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哪个少女不怀春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0本章字数:3117字

    其实出租师傅想得很简单,他看着夏宁长得娇娇弱弱的,身上没有二两肉,怎么能让她提着个大箱子上上下下的呢!他可千万别连累了人家受伤,那他可就是造孽了。

    “你不去学校吗?”一直充当透明人的侯靖安这时候倒是吱了个声,语气平平,听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去。”夏宁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也琢磨不透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那就一起,天色也不早了。”说完之后侯靖安便自顾自的忙活了起来。

    侯靖安轻轻松松的把自己的行李箱放了进去,率先开了后座车门坐了进去。

    出租师傅看见夏宁还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连忙说了句两个人一起划算一点,更何况天也这么黑了,车站这边乱得很,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不安全。

    最后还一把拉开后座车门就把夏宁给塞了进去,他就乐呵乐呵的打开了驾驶室那边的门!

    “坐好喽,我要开车了!”他憨厚慈祥的声音传了过来。

    夏宁不经意间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久违的微笑,但是在下一秒就恢复了和往常一样的冷脸。

    但是那惊鸿一瞥的微笑,侯靖安没错过,他只觉得这个女孩似乎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身上像是有一层云雾似的,让人看不透测。

    一路上,出租师傅也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这让夏宁觉得很不习惯,甚至是有些闹腾,不过到底也是沉默着没有说什么。

    因为在她的印象中,出租师傅是个好人,他愿意帮助自己。这样的人,夏宁总会有着无限的包容和理解。

    “谢谢!”

    这是她发自内心的,在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他就帮助了自己两次。

    侯靖安没说话,只是微微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他本来就是话不多的人,更何况现在两个人并算不上熟络,他就没再找话题。他认为太过牵强或者敷衍都不合适……

    况且,据他的事情认知来看,夏宁也并没有什么话想和他说。

    出租师傅:“你们都是哪的人啊?”

    在她介绍过自己的家庭情况之后,发现后座的两个人格外安静。他就认为是少男少女不好意思,他也不戳破,就开始找起了话题来。

    夏宁:“天水人。”

    夏宁见侯靖安并要没有搭话的意思,她不想让那个和蔼的大叔一个人尴尬,才不得已而为之的开口回答。

    出租师傅:“你们都是天水人啊?”

    哪知,出租师傅并没有了解到夏宁的一番用心良苦,仍旧就不死心的问道。

    侯靖安这时候仍旧是没有想要到话的意思,这可难为了夏宁,她想着他们坐的都是同一辆列车,应该是一个地方的人吧!所以就给了出租师傅一个肯定的回答。

    出租师傅:“一个地方好哇,一个地方好!”

    他还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夏宁被他弄得一头雾水,侯靖安则好像是这件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无动于衷。

    “师傅,我们还有多久到?”夏宁不知道接下他会问出什么,干脆就先发制人,免得到时候没人回答尴尬。

    “你看我这记性,就光顾着说话了,差点就要开过了。”

    出租师傅也是个性情中人,他猛地就拍了一把方向盘,夏宁被吓了好大一跳。

    出租师傅:“就是这了,已经到了。”

    夏宁和侯靖安二人下了车,侯靖安付过钱后就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往回走,也不接过夏宁双手递过来的那一半的车钱。

    夏宁抬头就看见侯靖安渐行渐远的背影,很是疑惑,便不由自主的大声问了句——“你不去学校吗?”

    此时的她丝毫不在意路过的三三两两的行人投过了那诧异的目光……这还是头一次呢!

    “我在这附近有房子。”侯靖安敢肯定现在的自己一定鬼附身了,要不然他怎么会愿意不顾形象的大声回答夏宁的问题?

    “真是糟糕啊!”夏宁嘴里含糊糊的叨叨着,她感到十分的愧疚,这也是她十八年来头一次会有这么强烈的愧疚感。

    如果不是她,那么他也不会多走是一段路吧!

    由不得夏宁再继续愧疚,她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她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她的以何哥哥打过来的,顿时脸上就染上了一层绯色,就连她接电话的语气里都带了一丝少女独有的温柔,整个人都洋溢着一股妩媚的娇羞……

    “夏夏,你现在在哪里?我刚刚忙完了,你站那儿别动,我这就来接你。”

    电话那边的刘以何的语气很是急促,看得出来,他真的很担心夏宁。

    此时夏宁的心里跟吃了蜜似的,甜的不能再甜了……

    夏宁:“我在校门口了,以何哥哥不用担心。”

    刘以何听到这番话才算安心下来,他匆匆忙忙的和同伴说了几句就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了,只听见他身后传来一阵阵善意的调侃声。

    “以何你小子是深藏不漏啊!这勾搭那么小的妹妹。”

    “你可以啊!这口老牛吃嫩草,我不得不服。”

    接着,大家发出一阵大笑声,此时,也只有一个人与周边气氛格格不入。

    “以何同学只是去接他的妹妹了,你们不免想得太多了。”徐娅的语气里有藏不住的冷意,引得众人一阵戚戚然,这个气氛有点尴尬。

    “对对对,人家只是去接妹妹,你们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别乱说啊!都散了吧!大家该干嘛就干嘛去。”

    也不知道是谁先说了这么一句,随后大家都离开了,只留下徐娅一脸复杂,捉摸不透……

    其实这一群人平时和刘以何玩得不错,自然也知道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邻家妹妹,尤其是刘以何的屏保都还是两人的合照。

    他们也算是认识夏宁,这下闲来无事,他们就只是想找个乐子。更何况在他们看来,刘以何大夏宁六岁,也不算太大,刚刚好是一对嘛!

    “夏夏,你是怎么过来的?真的快担心死我了!”

    刘以何在朦胧的路灯下,看到了那个一直被他捧在手心里小姑娘。他的语气里有藏不住的担心和宠溺,而后很自然地接过了小姑娘手里的那个箱子。

    不,现在又说是大姑娘了!

    夏宁一米六五的身高加上纤细的身材,早已算得上是婷婷玉立。

    夏宁解释道:“路上碰到一位校友,和他一起打车过来的。”

    看到心心念念的意中人,小姑娘也端不起架子了,一早就靠了过去。

    刘以何温柔的揉了揉小姑娘的头顶,似无奈,又似责备地说道:“你怎么那么缺心眼呢?在外面要注意保护好自己。第一次见面的人怎么能够和他一起打车呢?男的女的?”眼里的宠溺却是怎么也藏不住。

    “女孩儿。”夏宁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索性就说了句她有点累了,想要去休息。刘以何也不再追问,接过她的行李带着她去宿舍。

    夏宁被分配在四楼,这所学校里有个特色,那就是男女宿舍混住在一栋。

    宿舍楼内的格局也比较像单元楼,也许一开门对面就是男生住的。一个楼设了一个客厅,方便大家娱乐,这一整栋宿舍住的都是美院大一的新生也不过三百来个人,这在所有高校中都算条件比较优渥的了。

    夏宁和刘以来到了她的宿舍,一进去刘以何就给她选好了房间,刚要帮忙打扫就被夏宁出言拒绝了。

    “以何哥哥,我自己来吧,这一路上都是你在提着行李,也是累得够呛的,你就坐着休息,我来忙活就行了这些我都会做了。我也是要长大的好不好,又不是以前的那个小姑娘了!”

    夏宁说完就开始忙了起来,把所有的床铺都擦过一遍之后她就铺了床铺,被子和床上用品都是学校早就发放了的,一直用个箱子给扔在宿舍里边,所以说不算麻烦,取出来就成。

    刘以何看到夏宁熟练地忙活着,他深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在心里不由得感慨他的夏夏也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打雷都会害怕的躲到他怀里的那个小女孩儿了。

    刘以何:“我来帮你把蚊帐给支起来,这天还热,这个校区里面树又多,蚊子凶猛的很,熏蚊香不太安全,你晚上就喷一点花露水,然后和蚊帐隔着,也能够避一避。”

    夏宁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刘以何,不自觉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个微笑,要是突然闯进来一个人,肯定一眼就看破了她的那些小心思,只不过刘以何却没有往那方面想过……

    在他心里,夏宁是自己的妹妹,也只能是他的妹妹。她依赖他也是应该的,他决不会往男女之情那方面想。

    刘以何弄好了蚊帐之后看到夏宁呆呆愣愣的看着自己,就觉得好笑。

    他习惯性的揉了揉夏宁的头顶,温和的说道:“怎么,这才十几天没有见到我,就不认识以何哥哥了?我可是会伤心的。”

    “怎么会呢?在我心里,以何哥哥是我最喜欢的人了,我肯定不会忘了你的。”

    夏宁连忙否认,哪怕是知道他在开玩笑,也不想他有任何一丁点的误解。这大概就是喜欢一个人的心思吧!

    夏宁玩笑一样的说出来自己的真心话,这种希望他能明白,又害怕他明白的忐忑,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其中的滋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