

    “这点钱我会少你的?”嗓音低哑沉沉,已带不悦。

    “行里不是有规矩吗。”姜离若眼眸弯弯,手依然攀者他的脖颈,让自己看着不是那么生疏,“先钱后货,钱货两清。”

    “……”

    陆泽川低骂几声,冷脸推开她,昂贵的西装已经有些不整。

    该死的!刚才竟然对这个女人起了反应。

    心中划过几分厌恶和排斥,他看都没看姜离若一眼,转身离开。

    姜离若静静的站在那里,一直到他的背影消失,身上的力气才像是被抽离一样,机械的整理好婚纱,往自己的婚房走去。

    新婚之夜被毁了大半,可她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第一次她要留给自己爱的人。

    ……

    偌大的房间,只有她自己独守空房。

    次日清晨。

    被子猛然被扯开,她还没等反应过来,整个人被拽到了地上。

    骨头和地面碰撞,疼,每个神经都在叫嚣。

    姜离若有些懵,不解的抬头,“妈?”

    “你还有脸叫我妈?”林简芳冷笑了一声,“怪不得巴巴的嫁进我家,原来是被人穿破了的烂鞋!”

    耳朵嗡的一声炸开。

    姜离若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才知道她在愤怒什么——

    新婚夜,无落红。

    “你要是解释不清楚,那就让姜家的人跟我说清楚!”林简芳气的脸上皱纹都沟沟壑壑,随手抓起一个枕头,狠狠地砸过去。

    解释什么?说新婚夜自己就守了活寡?

    姜离若皱眉,抬头看向陆泽川。

    他还是一身纯黑的西装,衬的整个人挺拔隽秀,不过还是掩不过人模狗样的本质。

    “要是解释不清楚,今天你也别出这个家门了!”林简芳气结,伸手还想扇她一巴掌。

    可偏偏陆泽川这个时候还装模作样的叹气。

    姜离若气的咬牙,侧过头避开那一巴掌。

    再度抬头的时候,已经换上了楚楚可怜的表情,“老公,你不跟妈解释一下?”

    陆泽川整理衣服的手停顿,有些惋惜,“唉,有没有落红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

    这句话无疑是火上浇油。

    这陆泽川,还真会倒打一耙!

    姜离若掐了一下手心,略羞涩的低头,声音不高不低,“昨晚他有点太高兴了,在院子里,就……”

    林简芳怀疑的看着她,手掌堪堪的落在了半空,似乎在检验真伪。

    “那个,妈不信的话,可以去查查监控。”后半句话,姜离若说的很低,宛若娇羞的小妻子,在勉强的说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昨晚,庭院,酒后乱性。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能圆过来了。

    陆泽川一个用力,袖口的扣子直接被拽下来了,脸也瞬间黑了下来。

    “真的吗?”林简芳还是不相信,回头看着自己儿子,依然盛气逼人,“跟我说实话!”

    “老公你不跟妈解释清楚嘛,要是被人误会了就不好了。”姜离若走过去,挽着他的胳膊,抬头委屈的看着他,“我记得有落红啊,万一被误会你功能不好就完了。”

    一句话,把他拉下水,顺带着报复了一下。

    “胡闹!”关系到她儿子的问题,林简芳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低声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