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初遇九月深处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0本章字数:3026字

    九月的天依旧湛蓝得纯粹,太阳也依旧在炙烤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夏宁:“我知道了。到站会打给以何哥哥的。”

    在嘈杂的候车室中,夏宁费力的再和她妈妈打着电话。她真的很不习惯大声说话,会让别人的目光会落在她的身上,这让她很不舒服,她不习惯别人目光里的打量、不满或者说是不屑……

    谁也不知道当夏宁得知自己被A大录取的那一刻有多开心!她终于,终于能再和她的以何哥哥在同一个学校了。

    “有以何在我也能放下心来了,没多久,这孩子应该带女朋友回家了。”宁芳华可不知道她这话踩着自家女儿的尾巴了……

    “妈,这里太吵,我先挂了!”

    夏宁目光里的冷意更甚,内心深处原有的一丝小雀跃瞬间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好吧,那你小心点,但是你得老实告诉妈妈,你是不是喜欢以何那孩子?”

    知女莫若母,宁芳华早就知道夏宁的心思了!只是少女情怀总是诗,夏宁反而有了积极向上的动力那她也不戳破了。

    但终归自己的女儿自己疼,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是神女有情襄王无意,她再怎么不愿意也得出面当这恶人。不然,最后伤得最深的还是夏宁,刘以何只是把夏宁当做妹妹而已。

    “妈,我没有,你想多了。”

    夏宁不愿意再和宁芳华说了,又恢复了那个淡淡的语气,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小宁,你怎么就那么缺心眼呢!你现在是成年人了,你要谈恋爱妈不拦着你,只是妈不想你走弯路,别再死犟了,好不好?要是以何那孩子对你有那个意思,我和你刘叔叔自然愿意成全你们。只是……”

    宁芳华是个急性子,但是她这女儿跟她那早逝的丈夫一个性子,看着好说话,但是一旦她认准了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夏宁知道宁芳华也是为了她好,可是喜欢一个人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放下呢?

    “妈,我知道了。快到点了,我要检票上车了。”说完之后就匆匆挂了电话,不愿再谈这个话题,徒留电话那头的宁芳华一脸憋屈!

    她一方面怒其不争,另一方面她又在郁闷基因的强大,明明是在夏宁四岁之后就一直是她带在身边,怎么这性子一点都没有学到她呢?

    小的时候,夏宁还没有失去她爸爸的时候,也是十分开朗。但是自从发生了那起车祸之后,夏宁就格外乖巧听话,几乎都没有让她操过心。

    到了初中她才发觉到自己的女儿似乎太不合群了,唯一能够和她搭上话的就是邻居家的儿子刘以何。

    她担心夏宁是自闭症,为此还带着她去看了心理医生,直到医生说没事,只是性格原因,让她多接触同龄人就好了。她这才放心下来!

    夏宁看了看自己的座位号,大慨是因为开学期的原因吧!车厢里格外拥挤,夏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她的位置。

    “麻烦让让,这是我的位置。”夏宁看到一个气质出尘的男孩坐着她的位子,高挺的鼻梁,细腻的皮肤吹弹可破,怕是女孩儿见了都会嫉妒。

    显然,他是上帝的宠儿,也是上帝的杰作。

    侯靖安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票,又看了看座位号,的确是他坐错了,索性不太远,就在旁边。

    夏宁看在那个男孩往旁边坐了过去之后便把自己的背包扔在了座位上,随后就想要把行李箱放上去。

    但到底是女孩子,心有余而力不足。箱子太重,她一个不稳眼看箱子就要砸下来了。

    “我来。”一个很有磁感的声音响起,随后一双骨骼分明又纤长的手就接住了行李箱,一个用力就把它放了上去。

    夏宁看到那个男孩若无其事的又坐了回去,好像并没有攀谈的意思。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踌躇了半天还是向他规规矩矩的鞠了个躬,说了声谢谢,她这才安下心来。

    侯靖安则是诧异了多看了那个还在弯着腰的女孩儿,一时间也琢磨不透,这年头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女孩子?

    “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客气。”

    听到了这话,夏宁才起身坐了下来,之后二人都没有互相搭话,各做各的事。

    “你是哪所学校的,新生吗?”车途到了一半的时候,侯靖安的手机也没电了,百无聊赖下,他便先开口搭话了。

    他对夏宁的印像还是不错的,不娇滴滴的,也没有对他犯花痴。在高中三年里,他这张脸给他带来了不少没必要的麻烦。

    “A大的新生,夏宁。”夏宁很诧异,当她看到侯靖安黑了屏的手机顿时了然于心。

    “很巧,校友,侯靖安。”就连侯靖安自己也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愿意跟眼前的这个女孩儿搭话,这跟他平时的习惯很不一样,反正就是相处很轻松,舒服!

    之后又是一阵寂静,俩人都不是那种擅长与人打交道的人,没话题聊了就这样静坐着……

    “乘务员,这个不对呀!网上不是说这个点就到了吗?这怎么还在没进A市?”

    一个乘客似乎是比较急,看了好几次手表,最后还是问了出来。有疑惑可不止他一个,大家也纷纷表示附和表示疑问。

    乘务员小姐温和的回答道:“在上一站停车的时候,因为临时突发一点小状况,造成了此次列车延误一个小时左右,造成大家的不便感到十分抱歉,敬请大家谅解。”

    大家瞬间就炸开了锅,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夏宁也烦闷了起来,本来应该是五点到,现在延误了差不多六点才到,那她还来得及吗?也不知道新生接待什么时候撤。

    侯靖安就像是一个没事的人似的,依旧闭着眼在假寐。夏宁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难道他都不担心的吗?

    “高铁站外面有出租车,不用担心没车去学校。”侯靖安在眯着眼假寐,他感觉到了夏宁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也大概猜到是为什么,便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

    夏宁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了,就像是偷窥被抓住了一半,让她觉得十分尴尬,脸在那一瞬间红的跟个西红柿一样。

    一出站夏宁就给刘以何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告诉他自己的列车晚点了,现在才到。

    刚刚她在车上,因为信号不好,以至于刘以何打电话过来她也没接到。

    “以何哥哥你先忙吧,不用来接我。”

    刘以何本来说是来接她的,结果教授临时说有事情交代他们,夏宁不愿看到他为难,索性就说自己搭出租车去学校。

    “夏夏,都怪我没叮嘱好接待的同学,我太粗心了,没有考虑到会不会晚点。”

    刘以何十分自责,夏宁的一直被他当作亲妹妹看待。现在她初来乍到,自己都没有照顾好她,这是他的失误。

    “以何哥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别放在心上。我现在去打车了,晚点学校见。”

    夏宁一是不想刘以何再继续自责,再则是天色的确是已经不早了。

    “那你小心一点,过来大概需要一个多小时。你到了就给我打电话,我来……”

    刘以和话都还没有说完,那边就有人在催促了,夏宁只得急急的挂了电话,不再分他的心。

    嘴上说着不怕,其实夏宁的内心是挺发毛的,她是独自一人,又是第一次来这个陌生的城市,现在天色已晚,怎么会不害怕呢?

    “小姑娘,你去哪儿?我带你去。”一个满口黄牙的猥琐大叔不着调的开了口,还发出一声令夏宁极不舒服的桀桀的笑声。

    夏宁心里一紧,一阵冷意油然而生……她快步走向离自己最近的一辆出租车。

    “师傅,我要去A大附近。”她刚要开口,就听见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响起。

    她抬头往前面看了一眼,就见侯靖安那一米八的大高个儿杵在自己对面。

    夏宁看着他们的位置知道是侯靖安先到的,她下意识地往后面退了一小步,准备去问下一辆车。

    “好嘞!50块。”师傅打开夏宁这边的车门从里面走了出来,是一个长相极为忠厚的中年男人,眉眼里都带着笑容,看上去和蔼极了!出租师傅问也不问就一把扛起夏宁的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里。

    “不,不是我问的。”夏宁连忙解释道。

    “哦,你俩不是一起的吗?”出租师傅也很是意外,他看着就这里一姑娘一小伙子,看样子都是新生,还一起来到他的车跟前,他就以为是一起的,怎么也没想到是他会错意了。

    “不是。”夏宁想要提出自己的行李箱,但是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女孩儿,想要把她那沉重的箱子徒手提出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姑娘,都是大叔都错,弄错了!你搁那别动,我来提。”出租师傅连忙制止了她,他自己闹了个大红脸,现在怪尴尬的。

    夏宁现在哪里好意思啊,出租师傅只是热心,他对自己的那一份善意她感激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去苛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