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表妹细君

    更新时间:2018-08-18 12:05:12本章字数:3151字

    “原本……也并无大事。”他低下头轻声说,“今日宫中不用当值,有些事要同老聂商议,顺便就过来了。”

    他讷讷地说完,这才慢慢抬起头,眼前的九方缨完全是一副“不相信”的神情,让金日磾更加难堪,只得又挠了挠头。

    要说过来的缘故,今日的确是聂绍托人带信让他过来,结果果然是又谈起了那个旧话题。虽然他依然不愿多谈,聂绍似乎也不像以往那般烦躁,反而继续留他在马市盘桓。

    其实,金日磾也有想过,以聂绍的性情,邀他前来说的也不过是那些旧事,但他不知为何,还是依约而来。

    正是因此,他才和聂绍一同听到了九方缨的那个“千金买骨”的故事。

    想到这里,金日磾忽然发现九方缨似乎还在戏谑地看他,顿时灵机一动,问道:“方才那个‘千金买骨’的故事,是你家中长辈所说的吗?”

    九方缨笑着摇摇头,“曾经在长安遇见过一位先生,机缘之下听他说过他的手稿中的一些故事,因这篇与马有关,便记住了。”她向金日磾挤挤眼睛,“如何?汉语典籍广如瀚海,大人常伴君侧,还需多多阅读才是。”

    金日磾闻之也不由微笑,向她一拱手,“公子教训得是,诚如你所说,这些故事着实意蕴丰富,我应当多读一些……”

    说完这话,他蓦地心中一动,莫非聂绍正是因为这样的缘故,才今天特意让他来到马市?但很快金日磾又自己否定,毕竟凭聂绍的想法,是不会特意叫他来听什么汉语典故的。

    近午时分,因金日磾在聂绍的极力挽留下一起留下来用饭,店里一下子更加热闹了。

    九方缨察觉到,余仁义他们三人对于金日磾的存在是早已见怪不怪,甚至与金日磾相处极为随性,金日磾也好像和他们之间很亲近。

    这三个人是否知道金日磾的真实身份呢?九方缨咬着筷子自己想着,聂绍定然知晓,其余三人若是知道,还能这般淡定地围坐在一起边吃饭边热烈谈天么?

    因为加了一个人,九方缨特意注意将自己碗里的饭少盛了一些,很快就吃了个干净。她先离席起来,金日磾却看到了她的动作,连忙跟着站了起来,包含歉意地道:“若是薛公子还未吃饱,不如我再去买一些过来。”

    九方缨连连摇头否定,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胳膊,“金……金公子,你就安心坐下吧,我吃得本来就不多……”

    金日磾还要再说点什么,见九方缨态度坚持,也只好坐了下来,继续端着碗却没有动。

    “喂喂喂,你们这是做什么?什么‘薛公子’、‘金公子’,我牙都要酸掉了!”余仁义忽然跳了起来,不满地嚷嚷,“你们这还算朋友么?小薛——你,都来好几天了,说话还如此见外,简直叫人生气!”

    “确实,小薛平日里总是客客气气的,感觉离我们挺远。”尤材难得跟着附和。

    旁边聂绍拈须而笑,贾峰虽然依然只是安静吃饭,眼睛里却有浓浓的笑意,看着金日磾和九方缨不挪开视线。

    被这样“围攻”,九方缨无奈了,扶额坐回原位,“恭聆教诲。”

    余仁义咧嘴大笑,伸手一指九方缨,看向金日磾,“金大哥,你也跟我们一样叫她小薛,当然,你要叫她阿缨也行。”

    九方缨和金日磾同时一阵错愕,余仁义又立即掉头一指金日磾,严肃地看着九方缨,“所以,小薛你得叫他金大哥,或者直呼其名日磾大哥,他名字虽然怪,但是念起来并不影响,你别图简便让我们大家伙生分了。”

    “哪有如此严重!”九方缨忍不住脱口而出,哭笑不得。

    金日磾也露出无奈的神色,不由转向身边的人,不意九方缨也下意识转了过来,霎时间四目相接,又赶紧别开了视线。

    “请问……薛、薛缨在吗?”

    一道温柔的少女声音忽然响起,也让众人都齐齐愣住。

    “……在!我在呢!”九方缨当然最先回神,几乎是一跃而起,蹦起来冲向门边。

    果然,门外是提着食盒的刘细君。

    一身布衣穿在她的身上,仍然难掩她的楚楚身姿,容貌的清丽动人更让周围不少人向她看来,细君有些难堪地立在那儿,手足无措。

    九方缨一见是她,急忙直接将她拽进了店里,焦躁地道:“你怎么能来这儿?不知道这样多冒险吗?”

    刘细君看到她满脸和满眼的担心,不由露出笑容,轻轻道:“婶子让我来送饭,这几日不知姊……阿缨你吃得好不好。”

    九方缨烦躁地抓了抓发髻,刘细君凑近了她,低声安慰道:“若再三推诿,我也担心婶子会起疑……”

    九方缨立即惊呼:“可那也不应该——”

    “小薛,这是谁啊?”余仁义不知从哪里突然探头出来,冲着刘细君殷勤地笑,“这位莫非是你的……”

    九方缨心里迅速转过数个念头,装作没看到余仁义对自己的挤眉弄眼,转向后面还在用饭的其余人,微笑道:“这是——我姑姑家的表妹,特意来为我送饭的。”

    余仁义仍然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金日磾也不由抬起头,专注地看了看那个被九方缨挡住的少女。

    九方缨蓦地想到,金日磾常年出入宫廷,或许,对于江都王的家眷也见过画像吧?

    若是这样,她得先把细君带离这里!

    九方缨下意识地又将细君往身后拉了拉挡住,笑道:“表妹有些怕生,叫诸位见笑了。”

    不等有人接话,九方缨又飞快地转向聂绍道:“老板,我可否先送表妹回家?她初来长安人生地不熟,我实在不大放心。”

    “无妨,且去吧。”聂绍看了一眼金日磾,笑着点了头。

    九方缨不再迟疑,拉起刘细君的手就快步走了出去,背后还隐约传来余仁义的笑侃:“只怕不光是表妹,极有可能是未婚妻子呢……”

    二女在街头穿梭,刘细君吃力地试图跟上九方缨的脚步,不一会儿便有些气喘吁吁,只得哀声道:“缨……大哥,且停一停,我……我走不动啦……”

    九方缨连忙收步,关切地看了刘细君一眼,“可还好?没伤着吧?”

    刘细君摇摇头,只是喘气,目露歉意,“我……出身如此,拖累你了。”

    “不,倒是我娘……哎,她总是过度关心人,这下可办了坏事。”险些暴露细君身份才是大事,但九方缨偏偏不能因此生气,也真是没奈何的事。

    刘细君轻笑,继续摇了头,环视周围,“若非婶子的差遣,也不能看到长安如此的景致……缨姐姐,你知道么?我还从未到过这样的集市,从未见过这样的热闹人群,和以前在王府的情形……全然不同。”

    少女眼中的憧憬和欣喜不似作伪,九方缨一面放下心来,一面又有些心酸,便又将她的手轻轻挽起,微笑道:“回家的路上有许多的小摊,若是你喜欢,给你买些小玩意儿可好?”

    刘细君一怔,惊喜地点了点头。

    往前行了一段路,走过一处转角,身边路过好几个脚步匆匆的行人,还有不少年轻女子也朝着同一方向急急忙忙而去,满脸都写着欢喜。

    “她们这是在做甚么?”刘细君问道。

    “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九方缨一下便看穿了她的心思,领着同样欢喜的刘细君一同向那边走去。

    越往前走,聚集的人群也越发多了,九方缨看准一个面相和善的大娘,挤过去问道:“请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大娘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细君。笑道:“是西域的商人来啦!朝廷不是派了博望侯通了一条‘丝绸之路’吗,听说他们走了好几年才到长安来呢,带来的全是新奇的西域玩意儿,即便是不买,去看看那些长相不同的西域人也是件趣事嘛!”

    博望侯,指的是当年奉命出使西域诸国的张骞,九方缨和刘细君都曾听过他的事迹,一听是西域来的商人,顿时都心痒难耐,也用力往人群中挤过去。

    这里是一处较为宽阔的偏僻街区,原本并没有什么商铺,那群西域商人或许是看中了这里的宽敞,虽然地处较偏,却显然没有阻住好奇的人们的脚步。

    还没挤到跟前,就听一个语调有些奇怪的声音道:“……今日抵达长安,才知竟有如此强汉,带来一些小物件和骏马,答谢诸位美意!”

    九方缨马上掏了掏耳朵,没错,她听到了“骏马”二字,虽然那个人所说的听起来更像“君麻”。

    “闪开闪开!一群刁民,总要你们知道本小姐的厉害!”

    感觉到背后有一个大力的推搡,九方缨下意识地要抓紧身边的刘细君,但人群一个晃荡,二人的手顿时被人潮扯开。

    “细……小心!”九方缨差点脱口而出细君的名字,急得马上换了话语。

    “缨姐姐——”细君被人在后背狠狠一撞,顿时向前跌了出去,吓得立即闭上了眼睛。

    “细君——”九方缨正要奋力挤过去,忽然看到细君向地上摔去,惊得失声喊了出来。

    没有想象中的冰冷地面,反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还好么?”

    头顶的声音语调有些奇怪,刘细君颤抖着睁开眼睛,等到看清了眼前的情形,她的呼吸都几乎滞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