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不期而遇的同行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0本章字数:2996字

    “这还差不多,你永远都是我最疼爱的妹妹。你肯定还没吃完饭吧,把这些东西放好,我就带你去吃饭。”

    刘以何这才满意,却不知道他这一句话,狠狠地击中了夏宁那最柔软的伤口,那一瞬间伤口鲜血淋漓。

    妹妹,就单单只是他的妹妹。

    是啊,一直以来以她的以何哥哥就把她当做妹妹,需要呵护,需要保护的妹妹,是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小女孩儿,而不是一个会喜欢他的女人……

    夏宁既欢喜又哀伤,她欢喜是因为自己是他的妹妹,他会给她这个妹妹更多的温柔和细心,把她放在心尖尖上疼爱。

    她一直都很害怕打雷。所以小时候,只要是下雨天宁芳华不在家,刘以何就一定会来家里陪她。打雷的时候,他会轻声细语的哄她,把她搂在怀里,告诉她不要怕,有他在!

    哪怕是后面长大了她念高中了,刘以何读大学了,只要一到打雷下雨的天,他都会打电话过来安慰她,告诉她不要怕。如果是放假在家里,还是依旧会去家里陪她,就这就这样坐在沙发上,夏宁也感觉到很幸福。

    就算被他细心呵护的感觉,真好……

    但同时她又哀伤自己只是被他当做妹妹看待。因为是妹妹,所以永远没有爱他的资格,他不会给她机会站到他的身边,只因为是他最疼爱的的妹妹。

    也许在他的眼里,这种感情就是有违伦理纲常的吧!怎么会有妹妹爱上自己的哥哥?

    但是,夏宁从来都没有把他当做哥哥,那是她眷恋着的人……

    “夏夏,你在想什么呢,怎么突然那么伤感?是因为第一次离开家,想家了吗?”

    刘以何看到夏宁眼里流露出来那种绝望而又悲哀的神色,他就忍不住的心疼。他以为这是夏宁不习惯,这又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才会有这种情绪的。

    他一时间也慌乱了阵脚,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把她轻轻地搂入怀中,像小时候那样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哄着她。

    这样的温情就像入骨穿肠的毒一般,让夏宁一步一步的沉沦,明知是错,却依旧义无反顾。

    夏宁连忙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她现在特别害怕刘以何会看出什么来,连忙出声解释说:“没事的,以何哥哥,我就是突然想起妈妈了。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刘以何再三确认夏宁真的没事,只是想家了之后就带着她去学校附近吃饭了。这时候食堂也还在开门,但是刘以何看到夏宁感觉她又瘦了,所以想带她吃点好的,最好是能够补回。

    发自内心的,刘以何还是喜欢以前那个胖嘟嘟的小女娃,整天会跟着自己屁股后面甜甜地叫着自己以何哥哥。

    在他看到夏宁那张尖尖的瓜子脸的时候,就深觉得自己任务艰巨,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多给夏宁吃点好吃的,把她养回原来那肉嘟嘟的样子,多喜人啊!

    这大慨就是哥哥看妹妹和男人看女人的区别吧!

    第二天一大早,夏宁收拾好自己报道需要的材料之后就匆匆下了楼。

    她一出宿舍楼,就见早已在门口等着她的刘以何了。

    “以何哥哥,早啊!”

    夏宁的语气里,带着少女独有的快活,与别人印象里的她截然相反。此时的她,就和所有同龄人一样,是一个明媚的女孩子。

    刘以何也很是喜欢看到这样鲜活的夏宁。在他的记忆里,夏宁一向乖巧听话,几乎都不怎么吵闹的,也极少耍小性子。

    在很多时候,他反而会希望她能够娇蛮一些,多一些少女该有的活泼,这才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她要和别人一样,要快乐的生活着。

    刘以何走到了夏宁身旁,把自己手里的东西递给她。

    “夏夏,报道的材料都准备好了吗?我带你去教务处报道!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带了牛奶和小蛋糕。”

    刘以何还在对昨天自己没有接到这个妹妹而愧疚,语气里不难听出那浓浓的殷勤。今天带早餐的时候更是注意到了他家的夏夏不吃面包。

    刘以何更是今天早早的过来接她去报道,免得到时候碰不上夏宁,那他岂不是食言而肥了?

    “以何哥哥,谢谢你了!”夏宁一大早就看到了自己时时刻刻都在殷切盼望着那个人,内心有着说不出道不明的激动和欢喜。

    但是即使是这样,她也不能在她的以何哥哥面前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在他面前,只有把她这朵暗恋的花深深的藏起来,藏到卑微的尘土里面去。也唯有这样,他们才能够长长久久的像这样亲密的相处下去……

    夏宁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不慌不忙接过刘以何递过来的食物。她一路上都和他边走边聊着天,氛围格外的轻松。

    夏宁多希望时间能够停留在这一刻,永远都不要流逝,让这一切的美好都镌刻成为永恒……

    刘以何带着夏宁穿过了好几栋教学楼,又走了好几大圈才走到了教务处。这期间,不乏有他刻意的转圈,他就是想要夏宁尽快熟悉A大的环境。

    两人走进了教务处,这个时候夏宁一眼看到跟她昨天一起来的侯靖安也在教务处报道,貌似也是刚刚才到这里的。

    他长得格外精致,尤其是他身上那种淡淡的疏离的味道,想要人不注意到他都难。

    不过,显然他过得并不好,身边时不时围绕着三三两两的女同学。他脸上虽然显没有现出很明显的厌烦,但是不知怎么的,夏宁偏生就是感觉得到他似乎是并不喜欢现在的氛围。

    这具体是为什么,她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能归纳到奇怪的生物电子磁场吧!俗称“直觉”或是“女性的第六感”。

    正当夏宁若有所思的时候,刘以何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她就是这样不经意的一瞥,就只见屏幕上面明晃晃的跳跃着“徐娅”两个大字。

    这个屏幕还是她去年换的,是她特意挑选了一张他们俩的合照,她也忘了当时是用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满足了她那见不得人的小心思,硬是不让他改。

    这应该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吧!夏宁似乎感受到了点什么。就这个时候,她觉得那两个字格外的碍眼,尤其是在她和刘以何脸上跳跃着,更是惹人厌。

    但是这一切她都只能够放在心里,面上还得滴水不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夏宁只听见刘以何温柔的对着电话那头说着:“嗯嗯,好的。你先不要着急,在原地等着我,我现在马上就过去。”

    她就知道了,她的以何哥哥也是马上就要去另外一个女人身边了。

    “夏夏,真的特别特别的抱歉。今天呢,我的同学突然遇到点事,说要找我去商量一下。那现在你就自己报一下道。我下次带你去吃大餐做为补偿好不好。”

    刘以何现在也很为难,徐娅刚刚说她有一篇论文还没有做好,还有一个多小时就需要上交了。但是,他又不想再失信于夏宁了。就这样,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宁夏看着这样为难的刘以何,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告诉他去吧,这里的一切她都可以自己办好。

    刘以何夸了一句夏夏真懂事也就习惯性的摸了摸夏宁的头之后匆匆离开了。

    这时的夏宁眼里闪过了一丝的悲伤,转眼即逝……接着又马上恢复了她一贯冷清的样子,好像刚刚的那一切都是假象一样。

    可是她并不知道的是——她以为自己这一瞬间的情绪掩盖得天衣无缝,不会有人发觉,实则早已经被不远处的侯靖安尽收眼底。

    侯靖安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夏宁,那个跟他很像的女孩子……

    他一开始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是现在似乎有点明白了。

    “哇——想不到第一天就能见到这么帅的帅哥。想必以后的日子不会太难熬。”

    夏宁听见旁边有一群犯了花痴的妹子直愣愣的盯着侯靖安,还时不时发出一阵娇羞的惊赞声,实在是想装作听不到都难啊!

    侯靖安也早就习惯了这种事情,一直以来,他身边有着许许多多扮演者这种角色的女孩子。对此,他并没有任何荣耀感,好像受到追捧的人并不是他一样。他时常还会觉得她们特别烦人,影响到了自己的正常生活。

    宁夏一个人拿着手上的材料往缴费的方向走了过去,她排在了长长的队伍后面。而此时的侯靖安也处理好了一切,他不慌不忙的从拥挤的队伍中抽身出来。

    他走向了夏宁,说了句:“一起吧!还需要去领军训服。”

    说过之后,他感觉自己今天似乎格外的不正常!不过这都也罢,难得遇上一个他看着顺眼的人,似乎还是一路人……

    宁夏觉得这个侯靖安给他的第一印象还不错,毕竟又是一个班的同学,还帮过自己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