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宿舍的争吵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0本章字数:3088字

    夏宁突然觉得在这新的学习环境里,有一个熟悉的人,似乎也不错。她习惯了孤单,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喜欢孤单。

    于是她便礼貌着回答说:“嗯。先麻烦你等我一下,可能还需要点时间。”

    侯靖安见她答应了自己的提议之后便退到一旁静静等着她,不在乎别人的讨论声,他就像遗世独立一般,周边人景皆不入他的眼。

    她纵然不得知身旁的妹子们早已经是羡慕不行了,更胜者,都开始打听起了他们两个的关系。

    可是对于宁夏来说,这都不重要。就算是她知道了,也不会有任何的作为。她随心所欲惯了,处世只是凭感觉。她懒得去搭理这些不着调的言论,她坚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更何况她满心满意都是她的以何哥哥,哪里还会装得下别的人!

    侯静安等宁夏交完了钱,两人就一起去领了军训服。侯靖安着实没有为国家省布料,硬是长了一个一米八六的大高个。

    夏宁还在心里恶趣味的腹诽着,侯靖安真好,交一样的钱还能物有所值的拿一套大号的……

    当然,这些都只是心理活动,他们面上什么都没有表露出来。这是她这么多年来练就的一种本事!

    两个人领完军训服之后也就各自回去了,临别时还特地交换了联系方式。

    宁夏拿着自己的军训服回到了宿舍。她一走进宿舍时,就惊讶的发现里面不仅仅只有自己的那位室友,还有一个陌生的男生。

    夏宁看着自己宿舍有一个陌生男人时她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她总感觉这个男生一直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她不喜欢自己的地方有这样一个不熟悉的陌生人,而且还是这样的一个让她感觉不舒服的男人!

    不一会儿那个男人终于离开了宿舍,夏宁一边看着寝室门,一边冷冷的对着陶斯伶说道:“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陶斯伶刚开始还有一点不好意思说,毕竟这带男人回自己住的地方,搁在哪里说都不太好听。

    她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才说那其实是她的男朋友,以前一个高中的,处了小半年了,两人感情一直都很不错,现在又考到了同一所学校,同一个学院。

    说完这些之后,陶斯伶顿了顿,红着脸继续说道:“夏宁你看,我们寝室总共有四张床,而这里也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反正那两张床空着也是空着。所以我就让我男朋友军训完之后搬进来一起住。你要是觉得实在不习惯,需要有隐私空间的话,我们中间拉一个帘子。夏宁你看怎么样?”

    陶斯伶好不容易一口气就说完了,说完之后她的脸也有些微微发烫。毕竟都是十八九岁的姑娘家,说这些话还是有些难为情。

    但是其实这种事情也没什么,男欢女爱,这都是什么社会了,陶斯伶有好几同学在高中的时候就和男朋友出去住了。

    夏宁皱了皱眉头,其实对于她来说,这种事情如果不发生在她的身上,她根本不在意。但是这个男的给她的感觉很不好,一看他就不是什么好人,夏宁并不赞同。

    夏宁是这样冷冷的性格,她已经非常委婉了。她说:“我觉得你男朋友搬进来,这样还是不太方便。就算是中间拉着帘子,但这还是没有保护住我的隐私。如果有男人在的话,我们会非常不方便。如果你们真的想住在一起,你们可以到外面去找房子。我的观点是我不希望他搬进来。”

    陶斯伶觉得她之前已经够放下身段了,她也不是没有为夏宁着想过,听夏宁这样冷冷的直接拒绝,感觉自己被她落了面子,心里实在是不舒服。

    一开始她以为夏宁只是一时口快才会说得这么直接的。可是她没想到夏宁根本就没有给她任何商量的余地。陶斯伶看着夏宁那冷漠的眼神,瞬间觉得自己在她面前无处遁形,她就好像那高高在上的天山雪莲,自己在她面前是那样的污秽。

    这个认知一下子触碰到了她的爆发点,她顿时感到火大。

    “凭什么你不同意就不行?这也是我的宿舍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你凭什么要我搬出去住?再说了,我们学校本来就有着男女混合住一栋楼的情况,我男朋友住进来,只要你不去告状,别人都不会发现什么。你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反正我也告诉你了,军训之后他就搬进来,你要是不习惯,你可以搬出去。”

    陶斯伶就像点燃了的炮仗,霹雳吧啦的说了一大堆,句句话都很难听,惹得夏宁眉头都能夹死苍蝇了……

    她紧抿着双唇,面色冷得很!这与她高中同学所认识夏宁没什么两样,就这样冷冷的盯着,就能直击心灵最深处。

    夏宁现在只是在告知陶斯伶她的决定和立场而已,其余的,她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她说完了之后就直接忙起了自己的事,完全不搭理已然怒火中烧的陶斯伶。

    陶斯伶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里窝火得很。夏宁也不搭理她,完全不把她看在眼里。都是新来的,凭什么她夏宁这么傲?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你凭什么……”

    陶斯伶的话都还没说完,夏宁就直接开口打断了她。这样没有营养,没有价值的对话,她真的是懒得搭理,不过她要是再不开口的话,她敢肯定,陶斯伶一定都会把这房间都掀了的。

    “这是我们的宿舍,它只允许门边名单上的那些人住进来,其余不相干的人,不再考虑之内。你住进来,我没有任何意见,但是,男人不行。”

    陶斯伶气得发抖,但是她感觉的到就凭嘴上的功夫,她不是夏宁的对手。她选择了女人最擅长的方式,也是最常用的方式去对付她。

    她是先来报道的,又因为性子外放,也认识了不少班级里面的人,还加了班群。她利用有这一点的方便,开始四处散播谣言败坏夏宁。说她是如何如何的刁钻,还说和夏宁住在一个宿舍里,她十分霸道还有严重的公主病,刚来就闹得鸡犬不宁。

    对于这些话语,多数人保持中立状态,大家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还有几个比较热心肠的女孩就跟着她一起附和着。

    在这样不愉快的情况下,夏宁又迎来了新的一天。她从刘以何那里得知今天所有的新生都必须穿军训服去体育场报道。她一大早去换好了军训服,也没有刻意的去和陶斯伶结交,直接一个人就早早地就去了食堂。

    去食堂路上,她满脑子都在想她的以何哥哥现在正在做什么呢?是起来了,还是在继续睡着。

    说来也真是奇怪,他们现在明明隔得那么近,却好像依旧是那么远,没有任何交集……

    “真巧,居然也能在这里碰到你。”一个好听的男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还莫名的有一点熟悉。

    她扭头往后面看去,只看到一个一米八的大高个站在逆光处,尤其是他的轮廓和五官,被照耀的格外头出尘。

    眼前的这个人不侯靖安,还能是谁?

    “我也是要吃饭的。”看清楚来人之后,夏宁继续扭过头去买自己的小馄饨。

    食堂阿姨还特地问了一句在这里吃还是打包带走。这句话是不是夹杂着方言。夏宁第一时间并没反应过来阿姨说了什么……

    “就在这里吃,两份。”倒是在她身后的侯靖安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旁边,还回答了阿姨的话。

    “好嘞!同学你们等会儿,马上就好了!”阿姨乐呵呵说着,没过一会儿,两份热腾腾的小馄饨就出锅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个定律还夹着了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这个食堂阿姨就是典范。

    看得出她格外偏爱侯靖安——这还是从碗里馄饨的数量看出来的。夏宁和侯靖安都是要一种馄饨,一样的份量,但是一比较,这很明显看得出侯靖安碗里的比夏宁的多得多。

    “原来阿姨都爱小鲜肉……”夏宁不由得感慨道。

    话一说出口,她就后悔了。这种调侃的话,应该是很熟的人才能说的吧!也不知道侯靖安会不会生她的气。她更意外的是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把侯靖安归纳到了朋友这个系列。

    没错,是朋友。这两个字对于夏宁来说,格外的特别,因为自从她爸爸离开以后,她就没有过朋友,她以为她的生活里只需要亲人和一个哥哥就可以了。

    至于朋友,实在是一种鸡肋。

    在夏宁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就有几个小女孩儿说过她们和夏宁是朋友,但是当她们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夏宁的爸爸在她四岁的时候就离开了之后,就渐渐的远离了她。

    有好几次,她都听到那些稚嫩的童音说着这世间最恶毒的话,她们把这件事情四处宣扬,还拉帮结派的不让别的小伙伴和小夏宁一起玩。

    在那个纯真的年代,她们却不懂得多给别人一份善意。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夏宁懂得了,人心是这个世上最善变的东西。自此之后,夏宁再也不敢随便接纳别人,侯靖安,是第一个……